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五百章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

    结果到最后,我小心翼翼的试探了好几次,艾卡莱伊终究还是没有告诉我她在打什么小算盘,或许她也只不过是灵光乍闪,还没有具体的想法吧,如果真是这样,请务必将这道灵光当做一闪而逝的流星,让它彻底消逝吧。

    回过头看看埃里雅,她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叫了好几声都没应,平时的话早就扑到怀里咿呀咿呀撒娇了。

    维拉丝,莎拉和莱娜则是离开了,她们呆在梦之境界里也没什么好做的,反倒会因为消耗精神力,导致第二天睡眠不足。

    双子公主到是留了下来,打算在爱娃儿的教导下,好好磨练一下牧师技巧,真好呢,在梦里也有称职用心的老师教导,让我羡慕极了,想想自己那两个不靠谱的老师,梦里都忍不住猛男落泪。

    眼看其余的人都各自修炼去了,我也不想耽搁,蠢萌的水晶偏偏这时候跑过来,不知道从谁口中听到了梦里什么都有的设定,嚷嚷着,拉扯着我的披风,非要我变出无数好吃的。

    呃……我能将她赶出梦之境界吗?可以吧?没问题吧?

    禁不住水晶的纠缠,我捏了三头死林统治者,一头碳烤,一头盐焗,一头清蒸,在水晶复杂纠结犹豫的目光下,偷笑着飞快离开。

    “嘿,抓住凡凡了。”溜了没多久,蒂亚小丫头从后面跟上来,一把抱住,梦里也能清晰感受到的丰满触感,压了上来。

    “凡凡跑的那么快,一定是做了坏事吧。”小丫头绕到前头,背着双手,笑容满脸。

    “没有的事,我是急着想要磨练自己,到是你这丫头,跟上来做什么,不怕等会被战斗波及到吗?”

    我板了板脸,并不是因为做了坏事而感到害怕,只不过是欺负了水晶,会引来恶龙蕾娜,引来了恶龙蕾娜,本子娜估计也跑不掉。

    已经是四翼强者了,按道理来说已经雄起,应该更加霸道总裁,更加都市兵王才对,最近却依然老是在双娜组合那儿吃亏,尤其是之前在本子娜的威胁下,几经讨价还价,最终还是耻辱的签订了丧权辱国之约,竟然在三个月之内不能躲开她的额头刺击,这段时间和本子娜斗太吃亏,溜了溜了。

    “凡凡忘了吗?之前约好要教我元素化的。”

    小丫头不满的微微努嘴,终究是活泼开朗的性格,噗嗤一下又阳光灿烂,元气满满,要是暗黑大陆也有元气弹这招,怕是蒂亚丫头不用撒旦先生,不用全人类高举双手,自己一个人聚集起来的庞大元气就能灭了魔人【哔】欧。

    “当然没有,好吧好吧,现在就教你。”

    说干就干,这丫头本身就是天才魔法少女,已经摸到了元素化门槛,只要自己提点几句,传授点经验心得,估计就能举一反三,剩下的就是水磨功夫,熟练度的问题了。

    老说蒂亚是天才魔法少女,到底有多天才呢?不好好说明的话,恐怕外人心中也没底,当然,我这么想的时候,估计在睡梦中的大师兄二师兄,又要打寒颤,做噩梦,梦到自己变成砝码呀,秤砣呀,尺子呀之类的物品了,但是没法,以蒂亚现在的实力,还够不上加仑单位,只能再委屈委屈大师兄二师兄了。

    要衡量蒂亚的天赋,最简单直观的办法就是计算蒂亚的年龄,结合她现在取得的成就,我认识她的时候十六岁,半大丫头一个,如今过去了十八年有多,三十四岁,依然还是丫头一个。

    但是,这样的丫头,已经是世界之力强者,而且是在去年晋升的,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蒂亚在三十三岁就已经是世界之力强者。

    我是什么时候晋升的?二十三岁穿越到暗黑大陆,花了十年左右的时间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换言之,蒂亚的突破年龄和我一样。

    我是各种开挂才能取得这样的速度,或许无法很好的作为参考,那么再举个更具体点的栗子,七英雄里的最强者,曾经强行和三魔神五五开的塔拉夏,据说也是在将近五十岁的时候,才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

    大师兄二师兄……好吧,终于轮到你们了,这二位公认的天才,年近六旬才突破到领域境界,七旬老人之身才得以晋升世界之力境界。

    当然,我要为大师兄二师兄伸一下下冤,他们两个因为各自的原因,曾经蹉跎迷茫荒废过一段时间,又因为阿卡拉的任务,潜伏在堕落者联盟一段时间,导致无法将全部精力投入到修炼当中。

    另外,蒂亚提升的那么快,一方面是因为她积累深厚,别看刚遇到她的时候,是菜鸟小法师一个,并且在之后的许多年里,等级实力提升都十分缓慢,比一般冒险者还要慢,那是因为她将时间都花在了魔法研究上面,换言之,只有二三十级的蒂亚,很可能就已经掌握了伪领域境界乃至领域境界的法师才拥有的魔法知识和技巧,一旦她将精力投入到修炼上,必定是突飞猛进,比我还要夸张。

    另一方面……我没办法很好的用语言形容,大概就相当于是这十多年来,主线剧情展开,所以整个世界的进度都在加速,冒险者增长的速度犹如雨后春笋,实力提升的速度也大大加快,这是任何一个人都能切身感受到的变化,现在更好了,白银时代直接“哐”的一声砸在头上,连制约三界十万年的法则束缚都开放了。

    总而言之,事先说明,这和我无关,这个锅我不背,虽然明里怎么看都是我闹出来的,因为我出现主线剧情才展开,因为我白银时代才会再次到来,但元凶肯定是某把藏头露尾的咸鱼剑,我只不过是被逼推上前台的背锅侠,受害者!

    不管怎么说,多年的积累才有如今的成绩也好,主线剧情展开导致实力提升速度加快也好,或者说是bug小护身符和灵魂联接立功也好。

    再怎么占据天时地利,能在这个年龄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的蒂亚,也是天才中的战斗机,天赋起码约等于二点五个大师兄或二师兄,只是她很低调,没有太显赫的战绩,唯一一次在大众面前表露实力,是在比武大会和我那场相亲相爱的魔法狗粮之战。

    而我、阿尔托莉雅和莎尔娜姐姐又太高调,战绩赫然,所以和我们在一起的蒂亚,光芒被很好的掩饰了,只有赫拉迪克人才知道自家的天才魔法公主到底有多天才,要是将她的年龄境界公布出去,恐怕会让联盟的震惊部都为之震惊。

    顺便一提,震惊部部长是阿琉斯,这不善言辞的小腐女,在文字方面却极尽夸张,深得我的真传。

    阿卡拉当初就不该将罗格周报交给三无公主打理,看看都吸引了什么怪人加入,这样下去,罗格周报迟早会变成类似内涵段子之流的奇怪刊物,然后被凯恩封杀。

    咳咳,言归正传,综合上述,在看到蒂亚以世界之力初级境界,就初步掌握了连世界之力高级境界的法师也未必能掌握的元素化,我一点都不感到惊讶。

    如果将我,莎尔娜姐姐,阿尔托莉雅,小幽灵,看成是联盟的四天王,那么蒂亚就是隐藏的第五人,四大天王有五个,这很魔法。

    当然,如果年龄越小实力越强,代表天赋越高的话,那么小黑炭应该能突破天际成为天王巨星吧,只不过,首先我这宝贝女儿不是人类,是夜魔一族,无法归类到一起比较,其次的话……我的血应该有很大功劳吧。

    “凡凡,凡凡,在发什么呆呢?”

    眼前飘过一团软呼呼的迷雾,抬抬头,眼前的并非迷雾,而是元素化之后的蒂亚,和自己铺天盖地的声势无法比较,如果说我的元素化是遮蔽苍穹的无尽阴云,那么蒂亚只能算是阴云下的一颗大树。

    但是,她已经迈出去了那一步。

    “不,没有……”顿了顿,没法将自己心里所想的说出来,这小丫头会骄傲的,于是我随口应了一句。

    “我只是在想,元素化加复合魔法加万法之阵,应该是魔法的终极表现手段了吧,难道这就是魔法的终点了?”

    “我也不知道呢,对一个才刚刚领悟元素化,只能勉强施展出双系复合魔法的小法师而言,考虑这样的问题会不会太早了?”

    这小丫头轻点下巴,话是这么说,却忧我之所忧,陷入了沉思当中。

    你这还叫小法师?别以为是魔法一族的小公主兼天才魔法少女,别的法师就不敢揍你了。

    心里这么想着,我却抱着一丝期待看向蒂亚,看看是否能从她那儿,得到帮助自己打开一片新天地的答案。

    毕竟,自己专研魔法数百年,是一个人在闭门造车,在魔法见闻方面肯定比不上蒂亚。

    结果蒂亚回忆了许久,最终摇头。

    “实在想不起来了,不过,这种问题好像在哪里看到过,还是听爷爷说过?感觉有些印象,我回去找找看!”说着,这行动力贼强的小丫头就要离开梦之境界,真的打算回第一世界赫拉迪克族一趟了,我连忙拦住她。

    “不急,真的一点也不急,我只是随口一说,无论是复合魔法还是万法之阵,都还有很大提升空间,就算你现在找到答案,我也不可能分心去学习。”

    “现在可不光是凡凡想知道答案,我也很想知道,除了元素化以及复合魔法以外,是否还有其他更加强大的魔法手段。”蒂亚轻摇食指,完全进入了研究狂人状态。

    随即,她又摇起了头,开始嘀咕起来:“不行不行,连元素化都还没有完全掌握,现在不是好高骛远的时候,得脚踏实地,脚踏实地!”

    自言自语说完,蒂亚拳头一握,好像在对自己说,忍住,我要忍住,贪多嚼不烂,要遵循渐进。

    可爱的模样,就似盯着已经满仓的松鼠,抱着多余的松果在烦恼,令我不禁莞尔。

    “好了,元素化你也掌握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多练习就没什么问题了,去吧,小丫头,我也要开始修炼了。”

    “都说不许叫我小丫头了,我已经是凡凡的妻子了。”蒂亚重复着永恒不变的抗议,冲我咧齿一笑,身体再次化作迷雾般的元素,犹如孩童嬉戏的时散时聚,渐渐远去。

    接下来,这次该捏什么好呢?其实也没有更多的选择,要么死林统治者,要么四不像魔神。

    说实话,已经有些腻味了,早知道该找双尾过上几招。

    要不然……去找安姐的麻烦?

    虽然明白不可能是它们的对手,但装个逼就跑应该没啥问题,一来二去,能捏个三五成的战斗力,也够自己作为对战练习的对象了。

    至于为什么是找安姐而不是另外三位,首先排除掉贝安沙,贝利尔的话,除非是下定决心要和它决一死战,否则单纯的跑去撩拨一下它,就算作死强如我,也会将从心二字默念一万遍。

    最后一位……那可是贝安沙最疼的妹妹,在贝安沙心目中的地位,比我这个师兄更高,真要去找它的麻烦,到时候怕是会遭遇无情的姐妹双打吧,想来想去,竟然是安姐最好欺负。

    想着这些不着边际的,一晚上的梦之境界修炼又过去了。

    本以为这次梦之境界的闲聊,只不过是再寻常不过的逸闻趣谈,就如同酒吧里的那些不着边际的话题,一转眼就会被大家忘记。

    但是显然,我失算了,女孩们不是酒吧里那些爱吹牛皮的冒险者,她们是认真的。

    数日过头,当我这个当事人已经把那次闲聊的内容忘掉差不多的时候,埃里雅独自找了上门。

    “怎么醒过来了?你的护卫呢?”

    将飞扑过来的小人鱼公主抱在怀里,我习以为常的掏出一颗草莓往埃里雅嘴里喂。

    “咿呀咿呀呀!”往常会伸出那双筷子般大小的手臂,将草莓接过去,或是撒娇,让我拿着喂,这一次埃里雅却从未有过的将草莓推开,冲我一顿比手画脚,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这可真是奇了怪了,埃里雅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宁愿相信水晶一脸凝重的向我陈述她终于忍不住将自己的尾巴拔下来烤了吃掉后,味道如何如何这种事。

    “你的意思是说,让我跟你走一趟?”多年相处,我大致上能听懂埃里雅的人鱼语。

    “咿呀!”摆动着绚烂的金色鱼尾,人鱼公主高举小三叉戟,拼命点头,为我能听懂她的意思,和她【心心相印】而欢呼雀跃。

    “那到是没问题。”我算了一遍今天的行程,守护者那边差不多已经领悟了四翼境界的本质,找我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最近空闲时间比较多,只要不是耽搁一整天,陪埃里雅是没有任何问题。

    正要随埃里雅一起走,恶龙蕾娜鬼鬼祟祟的冷不防出现,狐疑盯着我们。

    “你们鬼鬼祟祟的想去做什么?”她忽然露出嫌弃愤怒的表情。

    “该不会是连这么小的鱼尾巴也不放过吧,你这色狼德鲁伊!”

    “咿呀!”埃里雅恼火的娇喝一声,金光乍现,自光芒中化作了正常大小的少女。

    “果然!果然是去干见不得人的坏事对吧!”

    瞧着埃里雅的反应,好像在证明她已经可以那啥那啥了,恶龙蕾娜更加笃定我我们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一个快做妈的人了,沉稳些,能别那么活蹦乱跳么?”我不慌不忙的祭出绝招,果然,这小母龙立刻脸红耳赤,可爱的紧。

    “谁……谁快要当妈妈啊,还早的很呢,还不都是你这笨蛋德鲁伊的错!我还没有正式成年呢混蛋!”

    我正要嗤笑恶龙蕾娜手足无措的样子,忽然身旁飘来一阵寒意。

    战战兢兢的用眼角余光打量过去,发现埃里雅微微低头,本该洁白如玉的脸庞,上半边完全笼罩在了黑色当中。

    呃……恶龙蕾娜怀孕的事,她应该已经知道了吧,没必要反应那么大吧。

    我不敢再多嘴,到是恶龙蕾娜很欢脱,见她的死对头不高兴,她就很高兴了,仿佛打了一场大胜仗的样子让人不禁感到怜悯,回忆起了她到底在埃里雅手中吃过多少苦头,输过多少场。

    胜利,来之不易,且行且珍惜吧。

    埃里雅黑着脸,一言不发的拉着我离开,眼看恶龙蕾娜眼珠子轻转一圈,也跟了上来。

    “那家伙跟上来没关系吗?”我指了指伸手,向在前头拉着我的埃里雅问道。

    “没事,埃里雅,现在不是要和主人哥哥,做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没关系。”小人鱼似乎渐渐恢复了正常,回头冲我嫣然一笑,那三界第一的绝美容颜,轻而易举就让我迷失其中,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回味刚才那句话?

    咦?现在?啥意思?

    既然埃里雅不介意,我也没了忽悠走恶龙蕾娜的念头,回过头,冲她瞪几眼,她不甘示弱的举起拳头晃了晃,在这样的刀光剑影中,来到了埃里雅想带我去的地方。

    湖中。

    布鲁布鲁布鲁……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埃里雅拉着进了水,慌忙中吐出一串串气泡,跟在后面的小母龙瞧着我狼狈模样,笑的更欢。

    就在这时,一双温柔小手将我的脸扶正,随即,埃里雅那张无论放大多少倍都找不到任何瑕疵的精致面庞,迅速在眼中放大,啾的一下,从那柔软樱唇中渡过一口湿润甜美的气息。

    其实……我真没事,就是不小心呛了口水而已,堂堂四翼强者难道还会溺水不成?这种时候解释还有用吗?

    足足又过了数秒,似乎感觉到有小巧滑软之物,在唇上轻轻舔舐了一下,之后埃里雅才缓缓分开水中的脸颊倒映着绯红霞色。

    “你你你……你们在做什么?!”原本得意洋洋,以胜者姿态跟上来的恶龙蕾娜,惊呆了,连忙冲上来制止,可惜已经太迟,她指着埃里雅,嗦不出话。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鱼尾巴!

    “蕾娜,更不知廉耻,和主人哥哥,做了生小孩的事!”埃里雅害羞归害羞,却一点都不觉得有错,反而指责对方。

    “那……那是意外!”

    “主人哥哥呛着了,亲嘴,也是意外。”

    “呜呜呜~~~~~~~”咬着嘴唇,蕾奥娜一脸的纠结不甘,的确有意外的成分没错,但这鱼尾巴绝对是故意的!

    在埃里雅那挑不出刺,她回过头,气冲冲的怼向我!

    “都是你的错!”

    “要不也让你亲一口?”我无辜的耸耸肩,和这小母龙有了那层关系,开这样的玩笑也变得肆无忌惮了。

    结果一记巨龙友情破颜拳,教会了我放肆的下场。

    渐渐来到湖心下方,说来这还是我第一次拜访埃里雅在湖底的家,看到了不少海族战士在四处游动,严密巡逻,明明教廷山很安全却依然一丝不苟,没有丝毫松懈。看到了鲨人队长,海贝队长不知道哪去了,点头招呼过后,终于来到湖底中心。

    那是一处美轮美奂的地方,犹如龙宫,无数色彩斑斓的珊瑚礁石精心装点,众星拱月般将……呃,将一扇白玉似的大贝壳包裹在中心位置。

    当然,人鱼喜欢以贝壳为床,我懂的,我早就知道了。

    只是为何贝壳上面还要摆鱼缸?

    我:“……”

    恶龙蕾娜:“……”

    有种在房间里搭帐篷的感觉,算了算了,难得拜访我就不吐槽了。

    理所当然的,埃里雅带我们钻进鱼缸里,在里面我才见到海贝队长的身影,惊了,就教廷山这种地方,还要布置双重防线?

    这个看似小小,实则别有天地的鱼缸,我到是进入过几次,里面的空间恐怕不会比外面的湖小多少,简单来说很有可能是神器,毕竟是人鱼公主,必须配备这个级别的待遇。

    埃里雅带着我来到她的真正闺房——一张比外面的贝壳床更大,更软,更加豪华的贝壳大床上边,指了指竖在前面的一面一人多高的巨大镜子。

    “咿呀,主人哥哥,就是这里。”

    “哈?”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眼前的镜子就发出沸腾冒泡声,一根粗壮的手臂毫无预兆从里面伸出,指着我的鼻子,粗犷威严宏大的怒吼声从镜子对面传来。

    “就是你这混蛋,欺骗唆使我家小埃里雅!”

    我不是,我没有,我什么都不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