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九十七章 世界:喵喵喵?
    ****************************************************************************************

    “哥哥,你怎么了?想的那么入神,自从回到家以后就一直是这副模样。”莱娜有些担忧,这不是平时的哥哥,如果是平时的哥哥,脑袋早就不堪负荷冒烟了。

    双娜组合的手指戳戳戳,阻挡不了我沉思,目无尊卑的嚣张侍女组合,也阻止不了我沉思,甚至连小幽灵的抱头啊呜,依然无法打断我的沉思!

    是的,现在的我,是【吴!沉思者!大卫!妹控!凡!】状态!

    只不过,无论如何也无法抵抗莱娜的呼唤,毕竟之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师妹和妹妹之间,又只差了一个字,爱屋及乌,在这双重的喜悦……哦不,是双份的喜爱加持下,我清醒过来了。

    “其实我……”看了莱娜一眼,看了目光集中到自己身上的大家一眼,我迟疑片刻。

    “其实我刚才在思考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哦?”出乎意料的,女孩们的反应很冷淡,就算是莱娜,看起来也是强打精神。

    “为什么,我什么都还没说,你们就表现出一副兴趣缺缺的表情?”

    “一般你用这句话开头,就表示你又在思考或者纠结一些无聊的事情。”小狐狸不单傲娇,嘴还毒,功力不比双娜组合差,一句话刺的我心脏发疼。

    “等等,这次我是认真的!”我伸出手,心痛的只想仰起鼻孔大喊一声“紫薇等等我”!

    “好吧好吧,你说就是了,你看大伙不都在听着吗?”

    小狐狸指了指,连维拉丝都从厨房里探出头,脑袋微倾,上面仿佛冒着好几个问号,若不是人多,我就要把这只萌萌的小狗狗抱走了。

    “其实……咳咳!”脸色微沉,摆出一副发生了大事的严肃表情。

    “其实,我刚才在思考,到底该如何打败四魔王。”

    话落音,久久没有得到回应,往常热闹的家中一片安静。

    “你们这是怎么了,给点反应啊?”我一脸莫名其妙,该踩的踩,该点赞的点赞,都无所谓,唯独被放置play这种感觉令人不爽,比如说发表了一个自以为很火爆的话题后苦苦等待数小时回复量依然为零那种感觉。

    “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啊。”小幽灵轻飘飘的飞过来,往怀里钻,身为吐槽大师的她竟然也说出这种话,难道我刚才说的是冷笑话么?

    “本来嘛,身为救世主的大哥哥,说这种话,考虑这种问题,似乎没什么毛病。”小莎拉的表情也格外纠结,欲言又止。

    “但不知为何由你这坏蛋说出来,却违和感十足。”

    “平时不务正业的家伙忽然谈起了自己的工作,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我平时怎么就不务正业了?我有好好的在拯救世界好不好!”拍着桌子,我不乐意了,你以为我这个救世主的外号,是不小心失足掉粪坑里后偶然捡到的吗?

    退一万步,好歹也是在河边摸鱼的时候,捞到的吧。

    “毋庸置疑,凡一直很努力。”还是吾王好,那鼓励的眼神,那温暖的目光,照亮了我灰暗的内心。

    再瞧瞧你们几个?

    以打击救世主为乐!!!

    说不定你们之中就隐藏着地狱势力的细作!!!

    “综合上述,就是明明在努力干活却总让人觉得不务正业的救世主,忽然谈起正经工作所以让人觉得不知所措难以跟上话题,这种感觉。”

    “洁露卡你给我站住,看我不打你屁股!”

    伴随着我的恼羞怒吼,这黄段子侍女一溜烟跑远了,小黑炭你到是快瞧瞧,此时不断绝母女关系,更待何时?放心吧,我随时都能给你找来十个八个更好的妈妈。

    “总之就是不正经的小凡,忽然正经起来,反倒让人觉得滑稽,嗯嗯。”小幽灵作为代表,发表了最后感言。

    我滑稽你妹啊!

    揉了小幽灵的脸蛋,也被她咬了,一如既往的两败俱伤,伤痕累累,累感不爱。

    “虽说没什么必要但说到这个份上,本天狐还是姑且配合的问上一句,为什么你这坏蛋会忽然冒出这样的滑稽想法?”

    小狐狸表面上傲娇毒舌,其实心地善良,不忍我这个楼主像条狗一样苦苦等待别人回复,主动问了一句,承上启下,nice助攻。

    如果不加上滑稽这个字眼就好了,什么时候身为救世主的我,正经八百的思考着怎么打败四魔王,变成了一件滑稽的事情?

    那么到底正经的事情又是什么?是要让我用滑稽的表情去面对人生吗?

    “咳咳!”我再次装模作样的轻咳几声,反正也不是什么值得保守的秘密,都已经揭开了,就算女孩们不问,我也得主动告诉她们这件事,免得日后引起什么麻烦或误会。

    “其实是这样的,我呢,刚才送双尾,去了一趟加仑老师那儿,遇到了贝安沙……”

    如是brbr一番,仅仅用了不到三分钟时间,就将墓碑前那段师兄妹之间的【蓝色】生死恋,跟女孩们解释清楚了。

    完了,我喝口茶,润润口,发现整个屋子又是一片寂静。

    怎么回事?难道这个话题还不够劲爆?总不能为了别人的回复,将我脱过贝雅多少次内裤这种事都爆料出来吧,我堂堂救世主也是还要节操的呀!

    莫名其妙,正要扫一眼,看看大家到底是什么反应,结果这头还没来得及转起来,一阵天旋地转,我已经被双娜组合死死按在地上。

    “往死里揍。”就见恶龙蕾娜阴森森的,草菅人命的声音响起。

    除了你们这两个孽障,谁敢揍朕!

    然后,雨点一样落下的拳打脚踢,顿时就将我打蒙了。

    住……住手啊,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为什么大家的火气那么大,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坐下来,心情平和的沟通解决,为什么非得使用暴力?冤冤相报何时了?

    这拳头……我知道是谁的,小狐狸你胆子不小,还有这脚……贝雅丫头你也来凑热闹?黄段子侍女你竟然还敢回来暗中扯我的头发?!

    等暴风雨结束,我委屈巴巴的看着大家,心中有莫大的冤屈。

    “咳咳,虽然暴力是不对的。”蒂亚丫头不知为何声音有些心虚:“但是主要还是凡凡不对哦,我觉得。”

    “为什么?我不是实话实说了吗?还有,刚才挠我脚底的是你对吧。”

    “至于为什么要说是凡凡不对呢……”

    “刚才挠脚底的人是你对吧。”

    “爱你哦,凡凡。”蒂亚诶嘿一笑,俏皮的轻吐香舌,双手在胸口比了一个心型,将满满的爱意传达过来。

    少来,我才不会吃你这一套……你……你以为我是那么容易被萌混过关的人吗?

    咳咳,算了,挠脚底就算了。

    “刚才说到哪里来着?为什么我实话实说,还要这样对我?我错在哪里了?!”

    “还敢说你这笨蛋!”恶龙蕾娜做了恶还敢气呼呼,一副她有理我活该的嚣张模样。

    “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一开始不早说?”

    “没错没错,竟然妄图用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让大家放松警惕,好蒙混过关,不是你的错还是谁的错?”本子娜更是得理不饶人……不不不,她根本就没理吧,我怎么了我?

    我怎么就妄图用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蒙混过关了?

    难道救世主考虑怎么打败魔王,是无关紧要的话题?

    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在点头?

    难道说打败魔王,拯救世界,真的那么微不足道?!

    我承认贝安沙自曝真实身份这件事,以及和贝安沙的对战约定,的确是很爆炸,很重要,但是仔细想想,请大家再仔细的考虑一下,回忆一下,我们齐聚一堂的站在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拯救世界这种事,难道就不重要了?

    你们这种想法,会不会对整个联盟,整个大陆,整个世界,稍微有些失礼?

    注视着这一幕的世界,说不定正在偷哭哦?

    眼看着女孩们一副笃定的表情,就连我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哪里搞错了?总而言之先把拯救世界这种小事放在一边就好?

    “所以说……你们这到底是要闹哪样?”

    一转眼,已经是梦之境界的时候,今晚一如既往的热闹,不用想象,我也知道自己的房间里正抒写着少女娇躯罗列的活色生香美景。

    但是,今天和以往稍稍有些不同,我发现大部分女孩都放下手头上的事情,盯着我瞧,仿佛只要我在她们的视线当中消失片刻,就会使用超过一百零八种自杀手段。

    “我真的没事,这次真的没事。”明白女孩们担心什么,我罢了罢手,露出苦笑。

    这又不是和月神大人诀别。

    也不是给加仑老头钉上棺材板。

    只不过是暂时和贝安沙分别罢了,或许……当然……可能……大概,从此以后少了一个喜欢吃蜂蜜肉包的小师妹,多了一个叫阿兹莫丹的,想要亲手杀死我的敌人。

    仅此而已,所以说,伤心难过的确是有,我不想否认,但和前面两次相比真的不算什么,你们就相信我一回如何?

    我只是……我现在……大概只是想一个人发发呆而已。

    或许,再来点蜂蜜螃蟹肉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