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九十六章 约定,诀别
    ****************************************************************************************

    双尾大家族迁徙的事情,随着艾卡莱伊的到来,就这么轻易的被解决了,这是艾卡莱伊的魅力,也是只有她才能做到的无双才能。

    似乎因为能被我所依赖,而感到十分开心,听到我的拜托以后,艾卡莱伊的笑容一直持续到她离开,去做准备工作。

    “那么我也要离开一段时间了。”双尾压了压帽檐,十足十要重新踏上旅途的流浪猫。

    “给我一点时间,等我整顿好族里的事情就会回来,相信到时候,你们这边应该也快准备好了吧。”

    “没问题,你就放心去吧。”

    深知将超过十万以上的族人聚集起来,并让大家都接受迁徙的事情,并不是一件易事,哪怕双尾是魔王领主,是统领,这只猫走的是以德服人的路线,不像其它魔王领主一样暴力统治,当然,我相信它也不会那么迂腐,该用武力的时候还是会用的。

    我决定送双尾一程,虽然更想留在会议室里陪伴莱娜。

    “说来现在四翼境界也开放了,双尾,你的实力就算比不上加仑老师,应该也不逊色多少吧,晋升四翼对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一路上,我冷不防提到这个问题。

    “别说的四翼境界好像大白菜一样,你们人类有多少卡在领域境界,没办法晋升到世界之力境界的冒险者,应该不用我来告诉你吧。”

    “我当然懂,不过在地狱世界里,你也算是七巨头之下的天才吧,否则不能拥有今天的成就,要是连你都无法突破的话,那我看反攻地狱世界,大概真不是梦了。”

    “哼哼,就算恭维我也不会有任何好处。”双尾捏着猫胡子,猫嘴上是这样说,神色却是得意起来。

    “当然了,我有信心能突破四翼境界,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不过也不是那么容易,依我看,整个地狱世界,现在能突破的也就只有四魔王,这道关卡卡的大家实在是太久太久了,久的让这条路布满了荆棘,让人忘了该怎么走。”

    “还有。”双尾不爽的猫了我一眼:“我帮助你,是为了兑现和加仑老头的承诺,帮助你们摆脱七巨头的威胁而已,别忘了我还是地狱世界的一员,反攻地狱世界这种话,别在我面前提起,如果到时候你们真的这样做了,那我们就是敌人了。”

    “知道知道,我不就随口一说嘛,你以为你们地狱世界有宝么?我们反攻过来有什么好处?占领这里,还不如去沙漠开荒。”我翻了翻白眼,这只猫妖,一本正经的,还真把玩笑当真。

    走着走着,就来到加仑的墓前。

    我就知道,临行前这只猫妖一定会来。

    “虽说有些幸灾乐祸,不过加仑老头也算死的冤了。”将路上随手摘下来的几竖小花,置于墓前,双尾静静凝视着墓碑,似在对我说,又似在对它的老朋友说。

    “按道理来说,他应该你们人类……不,是整个联盟,最有可能突破到四翼境界的家伙,如果没有那道天堑,如果那道天堑早点消失的话。”

    “可惜,死的早啊。”

    双尾感叹一句,随即默然,肃立。

    我站在双尾身后,低着头,内心也油然升起了惋惜之情。

    加仑老头除了复仇以外,就再也没有别的愿望了吗?未必吧,恐怕突破现有的境界,无论是为了更好的复仇,还是为了其他,也是它的心愿之一。

    在生命最后的最后,他那份无声的殷切期盼,我能感受到,自己所不能做到的事情,将自己的传承,愿望,一股脑的托付给学生,也不管对方能不能做到,肆意将担子递过来,真是个过分的家伙。

    大概就是因为太过分了,所以老天才惩罚他,让他没法多活几个月,看到现在的白银盛世吧。

    蹲在加仑的墓碑面前,我扯了扯嘴角,试图露出一个讥笑的笑容。

    老头,在死后的世界里,感觉到解脱了吗?和你的爱人,和你的家人团圆了吗?告诉了她们,你蹉跎千年,依然没能完成复仇的窝囊事了吗?

    或许,这些事情你已经做了,但是终究没有完美的解脱啊,你看,你那份隐藏的心愿,四翼境界,我有了,你没有,天才老师被笨蛋学生超越,是不是很不甘心?那就从那里杀回来,从坟墓里爬出来呀。

    “走了,真是的,这一次真的是最后一次来了,每次来都会感觉自己已经老了,身边的家伙们一个一个都走了,我可是还想再活一千年,正值壮年的猫啊。”

    正了正衣领,一丝不苟的将燕尾服上的皱褶抚平,双尾把玩着手杖,毫无留念的转身离去,背对着冲我摆手。

    “别送了,你就在这里好好陪你的老师吧,省得它在下面寂寞的哭鼻子。”

    寂寞的哭鼻子的家伙,是你才对吧。

    我冲双尾的背影默默吐槽一句,回过头,看着墓碑前摇曳的小黄花,还真是朴素,毕竟是路边随手摘的,而且花朵摇摆的形状,像是加仑老头那飘逸的腿毛。

    花朵下面,长出了几朵鲜艳的蘑菇。

    不不不,这不是长出来的,是种上去的吧。

    贝安沙来了吗?自和英灵聚合体大战的时候,她送来一波蘑菇助攻,那以后就再也没见到了,足足大半年的时间,我这小师妹还真是神出鬼没。

    她知道加仑老头已经嗝屁的事情了吗?早就知道了吧,如果墓碑前经常出现的蘑菇,不是偶然的话。

    在当想着,一阵迷眼的风刮过,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原本空空的墓碑前,已经多了一道漆黑娇小的身影。

    “贝安沙?”我惊喜的大喊一声,该不会是做梦吧,那么巧,正思念着我萌萌哒小师妹,她就出现了。

    脚步迈出,正要上前,来个久违的师兄妹热情重逢,然而,自贝安沙身上散发出的陌生气息,却让我的脚步停顿下来,仿佛被冻住了一样。

    没有热情的转过身,像往常那样扑到我怀里,要热乎乎的肉包子,要甜甜的蜂蜜,要蜂蜜肉包子,甚至没有回应我,贝安沙默默弯下腰,将几株蘑菇放在墓碑前。

    不知道从哪来的凛冽寒风,将她身后的黑色连衣披风吹的猎猎作响,凭空出现了几分**oss出场的气场。

    带着几分庄严,肃穆,乃至压抑,将蘑菇放在墓碑前,这是我前所未见的贝安沙,一直以来,她就算是偶尔摆出严肃的表情,那也是呆萌呆萌的,从来没有像这样。

    看来,加仑的死,对她的打击真的很大,让我不禁冒出这样的想法,假如是我死了,贝安沙会这样伤心吗?

    “贝安沙,贝安沙,是我啊,师兄。”

    默默等到贝安沙完成拜祭,重新站起来,我才重新喊了数声。

    “师兄……”

    背对着自己,终于,贝安沙似乎反应过来了,喃喃唤了一声,充满了柔软,彷徨,无助,让我心里一酸,贝安沙带来的那份让自己顿足的陌生和冰冷,或是渐弱,或是摆脱,让我终于能够继续向前迈出脚步,来到贝安沙身后,伸手将她纤细的身躯一把抱住。

    “贝安沙,我在这呢,你还有师兄,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这里有最爱吃的肉包,还有蜂蜜,我们一起回去,好吗?”

    怀抱中的贝安沙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侧着脸蛋,在我胸口上,撒娇一般摩挲着,看似接受了我的建议,但不知为何,我却有一种不安感,与其说接受,贝安沙现在的举动,倒不如说像是在留恋,诀别。

    贝安沙,你……

    还没来得及开口,砰的一声,从贝安沙身上爆发出蓝色的火焰,根本来不及反应,胸口一闷,身体被弹飞数十米开外。

    “贝安沙,你……”

    “别叫我贝安沙!”一声冷冽的怒斥将我打断,只见背对着我的贝安沙,双拳紧箍,仿佛是用尽全力,才将这句话给憋出来。

    但是,这一句鼓起全部力气和勇气的话,却成为了关键钥匙,让贝安沙下定了决心。

    “我的名字,不叫贝安沙!”她缓缓转过身,面对着我,身上燃烧着蓝色的火焰,双眸一只被眼罩遮住,另外一只,原本漆黑的瞳孔,此刻变得幽蓝深邃,燃着比身上的火焰更加纯粹,仿佛能将地狱烧尽的蓝色烈火。

    仅仅是被这只瞳孔盯着,我就升起了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如图被蛇盯着的青蛙一般,身体下意识的激发防御本能,然而,哪怕是cosplay熊那向来无往不利的毁灭之力,在贝安沙的瞳孔面前,在她那簇幽蓝的火焰面前,都变得生涩,运转起来比以往慢了好几分。

    贝安沙身上隐现的强大气息,更是让已然是四翼强者的自己,都感到无力,绝望,就像当初在回收教廷山的时候,面对忽然出现的安达利尔那般。

    这样的敌人,打都不用打,自己根本赢不了!

    啊啊,原来这才是贝安沙的真正实力,哪怕已经突破,依然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然而,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如果不做点什么,贝安沙就真的要离自己而去,我将永远失去自己的可爱小师妹了。

    在贝安沙的强大气势压迫下,我站了起来,一步一步,迎着她的凛冽目光,凛冽火焰,毫无畏惧的走过去。

    贝安沙同样不为所动,平时是个可爱笨蛋的小师妹,但是一旦下定了决心,就会不顾一切的做到底,她就是这么个死脑筋的笨蛋少女。

    “记好了,人类,将来注定要将你们杀光,在你们的灵魂深处铭刻上恐惧二字,这就是我,我的真正身份,阿兹莫丹,四魔王之一,是你们的敌人,是让你们陷入万年战争和苦难之中的罪魁祸首!”

    脚步微微一顿,但也仅仅是顿了不到百分之一秒,我继续向着贝安沙迈出脚步。

    “说到这个份上,依然执迷不悟吗?真是愚蠢,看来不给你一点教训,你是不会明白现状了。”

    原本只有对其他人展现的冷酷,现在终于向我开放,冰冷刺骨的眼神和语言,让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维拉丝她们会说贝安沙有点可怕。

    明明是那么萌,那么天真可爱的小师妹呀。

    回忆着贝安沙的一呆一萌,我抬起头,正要露出坚定目光的眼睛,看到了贝安沙抬起她的左手,精致小巧的掌心,正对着自己。

    没有温度,没有声音,不该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蓝色火焰,从掌心喷涌而出,瞬间将自己淹没。

    火焰之中,我张大嘴巴,全身每一块肌肉,每一寸神经都在抽搐,撕裂,强大的精神力也被无情敲的粉碎,灵魂在经受着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煎熬,审判。

    世间一切酷刑加起来,恐怕也无法和这种力量相比较。

    原来……这就是贝安沙的原罪之力……这就是原罪之力……的本质么?

    我明白了,但却根本无法抵抗,伴随着火焰酷刑结束,身体砰然倒地,连一根手指头都无法动弹。

    “明白了吗?愚蠢的人类,我们……是敌人。”

    沙,沙沙,沙沙沙,贝安沙的脚步在靠近,来到跟前,留下这句话,紧接着又在离去。

    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我颤抖的伸出手,抓住了贝安沙的披风一角,似乎把披风主人的心箍住了般,脚步声停下来。

    紧抓着这唯一的衣角不放,我一点一点,一点一点的站起来,将同样颤抖的贝安沙,再次一把抱在怀里。

    “不会放手的,不论你是贝安沙,还在阿兹莫丹,都是我的师妹,所以不会放手的。”

    良久,良久的沉默,直到合拢在贝安沙胸前的双臂,感受到滴滴答答的水滴,落在上面,瞬间浸湿大片。

    将贝安沙转过来,正对着自己,我才发现,原本冷酷的小师妹,已经褪去了伪装,那张脸蛋上面,布满泪水。

    “不要这样……贝安沙……贝安沙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用力的擦拭着泪水,褪去伪装的贝安沙,大口大口的哽咽着,泣不成声。

    “老师死了,贝安沙该怎么办?”

    “贝安沙很难过……贝安沙已经……不想再那么难过了……所以……所以不要这样……贝安沙没办法……没办法抛弃姐姐和妹妹……没办法和师兄……和师兄在一起……虽然很想……很想……但是这种天真的想法……已经……已经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不然的话……不然的话……又会像老师一样……贝安沙已经……不想那么难过了……所以……所以……”

    断断续续,断断续续的哭着,说着旁人难以理解的话语,但是,我却都听懂了。

    “真的……没办法吗?我不求贝安沙你背叛她们,哪怕是保持中立……”心里一疼,我再次将贝安沙抱在怀里,正面的。

    “没办法……真的没办法……师兄是贝安沙的师兄……大家……也是贝安沙的姐姐和妹妹……所以……所以没办法……而且……而且……这是使命……贝安沙也不懂……不懂是为什么……但贝安沙心里……这么告诉贝安沙……”

    “所以……”

    又是拼命擦干泪水,贝安沙挣脱怀抱,退后几步,那只充斥着泪光的眼眸,几乎是露出哀求之色。

    “所以……所以别对贝安沙那么好了,不然的话……不然的话……贝安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真的……真的……呜呜呜~~~”

    注视着仿佛孩子一样,大声嚎啕,涕泪四流的贝安沙,我忽然懂了。

    感受到了她的决心,也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

    如果能强行把贝安沙拉到自己的阵营,我当然会这么做,哪怕会令贝安沙伤心难过,以后好好补偿回来就是了。毕竟我不是gal里的主角,哪怕与全世界为敌,哪怕全世界死光,也要让师妹开心,如此自私丑陋的在内心brbr宣誓一番。

    但是,事实上,贝安沙不会背叛她的姐妹,也就是另外三大魔王,我不仅从她的言语中感受到了,也回忆起了她以往的举动,别的魔王不说,她是如此的疼爱她的妹妹,怎么可能会背叛。

    甚至是保持中立都做不到。

    况且,还有她刚才说的,连她自己都不懂的古怪使命。

    完全没戏。

    既然如此,就不能再让贝安沙为难下去了,这是身为师兄,身为贝安沙最后一刻的师兄的我,的使命,的责任。

    墓碑下的加仑老头,恐怕也在这样喝斥我吧。

    所以……

    我伸出手,摸了摸贝安沙的头,那一头柔顺的黑马尾,如今也变成了火焰般的蓝色,唯独手感没有变化。

    另外一只手朝她伸出,尾指作勾。

    “还记得怎么约定吗?”

    贝安沙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那么约定好了。”摸着贝安沙的头更加温柔几分,我笑道:“我知道你不喜欢杀戮。”

    想到贝安沙的零之魔王外号,不知道直白的说出口,贝安沙会不会举刀砍过来呢?

    “回去吧,回到你的姐妹身边,从此以后,我们就是敌人了。”

    贝安沙愕然的抬起头,望着我。

    “所以,这是敌人和敌人之间的约定,我们之间的恩怨瓜葛,就让我们之间的战斗来结束,无论是你杀了我,还是我杀了你,都不该有任何遗憾或者怨言,在这之前,不要乱伤无辜,可以吗?”

    呆呆看了我好久,贝安沙头一歪:“这算是……决斗邀约吗?”

    “可以当做是这样。”我歪头想了想,好像还真是。

    “好吧,我答应师兄。”贝安沙依然是无法释怀的表情,不过没有更好办法的她,还是伸出了尾指,和我拉了钩。

    “贝安沙……不,是我阿兹莫丹,记住了这句话,我和师兄……我和你,是敌人,将来必定会有一战,让你死在别人手上,不如死在我阿兹莫丹的手上,就这么说定了。”

    嗯嗯点着头,我这愚蠢的小师妹,似乎已经理解明白了,但为什么一定会是我输啊。

    结果,我的心思又再一次被看穿了,这次竟然是被贝安沙看穿!

    夕阳下,燃烧火焰的蓝色双马尾,以及黑色的连衣披风,飞扬起来。

    垫起脚尖,双手压着我的肩膀探上来,完全没有一点甜蜜感,只有冰冷,微咸,苦涩,诀别的吻,落在唇上。

    “因为啊,现在的你还是太弱了,别说我阿兹莫丹,就算是姐姐她们,也根本不是对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