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九十三章 社会我救世主
    ****************************************************************************************

    总的来说,这是非常充实的一天,让我回忆一下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傻……啊呸,让我回忆一下自己到底做了哪些有意义的事情。

    首先,微服私访,路上偶遇精灵骑士组合,研究探讨了魔王村的民生民意,并与尤丽叶亲进行了深刻友好的交流,加深了彼此的好感度,为以后的共同合作打下坚实基础。

    而后,再与双娜组合相遇,通过友好对话和身体力行的实践观察,深入了解了魔王村的衣食住行各方面基础现状。

    与魔王村素有威望的歌姬代表维拉丝一行会晤,在欢快和谐的气氛当中展开了交流,并在交谈过程当中得到了民众的热情拥护和爱戴,甚至因为太过热情而导致场面失控,不得不改变计划,提前进入下一环节。

    好吧我编不下去了,总之总之,除了额头还稍微有点刺疼感以外,这趟外出一切安好。

    回到家,听到敲打声,在后院,绕着屋子右侧布置精美的鹅卵石小道,发现后院的角落里多了一栋屋子,姑且先用屋子形容吧,外观模样像是神社,或者说神社的1:n缩水版,再说难听点,像是神社模样的豪华狗屋。

    鸟居也有,迷你型,不到两米高,朱红朱红的,惟妙惟肖,很真实。

    就见红白公主咬着几枚铁钉,挥舞锤头,人跨坐骑在两米多高的屋顶上,叮叮咚咚,敲打不停。

    说实话,我是有点感动的,那个满脑子只想着抓壮丁帮她重建神社的红白公主,如今也学会了自己动手,就好像看到了懒惰的女儿第一次站在厨房里做饭。

    但是,你在别人家后院建什么神社狗窝啊混蛋!!!

    “哟,回来了?”发现目瞪口呆的我们一行,这红白公主从屋顶一跃而下,嘴唇蠕动,含糊不清的挥了挥手。

    “回来你妹,你还把自己当成这个家的主人了?”

    我气吼吼的冲上去,照着红白公主就是一个德式拱桥摔,结果触发了她百分百躲闪德式拱桥摔的被动技能,如此强大,竟然连我这个四翼强者都无法免疫,被她轻飘飘一个转身躲了过去。

    “别那么小气,只不过是占用了兀的后院一点小地罢了。”

    话是这么说,我到也不是真的那么小气,当初选这栋房子的时候,就是看中了它的大,给红白公主占个角落,还真不是什么事。

    问题是,你这蛋疼的神社风格,和我欧式简约风情的木屋,八字不合,看着别扭啊!而且大小做的跟狗屋一样,到底想闹哪样,万一客人到访,来到后院,看到红白公主像小狗一样趴在她的神社狗窝门口晒太阳,到底会脑补成什么样,我简直不敢想象下去了!

    “拆了拆了,家里又不是没房间给你住。”

    “兀,想变得更强吗?”忽然间,红白公主的眼神变得深邃,刺穿了我的内心般,说出让我大吃一惊的话。

    不可能,我明明掩饰的那么好,就连懂得读心术的女孩们都没看出来我内心的急迫,这红白公主怎么可能……不过,她的确是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特殊能力,比如说卖节操当喝水一样,所以不可小窥。

    我瞪大眼睛,寻思着该怎么圆过去,这十万节操公主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锐利的眼神,就好像是俯视大地的苍鹰一样,充满孤傲,充满自信,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我已经……完全被她读懂了,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了吗?

    “兀,想了解生命的意义,想真正的……活着吗?”

    “啪啦”一声,我面无表情的将神社一脚踹烂了,红白公主免疫得了我得意的德式拱桥摔,这狗屋一样的神社可不行,轻轻松松就化为一堆破木板。

    “瞧兀干的好事,我可是辛辛苦苦才建起来的。”红白公主话说的好像很急,很生气,但是语气表情却一点都看不出来,双目眯的仿佛一对粗等号,甚至还喝起了热茶!

    看见了!我刚才看见了!是从裙子里掏出的茶杯,这货喝的是自制妹汁么?!!!

    不管怎么说,面对这个十万金币就能卖节操的红白公主,我要忍住,吐槽就输了。

    “总之给我放弃在后院里做狗屋吧,要房间的话家里有多少都会给你。”

    “既然兀盛情邀请,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回答的很快,好像就在等我这句话一样,我是不是上当了?

    “你最近到是神出鬼没,带着琪露诺,好一阵子没出现了不是么?”

    “因为回家了。”

    幻想乡么?我猜也是这么回事,毕竟那儿才是她们的家,老在暗黑大陆晃悠,我都差点忘了这个设定。

    “总之,看到你们平安无事回来,我就放心了。”虽然明白不会有什么事,但我姑且还是客套一句,寒暄一声,这才是待客之道,就如同明明想要客人早点滚蛋,却还要拉着对方非要挽留一顿饭,一杯茶。

    社会型救世主,就是本德鲁伊。

    岂料,这红白公主还真蹬鼻子上脸了,我这么一说,她头一低沉,整个人笼罩在了一层阴霾之中,杯中的热茶也缓缓放了回去,额,我的意思是说,她塞回了裙子里头。

    不吐槽,我不会吐槽的。

    “其实……”拇指交错纠缠着,仿佛要将自己患了不治之症的消息告诉友人那般纠结,消沉,悲哀,甚至带了那么点小绝望。

    “其实,我的家……没了,被烧了,不得已,才鸠占鹊巢,打算来兀的家住上一段时间。”

    “哦。”

    我表示明白了,哦了一声。

    换做别人,哪怕是社会型救世主,我也会真心实意的节哀一句,这可是家毁人亡……啊不,用词有误,人没死,是家毁人流的大事啊!

    掉上几滴泪水,都是应该的。

    只不过对象是红白公主嘛,完全同情不起来,伤心不起来,一句节哀的话都说出口,内心甚至还想笑。

    就像近卫军团和天灾军团的老家一样,每天都要被拆个几十万次,加起来可以绕暗黑大陆七圈。

    “被拆了,就重建呗。”我用不咸不淡的语气,棒读道。

    “找不到免费的苦力了,红魔馆那几个家伙又抱团不愿意落单。”红白公主痛心疾首。

    所以这货完全不值得同情啊,给我自己建啊!

    “最后好歹靠着忽悠琪露诺重建了神社。”

    你连笨蛋都不肯放过么!

    “虽然最后发生了一件悲伤的事情。”

    说着,红白公主又露出阴沉沉的表情,啊啊,原来不开心是因为这个吗?并不是因为神社被拆了而是发生了一件悲哀的事情么混蛋!虽说并没有被骗取到同情心但还是很不爽想再对这货来一次德式拱桥摔说不定这次能行!

    “兀……”她忽然抬起头,像是少女漫画的主角一样,眼眸里满是楚楚动人的晶莹星光。

    “兀,算是我的朋友吗?”

    “哈?”我挠了挠头,担心这是个陷阱,比如说一旦承认了,就赖上你,以朋友的名义混吃混喝混住,甚至还要跟你一张床睡,鸠占鹊巢!最近不是很多这样的事例么?我得小心点。

    话说回来,请容我把记忆调往前面调回多一点点,这红白公主……在之前的之前,大概是将近十句话以前,是不是已经不小心把内心丑陋的目的给暴露出来了?

    但是不承认呢?的确是一种不错的反套路,但是我又想起了阿琉斯,想起了交给她的,交一百个朋友的史诗级难度主线任务。

    说不定,红白公主这家伙连应付反套路的手段也想到了,不容小看!

    所以这种时候,我必须走上一条谁也预料不到的清奇路线。

    “你在说什么傻话啊!”我用力一拍旁边菲妮的大腿,无视她发出的悲鸣声,失声痛哭,涕泪四流。

    “什么朋友不朋友的,难道你忘记了吗?你是我失散多年的女儿啊!”

    “……”

    愣住了,这无节操公主果然愣住了,今天的救世主大人也赢了,简直无敌啊我。

    我冲女孩们比了一个胜利手势,趁着红白公主反应过来,脑海里又酝酿一波无节操大甩卖之前,飞快闪人。

    “所以,就因为这个原因,你又跑回来了?”村长办公室里,双尾捏着猫胡子,贵族手拐在掌心上优雅的打着转。

    “当然不是因为这个。”我摇了摇头。

    双尾想了想:“那就是还想要再要一条?”话落音,埋头在办公桌上打算来个眼不见为干净的贝雅,身后陡然冒出一股北斗神拳之魂。

    “你少凭空污蔑我的清白。”我严词否认:“还能是为什么,就是为了监视你这家伙啊,到底想干什么你这只猫,擅自接近我的妹妹,难道是打着刺杀联盟大长老候补的可怕阴谋?!

    是的,我回到家转了一圈,才忽然反应过来。

    首先,莱娜在村长办公室里给贝雅当助手,倒不如说当她的老师更恰当些,顺便八卦一句,贝雅的年龄大概比莱娜要大,噗噗噗。

    然后就贝雅被单马尾星爆气流斩了,确认这丫头会读心术无误。

    当然,这是题外话,这些天莱娜留在教廷山,并没有干闲着,要么教导贝雅怎么更有效的处理魔王村的鸡毛蒜皮小事,要么调查魔王村的人口结构和供给需求,以及村民和魔王军的诉求,总之,她在做一个大长老候补该做的事情,并没有因为琳娅顶了她的班,而有所松懈。

    当然,说丝毫松懈都没有,那也是骗人的,比如说我们兄妹单独在一起,做些愉悦的相亲相爱,增进感情的事情的时候。

    总之的总之,莱娜平时会在村长办公室这件事,我是知道的,我想表达这个。

    问题是双尾,它跑这里来做什么?

    “你的反射弧长度,大概是从这里到你家之间的距离再乘以二吧。”明明是猫却假惺惺擦了一把额头的双尾,这样在我这个数学帝面前,卖弄它浅薄的学识。

    从村长办公室到自己家的距离再乘以二么?很好,只要给我半天……不,是半个小时的时间,我算出精确到小数点前面十位数的完美结果,让你见识一下关公面前耍大刀是什么下场!

    “不,我想你吐槽的地方应该搞错了。”没等我急匆匆的跑去计算距离,双尾就把我拉住,露出哀大莫过于心死的绝望表情。

    “我现在有点后悔了。”

    “后悔什么?”

    “加入魔王军这件事。”

    “咦?”

    “咦?”

    我咦了一声,然后双尾也咦了一声,平时把玩个不停的手杖也停了下来,像被定住一般。

    “你该不会是……完全忘记了吧。”

    “啊哈哈哈哈,怎么会呢怎么会呢,我们俩谁和谁,怎么可能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瞧双尾你说的,我刚才只不过是开个玩笑,想活跃一下气氛而已。”

    砰砰的拍着双尾肩膀,我仰天一记豪爽大笑,仿佛真是那放荡不羁,游戏人间的武林萌主。

    “那你到是说说看,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这只猫目光锐利,并没有被我忽然展现出来的气度所摄。

    “不就是当初说好了,只要我解决这次危机,你就考虑加入我们教廷山这件事么,我说的没有错吧。”

    露齿一笑,我竖起大拇指,用非常肯定的语气说道。

    实则,这一记大拇指是竖给双尾身后的莱娜,不愧是和我心心相印,恩恩爱爱的妹妹,就算没有灵魂连接的帮助,也能准确将意思传达过来,让我避免了一场信任危机。

    “没理由啊……你刚才那副心虚的表情……莫非我真的看错了?这股挥之不去的无法释怀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使劲扯着猫胡子,双尾有些纠结,不过它的手杖总算是又旋转起来了,表明它又恢复了平时的模样,不打算深究下去了。

    不愧是三分钟热度的猫。

    “有没有人跟你说,被把心里话往脸上摆?”双尾冷不防问了一句。

    “有。”我用力点点头,是有人那么说过,但那些都是谎言,是她们试图掩饰她们违背道德法律规则的恐怖读心术的借口!

    “不打算改?”

    “抱歉,我认为需要改变的,需要接受治疗的,是这个世界。”我深沉的推了推鼻梁。

    双尾:“……”

    “抱歉,我收回刚才的话,我拒绝加入这种奇怪的组织!”

    “真是失礼,双尾大人,我们教廷山可不是什么奇怪的组织,奇怪的只有笨蛋吴一个而已。”

    放肆,我是你领导!

    “拜托了,双尾大人,再考虑一下吧。”莱娜也露出诚恳之色。

    咦,莱娜你……不打算否认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