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九十二章 还有这种套路?
    ****************************************************************************************

    “表哥,想要吃点什么喵,今天的菲妮可是干劲满满喵。”

    绿林酒吧,喵里喵气的菲妮,像往常那样穿着一身华丽的蕾丝蝴蝶缎带百褶侍女装,今天是短裙,下面是光滑笔直的黑丝诱惑,不得不说,这小伪娘投胎的时候一定是选错性别了。

    可惜,现在没有欣赏这小伪娘的黑丝大长腿的狂热粉丝在,有的只有完全免疫伪娘魅力的我们这一群人。

    当然,也算不少了,能坐满好几桌。

    “今天是怎么了,难道你们的粉丝团已经解散了?大家终于厌倦了绿林酒吧侍女三人组的魅力?”我好奇张望着没有其他客人在酒吧,问道。

    “啧啧啧,身为一名合格的完美侍女,我们的魅力可是不会随着时间流逝而过时喵。”

    小伪娘一手抱着餐单,一手伸着细指,娇俏地在我面前轻轻摇摆着,这份不做假的自信,大概就侍女这个领域而言,她相当于是四翼级别的强者,在整个大陆也能排个前五前十吧。

    “那这空荡荡的酒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不都怨表哥喵?”

    “还真的怪我咯?”我一惊,感觉套路正在逼近。

    “因为表哥晋升了喵。”

    “我晋升的错吗?我做错了什么?”

    “因为表哥晋升了,回到了白银时代的关系喵,相应的大家受到的法则束缚也减少了,产生了能变得更强大的感觉,所以都跑出去历练了喵。”

    “你这么一说的话,最近这些天,村子里的确少见魔王军的踪影。”我恍然大悟,那可就难怪了。

    “应该是几乎见不到了才对,也就你这笨蛋还不慌不忙的在偷懒。”小狐狸适时吐槽。

    “你不也一样?”

    “本天狐……哼,本天狐自有内情在此,你管不着。”

    小狐狸凶巴巴的,不好惹,我只好回过头,去惹好惹的菲妮小伪娘。

    “冒险者都出去了我能理解,普通平民呢?”

    “表哥,就算在魔王村比较轻松,大家也是要干活的喵。”菲妮一脸困扰,似在说,表哥是不是已经脱离群众太久了?连耕种放牧这些基本操作都忘记了?

    “酒吧的话,果然还是晚上才热闹喵,中午也会有客人,一般是冒险者,平民很少,像今天这样一个人也没有,到是很少见,至于原因喵……”

    菲妮的目光落到酒吧门口,刚才有一只推开大门的手,挂的大门上角的迎客铃铛已经发出悦耳脆响,可是只开了一条缝隙,似乎手的主人窥视到了里面的情景,犹豫片刻,转身离开了。

    “为什么会这样?”我当然也发现了,也知道对方离开大概是因为自己一行人在的原因,但是没办法,不可能冲上去挽留吧。

    为什么会这样,表哥心里没有那啥数喵?

    菲妮眨眨眼,看了看那些或温柔,或活泼,或沉稳,或威严的少女们。

    心想,得罪表哥没什么问题,得罪她们问题可就大了喵,别看一个个好相处,其实都是护夫(父)狂魔,就算是口是心非的双娜组合,有时候也会不自觉的暴露出这一面。

    于是她眼巴巴的,露出了委屈表情,违心说道:“大概……大概是和身为救世主的表哥坐在一起,压力太大喵。”

    “你这是欺负我去酒吧去的少咯?以前我去酒吧,怎么不见那些人有压力,全部走掉?”

    “那……那么,一定是因为大家太漂亮,万众瞩目,所以察觉到了压力,一定是这样喵。”

    “这理由到是可以接受。”我摸了摸下巴,想象一下,如果在酒吧里遇到了自己梦中的女神,那自然是要进去,哪怕根本没法说上话,哪怕对方看都不看你一样。

    但是,如果里面一群梦中的女神呢?恐怕会像菲妮说的那样,适得其反,感到压力山大吧。

    “不过要纠正一点,是【除我之外的大家】才对。”

    “其实菲妮说的也没差,只不过需要稍微操作一下,比如说某人变个身。”恶龙蕾娜促狭的冲我直笑。

    “滚啊!谁会变身!”还有水晶琪露诺爱娃儿你们三个,别两眼放光!变身是不可能变身的,这辈子都不大可能再变身,唯有靠着救世主身份吃口软饭,才能养活得了自己这样子。

    话说,蒂亚,艾卡莱伊,菲妮,黄段子侍女她们几个,喜欢凑热闹,唯恐天下不乱,希望我能变个身,这也就罢了,为什么双子公主你们两个,也露出期待表情?缺少母爱也要讲基本法呀!可以让维拉丝她们弥补啊!为什么要让身为爸爸的我来弥补母爱?数遍整个宇宙也没有这种奇怪操作好不好!

    这种时候,我也只能报警……不,是抱紧小黑炭了,唯有这乖巧可爱的女儿能治愈我受伤的心灵,下意识看了一眼莉莉丝,虽然尽力了但还是没隐瞒得过眼中那一丝期待,啊啊,我知道我知道,也想再看看我的圣月贤狼变身对吧,可以的话甚至想被圣月贤狼抱抱是吧!

    连自己的学生也……早知道就不该让莉莉丝知道圣月贤狼的存在,女装变身老师的威严何在?

    一时之间,我感受到了巨大的背叛和沮丧,难道我堂堂救世主的魅力和存在感,竟然被圣月贤狼比下去了?

    “咦,大家在说些什么呢?好像很有趣的样子。”进入里间换了一身侍女服出来的碧丝,看到酒吧里充斥着快活的气氛,以为是发生了什么好事,于是这胆怯害羞的侍女也忍不住问了一句。

    当时我就脸黑了,但是不能对着碧丝黑,她照顾了自己那么多,人又那么温柔善良,这口郁郁之气到底该如何发泄?

    “我肚子饿了!怎么还不上菜,小心我把酒吧给拆了。”敲打杯碗,我大声嚷嚷着,试图转移话题的同时,也的确是饿了,拖恶龙蕾娜的福,不肯给我投食,早上啥都没吃。

    咦,我这口吻怎么感觉有些耳熟?

    “噫————放过绿林酒吧,我这就去做,我这就去做,一定会让表哥你满意,千万别把这里拆了喵!”菲妮不知为何反应特别大,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威胁般,立刻应道。

    “别这样,我都不好意思了,难道真看不出来是在开玩笑?”

    “能看出来是开玩笑喵。”菲妮点点头。

    “那你到是给我淡定点啊!”我怒掀心灵茶几,你这反应不是会让别人误会我是拆迁恶霸吗?

    “虽然是开玩笑但格外有真实感所以没办法当成是玩笑喵呜呜~~~”见我发火,菲妮抱头悲鸣,娇小的身子缩成一团,瑟瑟哆嗦,口中念念有词,只要表哥不拆酒吧,要碧丝还是要欧娜,一切都好说。

    真是岂有此理,说的好像我是专门拆迁酒吧的恶徒一样,太过分了,对吧,莎尔娜姐姐?

    哦抱歉,她不在。

    总之,姑且算是在酒吧里填饱了肚子,值得一提的是维拉丝也帮忙了,说是久违的体验,差点忘了,认识她的时候这小狗狗也是酒吧侍女来着。

    期间来了两个没脸没皮的客人,老酒鬼,穆矮冬瓜,不想提这两个家伙的无耻嘴脸,略过掠过。

    填饱肚子之后,又在酒吧唠嗑了一会儿,感觉会影响绿林酒吧的生意,当然,菲妮的感受我是不会顾及的,主要是碧丝,碧丝,碧丝,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于是,酒足饭饱的我们动身离开,虽然不想说,但不知为何绿林酒吧三人组也理所当然的跟了上来,亏我刚才还顾及她们的生意,结果一转眼,她们自己到是把店放到一边不管了。

    来到村长办公室,果不其然贝雅在里面,没有高脚凳,只要比普通的办公桌矮一截的桌子,我当时就差点噗嗤一声。

    “笨蛋吴受死!”这精灵公主丫头直接从桌子后面一蹬而起,飞踢。

    “我都还没笑出声,你凭什么那么熟练?!”我当时就惊了,懂读心术的人越来越多,这个世界越来越危险了。

    然而,我跟你说,这样的飞踢我见多了,闭着眼睛都能躲过,然后顺手……

    电光火石之间,仿佛能听见“锵——”的一下锐响,两道身影交错而过,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然后,不约而同的转过身。

    贝雅那根为了办公方便而扎起的乌黑马尾,洒落下来,长及腰臀,有那么一刹刹的惊艳感,只是我终究久经考验,没有表露出来,而是得意洋洋的将挂在食指上的【蝴蝶结】打转。

    愚蠢,还以为我会在众目睽睽之下犯以前的错误么?

    看看,阿尔托莉雅,武帝大人,艾卡莱伊在,莉莉丝,碧丝,小黑炭……你以为我会在这些人面前卖节操吗?

    在食指上打着转转的蝴蝶结,越发松垮,最后解开,变成了一条……粉色少女小内内。

    空气陡然安静,仿佛凝固。

    最惊讶的不是我,也不是女孩们,而是贝雅,她愣了一会,忽然满脸通红,被抽空了力气般的蹲下去,埋脸于双臂之间,蜷成一团,发出羞耻悲鸣。

    “早上迷迷糊糊起来,把内裤当蝴蝶结用了。”

    “没关系,这种小迷糊谁都会犯,我和阿尔托莉雅曾经也误把棉被当披风用过,大家不会笑话你的。”

    在无言见东江父老的贝雅面前,我单膝跪下,宛若公主殿下的守护骑士,露出比太阳还要灿烂和煦的温暖笑颜,将手中的不明粉色棉状物体递了上去。

    “不知者无罪,来,用这个擦干眼泪鼻涕,大家就当无事发生,怎么样?”

    理所当然的,身后投来数道带着浓重杀气的阴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