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八十八章 欢声笑语中打出了GG
    ****************************************************************************************

    “你你你……你在做什么啊,不要脸,色情猴子,瞧你都做了什么好事!”

    本子娜终究是证据不足,底气不够,放下了手中握紧的凶器,取而代之的是气急败坏的将尤丽叶护在身后,仿佛刚才是我对尤丽叶做了什么的样子。

    “就是就是,明明是我……明明是我……你对尤丽叶都做了些什么!瞧瞧这些好吃的都浪费了!”恶龙蕾娜也满地洒落的零嘴为借口,对我怒而发难,这能怪我么?明明是你自己惊呆掉落在地的好不好。

    话说回来,她刚才是不是想……想当白学家?

    我一脸的无辜,尤丽叶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我也很吃惊好不好,倒不如说我是最惊讶的那个,不过这种时候说些“不管我事,是尤丽叶主动亲我的”这种推脱话,不光是双娜组合以及咪啪骑士,连我自己都会鄙视我自己吧。

    所以,我只能继续一脸无辜,明明什么坏事也没做,却不能反驳,辩解,尤丽叶就算再怎么迷糊,也是有一颗少女心的,不能伤了她的心,这种时候就我吃点小亏吧……咳,咳咳!

    “尤丽叶啊。”眼珠子一转,下意识转移起了话题。

    “刚才的举动,到底是谁教你这么做的?”

    我怀疑是咪啪骑士,毕竟是以作弄我为乐的性格恶劣的家伙,不过仅仅有那么一两分怀疑,就算是她,也不会教尤丽叶如此劲爆的手段,毕竟咪啪骑士再怎么像人妻骑士,成熟妩媚,娇艳欲滴,但本质终究只不过是一个尚未谈过恋爱的少女,不可能教尤丽叶做这种事情。

    “殿下,不是嘴馋吗?”尤丽叶亲不解的用水盈盈目光望着我。

    “呃……是这么回事,但一般来说……想不到这种手段吧。”

    我有点无力解释,尤丽叶亲的脑回路也不是一般人啊,的确偶尔会做出些神来之笔的举动,尤其是……尤其是作为少女的防线,已经彻底对我解除了。

    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emmm……明明我的记忆还停留在当初被她的可爱和可怜所吸引,情不自禁的想啾一下下的时候,却被她用认真的眼神凝视着,说出“做了就要负责到底”这样的严肃话语。

    什么时候,角色竟然反过来了,这种时候我是不是该对她严肃的说“做了就要负责到底”这样的话呢?真的这样说了她会困扰还是高兴呢?

    不对,越扯越远了,还是先解决了眼前的危机再说。

    我眼巴巴的看着尤丽叶,希望她能帮我解围,不然我这个四翼强者,恐怕会被双娜组合打死。

    “尤丽叶呢,今天和蜜拉一起。”

    保持着双手合十,笑容柔软治愈的神态,浑然不知我现在处于非生非死的微妙境地之中,尤丽叶答非所问,竟然在关键时刻,单核单线程掉链子了啊啊啊!!!

    “昨天也是,和蜜拉在一起。”

    “前天也是,和蜜拉在一起。”

    尤丽叶扳着手指头,像小孩子般,用纯洁无垢的神态和话语,述说着这两天的事情,明明是如此朴素,语言,出自她那歌姬级别的甜美柔和嗓音,却犹如天籁,带着一股神奇的,极具感染力的魔力,让人情不自禁的侧耳倾听。

    “但是呢,大前天,不但和蜜拉在一起,见了殿下,见了陛下,很高兴。”

    瞧着尤丽叶露出发自内心的灿烂笑颜,我却感到了羞愧,这几天确实有些疏于陪伴尤丽叶了,明明她如此依赖自己,忙于工作这种事,并不是借口,真要想陪尤丽叶,无论如何还是能抽出时间的,哪怕只是一小会,她应该也会更加高兴吧。

    “然后呢,刚刚,和蜜拉一起,吃了森林套餐,尤丽叶做的。”说了一会题外话,尤丽叶的反射弧神奇拐了一个弯,回到刚才的问题。

    “刚刚吃完,心想着或许能用这种方式,让殿下也能品尝得到。”

    “嗯,我确实品尝到了,谢谢尤丽叶。”擦了一把感动的眼泪,难怪尤丽叶亲的小嘴那么甜,原来是刚刚吃了森林套餐的关系。

    “你看看你们,一个两个,心思都歪到哪里去了,明明尤丽叶的想法如此单纯,只是单纯的想通过这种方式,将她的味觉传递给我,和我分享一些好东西!”

    我狠狠撇了恶龙蕾娜和本子娜一眼,目光充满怒其不争,悲天悯人,仿佛是看着学生渐渐走入邪门歪道而无力制止的沉默寡言思想传统的严师。

    “还有,我也是,抱着一颗正直无畏,不含一丝杂念的心情,去品尝尤丽叶亲做的森林套餐,竟然被你们曲解成……卧槽!”

    话还未说完,就别双娜组合摁在地上,一阵关灯杀式拳打脚踢,像极了某款天下第一的游戏里的倒地终结技。

    “得了便宜还卖乖,你以为掉在地上,沾了泥水的节操,捡起来还能用么?”

    “啊啊,是不含一丝杂念,完完全全的满脑子好色心思,根本没有其他想法对吧你这色情猴子!”

    啧,我不和暴徒一般见识。

    拍拍屁股站起来:“骂也骂了,打也打了,你们应该满足了吧,我还有事,就此别过,告辞了。”

    说完不等双娜组合反应,麻溜闪人。

    然而身后还是多了两条小尾巴。

    “我说你们两个,就算闲着无聊,也不一定非得跟在我屁股后头吧。”

    “谁跟在你屁股后头了。”不知何时,双娜组合补仓了,手头上又多了许许多多零嘴,还和骑士组合一起分享,就是不给我。

    “我们爱怎么走就这么走,你管得着么?”

    我加速,冲刺,急转弯,翻墙,再冲刺,跳河,潜水,阿姆斯特朗狗刨式螺旋加速,出水,入林,上树,忍者跳,离开,回到街道,扭干斗篷,拍掉身上的草絮落叶。

    回过头,双娜组合和骑士组合气定神闲的一边分享零嘴。

    “还说你们两个不是在跟踪我!”我伸手一指,有理有据。

    “咳咳,亲王殿下。”咪啪骑士实在看不下去了。

    “我们刚才一直站在原地,一步也没走。”

    “骗人,我上山下海,跨过了十万里的雪山和森林,恶战了三千魔神,怒斩了百种罪恶,喝最烈的酒,战最野的狗……龙,而你们,却还在我身后!”我高举双手,极尽夸张。

    “那可真是辛苦你了。”

    “可不是么。”

    “十万里路确实很漫长,问题是,你确定你不是绕了一圈回到原点?”

    我:“……”

    看看周围,景色是有点熟悉:“咳咳,只能说魔王村实在太小了,太小了。”

    我抬起头,满目苍茫,两行清泪不自觉的滑落下来。

    人活在世,必有一死,彷彷徨徨,寻寻觅觅,所求何物?有甚意义?

    “喝最烈的酒?你也配?你也敢?怕不是还活在梦里。”

    “站最野的什么?给我解释清楚!”

    “咳咳,时间不早了,还想不想四处溜达,还站在那做什么?走起。”

    我神色一肃,招招手,将随风凛冽飞扬斗篷一卷,逆着黄沙,趟过沼泽,感觉步伐万分沉重,活像腰间拖着四头身宽体胖的成年巨龙。

    “发现不投食的吝啬饲主!”

    “妈妈的男人,快点把妈妈交出来!”

    两道叱声,远远传来,飞快逼近,我面无表情,内心甚至还想笑,现在的我,已经无所畏惧,就让麻烦来的更猛烈些吧。

    “咦,这不是露西亚和塔莫娅么?在做什么?在闲逛哟,这笨蛋不知道发什么疯,说要逛一逛魔王村,一定是太闲了。”

    我:“……”

    你也很闲啊亲。

    “凡凡,还有娜娜,真巧啊,大家在做什么呢?我?我打算去交易市场找些魔法素材,地狱世界里的魔法素材很令人着迷不是吗?不过也不着急,下次再去吧,嗯嗯。”

    我:“……”

    别啊丫头,听到了么?你最迷恋的魔法素材正在交易市场哭泣!

    “阿尔托,嗯,肚子饿了?也在觅食吗?真巧我们也是,一起吧。”

    我:“……”

    吃货四号登场!

    “那不是维拉丝还有莎拉么,连莱娜也在,在买今天要做的菜?别了别了,虽然维拉丝的厨艺天下第一,但偶尔放松一下也不赖,对吧,你瞧大家都吃过了,大家一起,一起。”

    我:“……”

    那啥,我还没吃过呢,分点零嘴如何?话说旁边的三无公主是不是……算了,事到如今再吐槽这个没意思。

    不知不觉,身后就跟上了一大群女孩,而且这一大群女孩,每个单独拉出来都是明星人物,聚焦大半条街目光的存在,如今聚在一起,走到哪儿,就给磁铁一样吸引着周围所有目光,还是那句老话,里面总有一款是你的女神。

    然后,我就发现从女孩们身上艰难挪移开,落到我身上的目光,变得渗人之极,像是要将我千刀万剐一般,浑身每寸肌肤都刺疼刺疼的,哪怕是披着足足九层披风,也不能遮挡分毫。

    为什么,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要让我遭这样的罪?

    我也尝试过摆脱,你瞧身后那群女孩,叽叽喳喳的,好一会儿都没人跟我搭句话,完全把我给遗忘了,虽然有点寂寞,但是,我是不是可以认为,大家的注意力根本不在我身上,就算悄悄跑路也没关系呢?

    想到这里,我脑海闪过一道惊雷,原来如此,答案竟然如此简单,看到前面那个拐角没有,我只要悄悄的,不动声色的,将存在感降低到极点,就这样,蹑手蹑脚,轻手轻脚,神不知鬼不觉的……

    我嘿!

    为了节目效果……咳咳,不对,是为了效果最大化,我甚至把鞋子都脱了下来,弓着腰,踮起脚尖,犹若凌波微步,又如踏雪无痕,化作一道烟,一捧尘,一片雾,拐弯钻进了小巷当中。

    就算是七巨头在场,恐怕也察觉不到吧,我内心充斥着这样的自信和感动,却不敢有丝毫放松,继续保持,继续前进,直到摆脱为止。

    自由!万岁!

    “蕾娜,这个好吃。”

    “你也这么觉得?等会我们回头再买多些。”

    “塔莫娅,你今早上那一拳感觉特别犀利,我差点没能躲过,能教教我出拳的技巧吗?”

    “虽然我不大赞成一名刺客放弃手中的武器用拳头对敌,不过你想学的话,当然没问题。”

    “笨蛋,水晶!”

    “蠢货,冰块!”

    “你这好吃鬼!”

    “你青蛙魔人!”

    “妈妈最喜欢琪露诺!”

    “骗人,妈妈最喜欢的明明是水晶。”

    “北斗友情破缸拳!”

    “维拉丝饲主看到了,水缸不是水晶打破的,笨蛋冰块才要被罚。”

    “呜,区区水晶!”

    “超进化,一缸笨蛋琪露诺!噗噗噗——咦,为什么水晶还要顶缸?因为挑衅笨蛋冰块的水晶也有错?水晶没有错!水晶什么坏事也没做!水晶保护过水缸,水晶为了水缸流过血,受过伤,你们不能这样对水晶!”

    我:“……”

    细密的冷汗,自额头梭梭流下。

    为什么,为什么身后的声音,丝毫没有远去的意思?

    那么这招如何?

    往前走几步,进入一条死路,我利索的翻过墙,一个空中七百二十度转体外加一百零八度后空翻,难度系数四点二,稳稳落地,拍拍手心,露出睥睨裁判,傲视对手的目光,简直完美。

    这下子没法跟上来了吧,恶龙蕾娜,本子娜她们也就罢了,我就不信奉公守法的吾王,塔莫娅,维拉丝她们,也会做出翻墙举动。

    结果,她们还真没跟上来,我做贼般贴在墙边,耳听八方眼观六路,确认计划通,正想仰天大笑三声,熟悉的声音却忽然不期而至。

    只见女孩们从另外一条路兜转过来,依然是叽叽喳喳,欢声脆笑,聊的火热,仿佛丝毫没有察觉到我消失而后又再次【偶遇】。

    然而,却很自然的在我身后放缓步伐,小尾巴一咬,再度合体成功。

    我:“……”

    魔王村真的很小,我再次意识到了这一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