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八十四章 梦里的节操也不存在
    ****************************************************************************************

    不好,就算在梦里,黄段子侍女还是黄段子侍女,不好惹,尤其是现在,大家都在,我可不能和她斗,免得拉低自己的节操值。

    不理会黄段子侍女,我扭头看向本子娜,好你个本子娜,今天你是来送死的吧,我气冲冲的走上去,正要给这嚣张人偶公主一点颜色瞧瞧,途中却撞了个温软满怀。

    “莎尔娜姐姐?”看到挡在前面的人,我惊讶喊了一句,稀客呀,没想到高冷的女王姐姐,会和大家一起来凑这种热闹。

    “修炼,这里该怎么修炼?”微微蹙眉,莎尔娜姐姐四处打量,根本看不到任何可以修炼的东西。

    “这个嘛,你想和谁战斗来着?”

    “可以自由选择吗?”微微一愣,罗格女王大人那双冰冷的海蓝色眼眸里露出兴奋目光,如同猎人看到期待已久的猎物。

    “不用说了,我懂,我懂。”轻轻打个响指,顿时,一个老酒鬼被捏了出来。

    “不愧是我的弟弟。”见我如此体贴,简直心有灵犀,莎尔娜姐姐满意的点了点头,露出一丝冷艳笑容,目光已经被老酒鬼吸引住,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柄长枪。

    “只可惜,老酒鬼的真正实力我也不是很了解。”

    低头沉思片刻,我这才想起,脑海里储存的记忆当中,只有我被老酒鬼各种花式训练,花式吊打的记忆,和她正经八百的全力训练战斗,却几乎没有,只是通过她和莎尔娜姐姐的战斗,窥得一些战斗力。

    奇怪了,为什么会这样呢?早就发誓等哪一天自己强过老酒鬼,一定要给她点颜色瞧瞧,让她知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为什么等自己实力超过她的时候,却总是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掉呢?

    莫非……莫非我竟然还是一个传统的,有节操的,心地善良的尊师重道好青年?不想做出这等欺师灭祖的事情,哪怕对方是老酒鬼那样的,早就把十八代祖师爷的节操丢光的混蛋?

    这么一想,顿感自己的节操瓶变得更加鲜艳了,只可惜底下那个破洞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修补回去。

    话题扯远了,总之,老酒鬼的实力我不得而知,不过应该很强,而且进步很快,不然的话可没办法和莎尔娜姐姐一起搭档外出历练,斗嘴打架的时候有来有回,真不知道这女武神到底变异成什么样了,开挂的是老酒鬼才对吧,我严重怀疑她是用自己的节操作为祭献,换取了更强大的实力。

    有鉴于此,我可能至多复制了老酒鬼六七成的实力,该怎么办呢?这样可糊弄不了莎尔娜姐姐。

    想了想,我轻轻打了个响指,顿时第二个,第三个老酒鬼出现。

    太简单了,质量不够,数量来凑。

    看着莎尔娜姐姐高高兴兴的和三个老酒鬼打起来,我捏了一把汗,应该没事吧?

    回过头,危险!

    脑袋一侧,险之又险的躲过了瞄准额头的一抹细光。

    “想做什么你这人偶娃娃,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看到偷袭者,我不禁火冒三丈,你看你看,这是何等的凶残,明明未经允许入侵我的梦之境界,不仅不知悔改,感到羞愧,还恶人先告状!

    “你这猴子,该不会利用梦之境界做些奇怪的事情吧?”

    “什么奇怪的事情?”我被本子娜反咬一口,咬懵了,她到底想说什么,该不会是妄图用胡言乱语蒙混过去吧。

    “就是做一些……做一些……不知廉耻的事情,我懂了,根本不必问,像你这种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发情的猴子,怎么可能不做,去死算了!”说完,白色的细光犹如密集雨点一样倾洒过来,瞄准的均是额头位置。

    这家伙究竟和我的额头有什么仇什么怨,为什么一个两个都是这样,小亚瑟王也是!难道我的额头是靶心十环位置?!

    从容的躲过本子娜的额头刺击,正想还击,面对本子娜这种弱鸡,就算不动用梦之境界里的“我的地盘我做主”的力量,也能轻松让她知道四翼强者的愤怒。

    但是转眼一想,我忽然智商拔高,一下子就明白了本子娜刚才那句话的意思。

    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虽然一开始获得梦之境界的时候,不是没有想过,毕竟男人嘛,总难免有些龌蹉的心思,当然,对象也仅限于妻子们,从来没有考虑过以外,毕竟我是个正直的普通男人,当然,妻子们已经很出色真的没必要考虑外人,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但是本子娜这么一说,我就忍不住想作弄她了,你不是把我想的那么无节操么?那我就成全你吧。

    向后一跃拉开距离,我露出坏笑,在本子娜不妙的眼神中,响指轻轻一搓。

    顿时,一个赤果果的本子娜被捏了出来,大大方方的展现着她那凹凸有致的完美娇躯,宛如才车展上的那些模特。

    “呜!!”看到这一幕的本子娜,发出一声娇脆的悲鸣,整张脸涨的通红,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紧握着手中的青色细剑,她双肩摇摇晃晃,仿佛随时都要倒下去,忽地整个人化作一股龙卷冲上来,如果刚才的攻击是密集细雨,那么现在就漫天暴雨。

    “色——情——猴——子——去——死——吧!”

    我躲,我躲躲躲。

    双脚甚至没有挪移,仿佛粘在原地,靠着各种jojo体操,灵性躲闪过这如同暴风骤雨一样的无数攻击。

    太弱了,太弱了,对付圣斗士用同样的招式是不会起作用的,看到了吗?这就是四翼强者的威力,我有姿势我自豪。

    回过神,忽然发现光线有点暗,目光一扫,不知何时,自己已经被女孩们重重围住了。

    怎么,都被我的迷人姿势给吸引了么?

    呃……好像不是这样的。

    三秒钟后,我乖乖的跪坐在地,低着头,表达内心的真诚悔改。

    是我错了,我不该得意忘形,我不该做那么过分的事情。

    本子娜会接受我的悔过吗?当然会,她也不是那么蛮不讲理的人偶公主,不是么?

    条件未来一年之内,我不准躲她的攻击。

    emmmmm……

    一时之间,我不知道这个条件到底算是坦白从宽,还是牢底坐穿,总之这次躲过了初一,没能躲过十五,梦里作死的能力也是越发惊人了。

    “你这坏蛋,该不会是以前真的做过这种不要脸的事情吧,我怎么看都觉得手法相当相当熟练的样子。”

    小狐狸还有所怀疑,咧着一对小虎牙儿凶巴巴的瞪着我,狐狸尾巴剧烈摇摆,好像在对我说,为什么捏的不是老娘,而是别人,你怎么敢!!!

    呃……应该是我的错觉,最近对小狐狸的尾巴语解读有些走火入魔了,一定是这样。

    “怎么会呢?”我连忙摇手,坚决否认,这个我是真的没做过,就是念头一闪而过的事情罢了,这不算犯法吧。

    “我至于么,我要对你们干什么坏事,为什么不在现实里做,非得多此一举的在梦里?”

    “咳咳。”

    就见塔莫娅满脸通红,轻咳几声,以示清白,本子娜恶狠狠瞪着我,一副“你想对本公主做什么坏事,说出来听听看”的威胁嘴脸。

    恶龙蕾娜也想学本子娜,毕竟双娜组合,齐心协力,只不过装了几秒,不知为何,或是心虚,或是害羞,她别开了微微泛红的脸蛋,指尖挑着一缕紫发转圈圈,全神贯注,仿佛很好玩。

    艾卡莱伊,白龙小姐姐,湿润妩媚,醉人的眸子里满是艳光涟漪,埃里雅干脆变回美丽无人能及的人形,少女心的拳头抱握在胸口,毫不掩饰眼睛里的期待色彩。

    这个……我只是随口一说,大家是不是有点反应过度了?

    “那也有可能是别人,对,很有可能。”

    小狐狸的妩媚俏脸红扑扑,事到如今,已经结了婚,明媒正娶,全世界人都知道,她再怎么傲娇,也不至于说出些“谁要和你这坏蛋做什么奇怪的事情”之类的嘴硬话。

    “别人哪能比得上你们出色?”我更加冤枉,联盟史上第一万恶后宫长老的外号可不是吹出来的,不是因为我娶的老婆多,而是因为娶了大家的梦中女神,既然女神都在这里,我干嘛还是去找那些凡夫俗子?

    这句话出口,好像又出现了奇妙的化学反应,总之大家的表情都很精彩,总体来说气氛是舒缓了下来。

    “说的也是,毕竟嘛,毕竟凡凡可是公主和女王杀手,有着百族亲王的号称哦,就算要下手那也是对公主们下手,对吧,对吧。”

    好妻子,好人妻,好女人蒂亚,每次都会维护丈夫,哪怕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作死行为,这次也不例外,让我感动的泪眼汪汪。

    只是为什么,这次被维护的心好痛,蒂亚亲,你对我的外号还蛮了解的嘛,是不是已经如数家珍了?

    还有塔莫娅,本子娜,艾卡莱伊,埃里雅,别再冲我露出夸张反应了行不,我真没有,我真不是,我什么也没干,这只不过是巧合,是误会!

    “嗯……”生性多疑的狐狸,小狐狸,耿耿于怀,还是不肯放过我,盯着我直瞧。

    “还有什么想问的?来吧。”感觉已经解释清楚,光明磊落,君子坦荡荡,没什么好怕的了,我胸口一抬,悍然不惧的迎向小狐狸的怀疑目光。

    “还有一个问题。”

    “嗯哼。”

    “在梦之境界里捏东西,应该也是要脑海里有具体的印象,才能捏出来的吧。”

    “一般来说是这样,凭空捏造也不是不可以,全靠脑补,细节当然比不上脑海里有具体印象的时候。”我老老实实回答道。

    “你这坏蛋……”小狐狸的目光陡然一锐,貌似发现了不得了的真相。

    “捏出来的娜娜的……的身体,挺逼真的嘛,是不是做过什么坏事?”

    完……完蛋了!

    我两腿一软,差点就要重新跪坐下去,千算万算,没想到在这里露出了破绽,当然,我可不是说我对本子娜做过什么,能捏的那么真实,是因为当初不小心闯入了这人偶公主的调测室,目睹了她赤身果体的在玻璃器皿里的模样罢了。

    当然,之后还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意外,不提也罢,细节不必在意。

    要不要说出来呢?反正是意外,蒂亚当时也在场,可以作证,大家应该不会责怪我吧。

    嘴巴刚刚张开,就被一阵狂风吹眯了眼,等眼睛睁开的时候,一把明晃晃的细剑悬挂在了额头上面,细剑上方,本子娜阴沉的俏脸正死死盯着我。

    “露西亚不说我还差点忽略了,快点老实交代,是不是你这色情猴子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阴影之下,那双只有我以仰视角度才能看到的,和发色一般无二的栗色眸子,正在拼命眨眼,疯狂暗示。

    总之是让我别把事实真相说出来对吧,问题是你到底想让我怎么撒谎啊混蛋!

    看着头顶上高高悬挂的利剑,我流出了心酸泪水,嘴巴一磕一磕,最终发出干巴巴的笑声。

    “也……也不看看我……我是谁,我可是世人口中的……口中的后……后宫长老……哪……哪需要做什么坏……坏事……像你这样的身材……只……只要看上一眼就……脑海里立刻就能脑补……脑补出来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仿佛全身的力气被抽干了一样,我瘫在地上,泪流不止。

    或许被抽干的不仅仅是力气,还有节操。

    武帝大人,这是误会,误会啊!所以别这样,别下意识的退后,双手交错抱在胸前,摆出那样的戒备姿态,我真没有那样的透视眼,这是本子娜逼的!

    最后,只有了解内情的蒂亚,将我抱在她丰满的怀里,柔声安慰。

    “凡凡,以后要小心点,不要再不小心看到女孩子的**了。”

    啊啊,柔软的触感,还有这天使一般的温柔声音,我被治愈了,只是这意思……我怎么就感觉有些别扭呢?既然是不小心,那该如何避免?

    回过头来看本子娜,她脸上没有一丝羞愧之色,好像浑然不知我为了她的清白之身,牺牲多大。

    “我也没想到你会说出这种话,不过仔细想想到是很符合你这变态猴子的作风,毕竟变态脑子里首先想到的是变态的事情,变态的解释。”

    她耸了耸香肩,露出怜悯之色,当然,并不是怜悯我的遭遇和付出,那是怜悯智商的表情。

    “其实,你当初只要硬着头皮说这是巧合,恰好捏的比较像就好了,以大家的性格,也不会真的那么较真,非要追问个水落石出。”

    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