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七十九章 非酋也有一颗念诗心
    ****************************************************************************************

    离教廷山周边十多公里的地方,在清理的时候特地留了一处相对平整的场地,用强化魔法阵意思意思的强化了一下,如此一来,无论大小还是强度,供世界之力强者折腾一下也不成问题。

    大家一路过来,啧啧有声的观察着地狱山的新变化,花了一点时间来到这,知道正戏来了,瞬间进入围观模式,尤其是老酒鬼,准备万全,下酒菜就摆了一满桌。

    见众人一副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嘴脸,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心里自然是恨的痒痒,无奈话已经放出来了,只能自认倒霉,硬着头皮将这个出头鸟当到底。

    “我说你们两个,之前发出挑战时的气势到哪去了,怎么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手中一时变化出长矛,一时变化出镰刀,一时变化出斧头,甚至还有飞刀和长弓,我打理着物品栏里的武器装备,寻思着等会哪些能派上用场。

    可惜可惜,考验世界里爆落的武器装备没了,里面可是有着我一千年的积蓄,虽然没了bug小护身符爆率有点脸黑,但长时间积累下来,也是有不少暗金绿装极品,现在没了,都没了。

    也罢,反正没打算在这场对战练习里用太过分的东西,普普通通就好,比如说这根精品长矛,和我相性很合,嗯嗯。

    抬起头,发现大师兄二师兄好像没啥精神,我不由的惊了奇了,发出挑战的可是你们,怎么还没开始就偃旗息鼓了?

    “你看看那边那些混蛋,能打的起精神才怪。”

    西雅图克撇撇嘴,顺着看去,不就是一群自以为捡了便宜的家伙吗?跑不掉的,一个都跑不掉,四翼境界这种东西,不亲自下场感受一下,妄图在场外观摩得到经验,这些人呀,简直图样图森破。

    我如此确凿的安慰二人一句,他们依然没能完全打起精神。

    “话是这么说,先倒霉的果然还是我们吧。”

    “要不我们三个联手把老酒鬼抬上来揍一顿,让她先感受一下我们内心炙热的尊师重道之情?”瞧着闹的最欢的老酒鬼,我跃跃欲试,大师兄二师兄颇为意动,三人低声商量一番,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大逆不道的诱人想法。

    人多,影响不好,改天让这老酒鬼见识一下什么叫专业的夜黑风高深巷背后拍砖板套麻袋流。

    现在嘛,还是谈点正经的,毕竟已经不正经那么久了。

    我随机选好了武器,脸当时一黑,怎么又是长矛,算了,这或许就是命吧,抬头看看,大师兄二师兄也换好了装备,身上那叫一个流光溢彩,威猛厚实。

    两人并非完全没有战意,只是想到自己是被虐头号种子,多少有些索然无味,无精打采罢了,现在一穿上铠甲,手中武器一握,顿时抛开了种种烦恼,连大师兄的目光里都多少透露出了几分狰狞,当然,更多的是谨慎和戒备。

    “别紧张,我一开始会以同样的实力回应,说句不大好意思的话,其实我也想试试自己的极限到底在哪里,所以这是大家共同学习,共同进步的一次对战训练。”我眯了眯眼,笑道,看起来很傻很天真。

    “你没有在和我们开玩笑吧。”大师兄二师兄倒吸一口气,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玩。

    就算是四翼强者,将实力压制在相同境界,面对两位默契极佳的天才级选手,也不是开玩笑的事情,除非对方是一步一个脚印,扎扎实实走过来,拥有着无以伦比的经验,才可能抵消得了一打二的劣势。

    “有压力,才有动力,你们不也是这么想的吗?”

    “算我说不过你,只是,吴师弟哟,待会不小心输了,可别哭鼻子就行了。”西雅图克感觉到了来自四翼强者的轻视,不由咧了咧嘴,露出一口狰狞好牙。

    “放心吧,西雅图克,吴师弟是有分寸的人。”卡洛斯已经压低身形,比起对话,他更喜欢用行动证明,浑身燃烧起来的战意,好像透露出浓重的好奇心。

    好奇我会怎么应付这种局面,好奇我会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战斗毫无预兆打响了,西雅图克先动的手,穿上铠甲后,他看起来完完全全就是一辆武装到牙齿的重型坦克,偏偏速度却快若炮弹,给人的感觉,这辆坦克不是把炮弹给射过来,而是把自己整个给射过来。

    手中两把带着疯狂势头的剑斧,瞬间加身,犹如瀑雨落下,避无可避。

    大师兄的剑,悄然无息的出现在身后,隐蔽的只能看到一抹剑光,一抹足以战胜同等级强者的目视极限的剑光。

    一转眼就是天罗地网的夹击,别说蚊子,恐怕就连一粒尘埃,都没法从这样的刀光剑影下逃脱生天。

    没有丝毫考虑,身体自己动了。

    看似没有一丝烟火的大师兄的利剑,才是杀招,西雅图克那夸张的,威猛的剑影斧势,却只是为了封路而已。

    当然,虽说是封路,但也是大招封路,挨上一记的话怕是要晚节不保,牛皮吹破了。

    脑海里闪过这些念头,长矛已然行动,在手腕的灵活控制下,枪身自肋下旋转一圈,仿佛是一个毫无意义的耍杂动作,但是。

    是巧合么?那旋转着的矛身,矛尖恰好迎向卡洛斯的剑光。

    如此轻飘飘的架势,能挡住自己一剑?

    答案当然是不能,四两拨千斤,那也得有千斤之力才能玩得转,那么力从何来?

    答案也很简单。

    有意无意间,枪尾迎上了西雅图克的斧头,受其重重一磕,这不,力就有了么?

    手中的长矛,相当于是一枚钉子,借着西雅图克的斧头当锤子,轻轻一锤,钉入了卡洛斯的利剑当中。

    于是,卡洛斯的剑空了,西雅图克的斧头也偏了些,恰好能够容得下侧身一闪。

    然后,以侧身为起点,散开一圈光晕。

    那是借力后,再借力的长矛矛尖,以主人为中心画出的一小圈。

    格挡?躲闪?

    卡洛斯西雅图克脑海中出现这两个选项,这道光圈来的太快,正是他们一招落空的空隙,强行招架恐怕会露出更多破绽。

    想到这里,他们不约而同的退后一步,差之毫厘的仰首躲开了这个光圈。

    但是,光圈的势头却并未停止下来,在旋转力的带动下,枪身骤伸出数寸,扩散出更强烈,直径更大的光圈,仿佛是计算着对手的脚步,一步一步扩大,将他们逼到角落。

    是的,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莫名的产生了这种感觉,明明身后是广阔的战斗空间,自己却有一种被逼到了角落的感觉。

    第一圈,他们没有招架,面对势头更猛的第二圈,他们更不愿意招架,只能继续退后一步,伴随着光圈的一步一步扩大,他们的步伐也在不断后退,毫无办法,一步输,步步输,已经有些后悔为什么一开始没有将眼前肆意旋转,带起一圈又一圈锐利光芒的长枪遏制住了。

    下一刻,光圈消失,化作了一条直线。

    直的不能再直的直线,抛弃一切华丽的点缀,多余的动作,唯求最短路径,最快速度,贯穿一切。让人仿佛能从这简简单单的一招里面,窥视到至简之道,

    外人眼中,看到了一条直线,但卡洛斯眼中,只有一个点,一抹光芒。

    快的让卡洛斯以为,这是他的瞬步猛击。

    还好,并没有快的让他反应不过来,毕竟对方压制了实力,卡洛斯心里这样想着,圣骑士盾牌带着止不住的惊讶,将这一抹矛的飞速光芒,拒之门外,但是,长矛身上传来的出乎意料的力道,还是将他震退了好几步,措不及防,心中一凛,他顺着这股力道后跃,拉开距离,重新审视,评估。

    这真的只是普通一击的力道吗?这真的只是和自己相仿的实力吗?

    卡洛斯惊讶的抬头,看到了这样一幕。

    被盾牌所格挡下来的长矛,在半空划过一道柔和的,令人心醉神迷的完美弧线,而后……

    从柔至刚,瞬间化作了一记凌厉的回马枪!

    正试图在背后搞点小动作的西雅图克,空门大露,浑身都是破绽,因为那点枪芒,比他手中的剑和斧都要快,因为快,他原本堪称完美的一次突袭,便成了破绽。

    不得已,西雅图克的大斧强行换招,顺着枪芒做出挥砍格挡,但别忘了他可是双持哥,他可是勇猛过人的西雅图克,他手中的长剑还在,他并没有放弃进攻。

    西雅图克,小心!

    卡洛斯知道自己的话来不及喊出来了,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西雅图克手中的斧头,差点被震的脱手,然后和自己一样,连连退后,惊魂未定的后跃出大老远一段距离,只是看起来狼狈了许多。

    说时迟那时快,离战斗打响,也仅仅过去了不到三秒钟时间,三秒可以很短,对于高手而言,也可以很长,不过至少现在,对大家而言似乎格外漫长。

    只不过是一转眼功夫,率先发动进攻的两师兄,一前一后,均被逼退。

    再看看他们的对手,收拢起了长枪,随意一搁,大家发现,他的位置没有挪动分毫,两脚好像生了根。

    再看看围观群众,萨绮丽她们虽然是高手,但并非行家,看到卡洛斯西雅图克如此轻易落入下风,虽然惊讶,也只会觉得这是四翼强者应有的风姿。

    老酒鬼就不同了,她是高手,也是行家。

    所以她保持着张大嘴巴,将下酒菜夹到嘴边的姿势,任由菜汁滴落在裆下,眼睛大张,鼻孔大张,脸上的皱纹一个劲往外堆,露出一副极具喜剧夸张色彩的惊呆表情。

    我是谁?这是哪?我教过这样的学生?

    原本只是抱着看戏态度的莎尔娜,也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长枪,随即又松了开来,冰山女王竟然露出淡淡的忧郁之色。

    遗憾,说好了永远不把武器对准弟弟的。

    “凡凡……很厉害?”作为外行人中的外行人,蒂亚把老酒鬼和莎尔娜的反应看在眼里,歪着头,沙漠公主萌萌哒问道。

    “作为一个外行人来说,很厉害,厉害的不像外行人,已经把【震】的技巧运用到了高深境界。”老酒鬼还在保持着人生三问,一脸呆逼,高冷的莎尔娜女王大人犹豫片刻,很客观的做出评价。

    在亚马逊眼里,一切非亚马逊职业使用长矛,那都是外行,包括米山一族,所以能得到亚马逊,尤其是得到亚马逊里天赋最高的莎尔娜这样的评价,已经足以自豪了。

    客观来说,某人虽然在考验世界里练了一千年,但又不是把这一千年都练在长矛身上,加起来能练个几十年就算不错了,当然,千年的战斗经验,以及其他各种武器的精通,肯定对长矛技巧也有加成,勉勉强强算个百年长矛高手吧。

    但要说技巧上,能胜过数十年如一日真正修炼长矛的亚马逊,尤其是眼前的亚马逊天才莎尔娜,那肯定不现实。

    只不过,你一个德鲁伊长矛用的那么溜真好吗?你的狼牙棒呢?!

    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同样没想到。

    他们这才意识到,他们的吴师弟手中的是一柄长矛,而不是以前惯用的长剑。

    和对手战斗,竟然连对方使用的武器都忽略了,简直丢人丢到姥姥家,但这也怪不得他们两个,谁知道这家伙放着好好的剑不用,忽然就非洲无双了呢?

    如果知道他们面对的是一柄长矛武器,或许刚才就不会那么狼狈了,毕竟长矛他们也熟,都是从一个老师手下活出来的,谁也别笑谁。

    如果……如果刚才知道吴师弟手中的是一柄长枪,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

    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不是愚笨之人,他们脑海里闪过了无数镜头,最后得出一个相似结论。

    就算知道了那是一柄长枪,结果还是不会变,充其量面子更好过些。

    理由有二,首先他们大意了,不知道吴师弟什么时候学会了如此高深的非洲技艺。

    其次,刚才吴师弟展现出来的东西,可不仅仅是长矛技巧,仔细回忆的话会发现,比起技巧,对招式的把握程度,对时机的把握程度,对敌我双方心态的把握程度,统称展现出来的战斗经验,或许才是更加可怕,更加令人惊讶的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