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七十七章 某凡:关于跑题这件事呢,我在行
    ****************************************************************************************

    教廷山所谓的训练场,也就是周边,随便在附近找块平地都可以看做是训练场,当然,特殊地形也有,比如说山地,又比如山地,亦或者是说山地。

    郁郁葱葱的树林是没有的,有的只有死林统治者区域那样疑似鬼魅重重的枯木林地,碧蓝的湖泊和大海也没有,赤红的熔浆湖海到是不难找,冰天雪地到是有,可是地狱山区域没有。

    就这样,所以说魔王军的生存环境还是蛮艰苦的,我指的是周遭环境,咳咳。

    不过现在,地狱山又多了一种可以作为训练场的地形,直径足十里之宽的巨型盆地,以及深达上千米,站在边缘往下去便犹如和深渊对视的巨大坑洞。

    自不用说,这是我和四不像魔神那一战造成的,看来地狱世界虽然结实,但来自四翼级别的对抗,依然能造成巨大的破坏,就好比世界之力强者在第三世界大打出手一样。

    大家也都安静下来,静静注视着地狱山的残缺惨烈伤疤,虽然昨天亲眼目睹过那场巨人之战,可如今就算再回味一遍,目光扫过那些恐怖的战斗痕迹,回想起一次又一次惊天动地的力量碰撞,依然如此震撼。

    四翼层次的战斗,不亲眼见识,根本无法想象,完全就是另外一个级别层次的对抗,就如同普通冒险者无法想象领域强者的领域到底是什么东西一样。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法则要卡住四翼层次这个口吧,一旦提升到四翼级别,所造成的破坏力就会大幅度提升。

    就连我也有些惊呆,虽然在考验世界度过千年,大大小小的战斗场面见识过无数,像是对整个区域造成巨大破坏的战斗,如与死林统治者之战,也是有过的,但是和现在的地狱山比较起来,依旧显得不够看。

    “这样……不大好吧。”良久,我率先清醒过来,面对现实。

    “大半个地狱山都被破坏的不成样子了,往后魔王军可得往哪历练去呀。”

    是的,这可不比第一第二世界,投影分身什么的,会自动刷新,地狱山里的怪物,因为四不像魔神,跑的跑,死的死,早已经空无一怪,再加上如此惨烈的破坏,以后还能让其他怪物安心在这里搭窝筑巢么?

    “这到是不用太担心,魔王军经过这些年来的锻炼,就算是最弱的,组队下也足以去邻近区域的边缘地带活动活动了。”萨绮丽自打收了小黑炭这个学生,历练时间缩水了许多,不过,取而代之的是对教廷山,对魔王军内部的了解。

    “虽说如此,家门口的环境变得如此恶劣,也太煞风景了。”

    “以前也没好到哪里就是了。”

    “不知道昨天那场战斗,对邻近区域有没有造成影响,要是其他区域的怪物都跑光了那该怎么办?”

    “我说没有你会信么?”

    “去看看骸骨巨龙回巢没有就知道了,要是没有,至少我们的人还能去那儿刷刷骨头渣子。”

    “你确定它没有被四不像魔神顺手做掉?”

    “我觉得它挺贼溜的,估计能跑掉。”

    “四不像魔神也很溜。”

    听着大家的对话,我不由的深深陷入沉思,虽然眼前的破败景象并非自己的过错,但也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并且,身为教廷山的主人,联盟的长老,地狱的三好魔王,给自己的家门口,替联盟的地盘,为这个美好的世界献上……一点绿水青山,呃,也是极好的。

    所以沉思片刻,我有了主意,转过身面朝大家,手心微微下压。

    “大伙听我说,你们看看眼前这副模样,好像也找不到合适的对战练习场所,对吧。”

    “普通练习对战的话,什么地形也无所谓,毕竟真正的战斗可由不得你挑合适的地形,不过这一次嘛,因为想感受一下四翼境界的强大,可以的话,还是尽量挑平缓些的地形,可以把更多注意力集中起来。”点了点头,大师兄做出了严谨的判断。

    “卡洛斯说的很有道理。”

    聪明但是喜欢偷懒的二师兄,用更加严肃的表情,狰狞的面孔,刺眼的大光头,用力一点,努力装的像是一个沙师弟。

    “既然你们也这么想,那就好办了。”我一拍手心,或许大师兄二师兄没有搞懂为什么我要多此一问,不过他们的回答已经做出了完美配合。

    “所以,为了确保训练场,甚至乎,确保我们教廷山的颜面,这破破烂烂的家门口,也该修缮一下了,对吧。”

    “附议,这么看去百孔千疮的,就像是家门口下了三天三夜磅礴大雨,又被刚刚踩死了禽兽公爵的十亿匹健壮雄马践踏而过,的确难看,该整理一下。”

    首先为什么是踩死了禽兽公爵的马为什么要踩死禽兽公爵禽兽公爵到底做错了什么其次你知道十亿匹是什么概念么这都能踩成一条马里亚纳海沟了再然后为什么非得强调是健壮雄马母马哪去了考虑过十亿匹单身雄马的感受么考虑过这是要莽一波就灭族的节奏么最后谁都有说这句话的资格就你这不务正业的嚣张侍女没有偏还要扮出一副自己是个喜欢整洁的能干侍女!

    槽点貌似有点多,我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吐的完,莫非是功力下降了?

    察觉到我瞪视的目光,黄段子侍女歪着头,小小困惑一下,然后灯泡亮起,做恍然状,一拍小手心。

    “漏掉了,是因为禽兽公爵刚刚吃下了过期避孕药昏迷过去才会被十亿匹健壮雄马踩死的,禽兽公爵其实也是很厉害的,平时区区十亿匹健壮雄马根本不是对手。”

    不!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会高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倒不如说反倒更加生气了!我要发飙了!这次我真的要发飙了!

    看我手中的对黄段子侍女片,召唤,出来吧,进击的废材姐姐制裁者卡露洁!

    卡片名:卡露洁

    种族:精灵

    属性:水

    星级:7

    攻击力:2000

    守备力:2500

    特殊能力:废材姐姐制裁者。

    能力效果:当场面上存在【洁露卡】的卡片时,攻击力提升1000点,当场上的【洁露卡】发动进攻时,该卡片的特殊能力立刻触发,将不受任何规则限制的发动反制,并使卡牌对手直接受到固定1000点的伤害,反制发动后该卡和【卡露洁】一起消失。

    还没等我将出卡的姿势摆出来,高举起来,姐姐就已经被气愤到满脸通红的妹妹拖至幕后……哦,是大家看不到听不着的障碍物背后,进入男默女泪的漫长说教模式。

    看到没有,这就是我,【吴!千年积木!游戏王!凡】的可怕之处。

    只不过这次的对手又是谁呢?

    想来想去,貌似洁露卡这张卡牌,好像也是我的,也就是说……

    系统提示:玩家【吴!儿童积木!盒子王!凡】,受到1000点伤害,卒。

    咳咳,刚才被黄段子侍女意外打扰,现在犯人已经遭受制裁,事实证明违抗本魔王的人都会是这样的悲惨下场,今晚可能还会有更悲惨的下场,看到没有,接下来我们言归正传。

    艾卡莱伊不愧是贴心小姐姐,知道我的意思,我才装腔作势的轻咳了一声,她就心神领会,轻轻地双手合十,用她那令人心醉的端庄温和嗓线道。

    “正好我也不喜欢家门口太乱,不如先把周围整理一番吧,如果只是教廷山周边,我们也有那么多人,应该花不了多少时间才对。”

    “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生怕又跳出黄段子侍女第二,别怀疑,绝对有,我不是针对谁,我是说在座的……的双娜组合,就是你们!

    不等其他人附和,我连忙开口:“家门口不干不净的,到处都是垃圾,哪还有心情去做其他事,对吧。”

    在场众人,多是女性,除了某一个,没有哪一个是不爱干净的,当然,也不是说男人就邋遢,至少模范好男人卡洛斯大师兄不会。

    “没办法,看来想看小弟的表演,还要再等一会,人多力量大,我们快点把活干完吧。”萨绮丽作为前辈,大姐头,率先起了开头作用。

    “唉,不,绮丽阿姨,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一听不对,连忙伸手阻止。

    “怎么?还有什么特别的注意事项么?比如说做一栋漂漂亮亮的城堡,让你的公主殿下们住进去?”眨着狡黠的眼神,萨绮丽一脸打趣之色的凑上来,亲昵的给了几下肘击,仿佛在说,好小弟,有你的,不愧是天下第一女儿控。

    咳咳,怎么回事,到底是谁把我当年女儿控发作时的想法跟萨绮丽说了,这都是多少年前的旧黄历了,事到如今我怎么可能……可能放弃啊混蛋!!!

    “安心,西露丝,艾柯露,小黑炭,爸爸现在就给你们做一栋漂漂亮亮的大城堡。”

    眼睛里闪烁着兴奋激动的光芒,就连那张普普通通的脸似乎都变得更加方正,突出一个“国”字,让人毫不怀疑摆出这张脸这种眼神的这个男人,这死女儿控,此时此刻,从鼻孔里喷出来的气都比珍珠还要真。

    “爸……爸爸……好难为情……西露丝(艾柯露)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有这份心意就够了,但是很开心……最喜欢爸爸了!”

    双子公主脸红扑扑的,心里感动到了极点,努力提醒自己,公众场合,少儿不宜,总算是克制住了内心的炙热感情,展臂飞扑,轻轻一跃,一左一右,乳鸽投林,整套动作早已经熟练无比。

    下巴轻抵在肩膀上边,开心俏笑不已的姐姐们,还不忘记回头,朝腼腆的妹妹侧身让出中间的胸膛位置。

    “小黑炭,这里让给你哦。”

    被众多目光围观的小黑炭,害羞的低下头,妈妈不在,被(警察)带走了,无家可归,于是她果断走上去,却是没有顺着姐姐们的意思,用热情的举动去占据那个中间位置,而是……习惯性的躲到了我身后。

    看到这一幕,莫名的笑声爆发,只有萨绮丽似乎挺受伤的,她觉得刚才她其实有那么百分之一的机会,莉莉斯会选择躲到她身后,结果并没有,明明是五五开的局面,却输了,不甘心,难道是自己亲近的方式不对?

    “卡……”我一手搂着一个,背后带着一个,我转过身,朝大师兄微微一笑,正想用女儿控的共鸣,一同探讨城堡制作法,将来卡洁儿也住进去,不也是我半个女儿么,皆大欢喜对吧。

    “滚!”卡洛斯右手搭在腰间的剑柄上,温和儒雅的大陆第一帅哥变成了绝情剑客。

    “我……”

    “滚!”一寸剑芒爆射。

    “你……”

    “滚!”一尺剑光映月。

    “误……”

    “滚!”一丈剑气如雪。

    我:“……”

    怎么回事,莫非暗黑大陆的语种忽然换了?我怎么老听见大师兄在用奇怪的,我听不懂的音符,回应我的任何问题。

    正要说点什么,忽然嘴巴就被琳娅的纤素小手给紧紧捂住了。

    “吴大哥,请放下手中的武器再说话!”

    不不不,琳娅,你看,你说的分明是卡洛斯吧!

    “师兄弟之间,为何要互相伤害,互相残杀,为师看不下去了,你们都给我住手。”卡夏往中间一站,侧身负手,仿佛刚把悲伤和沧桑咽下,抬起了那双冷峻绝然的目光。

    这下我和卡洛斯偃旗息鼓了,无他,唯独不想让这老酒鬼得意下去,让她一个人静静站在那儿,在谁的目光也到达不了的地方继续装逼如风吧。

    “所以,我们来这里到底是想干什么来着?”西雅图克进入失忆模式,摸了摸他的光秃秃脑袋,一脸懵逼。

    “做城堡。”我鄙视他一眼,不是才刚刚决定的事情么,怎么就忘了,二师兄你秃了,变强了,记忆却大不如前了。

    “不不不,不是说好了要把家门口整理好吗?”

    爱干净的女孩们连忙摇头,双子公主也过来劝我,城堡的事情以后再说,虽然很高兴,但毕竟耻度太大,堪比教廷山里那座魔王殿,魔王殿里那张魔王座,魔王座上的那个魔……啊呸,反正我从来没有坐过,我以菲妮的节操发誓!

    “好像……都不大对吧。”阿尔托莉雅,金色呆毛轻转一圈,不知为何,平时威严自信的声音,降低八分,留下两分,显得有些底气不足,或者说……寡不敌众。

    剩下的,头脑清醒,却又不嫌事大,或喜热闹,或唯恐天下不乱的人们,在一旁叽叽喳喳,或加入阵营,据理力争,或围观打出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