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七十八章 很惭愧,只做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
    ****************************************************************************************

    等大家插科打诨了一番后,才达成共识,城堡建不建,以后再说,到是某人快点把暴走的女儿控属性收敛起来。

    至于狼藉一片的地狱山,肯定是要清理,别说爱干净的女孩们,就连我们这些大老爷也看不过眼,要么清理,要么换家,就是那么简单粗暴。

    但是这样一来,话题又回到了某个点。

    “刚才说要清理,小弟为什么要阻止?”萨绮丽回想起来,好奇问道。

    “我到不是要阻止清理这件事,我只是想说,没有那个必要,交给我来就好了。”

    脑海中仿佛响起了系统提示。

    叮叮叮,出现s级任务。

    任务目标:打扫地狱山

    任务奖励:根据清理过后的系统评价进行奖励

    ps:其实无论评价是多少,都没有奖励

    幸好只是我的脑补,真要有这么小气的系统,我的罗格第三吝啬估计保不住了。

    当然,这也并非是我一时心血来潮,或者想在大家面前炫耀一手,只不过是单纯觉得……由我一个人来可能会更快,仅此而已。

    “诶,你确认?”

    “让你们见识一下四翼强者扫地的英姿。”我竖起大拇指。

    “那我们到是真的要见识一下。”大家一听,来劲了,纷纷表示要观摩学习,其中以……呃,以维拉丝最积极。

    其他人是打着学习名义满足好齐心,但这小狗狗是真准备认真学习啊,不知为何我有一股扶额的冲动,好笑又感动。

    “别看我这样,平时没怎么动手,好歹我也是看着维拉丝打扫屋子,看了十几年啊。”撸起袖口,在大家的目光注视下,来到船头角,很好,这个俯瞰点我收下了,接下来……

    当然是一个信仰之跃了。

    “这臭小子,又玩这一手。”船头离地面足足有数百米高,但这一记信仰之跃还不至于让在场观众发出惊讶的叫声。

    大家跟随上去,往下一看,却已经看不到任何人影。

    一阵风,上扬的风,猛烈吹起。

    不知何时,教廷山的上空已经笼罩在了一片绚丽的彩霞当中,就算是外行人也能感觉到,那些彩霞,是由浓厚的各类魔法元素组成,就连鼻腔里呼入的空气,都充满犹如泡沫般活跃的元素。

    看到这一幕,众人哪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头顶上空那些宛若活物的霞云,到底是从何而来,比起当初和四不像魔神大战时的浩瀚元素海洋,已经是收敛许多了,像是一个比较正常的高等法爷所展现出来的元素化力量。

    “又是元素化,难道吴师弟还真想改走法爷路线不成?”西雅图克嘀咕一句,身为暴力狂他满心的不乐意,法爷有什么好,还是真刀实斧砍在敌人身上更痛快。

    “虽然在魔法方面的进步惊人,但并不代表在近战方面吴师弟就落下了,待会的对战练习可别太大意。”卡洛斯想的更远,更加谨慎。

    “我到是希望我能表现的大意点,好歹看起来更自信些。”

    “那到也是。”

    说着说着,师兄弟两人相视苦笑,无论吴师弟走的是什么路子,哪怕待会对战练习的时候,掏出一把长弓“biu~biu~biu~”,都不是自己二人所能匹敌,哪里还有大意的余地。

    这时候,天空上方酝酿的彩霞,一番涌动,忽地化作漫天狂风,足以将整个地狱山笼罩起来的狂风。

    狂风所到之处,那些因为战斗而破裂散落开来的碎石泥土,纷纷被刮起,收集起来,跟随着狂风一起四处流动,此时此刻,那一道道狂风,到是像一条条井然有序的传输带,将那些散落的石泥,运送回到它们本来该呆的地方。

    听起来简单,实际上,如果只是搬运一座十几米的小山头,的确很简单,就算不用元素化,就算是一名普通的法师,也能通过心灵传动,将这座小山头搬起来,填到旁边的坑里。

    但是,如果这个范围,这个量,是一百万倍,一千万倍,甚至是一亿倍呢?量的堆砌简单而粗暴,一旦超越人们的想象,同样惊世骇俗,哪怕是一粒细小的沙子,当数量膨胀起来,也能成为令人震撼,令人胆寒的沙漠。

    毫无疑问,现在的地狱山就是扮演着这个沙漠角色,工作并不难,但是量太大,大到让这些世界之力强者,也认为要花很多时间才能完成。

    但是,当这一切,被一个人所展现的力量,在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完成呢?

    换来的,也必然是震撼。

    大家才刚刚感叹,某人收敛了一回,没有弄出对战四不像魔神时那股滔天声势,结果转眼就被打脸了,虽然是收敛了不少,但制造出来的声势,依旧不比昨天差多少。

    就像一句话说的,四翼强者就是四翼强者,你爹始终是你爸,谦逊装逼,更为致命。

    在大家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宛若魔术表演一样,教廷山周边肉眼可见的变得整洁起来,坑坑洼洼的大地被填补回去,凌乱的碎石残骸,泥土疤痕,统统被清扫一空,这种整洁,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以教廷山为中心向外扩散,层层推进。

    看上去,就如同由中心向着四边,将地狱山上的一层脏兮兮塑料包装纸给撕下来,露出里面崭新如故的盒子一般。

    当然,这个盒子本身也不怎么精美,甚至可以说相当丑陋,所以只能说地狱山变得整洁了,实在不敢用漂亮这样的字眼去形容。

    转眼间,不到半个小时,经过修修补补的地狱山,就已经再也看不出昨天刚经历过一场四翼大战,当然,记忆好的人看着看着可能会有点违和,好像家门口那些路啊,山啊,换了一个样,比如说东边那座山,原本山头尖尖的,忽然矮了一截,西边那条路,原本是条碎石小路,跨过一条水渠,现在变成了青砖大道,跨过一条湍流。

    毕竟没办法按照原来的模样复原,现在做的,只不过是填坑打扫而已。

    不过,好像还能更进一步的样子。

    众人正因为这如同做梦般的变化光景,要告一段落的时候,那漫天的飓风并没有消停下来,而是分出一股,钻回了魔王村,不一会儿就卷着奇奇怪怪的东西回来,定眼一看,什么都有,种子,树枝,果核,新苗,嫩芽,目的到的一目了然。

    只是在这种地方,能种吗?能种大家早就种了,这德鲁伊怕不是元素化,把最后一点脑子也给汽化了吧。

    然而,四翼强者继续给众人上了一堂课。

    四翼强者,就是能为所欲为。

    天空,不知何时多出了一轮明月,皎洁月光洒落,大家眼睁睁看着在月光照耀下,那些柔弱的种子,果核,硬是钻入了比铁还坚硬的岩石当中,扎根下来。

    那些嫩芽,新苗,树枝,插在没有一点水分,且土质堪比重金属污染的废土的泥地之中,硬生生长出了新芽。

    一个小时不到的功夫,原本废土一般荒凉恶劣的教廷山周边,硬是出现了几抹绿意盎然的春光,这片微绿中间,甚至出现了一个波光荡漾的湖泊,湖泊中心,有一个光秃秃的湖心岛,造型怪异,就好像是要固定着什么的槽一样。

    小幽灵脑洞同步大,看到那凹槽,灵光一闪,驾着教廷山飞起,来到湖心岛,底座瞄准,对号入座,在轰隆轰隆的低鸣声当中,教廷山四平八稳落下,和中心岛完美契合,几乎连为一体。

    如此一看,真的好像是一条浮在湖面上的巨大船只,大概从它被建造出来那一刻开始,直到前一刻,都从未像现在这样,像一条正经的船过。

    强迫症表示很舒服。

    大家被这等变化完全惊呆了。

    干嘛呢?闹啥呢?一开始不是说好了打扫一下家门口吗?怎么忽然就开始建造庭院了呢,还有假山湖泊,明月高照,太过了吧。

    “大家觉得怎么样?还行吧。”

    感觉像是完成了一件不错的工作,取消元素化回到教廷山,我拍拍手,颇为满足。

    迎来一片见鬼的目光。

    “怎……怎么了你们?”

    “小弟,你告诉我,你还有什么做不到?”

    “为什么忽然问这种奇怪的问题,我做不到的事情多了去,立刻能想到的……比如说没法怀孕。”

    “哪一天你告诉我你能怀孕了,我也不会觉得惊讶。”

    萨绮丽用一脸认真的表情对我说道,这样反而更加可怕好不好,劳烦您变回以前那个绮丽阿姨,用打趣调侃的方式再重复一遍,算我求你了!

    “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技术含量不高。”为了打消众人心头的惊讶,我连忙解释,指了指天空。

    “也就靠着月光之力的滋养,这些植物才能在地狱世界生长起来。”

    “一旦没了月光之力,立刻就会枯死?”

    “对,立刻会,就连人都没法在这种环境呆下去,更何况是这些脆弱的花草树木。”我小鸡啄米的点着头,这下知道了吧,真没什么技术含量,别太大惊小怪,弄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那你费那么大的力气做这些做什么?不是多此一举么?难道你还打算将头顶上那轮月亮一直维持下去?得花多大代价啊,就为了装饰门庭,这可不像是你的性格。”

    “其实也不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就跟喘口气那么简单,而且还具备侦查邪恶的功能,你们看,毕竟只覆盖了以教廷山为中心方圆十多里的地方,我到是想将整个地狱山也覆盖进去,可惜这样一来消耗就有点大,得时常补充月光之力了,想了想太麻烦,还是弄个小的算了。”

    看了一眼自己的成果,哎呀哎呀,离原本预想的立刻打造出一片湖泊森林的美景,还差了老远,很惭愧,只为教廷山做了这么一点微不足道的工作。

    大家仔细斟酌着“喘口气、”“只覆盖了方圆十几里”等等字眼,听起来字字真诚,所言不虚,可为什么就偏偏忍不住想打人呢?

    敏锐察觉到一股杀气出现,机智如我立刻往远处一指:“那边,我特地清理了好几块相对平坦的地方,正好可以用来做训练场,怎么样?我们快点开始吧。”

    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看了看变得整洁一新的地狱山,不由自主的正了正衣领,又抬头看了看头顶上那轮柔和明月,再低头看看教廷山周边,湖光月色,绿意点点,那些植物在月光的滋润下,还在以肉眼能见的速度不断生长,两人又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脖子,相视一眼。

    风紧,扯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