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七十三章 落幕
    ****************************************************************************************

    “呃……”

    揉着太阳穴醒过来,大脑还处一片朦胧状态,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软乎乎,热乎乎,感性十足的手感传来,鼻腔里满是熟悉的幽香。

    咋回事?这剧情怎么感觉有点熟悉或者说俗套呢?

    睡意再无,猛地睁开双眼,俗套中带着一股清流的景色映入了视线当中。

    和自己一起,女孩们一个不落的躺在身边,香躯罗列,简直就像是一场视觉和嗅觉的盛宴,对于男人而言,就好比脑子里只有吃吃吃的重度吃货,看到了满汉全席。

    这可真是……宁愿让自己死在这里的温柔乡啊。

    心中感叹着,为什么又要说这是一股清流呢?因为大家的衣服都好好的,并没有发生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大被同眠什么的,存在的,但是真的仅仅是大被同眠而已,想我堂堂大后宫之王,脑子里竟然回忆不起来有发生过一些好康的剧情,比如说多……那个多……就是那个多什么的呀,最多也就一夜辗转几个战场。

    你说什么?补魔那能算多……多什么么?闭嘴,你这肤浅之徒,根本不配看本子,那是正经八百的战斗!

    不管怎么说,又到了喜闻乐见的确认女孩们所在位置的时候了,总感觉这其中包含着我所不能理解的神奇定律。

    左边是维拉丝,一如她的温柔胆怯性格,身子微蜷的枕着自己的肩膀,睡相安稳,静美,安安静静的模样更显温柔,嘴角有一丝难以察觉的勾勒,似乎正在做着好梦。

    那右边的应该就是……不,惊了,小幽灵睡在中间,把自己当垫子了,她那轻飘飘的幽灵之躯,一时间让刚睡觉的我没有察觉到,直到转头的时候瞅见胸口上那一抹发光轨迹。

    小狐狸将她发光体,不是没有道理的,带着小幽灵下地牢,就算没有夜视的能力估计也没啥关系,当然,对于怪物而言更是一个超大超亮的灯泡,至于到底是把怪物吓走还是把怪物吸引过来,那就得看这只发光体幽灵的心情了。

    仿佛在梦中察觉到了我恶意的吐槽,小幽灵喃喃着“小凡天诛”之类的可爱梦呓,咔嚓一下在我脖子下边轻轻一咬,留下两串浅浅的牙印儿,然后舔舔樱唇,意犹未尽。

    要是能把一言不合就咬人的坏习惯改改,那应该会更加可爱吧。

    嗯,必须的。

    然后另外一边也被咬了,在脖子下根两侧形成了对称的牙印,我严重怀疑这小圣女是醒着的,但也不对呀,就算醒着,就能随随便便读心了么?这个世界还有王法么?

    带着深深的怀疑,我看向右侧,琳娅,亦或是莎拉?应该不是小狐狸,她那么矜(傲)持(娇),也不会是吾王,她谦逊礼让,更不会是蒂亚,虽然平时没羞没臊的,却有着小丫头不该有的过分自觉。

    然后我更惊了。

    竟然是恶龙蕾娜?!!!

    最近,感觉她在家里的地位是不是略有提升?不,应该叫一路飙升才对,区区小母龙,我对着睡的透彻的恶龙蕾娜横眉竖眼一番,却最终被她那和性格完全不同的,过分柔软甜蜜的嘴唇所诱惑,忍不住低头轻轻吻了一口。

    其实刚才就察觉到了,头……好像比平时更重了。

    眼睛努力往上转,捕捉到了一抹白色翅膀的风景,原来是卡洁儿,这个抱头小天使。

    她在的话,那么……

    感觉大腿分量也蛮重的,略微抬头看去,果不其然,双子公主一左一右枕在了上面,不愧是灵魂层次的双胞胎,连睡觉都是那么的对称,无论是脑袋枕的位置,还是睡觉姿势。

    再接下来就是琳娅,莎拉等等女孩了,连区区贴身侍女也敢在旁边睡下,胆大包天的没谁了。

    女孩们太多,一张床根本躺不下,所以我们是躺在地上,下面垫着松软的兽皮拼织毛毯。

    女孩确认完毕,然后,我得回忆一下为什么会躺在这里。

    记忆是从昨天图拉科夫掏出一桶桶美酒开始的,精灵那边也不甘示弱,表示我们酿的酒更好,这矮人就不服了,也纷纷拿出它们自制的烈酒,总之就是一场酒的盛宴。

    我呢?机智如我,当然不可能去喝那些奇奇怪怪的三无产品,我喝的是自家酿的碧丝亲牌美酒,游离在狂欢的人群当中,用一抹忧郁,一抹狂野,一抹孤傲的目光,啜着杯子美酒,冷眼看着渐渐大脑发热,往作死方向渐行渐远的人们。

    女孩们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诸如维拉丝之类,瑟瑟发抖的躲到了我身后。

    然后,就是莎尔娜姐姐表演的时间。

    不是我不愿意给莎尔娜姐姐喝碧丝酿的酒,而是因为……就算是这酒,莎尔娜姐姐也能喝醉。

    瞧着因为太得意忘形而付出了代价,横七竖八躺在地上哀嚎的魔王军,再看看宛如脚踏尸体一样缓缓走来的孤傲冷艳的女王陛下,瞧见我,忽然换了一种画风,春暖花开的痴痴笑着,娇喊着弟弟紫的冲上来将我一把抱住,我表面无动于衷,内心是欢喜异常。

    一直在等待这个机会,终于,终于来了!到了拆掉那座碍眼的魔王殿,以及里面恶意满满的魔王座的时候了。

    此时此刻,我内心杀气腾腾,杀意已决!

    不过,在这之前,为了不让这次庆祝盛宴如此之快落下帷幕,我觉得还需要一点助兴表演。

    刚好莎尔娜姐姐搂着我,那张平素犹如冰山的绝世美颜,此时带着天真烂漫的笑容,嚷着要一起玩。

    哼。

    魔法扩音器,走起!

    就让我德鲁伊,救世主,联盟长老,第八魔王,歌神吴凡,用我这能征服宇宙的歌喉,来给这场盛宴画上完美的句号吧!

    记忆就犹如断电的电视机一样,咔嚓一下,停留在这里,再也想不起来后面发生了什么。

    总感觉已经不是一次两次这样了,是我的错觉吗?我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沉思,总感觉有一股冥冥中的大宇宙意志,在和本歌神作对。

    嘛……细节不必在意。

    不,感觉我好像忽略了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

    对了,我想起来了!

    差点震惊的一蹦而起,好歹想到不能惊动正在熟睡的女孩们,我才压抑住内心的欢喜,或许,还有一丝隐隐的不舍和失落吧。

    是的,从今天……不,是从昨晚开始,就已经正式告别梦中的考验世界了。

    终于可以不用一梦十年,每次每次都在思念中度过了,我所心爱的女孩们,都在身边,再也不会离开自己那么长的时间。

    因此,纵使那里是自己生活了一千年的世界,我也不会有丝毫的犹豫,或许会不舍,或许会怀念,但是要我选择的话,毫无疑问,现实世界才是我要守护的地方。

    一千年啊……

    我心中无限的感慨,同时又有一种怪异不适感。

    这种奇怪的感觉,来源于艾芙丽娜那家伙,一股脑的将所有回忆,在我脑海中串联起来。

    你可以想象一下,脑海中的千年记忆,并没有淡化,只是相对的,对于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做了模糊化处理,让我依然有着活过千年的长者感觉,只是远没有以前那么强烈,还在不断被现实世界中鲜明生动的记忆所冲刷。

    明明只不过是十几年的记忆,却在不断战胜着千年的记忆,让我的性格发生了不小的改变,不,应该说这才是我原本的性格才对,如果没有那一千年蹉跎的话。

    一边是千年的沧桑,本该分量更加沉重,扎实,一边是十多年短暂却又鲜明的青春,在不断的将自己的性格扳回到正轨,这两份记忆的消磨对抗,形成了我现在的怪异感,平时难以察觉,一旦安静下来后,违和感却十分强烈。

    再过一段时间就会慢慢融合吧,说实话,虽然我更喜欢现在的性格,但却并不希望考验世界里活了一千年所形成的性格,完全被消磨和吞噬掉,就比如说一千年沉淀下来的那份沉稳,我觉得比猪突猛进强多了。

    艾玛不管了,顺其自然吧,让自己的身体和大脑自动做出选择,到底哪个才是自己想要的,希望保持下去的,这样不就好了么?自己不就是这样一路走过来的么?

    拿出了瞎乐观的精神态度,我瞬间摆脱烦恼,左看看,右瞧瞧,冲恶龙蕾娜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桀桀桀桀桀,既然敢送上门,就别怪本德鲁伊不客气了。

    露出阴森森的笑容,我低下头,准备给这小母龙一点【颜色】瞧瞧。

    然而,还没等我来得及作怪,一对整齐修长的睫毛就唰一下分开,毫无预兆的露出里面那深邃动人的瞳孔。

    大眼瞪小眼片刻,数秒过后,恶龙蕾娜的惊叫声以及北斗友情破颜拳齐齐而至。

    “你……你这家伙啊,一惊一乍的,也该成熟点了吧?”这一觉自然是睡不下去了,女孩们都被惊醒,该干嘛干嘛去了,只剩下恶龙蕾娜还在继续跟我较劲。

    “哈?你好意思说我?知道一睁眼就看到你这笨蛋德鲁伊的蠢脸,我的精神受到了多大创伤吗?”

    “什么?”我怒了。

    “到底是谁,是谁主动睡上来的,你说说看?”

    “谁知道呢,反正你这好色德鲁伊什么都干得出来,不奇怪。”睁眼说着瞎话,这小母龙也心虚了,脸蛋红扑扑一片,眼睛开始游离乱转。

    “你摸着自己的良心再把这话说一遍?”

    “良心是什么,在哪里,我摸不到。”

    “吹,你就继续吹,你以为你是琳娅啊。”

    “啊啊啊!!!我杀了你这色狼德鲁伊!”

    “你看你的反应,明明知道在哪里,知道我在说什么对吧!”

    “总之杀了你就对了。”

    “别乱来,你现在不是我的对手,惹急了我我要动粗了。”

    “谁怕谁,来啊,互相伤害呀!”

    于是阿卡拉她们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我将恶龙蕾娜压制在身下,因为扭打,衣衫凌乱,气喘吁吁的一幕,怎么看怎么像不小心闯入了拍*****的小房间里。

    “抱歉,好像打扰到你们了。”阿卡拉默默退后,准备离开。

    “别啊,误会,这是误会!”我和恶龙蕾娜连忙分开,将阿卡拉挽留下来,要是真让她走了,那刚才的误会可就坐实,跳双子海里也洗不清了。

    当然,也并不是没有收获,我算彻底明白了,这小母龙并没有因为当了准妈妈而消停分毫,一如既往的暴脾气,得继续调教下去,到底是跨种族调教,还是烤鱼调教,还得仔细分析分析。

    一个小小脑袋跟在阿卡拉身后,探出身子,吧嗒吧嗒的舔着清神水,一脸鄙视的看着我。

    “水晶最瞧不起的就是笨蛋饲主了。”她这样说,显然有了进化成九缸龙的觉悟。

    “哦?”我先不急,准备欣赏一下水晶作死的新姿态再说。

    “欺负蕾娜大姐头。”她指着我,目露愤慨,仿佛要化身正义使者,替天行道。

    再次回忆起当初被一次又一次战败所支配的痛苦和恐怖的恶龙蕾娜,露出欣慰目光。

    原来水晶也会体贴心疼我这个老大呀,抱歉,以前一直把你当成是巨龙一族之耻,是我错了。

    “最过分的是,还往蕾娜大姐头肚子里塞小宝宝,真不知道饲主的脑子里想的是什么,才能做出如此残忍的事情,难道说以后水晶也要被这么做?肚子里也要被饲主塞小宝宝?到底是从哪里塞?嘴里吗?那不是等于吃掉吗?还能生出来吗?饲主饲主,快点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你是从哪往蕾娜大姐头肚子里塞小宝宝,小宝宝又是从哪里生出来的?水晶以后也要被饲主强制生小宝宝吗?”

    说着说着,水晶就变成了好奇宝宝,求生欲……不,是求知欲满满。

    我和恶龙蕾娜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随即,家里再次传出男女混合双打的欢声笑语,洋溢着一片和谐快乐的气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