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七十六章 围观群众:我们就看看,我们不说话
    ****************************************************************************************

    瞧着我一脸鄙视的表情,大师兄二师兄顿时无语了,这送上门给你虐,还摆出这副表情是想要闹哪样,竟然还敢自称萌新,怕不是圣僧级萌新吧。

    “我怎么就不是萌新了?我昨天才转职,我才转职一天,转职以后至今为止,只战斗过一场,还未踏出罗格营地的大门一步,连只沉沦魔,腐尸和硬皮老鼠都没见着,这不是萌新,还有什么是萌新?”

    对此,我振振有词,理直气壮,然后看到大二师兄一脸懵逼,仔细一想,好像也没什么毛病。

    顿感头疼的二人,相视无语,这什么世道,明明好不容易才做好被虐的觉悟,勇敢的站出来提出这等蛋疼的要求,却还要背负上欺负萌新的罪名,最后或许还要增加一个笑柄被萌新虐菜。

    “吴师弟,咱能好好说话不,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西雅图克抽着冷气,一副牙疼的郁闷表情。

    “答应啊,为什么不答应?虽然我是萌新一枚,但萌新也有一颗为联盟付出的决心,如果能对你们有帮助,我就算豁出去,被欺负了,受委屈了,遭到来自前辈的无情打击,也要咬牙坚持下去。”

    露出纯洁无辜的眼神,我一脸坚定,内心却偷笑不已,嘿嘿嘿,好不容易找到这个机会,怎么能轻易放过。

    以前我和大师兄二师兄两个,可是经常玩对战练习,可自从我晋升到世界之力以后,他们就绝口不提训练的事了,我也没办法主动开口,这和找茬没什么两样,好不容易他们自己送上门来。

    当然,欺负大师兄二师兄并非我的本意,更多的还是想练练手,找回考验世界的感觉,如果对他们两个有帮助的话,那岂不是皆大欢喜?

    “这副无节操的嘴脸,是吴师弟没错。”

    “嗯,看到吴师弟还是和以前一样,我就放心了。”

    见我一口一个萌新,咬死不放,机智如西雅图克,果断转移了话题,开始和大师兄玩起了人参公鸡。

    西雅图克也就罢了,一向没脸没皮,没想到大师兄你也变了,竟然和西雅图克狼狈为奸,是因为卡洁儿不在旁观的关系么?

    眼看火候差不多了,我连忙打住:“好吧好吧,互相伤害不可取,咱们还是回到正题,只不过你确认做这种事情对你们有帮助?别到时候希望落空,说我欺负你们。”

    二师兄牛大的双眼一瞪:“你看过我西雅图克耍赖吗?”

    “看过。”我和卡洛斯异口同声。

    “喂喂,卡洛斯,我们不是应该站在统一战线上吗?”西雅图克又是一副牙疼表情,就差捂着心脏流露遭遇背叛的苦楚。

    “话是这么说,但事实就是事实。”

    “还是卡洛斯师兄实在,算了,我就姑且相信你们一回吧,那么要我怎么做?”

    “不需要怎么做,吴师弟你只要拿出一点点四翼境界的手段来,让我们感受一下,就是最大的帮助了。”提起这个,西雅图克来劲,生怕我误会什么,他食指拇指捏在一起,然后拉开不到一毫的距离。

    “真的只是一点点,一点点就够了,千万别多,我们是想感受,可不是真的想找虐。”

    我:“……”

    真想将二师兄现在的模样拍下来,以后但凡他露出嚣张表情,我就拿出来,让他知道他曾经怂过。

    “不用特地强调,我明白你们的意思,别把我当笨蛋。”

    “怎么会呢,怎么会呢,当然没有把吴师弟当成笨蛋。”西雅图克笑的特别虚伪,就连卡洛斯也别过目光,如若窗外花好月圆。

    等等,你们两个这是什么反应?!想试我一招四翼级别的排山倒海么?

    “反正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现在就出发吧,如何?”

    “求之不得。”两人异口同声,眼神里战意熊熊,似要燃烧起来,当然,并非是针对我的战意,而是对四翼境界的期待展望。

    “我说……虽然我不明白天才到底是什么感觉,但是你们现在也不过是世界之力中级境界吧,还差的老远,没必要那么着急对不。”

    熟悉两人的性格,明知道他们一定会作这个死,我假惺惺的劝了一句,以表仁至义尽,我做到身为小师弟的本分了。

    就像游戏里刚出村子的新人冒险者,立刻就要去挑战魔王,会给出提示“确认要挑战么?”

    选是,继续弹出提示“确认没有手滑选错?”

    继续选是,再探出一个提示“最后确认一遍现在就要挑战么?一旦确认就没办法回头了。”

    没有丝毫犹豫,再次在是的选择上轻轻一点。

    系统表示,我真的已经尽力了,现在的人作起死来,系统都拦不住。

    “话是这么说,还是心痒难耐,想要知道四翼境界到底是什么样,又不能去找三魔神确定,对吧。”

    “不是还有四不像魔神吗?”

    “不不不,那种级别的敌人,一样会死的。”

    原来你也怕死呀。

    见师兄两人心意已决,我点了点头:“那好吧,就当是先为联盟做一点微不足道的小贡献,让你们见识一下四翼之力到底是什么。”

    “罗里吧嗦的,快点开始吧。”说出这话的却不是大师兄和二师兄,而是老酒鬼,不仅仅是她,一转眼间,刚才走的无影无踪的人杀了一记回马枪,黑压压一片将我们围起来,眼睛里闪烁着旺盛的求知欲。

    “你们……”大师兄二师兄当时就懵逼了。

    “哈哈哈,不愧是我的好学生,就知道你们会先按捺不住,这不,小白鼠一号二号都有了。”

    其他人性格到是没有老酒鬼那么恶劣,均是朝二人投去或歉意或自求多福的目光。

    这会儿,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回味过来,明白了这些家伙的险恶用心,作为数万年来联盟第一个四翼强者,又有谁能忍得住这份好奇心,不想去了解一下呢?可大家也不想被虐菜呀,所以怎么办?那只能找出头鸟,看谁先忍不住讨教了。

    结果,果然是这对师兄弟对实力的渴求甚大,勾心斗角的心思比其他人少了一分,又或者说以前已经被虐习惯了,勇者无惧了,所以根本没想到被虐有什么爽不爽,便一头冲了上去。

    某种程度上来说,卡夏教的四个学生都具备一定的猪突猛进精神,只是强弱区别而已,反倒是卡夏自己鸡贼的很。

    “咳咳,没办法呀,想来想去,其实人选也只有你们两个最合适,最有经验了,不是吗?”前往训练场的途中,大师兄二师兄依然颇有微词,怪大家不讲义气,小狐狸摇着尾巴,眨着乌黑闪亮的眼眸,一脸无辜之色。

    “你看,要是换做我,那坏蛋敢出手吗?喂,你敢吗?”一回头,便朝我咧开一对儿可爱的小虎牙,我他喵的萌爆!

    “不敢,不敢。”我向小狐狸大佬低下了尊贵的头颅,别说出手,光是你这对虎牙儿我就打不过,打不过。

    “我敢。”圣洁白光一闪,小幽灵和小狐狸惯例的追逐扭打起来,大家习以为常,不为所动。

    “其实呢,我也要向凡凡讨教哦。”胳膊忽然被一把搂住,沉甸甸,软乎乎,却又蕴含惊人弹性,正宛如少女活力十足的性格一样的两团**之物,将胳膊夹在中间,渐渐没入。

    “咳咳,这样……不大好吧。”我轻咳几声,暗示蒂亚大庭广众之下,要注意影响。

    虽然不是没有和蒂亚对战过,但实话实说,除了阿尔托莉雅以外,我并不是很愿意和其他女孩战斗,哪怕只是对战练习。

    “没事的,我们法师呀,要互相探讨学习的话,很方便。”蒂亚给我抛了一记神秘的眼神。

    “很方便?”

    “是呀,很方便,不一定非得对战训练,虽然这是最快的办法之一,但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没问题哦。”

    任……任何时间……任何地点?

    我艰难吞咽了一口,小丫头莫非是在诱惑我?莫非,她终于对维拉丝的地位产生了觊觎之心?

    “是啊,比如说我们以前举办的法师交流会,凡凡不是有去看过吗?”

    我:“……”

    “凡凡怎么了凡凡?”

    “不,没啥……”

    不要再抱着我的胳膊一边诱惑我一边把色色的话题重新拉回到一本正经的轨道上,请松手吧蒂亚女士,我看错你了,我们今天姑且绝交,你做你的沙漠公主,我做我的禽兽……啊呸,是雪山枪神。

    言归正传,为什么我刚才要特别提到阿尔托莉雅呢?其实原因很简单……

    “抱歉,其实应该是我第一个站出来才对的。”

    性格耿直的吾王,转动了一圈她的金色呆毛,当那根呆毛指向她身后的黄段子侍女时,立刻化作了闪电形状,哔哩哔哩的,不用说,是被她阻止了。

    不,唯独这次阻止的好。

    我刚才话还没说完,唯独吾王,我不是愿意,是特别不愿意。

    为啥?因为她有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呀,不仅仅是武器,防具也分分钟爆给你看,如果这把剑落到男性手中,我可能就要报警了。

    以前我都不敢拿我的搞基剑出来和她对拼,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斩断了,也不能让阿尔托莉雅别用胜利之剑,对于依赖了亚瑟王的传承力量才能飞快进步到现在这个程度的阿尔托莉雅而言,胜利之剑就是她的根本,没了胜利之剑她的实力起码要下降五成,这样一来对战练习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后来,圣月贤狼可以凝聚出高强度的元素之剑,不会被胜利之剑轻易破坏,感觉口袋里的小钱钱才好过些,但是别开心太早,只是武器保住了而已,就算变了身,只要身上还具备防具的效果,胜利之剑依然能够一剑砍爆。

    顺便一说,圣月贤狼的衣服因为是变身自带,不属于装备类型,不会爆所以别期待了混蛋!

    但是,为什么我和阿尔托莉雅的练习对战次数又最多呢?没办法,因为我对那根金色呆毛爱的深沉啊。

    “……”

    “……”

    “怎……怎了,阿尔托莉雅,一直盯着我有什么话想说吗?”

    “不,没有,抱歉,忘了这回事吧,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刚才的一瞬间,忽然心情很复杂,为什么呢?”吾王捂着胸口,一副苦闷的疑惑表情,就连额头上的金色呆毛,也首次露出的全新的姿态打结了。

    我当时就落泪了,感动的。

    终于遇到了一个不会读心术的,这才是正常的世界线啊!

    “阿尔托,不用说这笨蛋德鲁伊一定是在心里编排你的不是。”恶龙蕾娜不怀好意,挑拨离间用心险恶。

    “你撒谎!我没有!别胡说!”

    “去去去,没你的事,我说你都要当母亲的人了,能少在这里捣乱,回家好好养胎不行么?”我挥了挥手。

    “哈?养什么养?胎什么胎?没这回事,锤死你这色狼德鲁伊!”

    这小母龙恼羞成怒,又找到她的新弱点了,只不过能用多久就不得而知了,毕竟这货在某些方面也挺没脸没皮的,说不定习惯了,不在乎了,到时候反而变成了她的攻击手段。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或者应该说,到底是谁把她教成这副德性的呢,真想看看那种家伙长着什么一副嘴脸。

    我闪,顺手在恶龙蕾娜光滑脸蛋上捏了一把,哈哈大笑,心满意足的跑开了,来到冰山女王莎尔娜姐姐面前,让这小母龙无法放肆,只能在一旁瞪着我咬牙切齿。

    “不愧是我的弟弟,等会也要好好努力。”

    莎尔娜姐姐照旧的鼓励我一句,露出大概只有在我面前才会露出的一丝丝微笑,便好像整座冰山,忽然化作了无数朵姿态各异,怒然绽放的璀璨冰花,虽然依旧透露着冷澈气息,但真的很美,美的可以让人暂时忘记掉这些花有多冷,冷的足以在靠近十米范围内被冻死。

    她转头看了看瑟瑟发抖,宛若正在进食的仓鼠一般的大师兄和二师兄,似乎意识到了这样说有点不妥,太残忍了,想了想,莎尔娜女王大人终究还是生出了那么点同情心,又在我的头上摸了摸。

    “这次,不那么努力也没关系。”

    走在前头竖起耳朵的大师兄二师兄,当时就热泪横流,冷冰冰的三师妹第一次关心自己呢,洒家这辈子值了。

    “太早结束就没收获了。”

    莎尔娜姐姐又补了一句,不知为何,我仿佛听到了两股心脏喷血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