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六十八章 号角之章
    ****************************************************************************************

    围绕着教廷山,四处都在上演着激烈的战斗,身后是滚滚流动,犹若洪流的岩浆,覆盖了大半个地狱山,掀起一波又一波的滔天巨浪。

    四不像魔神那雄伟恐怖丑陋的身姿,在熔浆巨浪中若隐若现,宛如一头隐藏在灾厄之中的邪龙,在贪婪的窥视着教廷山。

    数百名魔王军,包括天使巨龙和海族在内,已经尽数出击,时不时能见到巨龙的优美身姿,在天空飞舞,一掠而过,留下强大且优雅的背影,海族或轻灵或凶悍的战斗方式,也让人大开眼界。

    相比之下,到是天使族的战士更加常见。

    虽然也是魔王军的一员,却因为身份特殊,这两大种族平时可不会轻易出手,也不会和其他魔王军一通组队历练,难得可以看到她们的战斗英姿,但此时此刻,其他魔王军也无暇尽情的观赏学习,并以666呐喊助威。

    教廷山上空,数不清的火焰怪物,就似春天山上成群结队的蚊虫一样密集飞舞,不断的试图追上高速飞行的教廷山,为了甩脱身后步步紧逼的四不像魔神,教廷山已经没办法去关注这些试图从四面八方包围上来的小虫子。

    因此,每一次为了甩脱身后紧追不舍的魔神的灵性漂移,每一次为了躲避滚滚熔浆碰触的直角急拐弯,都会成为这些火焰怪物最佳的登陆时机。

    这样的机会,似乎很不少,要说为什么,大概是老司机飙车上了头吧,不过对于这位老司机,大家也没办法抱怨什么,或者说不敢。

    再说了,别人玩归玩,但也是有认真好好干活的,就比如说……

    “biu”的一声,一道直径数米粗的圣光炮,从船舷位置忽然浮现出来的魔法阵当中激射出去,像一把长到没有尽头的光剑,骤然自天空扫过,就有数十上百只火焰怪物,在圣光中直接变成了一堆再也无法传火的余烬。

    看到此等战斗力,恐怕再也没有人会责备那位大人在戏耍摸鱼了吧,有教廷山的加持,或许这里面战斗力最强的是她才对。

    “真是烦人的东西。”

    教廷山的船头和船尾,是最激烈的战场,此时一道道只见剑光不见人影的攻击,从数只刚刚登陆的火焰怪物身上闪过,直接将它们斩成了两半,这一道魅影般的剑光,在落到一头形似巴罗格,却要比普通巴罗格大上好几圈的大型火焰怪物身上时,才被对方同为火焰形态的武器挡住。

    魔王级别的怪物!

    剑光的主人心中一凝,正待以最快速度解决这头会给其他魔王军造成巨大麻烦的火焰怪物,但是,一把无声出现的巨大斧头,自怪物背后出现,直接将这头四五米高的大型火焰怪物砸到地上,无暇多想,剑光和斧头仿佛是有着多年默契的战友一样互相交织,配合,在短短几秒时间内就将这头魔王级的火焰怪物干掉了。

    “卡洛斯,可是难得听到你会这样抱怨。”背后忽然出现的斧头的主人,西雅图克,满是刺青的狰狞脸上,正带着畅快肆意的张狂笑容。

    “我也没想到。”剑光的主人,卡洛斯持剑背靠着西雅图克,冷峻严肃的面庞上,嘴角微微勾勒出一抹笑意,这大概就是女人眼中的一笑倾城吧。

    “你这家伙竟然会抢别人的怪物,而且还是背后偷袭。”

    “喂喂喂,到了这种时候,面对这种敌人,就别再讲什么规矩了吧。”另外一道暴风,席卷吞没着周围的火焰怪物,也插入了这场忙里偷闲的对话。

    手持一柄巨锤的圣骑士,说他的体型魁梧,倒不如说是像巨熊一样,丝毫不逊色于野蛮人,加上手中的巨锤,完全就是一座碾压式的钢铁堡垒。

    看似笨拙,却圆润无比的将背后两只试图偷袭的火焰怪物砸成粉末,哪怕是在这种战斗里,魁梧的圣骑士嘴上也没忘记叼着一朵娇艳的红玫瑰,突出一个字,骚包。

    “哈哈哈哈,说的一点没错,沙希克,我看卡洛斯是着急了。”

    “可不是么,心爱的妻子和宝贝的女儿都在背后,就连一向冷静过人的卡洛斯,也坐不住了,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沙希克,你心爱的妻子【们】不也在你身后么?”卡洛斯将们字微微咬重,手中的长剑不忘挥动,凭空出现的剑光再次将数只火焰怪物斩断。

    “话是这么说,我也不会承认我对她们的爱,会比你的少,但是表达的方式可是有所不同呢。”巨锤连连挥舞,刮起又一道风暴的沙希克,摸着下巴陷入思考。

    “感觉卡洛斯越来越像新人小弟了,在妻子和女儿方面。”

    “妻子控和女儿控么?”

    “说的一点没错。”

    面对两人的调侃,卡洛斯眼角微微一抽,想要反驳,但一时之间又找不到任何的反驳理由,他不禁扪心自问,自己难道真的越来越像吴师弟了?虽然这么说可能有点对不起吴师弟。

    但是,我可不想变成无节操变态啊。

    “你们几个!”

    就在这时,一头钢铁铸成的庞然大物,带着让地面震颤的脚步登场,强势插入到这场战斗对话当中,随手拍死了眼前的火焰怪物。

    发话的却不是这头骇人的钢铁巨兽,而是坐在钢铁巨兽肩膀上的美丽女性。

    “好像还挺闲的样子不是么?堂堂几个大男人,竟然让我一个柔弱的小女人来当救火队长,要是让九泉之下的小弟知道,他该有多伤心。”

    “首先,你不是柔弱的女子。”沙希克缩了缩脖子,有点底气不足。

    “其次,我们有在好好干活不是么?”面对钢铁巨兽肩上的女人,就连天不怕地不怕的西雅图克,气势也弱了几分。

    “最后,吴师弟可还没有死。”卡洛斯揉了揉太阳穴,这话要是传出去,恐怕教廷山的军心会瞬间溃散吧。

    “抱歉抱歉,记错了,应该是九泉之下的图拉科夫才对。”萨绮丽脸上毫无歉意的改口。

    “我也没死啊混蛋!”就在这时,一道冰火交织的怒斩剑光,精确的从众人身边擦过,宛如一头张牙舞爪的巨兽直窜天空。

    扛着五孔巨剑的图拉科夫,气冲冲的大步走过来:“你们一个两个都在这里摸鱼,真的好吗?对得起在拼死拼活的其他兄弟,比如说我么?”

    “你拼死拼活?拜托了,说出这种话之前先在身上找出一道伤痕怎么样?”

    “看到你们如此懈怠,我的心在滴血,裂开了一道痛心的伤痕,这样难道不可以吗?”图拉科夫表示痛心疾首。

    “没看到不算,为了表示你的诚意,剖开来看看吧。”

    “别面带微笑的说出这种恐怖话啊萨绮丽!”

    “放心吧,我是死灵法师,精通解剖。”

    “万一死了怎么办?!”

    “会把你制作成最好的不死召唤物。”

    “我一点都放心不下!”

    就在这时,一股连他们都感到棘手的怪物气势,忽然降临,登陆到了教廷山上。

    正当这几个人如临大敌,准备赶往战场将敌人干掉时,却有人比他们更快,一道纯白色的无暇气息,迎向了这道强大邪恶的气息,无可匹敌的王道剑势,就似一轮初升的朝阳,光辉璀璨,将一切黑暗抹杀殆尽。

    在短短的时间内,这道强大的敌人气息,就在纯白色的光芒下彻底消融。

    随即,大家远远看到了那道纯白色的,纯洁无垢而又威风凛凛的女王身影,哪怕强如他们,心灵也受到了影响,仿佛只要有这道身影在,在她的带领下,就没有渡不过的难关。

    “这可真是……要是没有小弟的话,这可就是标准的救世主模板了。”高傲的营地魔女,也不得不发出拜服的赞叹,她可以不服拉斐尔,但面对阿尔托莉雅这样的人物,却生不起任何比较的心思。

    或许是因为没有属性冲突吧,嗯嗯。

    就在这时,另外一阵惊呼响起,只见船身那边,靠近某魔王殿的建筑位置,无数箭雨迎空升起,看似不起眼的一根根箭矢,每一根都例无虚发的命中天空上方的火焰怪物,转眼间就有数百只火焰怪物被箭矢扫荡,比之刚才的圣光炮的效果更佳。

    正当人们感叹箭矢的主人已经达到返璞归真的另外一种境界时,华丽的光柱骤然从同一个地方升起,那是足以贯穿天空的标枪投掷,几头试图登陆的魔王级火焰怪物,直接被捅了个穿,甚至有根标枪达成了一箭双雕的成就。

    另一边,清脆的龙吟响起,不见巨龙之姿,只见全部靠近那边的火焰怪物,像是被横冲直撞的巨龙给撞个正着一样,从教廷山笔直飞出,连同身后撞在一起的怪物,似一块多层夹心饼干,化作流星消失在远方。

    这位“待孕闺中”的巨龙大小姐可不好惹啊,萨绮丽等人同时擦了一把冷汗。

    两头冰火巨龙飞舞的地方,组成了华丽的魔法舞台。

    而在一场场被忽略的不起眼战斗中,每当有魔王军陷入困境,敌人总会莫名其妙的被击溃,就似有一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刺客在协助大家。

    某人的后宫,已经开始大发神威,大杀特杀了。

    看到这一幕,深受鼓舞的众人,也不好意思继续摸鱼了,事实上他们并没有在摸鱼,哪怕是在观摩其他战场的过程中,也在一直击杀火焰怪物。

    只不过是相较于其他魔王军,表现的更加轻松一些罢了。

    卡洛斯一边击杀着源源不断的火焰怪物,目光却落到了身后滚滚而来的熔浆上。

    熔浆海中,每时每刻都还有火焰怪物诞生,向这边增援,仿佛无穷无尽。

    虽然局势暂时还算稳定,甚至对像自己这个实力层次的人而言,比较轻松,但往后却不容乐观。

    先不说四不像魔神之后会有什么手段,就说这源源不断的怪物,若是一直骚扰下来,别说普通的魔王军,就算是自己,也不可能不眠不休的驱赶消灭这些火焰怪物,迟早会有累垮的一天。

    想到这里,卡洛斯不禁有些惊悚。

    这就是四翼强者的真正实力么?就似身上脱落下来的无用毛发一般,仿佛没有丝毫的损耗,竟然可以源源不断的制造出如此之多的喽。

    而这,只不过是它展现出的冰山一角,可以看出来,四不像魔神还在不停试探,生怕又像上次那样中了圈套。

    等它疑心消除,准备全力出手的时候,又会是什么样的恐怖景象呢?虽然自己这边也不是没有后手,但就算如此,教廷山真的能支撑得住么?

    是我们,把四翼强者想的太简单了呀。

    口中发出微不可察的轻叹,卡洛斯想到,他们见过两次四翼级别的交锋,一次是四翼天使乌格尔出手,大战英灵聚合体,失败了,只不过这场战斗神乎其神,像是另外一个层次的较量,根本看不懂,也就罢了。

    另外一次,是瓦尔凯米特袭击四不像魔神,那景象就震撼了,同样都是四翼,四不像魔神在白龙的爪牙下,就如同是一只被猫死死摁住的老鼠,毫无反抗之力,瞬间就被重伤。

    或许正是这样的一幕,让所有人觉得,这头四不像魔神,四翼级别的强者,也并没有强到哪里去,不说战胜,至少挣扎抵抗一下,苟个十天八天,应该没问题吧?

    结果,事实给了大家一个沉重打击,四不像魔神其实强的可怕,那在白龙爪下毫无抵抗之力的弱小一幕,仿佛是一场虚幻的,荒谬可笑的梦……咦哈?

    就在这时,卡洛斯……不,是所有人,都被接下来的一幕惊呆了。

    一把忽然从虚空出现的剑……呃,准确的说,应该是一条鲑鱼,在岩浆之海上空狠狠砸落。

    正在岩浆海里瞎窜乱窜的四不像魔神,就像是一头刚跃出水面就被一棒子锤中的胖头鱼般,头破血流,满脸懵逼的翻着肚皮倒了下去。

    那双呆滞的鱼眼里,闪着诡异的光,仿佛在探讨人生三问。

    我是谁?这是哪?到底发生了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