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六十四章 序曲
    ****************************************************************************************

    轰隆隆隆隆

    没走出多远,身后的新新新新罗格酒吧就在一声巨响中倒塌,不仅是酒吧内部一片慌乱,连周遭的路人都陷入了莫名的痴狂状态,口中喃喃着类似“他来了”、“他又来了”、“可怜的罗格酒吧”、“住手吧拆迁魔长老”之类的奇怪话语。

    啥哈?

    看着已经变成一片废墟的酒吧,再看看仿佛一脸笃定了凶手是谁的围观群众,我满脸的莫名其妙,感觉就好像全世界的人民都是名侦探,只有我一个是普通人。

    紧接着,天空又落下数十道黑影,啪嗒啪嗒的,冰雹般狠狠摔落在地,发出痛苦哀嚎。

    “不……不愧是塔莫娅大姐头。”

    “此等、此等正义之拳,才是我们所追求的正义之极致。”

    “塔莫娅大姐头,带领我们……带领我们崛起吧!”

    “为了正义!”

    “熊人族……无所畏惧!!!”

    哈……

    虽然刚才那一幕我没看懂,但是这一幕我看懂了。

    毫无疑问,这是一群中二病患者。

    没等我来得及吐槽什么,眼前一阵香风闪过,塔莫娅似闪现一般出现,握住了我的手,紫蓝的眼眸里满是急切和关心。

    “熊塔,没事吧?真是的,一转眼就跑这么远了,不是说了不允许离开我的视线吗?”

    我张大嘴巴,看到塔莫娅的时候,刚想问酒吧和那些熊人战士,是你闹出来的?可是和这双急的快要哭出来的眸子对上,这些话就吞了下去,伸手隔着兜帽摸了摸塔莫娅的银灰秀发。“没事,我不好好站在这里吗?这次绝对不会再离开你的视线了,我保证。”

    “呼~~~”塔莫娅长长松了一口气,快要泛出泪光的眼眸像弯月一样,朝我露出了一个大大的,耀眼的笑容。

    “嗯嗯,这样才对,就这么说好了,不许再离开我的视线了。”

    感觉就好像是病弱的弟弟,在被姐姐无微不至的关心照顾着一样,看到这样的塔莫娅,我忍俊不禁起来。

    “什么啊,我可是在担心你,熊塔真是的,太过分了。”

    塔莫娅气呼呼的嘀咕抗议几句,脸颊泛起了淡淡的绝美红晕,不动声色的将我的手松开,迅速拉开距离,还不忘回头比划手势,让我别乱来。

    真是的,什么时候,塔莫娅也变得如此爱操心了?这不是完全跟维拉丝她们一样了么?

    追溯着所剩不多的回忆,好像以前的塔莫娅不是这样。

    还是说,以前有维拉丝她们在,用不着她这样操心,现在我身边只有她一个,所以不知觉就将其他女孩的份也扛起来了?

    嗯,有道理,塔莫娅一直都是这样认真负责的性格。

    我暗自思索着塔莫娅的变化,新新新新罗格酒吧的倒塌,以及围观群众的反应,都已经扔到了一边。

    不知为何,好想和塔莫娅一起肩并肩的逛街啊,不需要斗篷掩饰身份,光明正大的接受着路人的目光注视,如果是塔莫娅的话,一定会很有意思吧。

    脑海中,忽然冒出了这样的念头,我压低兜帽笑了笑,迈出脚步。

    现在还不是时候,有机会一定要试一试。

    如果身后再跟上一队整整齐齐,身着黑色西装的高壮熊人战士,那又会是什么情景呢?黑涩会大姐头带着小弟巡视地盘?哈哈哈,感觉挺适合塔莫娅的。

    咝~~~背后的目光忽然变得险恶起来了,是塔莫娅吧,就是你对吧!为什么隔着那么远你还能读心?!

    我不敢再胡思乱想,专心走路逛街。

    其实已经没了逛街的心思,虽然营地出乎意料的繁华,令人眼花缭乱是这样没错,但是看久了,也就是这么回事,倒不如说,反而有些遗憾。

    是的,因为不断涌入的人口,以及越发繁华的街道,许许多多的东西都被同质化了,属于营地的特色正在悄然消失,当然,并不是说这样不好,只是名为【本地人的情怀】在作祟罢了,就好像看着儿时熟悉的,充满古色古香味道的老街巷,老房子,变成一栋栋雷同的高楼大厦。

    无聊啊,没有女孩们陪在身边,果然无论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劲。

    倒不如……干脆试一试那个吧。

    考验世界里,积累了千年实力,好不容易晋升到数万年来无人企及的四翼境界,还没等我来得及体验一下此等境界的强大,就被艾弗利亚一脚踢出游戏,实在太遗憾了。

    现实世界当中,我失去了全部力量,但是,突破四翼境界时的那种感觉和感悟还在,天人合一,凭借天地之力的美妙,令现在的我蠢蠢欲动。

    当然,我也知道这种想法很作死,在没有任何力量的情况下去尝试体验突破四翼境界的感受,就像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企图承受神器之力。

    但是,我也没多大执念啊,只是闲着无聊,打算尝试一下,浅尝辄止而已,一有不对劲的地方我会立刻放弃。

    再说了,我多少年没有作死过了?再这样下去,我将不我呀!

    这个理由如此强大,我成功的说服了自己。

    所以说,其实我最感兴趣的事情是,拥有突破四翼境界的经验心得的一介凡人,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

    人潮中,一阵带着淡淡花香的,清爽的草原凉风,夹杂着飞舞的花瓣,草絮,拂过脸颊,令纷纷行人不自觉的眯上了眼,露出惬意表情。

    谁也没有察觉到,拥挤的街道上,人群之中,一个人无端端的消失了。

    并非消失,而是仿佛融化到了这阵风,这空气,这人群当中。

    看得见,摸得着,却偏偏被忽略掉了,就像无处不在的空气,它存在着,却又不被任何人所注意。

    紧跟在后面不远的塔莫娅用力揉了揉眼。

    在她的视线中,她所关注的身影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如同幻影,泡沫,随时都要消散……不,应该是和这片天地融合才对。

    怎么回事,为什么熊塔会……

    她不由自主的加快步伐,想要追赶上去,可是那道虚实不定的身影,却越发模糊,离的越远。

    不,不要,这一定是幻觉,对,一定是谁在搞鬼,试图将自己和熊塔分开!

    想到这里,塔莫娅再也顾不得掩饰,这个世界所无法承受的强者气势爆发而出,狠狠往前一冲,紧抱住了前面那道熟悉身影。

    熊塔,抓住你了,绝对会保护你的!

    咦?

    莫名其妙的被塔莫娅一个飞扑,从身后紧紧抱住,我满脸懵逼,从那若有若无的状态中回过神来。

    果然还是不行啊,没有足够的力量作为根基,就似从罗格营地向哈洛加斯呼叫,请求支援一样,即便是语言相通,也无法将声音传达到那么远的地方。

    简单形容的话,云端之上的世界麻麻,根本听不到地底下洞穴里蚂蚁发出的声音。

    结果,别说是【神】,连【形】也模仿不到,最终只闹出了画虎不成反类犬的笑话,这么想来,难怪小亚瑟王也要按部就班,没办法一步登天突破到四翼境界,要知道她最强盛的时候,可是能以四翼之境怼六翼强者,和她比我又算得了什么。

    正想放弃的时候,塔莫娅就这么抱上来了。

    我一脸困惑的转过身,下意识的,将还死死抱着自己不放手的武帝大人,拢在怀里,然后扫了一眼周围,因为塔莫娅的忽然爆发,所造成的满地狼藉,

    还好,只是一部分人受了伤,似乎并没有太严重,有牧师的话应该能够轻松治好。

    问题是,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可怎么收场好,要被关小黑屋了么?

    再低下头,迎向塔莫娅那双晶莹的眼眸,她没有说话,也没有对现在的局面感到不安,那双仿佛会说话的湿润美丽瞳孔中,仅仅在传达一句话。

    熊塔,不要扔下我不管,不要离开大家。

    这可真是……该怎么吐槽好呢?只是,比起吐槽,我现在更想做另外一件事情,那便是抚着塔莫娅的精致脸庞,渐渐地,缓缓的低下头去……

    “这可真是……原本只是想出来逛逛,你们两个,可真不让老婆子我省心啊。”

    意外的熟悉声音和身影,拄着拐杖,一步一步向这边走过来,将我和塔莫娅吓了一大跳,连忙若无其事的分开。

    阿卡拉缓缓来到面前,打量周围数眼,然后冲我们示意:“还愣着做什么,快点走吧,这里我来收场,不然等卡丽娜来了,可就不好解释了。”

    我和塔莫娅像犯了错的小孩一样,低着头,红着脸,诚心诚意的道歉过后,飞快离开。

    数分钟后,凭借着高超手腕平息了事件的阿卡拉,和我们走在一块,有她的隐藏气息手段,我和塔莫娅似乎也不用躲躲藏藏,可以大方的一起并肩走了。

    塔莫娅在极力解释着刚才引发的事件,似乎想主动背锅,但我怎么能如她所愿,错都在我,如果不是我忽然心血来潮,塔莫娅也不至于担心成那样子,做出不顾一切的举动。

    阿卡拉好奇的盯着我看:“吴,能够说说是怎么回事吗?”

    “这个嘛……”我一时语塞,想了想,道:“是加仑老师教的。”

    死去的加仑老师,你就帮学生分担一点黑锅吧。

    “加仑大人虽然安息了,但他的传承还在,吴,可不要辜负了这份期待。”想到联盟失去一名如此强大的战士,阿卡拉惋惜轻叹,心情不佳,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了。

    “放心吧,加仑老师的传承,绝对不会在我这儿断掉。”我用力保证,为什么,因为加仑教的东西,我已经全部学会了,甚至做的比他更好。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考验世界里的自己,应该可以这么自豪的宣称了吧。

    “阿卡拉奶奶,我以前可不知道你有这种隐藏气息的手段。”顿了顿,我机智的转移话题。

    “呵呵,是吗?莱娜没有告诉你吗?我们预言师,也是懂得一些小把戏的。”

    “不不不,这已经不算是把戏了,说是魔法也不为过。”

    看看周围对我们视而不见的人群,不仅能隐藏自己的气息,连我和塔莫娅的气息也能隐藏,就似形成了一个外界无法窥视的隔离罩,这种手段可是连世界之力强者都做不到。

    “没办法,谁让我这个无聊的老婆子,最大的乐趣就是时不时的在大街小巷里走走,看着营地一天一天,一点一点的变得热闹,不好好掩饰就会引起骚动,所以在这种无聊的地方下了一番苦工,让你们见笑了。”

    “营地的变化真是大,我已经记不清刚刚来到时是什么样子了。”听着阿卡拉的唏嘘语气,我内心也感慨万分。

    “呵呵呵,那我可还记得,真是有些怀念当初的日子了,那时候只有我,凯恩,法拉,卡夏,还有你,整个营地只有我们五个长老,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帐篷,就可以容得下我们五个聚在一起,开长老会议,和现在比起来,简直就像过家家一样,却又那么的让人怀念那种简单朴素的形式……”

    阿卡拉絮絮叨叨的述说着过往,我和塔莫娅静静聆听,时不时,本以为已经消逝的回忆,忽然在脑海中闪过一些令人怀念的碎片。

    在一个缅怀过去的伟大老人面前,只需要带上耳朵认真倾听即可,这是最基本的礼仪和敬意。

    就在这时,一道完全笼罩在阴影中的黑影,忽然出现在我们面前,让已经习惯了被路人无视的我和塔莫娅,微微吓了一跳。

    “大长老阁下,教廷山,有动静了。”阴影只说了一句话,就让原本温馨缅怀的气氛,变得严峻起来,不仅仅是我和塔莫娅脸色变得难看,阿卡拉的气势,也陡然威严。

    “这里不是地方,我们回去再说。”

    在回去的路程中,探子接二连三的出现,传达教廷山的最新消息,自第二世界往返教廷山的地狱传送,记得是半小时的冷却时间,这样看来,这些消息并非是通过最简单的地狱传送传达,而是利用其它更加复杂,更加危险的渠道。

    由此可见,阿卡拉对教廷山的重视。

    十多分钟后,等我们回到阿卡拉的小帐篷,远在地狱世界的教廷山的形势,已经一变再变。

    先是四不像魔神出现异动,这家伙霸占着骸骨之地,艾卡莱伊的父亲留在它身上的伤疤,终于完全愈合,立刻就迫不及待的展开了复仇。

    还好,教廷山早有准备,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四不像魔神的举动,在它出现变化的那一刻,小幽灵已经驱动着教廷山起飞,准备随时……呃,随时跑路。

    然后,就是如同四不像魔神第一次来袭那般,双方展开了及追我跑的追逐之旅,暂时来说,教廷山的处境还不算危险。

    只可惜,这一次艾卡莱伊的父亲已经没办法再来拯救教廷山了,只能依靠那位尚在泉水中泡着的四翼天使,叫什么来着?

    “天使族那边,我每天都在关注,乌格尔大人还需要大概七天的时间才能愈合。”阿卡拉苍老的面庞上,似乎又多了几条皱纹。

    “七天时间,教廷山怎么可能坚持七天时间。”我一听,立刻坐不住了,就算小幽灵实力变强了,也不可能驱动着教廷山,和四不像魔神玩上七天七夜的捉迷藏。

    况且,我可不认为那头四不像魔神是没脑子的家伙,或许它现在有所顾忌,是因为害怕像上一次那样,天降正义,将它揍的头破血流。

    等它确认了没有埋伏,没有能威胁得了它的存在,它肯定会施展万般手段,誓要将教廷山拿下。

    “吴,冷静点!”

    阿卡拉的轻喝声,带着让人心神安宁的抚慰,让急上头的我冷静下来。

    “听我把话说完,虽然乌格尔大人还需要七天时间才能痊愈,在这之前,不适合离开圣泉,但是,如果教廷山真的无法支撑下去,泰瑞尔大人也不会坐视不管,届时一定会派出另外一名四翼天使前往搭救,到时候只能见招拆招了,说实话,无论是泰瑞尔大人还是我,都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发生,现在的联盟,还没有做好进行一场大决战的准备,尤其是加仑大人刚刚离开,你又……”

    “抱歉,都是因为我的任性之举……”

    “怎么能怪你呢,那种情况下,没人能做的比你更好,亲爱的吴,挺起胸膛,在关键时刻,你没有愧对救世主之名,我以这条性命担保。”阿卡拉既慈和,又肃穆的说着,而后再次轻叹。

    “要说错,那都是命运的戏弄,是上帝在给我们这样一次巨大的考验。”

    没等我出言安慰,探子又传来消息,四不像魔神果然搞小动作了,从它身上分裂出了成百上千的怪物,试图对教廷山进行包围战。

    它还是有所忌惮,还在继续试探是否有存在的威胁。

    只不过,这样的疑心能让教廷山坚持多久呢?反正我不看好,就算四不像魔神的疑心再重,撑死一两天就不错了。

    教廷山躲避着四不像魔神,自然就没法顾及到其他怪物,此时围绕着教廷山,已经发生了大大小小的战斗,好在那些怪物,以教廷山的实力还能应付过来,实在不行,教廷山自带的圣光炮可不是开玩笑的,若是让现在的小幽灵蓄全力一击,哪怕是四不像魔神估计也会受轻伤。

    虽然还没有到危机时刻,只是,这种只能在一旁干看着的滋味,真的太不好受了。

    “不好受?”阿卡拉似乎看出了我心里所想,不,任谁都能看出来吧,以我现在热锅上的蚂蚁般团团转的举动。

    “不好受。”我用力点点头。

    “不好受就对了,想想你以前的冒险举动吧,你身边的女孩们知道你这么冒险,却什么也帮不上,这种滋味,终于也轮到你来品尝了。”

    “阿卡拉奶奶,我很想知道,到底是你教坏了琳娅,还是琳娅把你给教坏了。”如此熟悉的说词,让我想到了回来之前琳娅小妮子的话,何其相似。

    “互相学习,互相进步。”阿卡拉摆了个谦虚手势,让我无语,什么时候我们的联盟大长老变得如此毒舌了?

    不过我也知道,她这是为了我好,为了让我不至于做出冲动之举。

    深呼吸一口,我闷声坐下,随即又站了起来。

    “莱娜,莱娜那边还要多久才能准备好?”

    “这个问题,就由我来回答哥哥,怎么样?”宛若清莲般的素雅纤细身姿,掀开帐门,款款走了进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