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六十三章 五【新】级酒吧,解锁成功!
    ****************************************************************************************

    滋滋的吸着果汁,兜帽阴影下的双眼咕噜噜乱转窥视着,四处打量周围的冒险者,看看有什么值得一听的新闻八卦。

    “喂喂,最新一期罗格周报看了么?”

    “看了看了。”

    “听说又有好几个村子迁徙到了营地。”

    “最近这几年人多了很多,有时候出去历练转一圈回来,就差点不认路了。”

    “你也有这种感觉吗?热闹虽然是好事,看到营地越来越繁华,人越来越多,能买的东西也越来越多,生活更加便利了,没什么好抱怨的,真是多亏了阿卡拉大长老。”

    “是啊,不过,有时候还是会无端怀念以前的营地,据说十几年前完全不是这个样,喂,西格,你是营地人吧,应该十分了解吧。”

    “不完全是,我一家也是从村子迁徙到营地的,不过是最早那一批,来到这里差不多刚刚好是十年了吧,所以也算是半个营地人,说起来,就算是十年前的罗格营地,和现在比起来也是天壤之别,那时候营地刚刚设立新区,我还记得搬来过后没几天,恰好就是神诞日了。”

    “说起十年前的神诞日,我也看了。”

    “还有我,我。”

    “那可真是一场值得纪念的庆典啊,虽然后面几次神诞日也参加了,比起之前更加热闹,更加隆重,但总感觉比起十年前那次,还是差了点什么。”

    “我也有这种感觉,到底差了什么呢?”

    “会不会是……缺了凡长老?”

    “哈?”

    “咦?”

    “这么一说……好像有点道理。”

    “记得十年前那次神诞日,是凡长老代替阿卡拉大长老主持开幕式的。”

    “还有精灵族的女王陛下,狐人族的天狐圣女,赫拉迪克的……我想我明白后面几届到底缺什么了。”

    “凡长老要是不参加的话,她们大概也不会来吧。”

    “或许,十年前那次神诞日将会是我们这辈子最美好,最华丽的回忆了。”

    “说起来,我忽然想起了,当时作为阿卡拉大长老的代表,凡长老在台上的发言,虽然朴素无华,但却格外能打动人心,让人热血沸腾啊。”

    “或许就是那番话,让当时还没有转职的我卯足了干劲,才能走到今天。”

    “虽然我不是土生土长的营地人,但也能感觉得到,是凡长老到来以后,营地才慢慢变好的,本地人这种感觉好像更加强烈。”

    “我也经常听别人这么说,到是没人反对这种说法。”

    “阿卡拉大长老管理有方,不过凡长老也是功不可没,光是能确定的那几次战斗事迹,就百听不厌,令人热血沸腾,肃然起敬。”

    “凡长老的那些事迹,罗格周报上不是有记载么,我家的那几个兔崽子特地剪下来贴在床头上了,可恶,我还想多看几遍呢。”

    “这么回忆起来,以前的凡长老还是有节操的。”

    “是啊,不过,大概也是凡长老最后的一点节操了吧。”

    几个冒险者呵呵笑着,双目逐渐染红,死死瞪着手中的一份报刊,身上忽然燃烧起的火焰,似能将手中的报刊点燃。

    “区区后宫长老,一次又一次抢走了我们的梦中女神,竟然还敢恬不知耻的每周每周每周每周不厌其烦的秀恩爱!”

    “上帝啊,请赐予我力量,我要干翻那混蛋!”

    “就凭你?倒不如恳求上帝创造第二个维拉丝大人更加简单。”

    “说的也是,那么请创造第二给纯洁无垢,温柔善良的维拉丝大人吧。”

    “就算出现了维拉丝大人第二,也未必属于你,倒不如说肯定没你份。”

    “别说了,求你别说了,啊啊啊!!!”

    “说不定又被凡长老给拐走了。”

    “让你别再说了,难到我就不能有梦吗?啊啊啊啊啊啊!!!!!!”

    这几个人……是哪个冒险者相声团里走出来的成员么?

    我主意到他们手上的报刊,想着营地什么时候有报刊了,目光扫了扫,发现吧台上还有几份,应该是酒吧提供的公共刊物吧,于是顺了一份,看到当头的封面,一口果汁就喷了出来。

    彩色的封面上,赫然是高清无码,宛若用记忆水晶拍摄下来的精美封面。

    仅仅是这样到也没什么,问题是封面上手持大剑,披风凛冽,铠甲染血,目光深远,表情坚毅的美男子到底谁?

    这p图本事,亚洲三大邪术都要自叹不如吧。

    而且总感觉,这画风好像有点熟悉啊?!

    再看看下方的一行字拯救世界固然重要,沉迷历练必不可少,但无论何时何地,都不忘家中妻子才是第一位,我们的救世主大人,本周也在和他的后宫们恩恩爱爱着。

    翻过封面,开头第一篇新闻,就是关于我和家里的女孩们恩恩爱爱的生活日常点滴,是的,每天都不会腻,随便截出半分钟,就是一碗甜蜜的狗粮。

    只不过认真看完一遍后,感觉里面的内容虚虚实实,半真半假吧,毕竟这半年来,被剥夺了力量的我,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平时大部分时间都花在锻炼上面,绝对没办法像这篇新闻上面写的那样,一天到晚都在给围观群众发糖。

    再联想刚才p过了头的铁血封面,我心里有了猜测,这应该是联盟在通过这种方式,极力掩盖我的现状吧。

    不过,就不能换一种方式么,这种在报刊上公然秀恩爱的行为,若是换位思考,我都想将封面上的可恶后宫男痛揍一番了,有必要这样给我拉仇恨么?

    还是说,其实这份报刊,几乎每一期都在写我和女孩们恩恩爱爱的日常生活?甚至在我尚未剥夺力量之前就已经开始写了?

    而且这画风……这文风……我想起来了,是三无公主啊啊啊!!!

    我完全记起来了,这家伙,是罗格周报的总编!

    这家伙,每周都在给我拉仇恨!

    这家伙,就算现在人在地狱世界,也不忘每周写点什么给罗格周刊添枝加叶,给罗格人民添油加火!

    好想现在就杀回去,将她趴在自己腿上,照着那小屁股就是痛打一顿。

    当然,除了这篇不怎么正经,却总是能放在报刊头条位置的救世主的日常以外,其他新闻还是挺靠谱的,就比如说之前那几个冒险者一开始聊的村子迁徙的事。

    略过头条,我看的津津有味,应该是三无公主不在营地,对罗格周报的掌握力度变弱了,使得这份不正经了许久的罗格周报终于有了节操。

    好,下一页,我噗噗噗!!!

    这忽然出现的两个只穿着三角内裤裸男是怎么回事啊啊啊!!!为什么好好的新闻忽然要插上一段两个男人合伙开快餐馆的一边竞争一边合作的温(基)馨(情)故事啊!!!

    前言撤回,就算没有三无公主作祟,感觉还是有人在虎视眈眈,试图将罗格周报变成**的传播平台。

    这时候,耳边又传来刚才那几个冒险者的对话,不知道想讨论些什么,忽然压低了声音,还好我坐的近。

    “喂,最近的谣言,你们听说了没有。”

    其余几个冒险者脸色一变,仿佛地下党接头般谨慎的东张西望几眼,而后将帽檐拉低。

    “干嘛在这种地方提起这种事,都是无聊的家伙在乱传罢了,难道你也信?”

    “呸呸呸,谁信了,只不过是最近闹的挺欢罢了,一小撮人。”

    “说什么凡长老失去了力量,骗鬼的话,这不好好在罗格周报上秀恩爱么?”

    “虽然秀恩爱也不好,呜呜呜,我的维拉丝大人……”

    “谁是你的!”

    “不过,比起那种谣言散播下去,我到是宁愿凡长老大人好好历练,好好秀恩爱。”

    “是啊……要是真的万一……”

    “绝对没有万一!”

    “我的意思是,万一那些家伙乌鸦嘴,真把凡长老给坑了……”

    “要是没有凡长老的话……”

    “要是联盟没有了凡长老……”

    “没有他为整个联盟遮风挡雨的话……”

    低声喃喃着,仿佛在想象那种情景,几个冒险者的脸色越变越差,随即忽然变得咬牙切齿,拳头紧握。

    “所以,我们要找到传播谣言的家伙,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看谁还敢蛊惑人心,凡长老怎么可能会失去力量,要是真这样,联盟早就打乱了。”

    “对,别让我遇到那些家伙,否则拼着被丽娜统领扔到牢房里,我也要把他们的舌头拔掉。”

    “说不定还是地狱的奸细,到时候有功无过。”

    “总之,现在的联盟绝对不能没有凡长老,多秀点恩爱没关系,可千万别出事啊。”

    “能每周看到凡长老的消息,现在想想感觉真是太好了。”

    几个冒险者叽里咕噜一番,然后立刻转移话题,打起精神聊起了其他琐事。

    抱歉,我让你们失望了呀。

    拉低兜帽,轻叹一声,下意识的将吸管含住,吸吸吸吸~~~~滋滋~~~~咦,喝完了吗?还有些渴,再来一杯吧,喝完这二杯就走。

    我有些无精打采的抬手招呼侍者,听到刚才那番话,已经没有心情继续探听消息了。

    虽然被大家拥护着,尊敬着,需要着,感觉很不错,但是我失去了力量的传闻,可比想象中传的还要广啊,这样下去真的没问题吗?阿卡拉真的能支撑到我恢复实力的那一天吗?

    在接过侍者端来的第二杯果汁时,我并不知道,自己在窥视偷听别人的同时,也在被另外一伙人窥视着。

    “我说,是果汁,果然又是果汁。”库特压抑着声线,仿佛中了大奖一样笑眯着眼。

    “你瞎嚷嚷什么,独自一个人来酒吧喝果汁的男人,又不止凡老大一个。”老马撇撇嘴,一脸笃定。

    “但是但是,也绝对遇不了几个,对吧,而且你不觉得体型真的很像吗?”

    “和凡老大一样体型的人多了去了。”

    “斗篷也是。”

    “斗篷哪里像了?凡老大才不会穿那种闷**调的斗篷。”

    “总之我还是觉得有必要确认一下。”

    “啧啧啧~~~”老马冲战友轻摇食指,口中啧啧有声。

    “肤浅,太肤浅了,竟然只是单纯的从一个人的外表形状来做判断,没想到库特你竟然是这样的人,出到外面可别说你认识我。”

    “那还能这么判断。”被老马高深莫测的表情唬住,库特一脸懵逼。

    “气质。”

    “气质?”

    “气息。”

    “你说气质我还能懂,气息又是什么鬼啊气息!”

    “你再看看,用你的双眼去仔细品味。”老马对着那个紫色斗篷的背影努努嘴。

    “那个人身上,光是用看的,就能感觉到一股迟暮的,孤独的气息,和凡老大哪里像了,分明就是相反好不好,凡老大身上清新脱俗的气息,难道你一点都感受不到吗?对吧,白狼。”

    教训了库特一顿,老马意犹未尽,还想拉上另外一名队友落井下石。

    “说清新脱俗也好,说乐观傻气好像更加合适。”一脸酷酷的白狼,不咸不淡应了一句,他点的也是果汁。

    “果然是对凡老大抢了他的妹妹怨念深重啊。”老马附耳库特,后者连连点头,齐齐向白狼投去同情的目光。

    “无聊。”被吐槽多了,白狼也开看了,可不会轻易中这两个逗比的圈套,陷入无止境的辩解当中,他将兜帽戴上,站了起来,准备离开,刚迈出脚步,顿了顿,似有话还未说完。

    “虽然是无聊的家伙,无聊的对话,但我赞同老马刚才的话,那个家伙身上散发的苍老,垂暮,孤独的气息,绝对不可能是他。”

    而后,白狼压低声线,拳头握紧,身上散发着一股冰冷凛然的杀机。

    “还有,刚才那几个新人说的没错,最近谣言传的越来越放肆了,是时候该让一些家伙知道,他们能好好活在这个世界上,日子过的越来越好,到底是受到谁的恩惠和庇护,什么叫知恩图报,恩将仇报又会是什么下场了。”

    “这种耍酷的事情,可别光顾着自己一个人去做,我们也有份啊。”老马笑嘻嘻的站了起来,脸上玩世不恭的表情渐渐收敛,眼神冷却下来,但是帅不过三秒,他随即就笑嘻嘻的回头叮嘱一句。

    “库特,你输了。”

    “我知道了,混蛋,那些家伙最好别出现,否则我非得将丽娜大姐头的招数用到这些混蛋身上。”库特似乎迁怒到了谣言传播者身上,嘟嚷着,将酒钱往酒桌上重重一拍,跟了上去,三人并肩离开。

    吸吸~~~吸吸~~~

    失去了探听情报的心情,单纯为了解渴而点的第二杯果汁,很快也喝光了,往兜里掏出钱,轻轻摆在桌上,抖了抖不怎么习惯的紫色斗篷,我准备离开酒吧,前往下一站,其实并没有目的,只是想着随便乱逛而已。

    这样心不在焉的想着,一队冒险者从身后快步经过,擦身而过。

    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和对面互换了一道目光,随即,我低下头,放慢脚步,让大佬先走。

    咦,那三个人……怎么说呢,好像有点面熟。

    尤其是最右边那家伙,一头白发,和莱娜有点像,该不会是莱娜的狂热粉丝,特地去染的发吧,好恶心啊这种家伙。

    还有,一身杀气的到底是想去做什么呢?该不会是坏家伙吧,我要不要提醒塔莫娅盯着点?

    此时,已经踏出酒吧门口的露西亚小队三人,也在吐槽。

    “看到了吗?看到了吗?”

    “看到了半张脸,还别说,真和凡老大有点像。”

    “不止是有点吧。”

    “你就是不服输,还想要狡辩是吧,你看看那张脸,虽然和凡老大有点像,但是老多了好不好,分明就是年纪过百的普通大叔脸,脸上的皱纹,比总是皱着眉头板着脸的白狼还要多。”

    “再想想。”老马意犹未尽的继续分析,丝毫没有注意到他在作死的路上又一次渐行渐远。

    “凡老大本来就是一张路人脸,和他长得像的人当然多了,对吧。”

    “然后,你看到了吗?从兜帽里露出的黑白相间的发色,哈哈哈,我敢保证那家伙一定是卡洛斯的粉丝。”

    “最近的确是多了不少这样的家伙。”话题微微偏离正题,库特也一本正经的分析起来。

    “自从罗格周报的封面上印了卡洛斯的图片后,黑白相间发色的年轻人就越来越多了。”

    “他们也不想想看,卡洛斯帅的是气质,是那张脸,是那眼神,可不是头发,头发顶多只是增色而已。”

    “大概是因为只有头发能模仿吧。”

    “哈哈哈哈,说的一点没错,库特,你总算机灵了一回。”

    “不过刚才那位大叔看着年龄也老大不小了,却没想到人老心不老。”

    “反过来想一想,说不定是我们落后潮流了,不如也去染个发吧,比如说白狼染成黑的,我染成白的,至于库特你嘛,黑白相间如何?”

    “我才不干,以后和卡洛斯站在一起多丢人,露西亚老大非得揍死我们不可。”

    “白狼大概也会彻底被妹妹抛弃吧,真可怜。”

    “你们说够了没!”老是躺枪的白狼忍无可忍,一人赏了一头锤,这下老马库特终于老实下来了。

    酒吧里,唯一知道真相,认识所有人,并将这些话听进去的塔莫娅,心情复杂之极,坚强如她,眼角也不禁放泛了泪光。

    熊塔,以前的熊塔一定会回来的,一定会记得大家,并被大家所记住的,一定!

    握紧秀拳,武帝大人如此坚信着。

    回过神来,她发现某人已经踏出了酒吧大门,她连忙站起来,准备跟上去,但是就是这时,一大帮熊人战士忽然从外面涌了进来,冲着她而来。

    “我刚才就说是塔莫娅大姐头,果然没错。”

    “塔莫娅大姐头,我们来给您请安了。”

    “请带领我们,继续征服这座名为【罗格营地】的大雪山吧,让所有人都成为大姐头的小弟,感受大姐头您的魅力!”

    “我们的口号是!”

    “正义!必胜!”

    “恶!即!斩!”

    被熊人战士团团围着,眼看要保护的人越走越远,以及周围冒险者投来的诧异目光,塔莫娅心里又是羞耻,又是着急,终于忍不住,头一低,发出“呵呵~~呵呵呵~~~”的冷笑声。

    “你们……都给我去死吧!”

    熊人公主,武帝大人,怒而出拳,刹那间,星光点点,看不见的拳头将数十名熊人击飞,他们高高飞起,飞上半空,飞上横梁,飞上屋顶,然后穿过屋顶,还在继续上升。

    可以想象一下,酒吧里面几十颗炮弹射出去的情形。

    轰然一声,新新新新罗格酒吧脆弱的就似积木一般,发生了连锁倒塌,惊叫声,谩骂声,哀嚎声,以及扬起的漫天尘埃碎片,让场面一片狼藉。

    幸运的是,酒吧的吧台成为了唯一一块没有被波及到的地方,酒吧老板,维持着一开始的深沉姿势,一动不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