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六十六章 蜕变之章
    ****************************************************************************************

    噗噜~~~噗噜噜~~~

    啊啊……这里是……哪里……

    睁开眼,白茫茫的一片光,驱使着我再次眯上眼睛,依靠着朦胧不清的视线,打量着周遭。

    记得我是……对了……我是……踏入了转职祭坛……来着……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下意识张嘴,只发出刚才那一连串噗噜噜的声音,就好似浸泡在水中一样,白色的光芒,浓郁的凝成液态,随着自己的嘴巴微微张合,在冒着泡泡。

    全身上下沐浴在白色光芒中,除了微微蠕动嘴唇,转动眼球以外,一动也不能动,每一根手指头,都似被十个六翼强者死死按住,无法动弹。

    就连思维,在这光芒的包裹中,感觉也缓慢无比。

    转动着奇慢无比的脑筋,我终于想起来了。

    我,应该是处于转职的过程中,但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时候……只记得眼前一白……然后……就变成这样了?

    这不是……什么也记不起来……了么?

    难道又是那个……白雾……白色的……世界?

    不……不对……这可不是白雾……是像水一样的……的白光……

    大脑,就如同一个步履蹒跚的老人,在一点一点的,慢慢的转动,慢慢的回忆,可是依然完全搞不懂发生了什么?

    我只不过是想……想好好……好好转个职而已……至于……至于么……

    忽地,眯着眼所看到的景色里,一片白光之中,好像出现了什么模糊的,满是水花的画面,就好像老式黑白胶卷电影里的开幕。

    水花渐渐消失,画面变得清晰,在狭隘的视线中,画面里一幕幕陌生而充满即视感的镜头,死走马灯一样在自己面前演绎着。

    啊啊……记起来了……那不是……那不是……自己刚刚……穿越的时候……遇到腐尸……屁滚尿流……寂寞害怕的……痛哭流涕的模样……可真丢脸啊……

    遇到……遇到拉尔他们了……当年的……拉尔大叔……模样原来……那么帅啊……难怪能生出莎拉……莎拉那样的……绝世美人……现在呢……好像……好像也没过多少年……十几二十年……放在……一个冒险者身上……变化……变化应该……不会太大……吧……为什么……为什么我会……会回忆不起来……拉尔大叔的……的模样……了呢……

    啊……是琳娅……琳娅小妮子……那时候可真是……真是青涩啊……说句话……说句话都脸红了……真怀念……话说……胸……这些年来……一直在发育啊……

    看到……看到维拉丝了……小狗狗……可真可爱啊……天下第一贤妻……我的……只属于我的……我的维拉丝……小狗狗……

    啊啊啊,不知为何,感觉现在的自己,就好像是一个垂死病床上的老人,在脑海中走马灯式的闪现着那些早已模糊的回忆。

    但是……但是……就算如此……也好……真的很怀念……怀念……这些宝贵的……被我不小心遗失掉的宝贵之物……啊啊……想起来了……看到这些画面……就都想起来了……我所认识的那些人……被我遗忘的那些人……

    不知不觉,点点晶莹的泪光溢出,在浓郁的白光海洋当中飘散开来。

    画面开始加快,被点了快进一般,里面的人和事,在不断闪烁,但是出奇的,我这快要在光芒之中僵化掉的大脑,却能清晰的记住飞快在视线一闪而过的每一幕。

    就好像……就好像它们原本就潜藏在自己心中,并没有消失,现在只不过是重新自内心深处涌现出来而已。

    是的,这些自以为已经被遗失掉的宝贵之物,从来没有消失过,只不过是被漫长的时间,埋的太深太深,深到单凭自己的力量,再也无法挖掘出来罢了,为什么不存在这种可能性呢?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不断快进的画面,十多二十年的分量,就算是再怎么快进,也没办法一会儿播放完,仿佛在回应着我这种想法般,视线之中出现第二块【屏幕】,第三块【屏幕】……直至填充满我的视线位置,不,或许在视线之外还有其他屏幕也说不定。

    这些大大小小的【屏幕】,不断闪现着我过去的那些记忆,将我那近二十年的回忆,一股脑掀了个底朝天,短短的时间内就全放完了。

    但是,并没有结束,仿佛为了加深我的印象,记忆的画面再次重头开始,并且开始出现其他的回忆。

    比如说考验世界里那一千年分量的时光,好似经过了剪切,并非详细到点点滴滴,比如说我发呆的那些无意义时间,就被忽略掉了。

    又比如说……

    咦,这……这是什么?

    一些陌生的,不属于自己的回忆画面,朦朦胧胧,雾里看花,仿佛在离自己最远的那些屏幕当中播放出来。

    但是……不知为何……眼角却再次湿润……泪水带来的酸楚感……像崩堤了一般……有一股……有一股十分……十分的……令自己缅怀的……发自灵魂深处的……触动……

    模糊的画面中……依稀能看到……那高高举剑的身影……那低头专注的身影……那黯然离去的身影……托付的身影……牵手的身影……并肩的身影……照顾的身影……

    意义……不明……完全的……意义不明……但是为什么……却让我如此的……如此的……想哭呢?

    忽地,无数屏幕,无数画面,被某股力量前迎着,化作一道巨大的记忆漩涡。

    漩涡中心,一把古朴的,朦胧的剑影,渐渐出现。

    它普通,普通的全身上下找不到一丝金属的,宝石的光泽。

    它古老,古老的仿佛是一本史书,记载着从创世至今的所有一切。

    它巨大,巨大到连天地,连世界都无法容纳,只能以朦胧隐现的姿态现身。

    在这光芒海洋当中,它是万物的中心,一切的主宰。

    但是,在我眼中,它只是艾弗利亚。

    啊……啊啊……

    颤抖着嘴唇,试着想说点什么,却只有一串串的气泡冒出。

    不知为何,艾弗利亚以这样的震撼姿态出现,我内心却格外平静,仿佛早已知晓般,无法说话,无法动弹,便静静地,静静地用眯着的模糊视线,打量着它同样模糊的身影。

    明明不知道艾弗利亚搞这些名堂,到底想做什么,但是莫名的,却有一种明白它打算怎么做的矛盾直觉。

    眯着的双目,平静的注视着它,无法言语,便通过眼神传达信息。

    艾弗利亚,这样做真的好吗?

    “老实说,我没想到你能通过考验,至少没想到你能这么简单通过考验。”

    那把剑,艾弗利亚,开口了,声音和往常一般,并没有因为展现出了万分之一不到的朦胧的伟大姿态,而在气势上有所改变。

    “考验的任务是超越你自己。”艾弗利亚继续絮叨着,仿佛在自言自语。

    “但是,我没想到,你能超越的那么彻底。”

    “老实说,我吓了一大跳。”

    “不仅超越了现实当中的你自己。”

    “甚至超越了……超越了以前的你自己。”

    “明明是那个最讨厌度过漫长的时光,并以此为借口逃避的笨蛋,却最终战胜了内心最大的恐惧。”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曾经的你,怯懦过,逃避过,放弃过,认命过,当然,也勇敢过,努力过,奋斗过。”

    “但是,未曾有过,像现在的你这样,为了某个愿望,克服一切,战胜自我,如此耀眼过。”

    “对我而言,这是最好的礼物。”

    “所以,依照原本的约定,我会帮你恢复实力。”

    静静的听着艾弗利亚的话,静静注视着它,哪怕听到最后那句,会帮我恢复实力,内心也没有兴起半分波澜。

    只是在一如既往的,用疑问的目光,注视着它。

    艾弗利亚,这样做……真的好吗?

    虽然不是很明白,它在说什么,尤其是后半段。

    虽然完全不明白,曾经那个怯懦过,逃避过,放弃过,认命过的我,到底是谁,什么模样。

    但是我却知道,艾弗利亚又一次妥协了。

    又一次在包容我的任性。

    虽然这是我所祈祷的,所拼命乞求的结果,但是,我不禁也想问艾弗利亚。

    这样下去,真的好吗?

    我……这样的我,真的值得你这么做吗?

    “在说什么蠢话啊。”艾弗利亚似乎笑了一声。

    “一直在给我添麻烦的笨蛋,我早就已经习惯了。”

    “只是……”

    “只是,大概你也意识到了,该来的迟早还是会来,现在的甜美,换取的是往后的苦涩,希望你……不要因此而后悔,不要怨恨我的一次又一次的纵容……”

    我……艾弗利亚……我……

    “那么,开始吧!”

    不等我回应,艾弗利亚故意打断似的,大喝一声,严肃认真的声音响彻光之海洋。

    “作为通过考验的奖励……”

    顿了顿,它的语气一转,变得温柔。

    “你所失去之物,你用努力换来的收获,现在,统统都还回给你吧。”

    伴随着艾弗利亚的话落音,刹那间,光之海洋爆裂,无穷尽的光芒炸开,围绕在艾弗利亚身边的记忆漩涡,在光芒爆发之中宛若一条链带般,直直冲我的胸口没入。

    大脑轰一声,无数的记忆在内部也炸裂开来,比之刚才看到的记忆画面更加清晰,更加深刻,仿佛要牢牢烙印灵魂上面一样,无数熟悉的人和事物,一遍又一遍,百品不厌的在脑海中回荡。

    这是……我曾经以为失去的一切。

    光之海洋中,伴随着光芒爆裂,无数的光芒尽数涌入身体当中。

    这是……我曾经努力过,收获的一切。

    如今,都回来了。

    脑海中,是无比宝贵的回忆。

    身体中,是锤炼千年,印刻于身的经验技巧。

    大统一理念,天人合一……

    光之海洋,以波涛汹涌之势涌入体内,当最后一滴光芒没入时,艾弗利亚的身影,也在渐渐消失。

    “放心吧,艾芙丽娜,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哪怕只剩下一秒钟,也会好好的,快乐的活下去。”

    “不是艾芙丽娜,是艾弗利亚!”空气中,对方无奈到脱力的声音隐约传来。

    那么,摸鱼摸了大半年,也是时候该回去了。

    转职祭坛上,连接天地的伟大光柱,忽地消失不见,让许多顶礼膜拜的人群陷入了恐慌之中。

    但是,六感更加敏锐的冒险者,却陡然听见了一声巨大的破裂声。

    有什么……有什么被陡然打破了,蒙在所有生命头上的一层厚重黑纱,被掀开了。

    就仿佛是潘多拉魔盒,被打开了一样。

    天赋越是高超的冒险者,越能清晰感到这种变化,抬起头,错觉一般,就连天空都变得明亮了许多,与此同时,仿佛集体顿悟般,内心灵光乍现,许多原本晦暗不清的境界阻碍,忽然就领悟了。

    这片天地,似乎变得更加广阔了。

    所有的冒险者,都陷入莫名的兴奋当中,但是,也有焦急的人。

    “熊塔呢,熊塔去哪了?”光柱消失,塔莫娅却感受不到某人的气息,不禁焦急起来,目光落到阿卡拉和莱娜身上,发现她们两个,呆呆的,高高的仰着头,明明看不见,却做出一副聚精会神的注视着某处的姿态,并露出前所未见的呆滞表情。

    塔莫娅下意识的跟着她们一起望去,那是一无所有的天空云朵……一无所有……等等!

    一头脚踩大地,头顶天空的布偶熊!!!

    为什么,为什么如此庞然大物,直到刚才都没有发现?!

    就好像……好像它本来就是这片天地,它本来就和天地的气息融为了一体。

    当察觉到它的存在时,一股来自天地的压力,陡然而至,让塔莫娅连呼吸都忘记了。

    何……何等的庞大……何等的强大,语言已经无法尽数形容。

    是的,因为是消失了足足十万年的境界,现今残留下的语言和辞藻,根本无法完美的去形容这头布偶熊的伟大强大之姿。

    仅仅是站在那里,就好似要将这个世界撑破一样。

    当然,这一切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事情是,她的熊塔,回来了!

    除了塔莫娅以外的人,也渐渐感觉到了布偶熊的存在,越来越多人露出呆滞目光,整个营地,数百万人口,一时间变得落针可闻。

    冒险者,感受着那份散发天地之威的澎湃气息。

    普通人,注视着那高不知几许的顶天立地身姿。

    无论前者亦或是后者,都是一样震撼。

    忽地,站着一动不动的布偶熊,终于动了。

    它将背上的鲑鱼剑,扛在了肩膀上,回过头,冲脚底下宛若沙盘一样的营地,招了招手。

    “嘎姆!”

    然后一脚踏入,前方的空间,就如同是脆弱的玻璃般纷纷粉碎,露出黑黝黝的空间裂缝,那携带着天地之威的巨无霸身体,以轻松自如的姿态,穿过了足以撕裂巨龙的空间裂缝当中,消失不见。

    足足大半个小时后,寂静的营地才迎来不知道是谁的第一声欢呼,紧接着,整个营地变成了欢呼庆祝的海洋,那份喧哗和激动,就连神诞日都被比了下去。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只要知道,那头布偶熊是凡长老,就已经足够了。

    那个回头手势,代表着凡长老再一次出发,为了大陆,为了联盟,为了大家去和敌人战斗,保护着这里的和平与安宁。

    那身姿越高大,那力量越庞大,就代表着大陆越安全。

    一直在守护着我们(虽然是附带的)。

    谢谢了,长老大人(xxx能还回来的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