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六十七章 阴谋之章
    ****************************************************************************************

    云端之上,宛若端坐于九重天的高等天堂,两排雪白圣洁,无比神圣的钟楼,洪亮圣洁的大钟自动敲响,庄严肃穆的钟声传遍上下两层天堂,所有天使如同被施展了定身术一样,保持着抬头望天的姿势,呆然不动。

    钟楼拱卫的宽阔大道,直通一座座庄严辉煌宏伟,充满天使风格的建筑,沐浴在圣光的中心,浓郁到形成实质的圣光,组成一片片光之羽毛,雪花般落下,将这片地方笼罩,终年不断,若有如无的壮丽诗歌,犹如发自亿万虔诚纯洁的圣徒之口,编织成神圣伟大的史诗,将其烘托成最纯粹,最无垢,最圣洁的乐土。

    这片乐土的深处,两名身后辉耀着三对洁白翅膀的天使,静静的注视着眼前一副壁画。

    “加百列,我们……是不是太自大了?”犹如完美雕塑一样的美丽天使,身后的翅膀轻柔扇动,洒下无数星辰之光,而后,她用略带迷茫的声音向旁边的天使问道。

    “米迦勒大人无需介怀。”位居身后的天使,微微低头。

    “执棋者,或许对居于身后的伟大存在而言,也不过是大一号的棋子,这样的觉悟,不是早就已经有了吗?”

    “是的,作为棋子的觉悟,早就有了,只是……”米迦勒轻轻合上双目,背后的三对翅膀也收拢起来。

    “只是,没想到我们手中的棋子,居然能撬动起压在我们身上的巨石,这不禁让我有些怀疑,一直以来,我们真的……是在下棋么?或许是在玩火**也说不定。”

    “……”身后的加百列并没有回应,多年拍档,它知道此时对方需要的并不是它人的答案。

    “也罢,事到如今才对之前的计划产生迷惑,疑神疑鬼,可是要被某个性格恶劣的家伙嘲笑,事已至此,我等也只能勇往直前了。”

    伴随着话落音,伴随着这位天堂的执掌者,下定决心,那悠扬而圣洁的钟声,变得更加嘹亮,宏伟,宛若一首盛大的神圣赞歌,无数天使,沐浴在犹如化作圣光一般的钟声当中,开始祈祷,开始赞颂,朝着一个方向顶礼膜拜。

    而后,站在壁画前面的女性天使,那三对收拢在一起的洁白圣洁天使羽翼,再次如梦似幻的舒展开来,但是,在那梦幻的扇舞之中,第四对天使羽翼,悄然诞生。

    “这可真是……让人一点都高兴不起来的晋升啊……”悠久的低语之中,带着淡淡的叹息,静悄悄回荡于这片神圣的乐土当中。

    地狱深处,同样是一片充满生机和神圣的乐土当中,只不过依稀可见瑰丽风貌,而今却已经倒塌的建筑,处处可见的残恒断柱,以及天空投落,宛若夕阳的黯淡光芒,却在神圣之中透露出一股荒凉气息。

    就仿佛是在告诉这里的存在,神圣已经落幕,乐土已然堕落。

    在这片没落的景色当中,却有一张白色的小洋桌,悠然自得的摆放在破败的建筑当中,一身黑色装扮的女性,就似一名正常的再正常不过的,正在享受下午茶时光的贵妇人般,就着桌边唯一一张椅子而坐,黑色百褶长裙里的一对修美长腿,令人遐思的交叠在一起,手中优雅举高的红茶杯,在唇上轻轻点缀。

    要说还有什么违和的地方,那就是她眼前的桌上,摆满了足以举办一个容纳数十人的茶会的大量点心。

    哦,或许还有,那优雅华丽,成熟性感的黑色连衣裙背后,舒展出来的四对漆黑翅膀。

    “真想看看米迦勒那家伙的脸色啊。”一边以令人咋舌的速度,吃着点心,漆黑长裙漆黑翅膀的女性,发出恶趣味的笑声。

    在她身后,一名同样黑色打扮的侍者,沉默不语。

    “这就是所谓的【命运之子】么,居然连接近源头的法则都能撬动,你说说看,我们现在像不像在玩火?”

    “米迦勒大人,或许也在这么想。”不苟言笑的侍者,答非所问的开口,让吃着点心的成熟美丽的黑装女性,动作微微一动。

    “啧,想到和那家伙想到一块去了,就令人不爽。”

    “|顺便提醒一句,路西法大人您刚才的脸色,我想并不会比米迦勒大人好到拿去。”

    “哦?撒旦,我明白了,你一定是迫不及待的想亲自体验一下八翼级别的一拳,威力到底如何,是吧。”

    “此等无敌的力量,即便是不亲身体会,亦能感觉到伟大之处。”

    “是吗?”

    轻轻放下手中的精致点心,对于对方这一记小小马屁,优雅神秘的黑装女性,并没有露出丝毫开心之色。

    “这种……像是被施舍一般的晋升,而且还是由我们一直自以为操纵在手的棋子所撬动引发,真的能高兴起来么?”

    身后的侍者,继续保持沉默,或许它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更重要的是,这背后到底蕴含着何等深意呢?”

    “创始之初,天使巨龙诞生,开创了最为辉煌的黄金时代,而后经历末日之战,上帝悲怒,无数强者陨落,至强者,只余八翼,来到了白银时代,再经原罪之战,三界不堪战乱之扰,强者再次陨落,仅余六翼,沦为青铜时代,而今,地狱之战经二位大人之手开启。”

    沉默寡言的侍者,用低沉的声音诉说着那段壮烈历史,短短数语,却道尽了沧桑,闻者动容,泪湿满襟。

    然而黑装女性却不为所动,她继续吃着点心,一边出声反驳:“这个锅我们科不背,要怪只能怪幕后黑手,以及人类自身的贪婪。”

    “但无论如何,我们都是直接的参与者,难道不是么?”

    “有错么?”

    “如果问题仅仅是分清谁对谁错,那到是好办了。”

    “关键是引发的后果,你在担心三界会继续衰落?”

    “莫非路西法大人不担心?”

    “事实证明,已经不需要担心了。”

    “从青铜时代再次回到白银时代,究竟是上帝的宽恕,亦或是末日的狂欢?”

    “你老担心这担心那,想太多脑子迟早会坏掉的。”已经消灭了一整桌点心的黑装女性,舔着指心站起来,目露坚定。

    “这种时候,只要勇往直前,只剩下勇往直前而已,原计划不变,就让我看一看,这盘棋到底能下成什么样吧。”

    “不愧是路西法大人。”不苟言笑的侍者,终于露出淡淡笑容。

    “我想,这番话米迦勒大人也会说吧。”

    然后,它吃了一记八翼之拳,成为十万年来第一个品尝到八翼力量的存在。

    龙之乐园,金色的巨龙和白色的巨龙正在大眼瞪……大眼。

    “菲克斯,你说该怎么办?”

    “问至高龙王大人去啊!”

    “你可是巨龙一族的大长老,大家的智囊,务必跟我说点负责人的话。”

    “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能有什么办法,我能怎么办?不如我们发挥一下当初蕾奥娜怀孕的乐观精神如何?”

    “说的也是。”

    “喂喂,哈迪,别告诉我你真的没听懂我在开玩笑,快点去请教至高龙王大人!”

    “早知道就不把至高龙王大人的事情告诉你了,你看看你,都变得不爱动脑子了,动不动就让我去找那位大人,我要你这个白龙大长老有何用?”

    “咳咳。”菲克斯老脸红了一下。

    “总……总而言之,能晋升到八翼境界是好事,虽然有些莫名其妙。”

    “那两个家伙,想必也晋升了吧。”

    “是啊,要是只有你一个晋升就好了,干脆将总是惹事生非的家伙放逐掉就好了。”

    “说的一点没错,可惜老天不给我们这个机会。”

    “事到如今,我越来越担心了。”

    “担心什么?”

    “当然是那个人类小子。”

    “提起我就来气,当初想着不能让再天使恶魔折腾下去了,才打算插上一手,没想到把蕾奥娜给赔掉了,如今看来,菲克斯,你觉得我们是压中了宝,还是摸到了烫手山芋?”

    “烫手山芋到还好,怕就怕是像当年末日之战那般的灾厄导火索。”

    “该来的始终会来,就算我们那时候不插手,一味选择明哲保身,如果真是你说的那样的巨大灾厄,到头来这把火还是会烧到我们巨龙一族身上。”

    “话是这么说,至少不用把蕾奥娜赔掉,这么想果然还是哈迪你的错。”

    “吃我八翼奥义一拳!”

    地狱世界,骸骨堆砌起的城堡之中,以怨灵的哀嚎为点缀的骸骨王座之上,高大而丑陋的焰发魔王,面无表情,无喜无怒,身上散发出的愈发强大的气息,让方圆百里的所有地狱怪物,都在瑟瑟发抖。

    忽地,它面前的空间荡漾着水花一样的波纹,随即,一名有着斑斓蝴蝶翅膀的可爱萝莉,从波纹之中穿梭而过,立刻就拍打着蝴蝶翅膀飞起来,坐在了焰发魔王肩膀上,似乎丝毫没有察觉到从对方身上散发出的杀戮气息。

    “小安儿小安儿,有什么想法?该不会是已经吓傻了吧,知道我们一直在对抗恐怖如斯的命运之子。”

    “吓傻了?”焰发魔王终于有了反应,它一头焰发熊熊燃烧,发出轻蔑张狂的大笑。

    “开什么玩笑,倒不如反过来说,贝利尔姐姐,你不觉得这很美妙么,有机会能将该死的命运,亲手扼杀掉,我这是在高兴,我这是在兴奋啊!”

    “不愧是小安儿,斗志反倒高昂起来了,我看好你哦。”贝利尔也两手叉腰,跟着安达利尔一起大笑,怎么看怎么可爱。

    “只不过,虽说斗志高昂是好事,但我们的计策,似乎也要调整一下了。”

    “说的没错,是该有所改变。”安达利尔冷静下来,重新在它的骸骨王座上边落座,食指轻敲着扶手上的,一双眼洞潺潺留出血泪的骷髅头。

    虽然性格残忍,暴虐,疯狂,但这并不意味着安达利尔是有勇无谋之辈,相反,她的统帅经验是七巨头里面最丰富的,大概。

    “虽然那个所谓的命运之子,撬动了令人难以想象的庞然大物,就算是我,难免也产生了一刹那的恐惧和怀疑,但是仔细一想,命运并非指眷顾他一个人,不是么?”

    这么说着,安达利尔换换抬起头,剧毒的气息不断在它手心凝聚,再凝聚,十罪之力与天地之力,渐渐开始融合。

    “局势,还在我们的掌控之中,对我们依旧有利。”

    “说的一点没错。”贝利尔笑容甜美,她背后的蝴蝶翅膀下方,不知何时多了一双绚丽的,宛若缎带一样的蝶尾。

    “而且,越拖下去,将会对我们越有利。”

    “着急的,应该是那群蝼蚁才对。”

    “小安儿,你猜猜他们会有什么反应呢?”

    “真是令人期待啊,甘甜的痛苦和绝望,希望能快点品尝到才好……”

    “不过我们之前的布局……”

    “无妨,无法完全掌握的棋子,扔掉也不会觉得可惜,就让那些小虫子先得意一会,以为局势已经重新稳定下来了吧,没有希望的点缀,绝望也会变得索然无味。”

    “小安儿,你真是越来越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