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六十二章 酒吧老板:别慌,紫的!
    ****************************************************************************************

    灰色朦胧的昏暗房间,从外界透入的光线被窗帘完全遮挡下来,让室内浮动着寂静的,无法确认时间的暗淡光影。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过来,保持着坐起的姿势,久久揉着太阳穴。

    没有像以前那样,在历经十年的寂寞修炼后醒来,那份无上的喜悦感,头……稍微有点疼。

    或许是这一个十年,一晃而过,根本没来得及让自己品味出孤独。

    又或者是……那个莫名其妙的梦。

    无法用语言很好的描述,既非像以前那样,莫名哀伤,总是忍不住在梦中落泪,让女孩们担心。

    但,也并非是值得高兴的梦,梦里的那句话,依旧不断的回荡在脑海之中,仿佛是不知从哪传来的陌生人的喧闹吵杂声,令人不快。

    但是内心深处的某一块,似乎又在和这一道陌生的,令人烦躁的声音,产生强烈共鸣,正因为如此才会不断在脑海中回荡吧,这种连喜欢和讨厌的东西都不受控制的感觉,更加令人焦躁不安。

    真是个糟糕的早晨啊。

    狠狠揉了一把脸,跳下床,拉开厚重的窗帘,刺目的阳光立刻倾洒进来,习惯了黑暗的双眼一阵火冒金星,情不自禁的伸手挡在眉间。

    不错的天气,是个转职的好天气。

    想到这里,心情不禁愉悦了一些,又听到了不加掩饰的脚步声在靠近,这种时候会来我房间的只有塔莫娅和莱娜,这声音,这步调,应该是武帝大人无疑,若是莱娜,应该会更加轻柔,温雅,而不是这等威风凛凛的爽快步伐。

    果然,用不了几秒钟,敲门声响起,随即传来武帝大人的声音。

    “熊塔,起床了吗?”

    “啊啊,进来吧。”

    吱呀一声,塔莫娅毫不客气的推门进入,见我还穿着睡衣站在窗口晒太阳,便露出了比窗外的朝阳更加夺目的美丽笑容。

    “想要晒太阳的话,吃完早餐也不迟,而且比起在房间,外面会更舒服些,能嗅到太阳的味道。”

    面对武帝大人的热情邀请,我欣然接受,吃过早餐以后,打算在营地里好好逛一逛。

    这也算是作为普通人的最后缅怀了吧,以一个普通人的眼光和角度,去观察现实世界的营地,这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事情,毕竟刚穿越就已经转职,并跟随拉尔他们来到营地。

    虽然并没有任何实际意义,我又不是什么人类社会观察家,换一个角度就会有新的思考,新的发现,给阿卡拉提供新的管理建议。

    但是很抱歉,我这个人就是喜欢做一些毫无意义,只图个新鲜的屁事,救世主也不是每天每时每刻都在拯救世界,总得歇一会摸摸鱼,对吧。

    只不过,或许这一次,我歇的有点久了,拳头已经有些痒了。

    如果这句话放到英雄小说里,那就是鲜明的flag,是作者在疯狂暗示读者,看好了,主角要开始装逼大杀四方了,大家统统安静坐好,等会只需打666即可,这样。

    很可惜,转了职的我依然是弱鸡一只,大杀四方就留到以后吧,也就是回去陪教廷山,陪女孩们同生共死的鲁莽丈夫的程度。

    只不过,以我的知名度,要是不好好穿戴斗篷,最好多穿几件,尤其的头帽,多盖几重,万一被风吹滑下去了,在意想不到的时候暴露身份,那可绝对算不上是什么惊喜的场面。

    事实上,我应该老老实实呆在家里,等转职仪式准备好之后,再老老实实的在阿卡拉护送下,前往转职,这才是最稳妥的办法,身为一个年长者,我想我应该沉稳一些。

    外出嘛,一来有暴露的危险,二来,说不定贝利尔的刺客在伺机而动,当然,这种可能性很小,毕竟我回来的消息,整个营地只有阿卡拉和莱娜知道。

    况且,身边不是有很好的护卫吗?以武帝大人现在的实力,在第一世界已经是无敌了,就算是七巨头杀过来,她也能坚持一段时间,毕竟第一世界对强者不是那么的友好,保持在世界之力境界以下的水平,我只能说人海战术很管用,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七个来了,那暗黑大陆今晚就可以宣告这场持续了万年之久的地狱入侵战,联盟获胜,没我这个救世主什么事了。

    这么一想,到是有点期盼七巨头会集体来搞事,很可惜,这只是妄想。

    塔莫娅正在帮我系斗篷结带,白皙纤细的小手,在胸口上熟练打着漂亮的滑结,其实我自己来就好,也不看看我的其中一个外号是什么,论斗篷谁能有我熟,虽然也不是什么特别值得自豪的事情。

    只不过,武帝大人坚持要帮我,还说些熊塔什么的,毛手毛脚,万一没打好结斗篷掉下来,暴露身份就不好了,而坚持以侍女般的体贴周到,伺候着我穿上斗篷,细细的帮我抚平皱褶,戴上遮目的宽帽,摆正领口,系上绳结。

    那啥,我想问这游戏能氪金买侍女吗?对的,换也行,我可以用两个,一个白的一个紫的,或者两个黄的,换眼前这一个。

    “对了,莱娜呢?”被塔莫娅如此专注的服侍着,那双紫蓝色的深邃眼眸,透露出丝丝温柔之色,以至于我这个千年老者都有些不好意思,脸发烫了,连忙找个话题。

    “她啊,一大早就去准备仪式了,在天还没亮的时候,说什么今天没办法亲自叫哥哥起床真是太遗憾了,从走出房门的第一步开始,一直叨念着,直到出发。”

    “有那么夸张吗?”我心虚的笑了一声,脑海里尽是莱娜的早安吻啊,早安吻啊什么的,说的一点没错,错过了真是太遗憾了。

    “熊塔也觉得很可惜?”那双明亮的眸子忽然抬起,似能看穿人心,主人忽然这么问了一句。

    “没……没有的事!”我噫了一声,吓的心脏都快从嗓子跳出来。

    “其实以熊塔和莱娜的恋人关系,就算这么想也没问题,不必特意掩饰,反而让人觉得奇怪。”

    “是……是吗?说的好像也有道理。”

    是我的错觉么?系带……好像被用力绑紧了,有点……有点勒脖子,稍稍的喘不过气,我是不是不小心选错了分支?

    还好立刻又松开了。

    “这样一来就好了,完美的伪装。”

    “那真是太好了,谢谢你塔莫娅。”

    见塔莫娅一副大功告成的模样,我不忍扫兴,和以前有什么不同吗?这不就是我以前的习惯衣装打扮么?莫非从以前开始,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已经是伪装大师了?

    非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我喜欢的黑色和灰色和黑灰色和灰黑色和半灰半黑色以及既灰又黑色,变成了紫色,呃……大紫色的斗篷?

    为什么是紫色啊?这个疑问久久徘徊在脑海当中,没能找到机会问出口,大概是为了掩饰身份吧,毕竟以前那个引流斗篷潮流的时尚斗篷男,是绝对不会穿基佬紫这样骚包的,已经和过不过时完全扯不上关系,而是变不变态问题的颜色。

    是的,作为一名资深斗篷爱好者,我对颜色是很挑剔的,非要用一句话来形容的话,那就是非黑即灰,只有如此挑剔的颜色,才能和我的发色和瞳色,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做到如同趴在绿叶上的绿毛虫一样,毫不起眼,万人丛中过,寸目不沾身,很强,堪称最强凡人,最强路人。

    抱歉跑题了,对斗篷所怀抱的热情太大了,一个不小心就想了那么多无聊的。

    “其实就算不穿斗篷,大概……也没人能认出熊塔吧。”塔莫娅小声嘀咕了一句,我沉醉在斗篷幻想中没听清楚,向着她露出疑惑表情,做侧耳状。

    “不,没什么,我是说斗篷很合适熊塔。”

    “对的对的,说到合适程度的话,就像肉粥配香菜,完美。”

    “看到熊塔那么精神,我就放心了。”

    咦,不打算吐槽吗?真的不打算吐槽吗?难得我发挥那么好,这可是饱含着我彻底摆脱考验世界的束缚的喜悦之情啊。

    “走,我们出发吧。”

    “噢!”我颇为期待的应了一声,目光紧盯着塔莫娅。

    “到不是不想和塔莫娅你一起肩并肩逛街,但是你在营地的知名度也很高吧。”

    “不用熊塔提醒我也知道,我会保持一定距离的。”

    不知为何塔莫娅似乎有点不高兴,以前那个性格爽直,有什么心事都不会藏着掩着的熊人公主殿下,现在也变得难以捉摸了,这到底是好还是坏呢?不过腮帮微微鼓起的模样,很可爱。

    随即,沐浴着草原的朝阳,离开家,行走在罗格营地的大街小巷。

    首先要说明的是,考验世界里的罗格营地,虽然不似一开始我刚刚来到暗黑大陆那样破落,但也未能紧跟时代潮流,大概是五六年前的模样吧,我指的是现实世界中的时间。

    作为联盟的行政中心,这里正不断吸纳外来人口,五六年的时间足以产生巨大变化,说是日新月异也不为过。

    因此,现在的营地对我来说还是蛮新奇的,当然,新奇也意味着陌生,明明现实里把营地当做最重要的家,和女孩们在这里生活了最长时间,然后在考验世界里,也常年在营地落脚,这份陌生感对我而言,可以做出合理的解释,但感性上却无法接受,有些微被背叛的,蛮不讲理的不爽感。

    我把你当重要的归所,你却让我感到如此陌生?

    不过,昨天的那份畏惧和不安感,却已经消失殆尽,或许是因为知道了考验世界已经消失,不会再回到那个寂静孤独的熟悉世界的缘故吧,既然已经无法回头,不如大胆的走下去,毕竟这个世界里,才有我所爱的女孩们。

    紧了紧斗篷帽子,我抛开心中的纷杂念头,专注逛街。

    道路宽阔了好多,人多了很多,两边的帐篷,也多了好多。

    恍惚间,竟然有种回到了原来世界的感觉,只不过原来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也忘的差不多了,只保存了一个十分模糊的印象,甚至在原来世界自己到底扮演过什么角色,也完全记不得了,时间可真是不得了的东西,我越发能感同身受白色梦中的“永恒是错的”这句话,到底包含着多么深刻的体会了。

    总之,现在的营地,已经拥有毫不逊色与鲁高因的繁华和热闹了,最实际的一个例子,像以前在营地比较罕见的海鲜,现在比比皆是,价格便宜了许多,金钱驱使着商人不远千里将这些美味从双子海运到这里。

    哦,或许还有远程传送站的功劳。

    大路两边的商铺也是焕然一新,几乎已经见不到以前到处都是的平房或者低矮帐篷了,取而代之的是多层的繁复建筑,就算偶尔见到帐篷的身影,也是多重的豪华帐篷,话说我其实一直想问,帐篷做成多层后,不是已经完全失去了帐篷自身的特性了么?

    或许存在着情怀这种东西吧,对于大草原的人民而言,帐篷作为居所有着无可取代的地位。

    然后,走着走着,我竟然迷路了。

    是的,完全迷路了,竟然在家门口迷路,丢人丢到我都想钻裙……不,是退群了。

    这里是……哪里来着?西区?这条路是通往冒险者乐园么?去阿卡拉的家应该是这条路才对,然后通往罗格新区那边应该是这条新路,话说现在新设立了多少个新区来着?记得莱娜前阵子说过,好像是两个还是三个?按照这个趋势,以后说不定会出现十一区。

    这架势,已经完全没办法按照以前的东南西北外加冒险者区域简单划分了吧,emmmm……让我想想,让我再多回忆一下。

    站在命运的十字路口,冒着数次差点被马车撞翻的危险,我陷入了一大波沉思。

    也罢,随缘吧。

    选了一个路口,硬着头皮走下去,繁华的景象渐渐习惯,我将更多注意力放到人身上,比如说衣着打扮,外貌特征,以及对话。

    这明显是西部王国的人,错不了,一身宽大白袍,大热天的还带着头巾,旁边轻纱蒙面,身着清凉的小姐姐身材十分妖娆,当然,比不上我家蒂亚就是了,总之是典型的沙漠特征。

    还有精灵小姐姐,就不用介绍是从哪里来的吧,矮人偶尔也能看到,模糊印象中,我刚来到暗黑大陆那会,精灵矮人还是【传说】中的种族,矮人还好,在群魔堡垒总是能见到一两个,精灵则是摆出完全不想和联盟接触的态度。

    现在呢,大家和和睦睦的生活在一起,感觉以前的那些回忆,就像是一场荒诞的梦。

    啊,刚才经过的应该是几个熊人吧,但愿跟在我后面的塔莫娅没有被发现,否则肯定会引起骚乱,毕竟公主殿下,毕竟大姐头偶像。

    我为塔莫娅捏了一把汗,继续前进,冒险者的身影越来越多,看样子是来到冒险者乐园了。

    原本以为冒险者乐园变化不会太大,如今看来,也是我平时不够关注的锅,虽然不如其他区域变化大,但至少就面积而言,大了一倍不止,害我花了些时间才找到冒险者广场。

    也是,这些年就职的冒险者数量越来越多了,记得以前是以年为单位进行就职仪式,现在呢,是以月为单位,再加上各族部落发现联盟所创立的历练路线十分完善,比自家的要好上不少,就连有着自己一套独特历练系统的精灵,都渐渐有部分开始选择在联盟进行历练了。

    冒险者乐园要是不扩充的话,会很拥挤吧。

    当然,以上内容很多都是昨晚和莱娜聊天的时候了解到的,毕竟只过了【一晚上】而已,我还不至于忘记,或许说,已经学会了该怎么做才能不忘记昨天聊过的东西,免得让女孩们过于担心,至于几天前的内容,还是饶过我吧。

    走走看看,忽然,我停了下来,在一间酒吧门前。

    这间酒吧有趣了,叫【新新新新罗格酒吧】?名字取的真奇怪,到底是有多新呀?店门前还插着块木牌,上面画了件黑斗篷,斗篷上打了大大的红叉,到底是想隐晦的表达什么意思?想暗示些什么?你到是大胆说出来呀,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不知道你想说什么我怎么知道我该怎么做?

    我还能怎么办?我只能进去坐一坐呗,听听冒险者们的吹牛也好,这些年忙里忙外,还真没有享受过这种悠闲时光了。

    “欢迎光临。”散发着原木和麦酒的沉淀芬芳的深色吧台后,状似酒吧老板的男子发出招呼,不知为何尾音忽然颤了一下,目光死死落到我身上,或者说我的斗篷上面。

    然后,不知为何又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仿佛在说,原来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基佬紫斗篷变态,真是太好了。

    总感觉很失礼的样子,这家酒吧真的没问题吗?明明是即将满座的状态,难道这是一间针对特定人群的特殊酒吧。比如说人妖酒吧,基佬酒吧,抖m酒吧,斗篷酒吧,之类的。

    不管怎么说,已经进来了,我只能硬着头皮,找到仅剩不多的一个偏僻位置坐下,因为是给独行侠或单身狗准备的单人座,塔莫娅在旁边找不到位置,去了稍远的角落,不过以她的实力,就算站在酒吧外面想要保护我也是没问题的。

    那么接下来……

    我潇洒的打了个响指,唤来侍者,点了一杯纯果汁,将吸管探入紫色兜帽的阴影下,吸~~~~~~

    然后,仿佛又听到了刚才招待我的侍者和酒吧老板的对话。

    “点……点了果汁,果然是果汁!”侍者不知为何用快要哭出来的恐惧声调。

    “别慌,紫的,一定不是他,那位大人从来不穿其他颜色。”酒吧老板风轻云淡,从容不迫,他一双肘子八字支着吧台,交错十指拢于鼻下,如此神秘的姿势,只差一副眼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