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六十一章 生与死
    ****************************************************************************************

    不是我所知的现实世界,这是一个白茫茫的,被浓重的迷雾所笼罩的,雪白世界。

    脑海中时不时闪过一些似是而非的回忆,即视感充斥心头,却都是一些碎片回忆,无论怎么回想,都想不起完整的记忆镜头。

    但是,不知为何,一股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悲伤缅怀,就这么毫无预兆的袭上心头,当我感觉到脸庞发凉,下意识摸了一把,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流出了泪水,才察觉到这一点。

    为什么了我?

    上一次哭是什么时候?应该是得知了自己完成考验那一刻,还是得知了蕾娜怀上了自己的孩子以后?几百年过去已经记不清了,话说哪个男人没事会去记自己上一次什么时候哭呀。

    不管怎么说,能让心理年龄已经上四位数的我哭出来,我认为已经是一件很难很难的事情,更何论是无意识的,不知不觉的落泪。

    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这个白色的世界,到底能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大概,要往前走才能走出去吧。

    心里莫名的产生了这种猜测,不,到不说是肯定的念头,就好像以前经历过,经验丰富,过来人那种。

    缓缓踏出步伐,不忘四处张望,可惜,除了浓雾以外,还是无穷无尽的浓雾,没有一丝声响,没有丝毫动静,就连自己的脚步声都无法听见,好似一个时间静止的世界,静的让人发慌发闷。

    就算是在考验世界孤独渡过了一千年的我,都不禁有些忍不住,开始自言自语。

    “这里到底是哪?”

    “艾弗利亚那家伙,回去以后必须好好说它一顿,突然把我带到这种地方,到底是想做什么?打什么歪主意?”

    “我以前……真的来过这种地方吗?”

    伴随着自言自语,伴随着让人几疑自己的脚步到底没有有迈出去的,走不完的迷雾,越来越多的回忆闪现,在脑海中涌动。

    零碎,多如恒河之沙,但是,还是渐渐地,渐渐地让我拼凑起了一些不完整的片段。

    然后,这些不完整的片段,终于拼凑起了一次完整的记忆。

    我,终于想起来这是哪了。

    这里,并非是艾弗利亚创造出来的,又打算将我坑蒙拐骗的世界,这是我的【地方】。

    或许,艾弗利亚就在附近,又从事着它的偷窥老行业,但是,这的确是属于【我的地盘】没错。

    在以前,很久很久以前,我在这个雪白的世界里,看到了模糊的背影,模糊的对话,然后,莫名的产生了哀伤感,好似那些背影,那些对话,与自己有着莫大的关联。

    那么这一次呢?

    在内心产生了这份明悟的同时,前方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忽然变得薄了一些,隐隐约约能够听见模糊的说话声。

    这是……

    我加快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变成了全力奔跑,不断穿过一重又一重的迷雾,雾气,变得更薄了,说话声,变得更加清晰了。

    终于,仿佛拨开了最后一层帘幕似的,眼前出现了清晰明快的视线,甚至是风,阳光,气息,这些以前回忆不起来在白色世界里感觉过的东西,都出现了。

    展现在眼前的,是一片一望无垠的世界。

    深处高崖之上,俯瞰着下方的大地,翠绿森林,潺潺瀑布,蜿蜒河流,起伏远山,无数飞鸟,呦呦兽鸣,在这片蓝天下,在太阳的滋养中,欢快的生活在这个世界里,和平,安详,没有战争,没有杀戮,没有疾病,没有死亡,没有痛苦,没有离别。

    简直就是……无忧无虑的净土乐园。

    这不正是我们向往着的,追求着的理想世界吗?

    恍惚间,我仿佛看到了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梦幻般的追求,如果能和女孩们生活这样的世界里,那该有多好啊。

    或许,小不点王所追求的理想乡,也不过如此吧。

    但是不知为何,明明是毫无瑕疵的完美世界,让人一见便新生喜爱,觉得要是能活在这种世界当中该有多好,但是,我内心却忽然冒出了一丝违和感。

    说不出个所以然,就是觉得这个世界有哪里不对劲。

    没等我仔细深究,在自己前方,悬崖的最顶端,只要再往前一步就会坠入深渊的那种距离,忽然出现了声音。

    更让我惊讶的是,声音的主人,竟然是一具骷髅!

    一具在阳光下,闪烁着纯粹的威严感的金色骷髅!

    更更让我惊讶的是,骷髅怀中,还抱着一个精雕玉镯的可爱女孩,大概只有四五岁的模样,脸上洋溢着纯洁无垢的,让人不禁眯起双眼的灿烂笑容,好似在和抱着她的骷髅不停撒娇,让我想起了自家的双子公主小时候。

    难道她不知道抱着她的,是一具阴森森的骷髅吗?

    我记得以前的白色世界当中,哪怕只能窥视到背影,但主角绝对不是这两位才对呀,不,我想起来了,好似最后一次的白色世界里,是多了一个婴儿,难道就是那个小女孩?

    但骷髅是谁?那把剑呢?

    第二季,旧角色部分保留,换新主角了?

    兴许是第一季赚了大钱,连背景特效都不同了?以前就算正戏出现,背景依然是一片雪白的世界,仅有一人,一剑。

    现在可好,背景变成了真实的世界,理想的乐园,这得多烧钱啊?

    明明观众只有我一个,收视率估计已经爆炸了吧。

    就在这时,崖边上的一人一骷髅,终于开始了说话,让我顿时收起了内心的胡思乱想,仔细倾听。

    “梦,喜欢这个世界吗?”

    黄金的骷髅,伸出骸骨五指,在小女孩头上轻轻抚摸,动作十分地温柔,本该是略恐怖的景象,因为这份温柔也变得格外温馨,让人恍惚间能够忽略它是骷髅的事实,将之看出是一对父女之间的家庭互动。

    梦,好像……记起来,的确是当年最后一次进入白世界时见到的那个女孩的名字,由那个老是抱着一把剑哭个不停的少年所取。

    至于骷髅的声音……我也想起来了,就是那个抱剑哭泣的少年无误。

    并非第二季,还是第一季,只不过主角换了个造型?就跟游戏里的美少女换上了氪金服装一样?

    这个造型换的也太犀利了吧喂!还有谁会花钱氪这种服装啊!!!

    总……总之,现在可以确认角色没有更换。

    小女孩在怀里回过头,努力仰视着对方,印象中应该是比上次长大了一些,总感觉这张圆圆的可爱脸蛋好像有点眼熟,像是谁谁的幼版,错觉么?

    “不喜欢。”她奶声奶气,萌死人不偿命的回答道。

    “哦,为什么呢?”摸着小女孩的骸骨五指微微顿了一下,化身金色骷髅的少年,好奇问道。

    “因为……啪啪,不喜欢。”

    啊,啪啪,是叫我,是在叫我对吧!

    一瞬间,没能抑制得住内心沸腾欢呼的女儿控,回到现实以后一定要好好补充女儿控能量才行。

    “我……不喜欢?”少年的动作凝住了,虽然变成骷髅已经没法露出表情,但我觉得他应该是在惊讶。

    “是的,啪啪不喜欢,所以呢,梦也不喜欢。”

    如此善解人意,我的,这是我的女儿!!!

    “是吗?原来我不喜欢啊,但是为什么呢?”发出似乎连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轻叹,骷髅少年重新摸起了小女孩的头,目光远。

    “明明如此和平,祥和,没有争执,没有战争,这应该是我梦寐以求的世界才对呀,为什么我会不喜欢呢?”

    这个问题,小女孩回答不了,她用小脑袋蹭了蹭头上的手,继续撒娇,似乎想以此缓解骷髅少年的疑惑和失落。

    良久……

    “呐,埃弗利亚,为什么哥哥和姐姐,会变成那样……”骷髅少年,似乎想通了什么般,忽然开口。

    这样的疑问,自然不是向着怀里的小女孩发出,它微微偏着骷髅脑袋,低头看向旁边的地上。

    顺着它的目光望去,我模糊看到了一把剑,横躺在它的旁边。

    原本一直抱在怀里,自从有了女儿之后就扔到一边,改为抱女儿了,是这样吗?少年,你的剑在哭泣呀,不过干的漂亮,说不定我们很合得来。

    那把鬼鬼祟祟的剑……到底是长得什么模样呢?或许,下半部分是锤子形状,或者是会啪嗒啪嗒左右甩摆的滑溜溜的鱼尾巴也说不定?

    以前一直是被少年抱着,少年又背对着我,而且隔着一层朦胧迷雾,现在躺在地上,而且16*16的黑白动图换成了4k级别,应该能看见吧。

    因为少年是在崖边上,比我现在所在的位置地势更高一点,以这个角度的话还是只能看到一点点,所以我打算向前走几步,按照以往的经验,无论是少年还是那把会说话的剑,都是不知道我这个窥视者存在的。

    走了一小会儿之后,我放弃了这个侥幸念头。

    同样和以前一样,我就像是一个观众,少年,小女孩,以及剑,都是屏幕里的存在,并不会因为我的移动而改变屏幕里的距离。

    看不到就是看不到。我现在所能看到的就是我能看到的一切,在这之上无论是横着看,竖着看,倒吊看,凑近看,跑远了看,飞起来看,埋入地下看,都不会有任何区别。

    我放弃了所有小心思,盘腿坐下,准备认真看戏。

    “你认为呢,看起来,你心里已经有了答案。”被无情抛弃在地上的剑,不答反问,很高明的技巧,亦或是对自己现在的待遇有所抱怨?

    “我不确定,毕竟,我没有像姐姐那样的智慧,无论任何方面都很平凡,所以……”

    “无论是对是错,首先第一步要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不这样做的话,别人就永远也无法理解你,你也不知道自己的想法到底是对还是错。”

    这把剑,用着出乎意料的温柔话语说道,真好呢,我也想要被这样温柔的对待呀。

    “这样啊……谢谢你,埃弗利亚,我懂了。”少年似乎确定了什么般,点了点头,怀里的小女孩,睁大乌黑清澈的眸子,一直仰视着少年。

    “埃弗利亚,我觉得……或许是姐姐和哥哥……太累了吧。”

    “太累了?”

    “她们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即便是毫无存在价值,只会给她们带来不快的我,也会经常来探望,发自真心的……爱护着我。”

    “然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

    “她们身上,承担了太多的东西,即便是有着无穷无尽的智慧,统御万物的王权,这些东西,伴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积累,也会渐渐变多,变得难以承受。”

    “是吗?”

    “埃弗利亚,你似乎并不认同,果然是我错了吗?”

    “并非否认,只是想持保留意见而已,我想知道,出现这样的结局,你认为到底是谁的错?还是会所,依然固执的认为,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不是,虽然我要为最后的结果负责,但是,我想通了,错的并不是我,也不是哥哥或者姐姐,仅仅是……时间而已。”

    “永恒,是不对的。”

    “你真的这样认为?”

    沉默了片刻,骷髅似乎正在绞尽脑汁的思考,然后摇了摇头。

    “不,我要纠正刚才的说法。”

    “永恒没有错,错的是,无论是我,还是姐姐和哥哥,都无法承受永恒。”

    “我们在时间的冲刷下,在永恒的牢笼中,渐渐产生了变化,渐渐失去了许多宝贵的东西。”

    “无论是快乐,还是悲伤,不断不断的积累下去,迟早有一天会成为负担,当习惯快乐的时候,会失去快乐带来的笑容,当习惯悲伤的时候,会失去悲伤带来的反思,然后,在不知不觉中变得麻木,变得高高在上……”

    “这么说到也不无道理。”

    “埃弗利亚,你也认为我是对的吗?”

    “即便是我赞同,也不一定就是对的,为何不尝试一下呢?”

    “尝试么?”少年喃喃一句,失神片刻后,忽地,自崖边上站了起来。

    “是的,为何不尝试一下呢?”

    “永恒,是不对的,长生不死,只会带来毁灭。”

    “所以!”

    少年软弱的,不自信的声音,此时变得威严,古老,神圣,那金色的骷髅背影,仿佛化作了苍天大地,口中的一字一句,是天地之中回荡的神之旨意。

    “这个世界,需要【生】与【死】。”

    某种玄之又玄的东西,在话音落下的时候,和这个世界原本存在的某些东西交织在一起,变得更加完整,更加完美。

    自此,世界活了过来,因为永恒,所以时间的存在失去了意义,但是生与死的出现,让时间重新流动,那一丝说不出来的违和感,消失殆尽。

    蔚蓝的天空阴云密布,电闪雷鸣,下起了狂风暴雨,百兽惊走,飞鸟哀鸣,落叶凄凄,似在宣告生死轮回的到来。

    沐浴在暴雨当中,骷髅少年抱着小女孩,如释重负,轻声地喃喃了一句。

    “包括……我在内。”

    “啪啪。”怀里的小女孩,小手扯了扯父亲的……呃,肋骨。

    “梦,也要,和啪啪一样。”

    “这……”骷髅少年纠结了,谁都有私心,谁都会偏心,他可不希望女儿面对死亡。

    但是,终究没有拗过女儿天真但坚定的表情。

    仿佛完美落幕一样,迷雾再次出现,将一切笼罩,而自己的意识,也渐渐下沉,变得模糊,黑暗。

    永恒吗?

    永恒……是错的。

    不知为何,这句话久久回荡在心中,即便是意识渐渐沉沦的时候,也清晰无比,似乎和自己产生了巨大的共鸣。

    或许,是因为经历了千年时间的折磨,所以才如此感同身受吧……

    而后,意识彻底陷入黑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