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六十章 突破
    ****************************************************************************************

    或许意识到了我处于某种“临界”状态,艾弗利亚没有再吭声了,转瞬间,这个世界又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不,不对,还有眼前的“女孩们”。

    看好了哟,大家,我可是忍这一刻,忍了太久了,一起来随我见证吧,那现实世界人类所无法企及的四翼境界。

    步伐不知不觉移到了船头,再往前一步,就是高达百米的悬空,还好,拖一个多月专注雕刻,平心静气的福,这种时候脑海没有忽然冒出“youjump,ijump”的奇怪念头,不然不然我的四翼之路,大概就要直接一个灵性漂移,绕道超越之境去了。

    地狱世界的风,实在算不上友好,凛冽,邪恶,冰冷,仿佛一把把带着诅咒的锉刀从身上刮过,普通人根本无法在地表上活动太久。

    或许,我应该回营地突破才对,算了,也罢。

    再将就一次吧,毕竟那话叫什么来着,节操只要掉过一次,后面就再也捂不住了。

    这样想着,双眼缓缓合上,双臂慢慢展开。

    本能之上?源觉?天人合一?

    这些都只不过是代号而已,以我本人的智商,如果是独自一个人研究,或许再给个三百年时间,我也未必能找到正确方向,好在,艾弗利亚打开话匣子后,也如同我那捂不住的节操一样,没事就扯几句。

    说白了,不过是跟天地交流的手段之一,而小亚瑟王和月神大人她们,以战斗的角度理解这种手段,其实也没差,只不过是相对狭义了点,毕竟心神融入到了这片天地之中,敌人的攻击手段也就无所遁形了,非要简单理解的话,有些像是圣月贤狼的精神力侦查的强化版,被动光环版。

    说玄乎点,超越本能,直觉的源头,便是天地一体。

    当然,我也要这么说,肯定又要被艾弗利亚当头棒喝了,四翼境界也配自称天地一体?梦里都没有,你们充其量是成功的让世界麻麻给你换了样新儿童玩具,比如说,充气娃娃换成sd娃娃,充气锤变成【哔哔】棒。

    不管怎么说,四翼在它面前都好像很low的样子,虽然有点受打击,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艾弗利亚这种极力轻蔑,成功消磨了我不少对四翼境界的敬畏和不安,偶尔会想,这么low的境界怎么就会没人能突破呢,今天我【吴!节操主角!千年长者!天命之子!凡】,就要突破给你们看。

    这到也是好事,平常心呀平常心。

    不知不觉,起风了……

    咦,不是一直有风么?来自地狱的冷冽刺骨阴风。

    风从何来?

    是从……自己身上吗?

    我渐渐意识到了。

    身体,起风了。

    并非巨大的风暴,元素化的征兆,只不过是……是自然而然的……起风了?

    意识渐渐犯困,这是以前修炼源觉的时候,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但是,自己好像并不惊讶的样子,依然是那种……很神奇的……自然而然的感觉。

    好像自己现在的一举一动,都是顺应自然,顺应天地,或者说的高深莫测点顺应法则。

    体内苏醒的力量,开始奔腾,放在往日,身体早已经无法承受如此庞大的能量,要么巨大化,要么元素化,要么……要么自爆。

    现在,却感受不到饱和的感觉,并非作为容器的身体,变得更加结实了,而是……

    而是,庞大的能量,正随着自己精神,灵魂,在往外“溢出”。

    意识渐渐模糊,好像在被一股温柔的力量包容着,不断升起,越飞越高,越发分散,渐渐地,渐渐地,似一捧尘土,消散在天地之中。

    忽地,意识清醒过来,睁开了【双眼】,我看到了宛如骸骨巨龙的背脊一样峥嵘陡峭,张牙舞爪的地狱山。

    视线的范围越来越大,早以突破一双眼睛能够达到的极限,我又看到了骸骨之地,看到了投石机地狱。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的视觉角度。

    是在俯瞰。

    是的,自己在俯瞰着这片大地,但是,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甚至连意识的存在,也变得相当暧昧,就好像彻底融化掉了,变成了天空的一双眼睛。

    这种陌生的变化,本应该引起慌乱才对,但是,此时此刻,我却理所当然的陶醉在了这份视角当中。

    渺小,太渺小了。

    原来大地只不过如此渺小。

    那么生活在上面的生命呢?短则转瞬即逝,长也不过万载寿命,相比恒古存在的大地而言,又渺小了不知多少。

    甚至乎,连折磨了自己千年的时间,也变得渺小了,无论经受多少时间冲刷,这片大地依旧屹立,不是吗?

    在天地法则面前,所有的一切都太渺小了,那些自以为逆天而行的英雄,那些自以为统治大地的君王,在天地一眨眼,打个盹的功夫,便已经烟消云散。

    唯有化身天地的自己,才是永恒的,伟大的存在。

    忽如其来的天旋地转,仿佛被硬生生拉扯到什么里面,【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映入的视线变得极其狭小,周围的嶙峋怪石,变成了一座座高楼大厦,高到令人眩晕的天空,在狭隘的视线中变成了扭曲的球形。

    就仿佛自己被吸入到了一个拇指大小的瓶子里,只能透过狭隘的瓶口窥视外界。

    如此的渺小。

    一瞬间,我无比深刻的理解了艾弗利亚说过的话。

    太渺小了,无论是作为救世主的自己,还是自诩大陆主人的人类,精灵,兽人,亦或者是要入侵的地狱一族,乃至是数十万年的大陆历史,末日原罪地狱三大战。

    在茫茫的天地法则中,在时间的长河里,都只不过是几个字,几个标点符号。

    但是,但是,就算如此,就算了解了自身的渺小,了解了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在天地面前是如此的微不足道,我也想要努力的活下去,想要去做自己还没有做完的事情啊。

    所以,你的力量,能够借给我吗?

    冥冥中,渺小的自己,似乎从微小的瓶口之中,伸出了手。

    拜托了,我需要你的力量。

    恍惚中,天空似乎露出了一张温柔的笑脸,大地传来嗡嗡震鸣。

    随即,不知道是否可以说是存在的意识,被温暖的白光所包裹,如同灵魂直接泡在温泉里一样,舒服的快要融化。

    咔嚓!

    一声脆响,吸引了我的注意,而后发现,意识和灵魂,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了身体当中。

    真正的目光落到了那声脆响上面,才发现,那竟然是自己在无意识间开启的世界结界。

    在破裂。

    自己的世界结界,在破裂!

    但是,为什么没有一丝慌张呢?只是静静的站着,静静的注视着,注视着世界结界的裂纹,在连续不断的脆响声中,宛如蛛网般迅速扩散出去,不一会儿就已经遍布整个结界,随时都要崩溃。

    明明看到此副恐怖的景象,看到属于自己的力量正在崩溃,心里却一片宁静,甚至带着强烈的期待。

    就好像……好像是在盼望着,破壳而出的瞬间。

    并非在外界,并非是谁,而是在蛋壳里面,期待破壳而出的自己。

    当内心产生这一份明悟的时候,世界结界终于承受不住遍布的裂痕,轰然崩塌,化作无数晶莹剔透的世界碎片。

    那一瞬间,风起云涌。

    那一瞬间,雷鸣电闪。

    那一瞬间,山崩地裂。

    不仅仅是自己在期待,整个天地,好像在用一种特别的方式,期待着,庆祝着这破壳而出的瞬间。

    来不及和天地一同分享这份期待和喜悦,猛烈的,从未有过的能量风暴,已经将自己牢牢包裹起来,那股凶猛势头,就好像天地原本是密封着的,然后忽然出现了我这个唯一的漏洞,于是不要命的一股脑涌入。

    千分之一秒不到的时间,身体已经达到了承受的极限,开始不受控制的膨胀,巨大化。

    一秒后,地狱山冉冉升起一座数百米高的熊人,呲牙咧嘴,露出痛苦表情,似乎想诉说世界麻麻的爱太沉重,一口气吃不下,它还在不断继续膨胀。

    疯狂涌入的能量,不仅仅没有减少,反而随着身体的膨胀,巨大,仿佛裂口也变得更大了,能量以更加疯狂的势头和速度涌入,还在不断巨大化的身体,已然无法承受。

    下一秒,笼罩整个地狱山的风暴,冰雪和火焰从无到有,瞬间将地狱山变成一片元素海洋,巨大化的身体再加上元素化,总算堪堪承受住了来势汹涌的能量。

    还没停,还在不断的涌入,笼罩了地狱山的元素海洋,在不断像外扩散,我甚至能【看到】骸骨巨龙露出一副惊了的表情,夹着尾巴,二话不说就从窝里蹦起,窜了出去,不顾它的前方是投石机地狱。

    投石机地狱的投石机,似乎也当机了,对于骸骨巨龙的入侵,竟然毫无反应。

    事实上,不仅仅是投石机,整个地狱世界都似乎陷入了静止的状态,唯独那不断膨胀的元素海洋,显得伟大。

    人类的力量是如此渺小,唯有借助天地之力,方能伟大。

    内心涌动着无数大大小小的明悟,疯狂涌入的天地力量,也渐渐消停,最后归于平静。

    地狱山中,那红蓝白三色的元素之海,忽然沸腾,翻滚,元素不算收拢,聚合,压缩,凝实,最后,笼罩了两个地狱山面积的元素海洋,化作了一尊数千米高的元素巨人。

    脚踩岩浆,身披冰霜,吞吐风暴。

    已经……好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搞不清自己到底有多强,能做到什么程度……这种感觉。

    那还是自己在现实世界当中成长过速,所产生的迷茫,不自信,不敢确定这股力量是否是真的属于自己,那时候才会有这种感觉。

    而且,现在这种感觉空前强烈,比那时候更加强烈十倍,百倍。

    这股庞大的,几乎无法想象的力量,真的属于自己吗?

    似乎只要轻轻一踩,就能让大地崩碎。

    似乎只要伸手一撕,就成让天空破裂。

    俯瞰着变成只有齐腰高的地狱山,第一次,产生了某种荒谬的幻觉。

    仿佛自己是,俯瞰众生,掌握命运的神灵。

    忽地,陷入静止的地狱世界,动了。

    致命的动了。

    大地破碎,天空破裂,整个世界,就彷如刚才的世界结界般,毫无预兆地出现了无数裂痕,进入了崩溃预兆。

    等……等等!

    这是要干什么?

    可别告诉我考验世界无法承受得起区区四翼级别的力量!

    艾弗利亚,等等啊!

    让我仔细感受一下四翼境界的力量!

    让我去拜访一下七巨头,看看差距到底还有多大!

    再给我一点时间啊!

    不是说好了十年吗?

    “已经……过去十年了,这个世界,完成了它的使命。”艾弗利亚平淡的声音,回荡在破碎的考验世界中,不断崩塌掉落的天空碎片,仿佛在倒映着它的半截入土身姿。

    “怎么可能!”

    “你以为你用了多少时间感悟啊……”

    话落音,世界彻底崩塌,仿佛宇宙爆炸般的白光,将自己吞噬,笼罩,毫无抵抗之力,刚产生的恍若神灵的膨胀感,此时就像一只被电蚊拍上抽搐的苍蝇,再次让我意识到了自己的渺小,四翼的渺小。

    艾弗利亚,我心里有一句mmp,不知道当不当跟你说。

    心里闪过最后的念头,而后,陷入了无尽黑暗。

    仿佛经过了一段漫长的,漫长的时间,意识终于恢复,睁开了双眼。

    这里是?

    回到现实世界,等待我的应该是熟悉的天花板才对,这是什么鬼地方?白茫茫一片,莫非是下一个副本,全新的考验世界,足以提供我晋升到六翼境界,吊打一切!

    “艾弗利亚?你在搞什么鬼!”我大喊大叫着,直至喉咙嘶哑了,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等等,我好不容易晋升到四翼境界的力量呢?

    挥了挥拳,我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又变成了弱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忽地,模糊的回忆,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想抓,却没能抓住。

    自己以前……是不是经历过这样的灵异事件?

    这个白茫茫的,白雾笼罩寂静白色世界。

    我好像认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