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五十九章 眷恋
    ****************************************************************************************

    梦中考验世界,今天又是波澜不兴的一天,未来的十年也会像以前那样悠闲悠闲的在打打杀杀中度过……才怪呢。

    依旧是第一世界的罗格营地,依旧是昨天那处可以环视半个营地的高草坡上,唯独时间不同,现在是阳光明媚的白天。

    本来,白天的营地应该比晚上更加喧闹才对,可是这里却静悄悄,出奇的连风都没有,仿佛是被隔绝了声音的不完整世界。

    但是,正是我所熟悉,我呆了将近千年的罗格营地啊,这份寂静,这份空无一人,这种只有一个人存在的独孤感觉,偶尔的偶尔,比如说现在,竟让我出乎意料的赶到安心和感动。

    对现在的我而言,现实世界的罗格营地,才是陌生的如果没有经历那顿晚饭,我肯定会这么觉得。

    但是,因为有女孩们在,有塔莫娅,有莱娜她们在等着我,所以,我才能分得清哪边是现实,哪边是虚幻,我才能毅然打破熟悉且安心的虚幻世界,向往那陌生而畏惧的现实世界。

    是的,因为有她们在,我再次明确了,复习了这种感觉,抬起头,再次看向明媚的太阳,蓝天云朵。

    熟悉的地方啊,是时候说再见了,在最后这个十年里。

    明天,现实世界中就要进行转职仪式了,所以,我已经没办法再等了,这个十年,就要在这个生活了千年的考验世界里,画上休止符。

    这个世界赋予了我太多负面的感情,夺走了我的许多宝贵记忆,但是如今,要跟它告别的时候,竟然有那么几分舍不得,我也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啊。

    “喂,站够了没有?”艾弗利亚的声音骤然响起。

    “唉,讨厌的家伙,打扰我进行最后的缅怀了。”我叹了一声,无可奈何的从那多愁善感中回过神。

    “你可是在这里足足站了一天了。”

    “咦,是吗?”抬头望望天空,的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天黑了,不,看月亮的高度,应该是差不多到破晓时分了才对。

    但这也没什么,发呆一天而已,基本操作,像是最近这些年学上了雕刻,有时候专心刻着,一转眼就是十天八天过去,也是常有的事情,艾弗利亚这是怎么了,大惊小怪的。

    “缅怀,你终于想通了吗?要离开这里了吗?”

    “啊啊,当然了,明知故问,别说现实世界发生了什么,你不知道。”

    “可算是等到你这小子离开了,我当年真是石乐志,竟然会给你这样的考验,自找麻烦。”

    “什么叫自找麻烦?”

    “你啊,知道维持这一整个考验世界需要花费多少能量吗?当然,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问题,只是很不爽而已,没想到你竟然是一个吃霸王餐的家伙,明明好几百年前就完成了考验,竟然还赖着不走。”

    “是吗是吗?”听着艾弗利亚的絮絮抱怨,我笑了:“能让你不开心,那我就开心了。”

    “唉,真是找了个白眼狼。”

    “要我说谢谢的话,到也不是不可以。”

    “算了吧你,都已经听腻味了。”

    “谢谢你,艾弗利亚。”

    “……”

    “有没有感觉很腻,很腻就对了,我开心。”

    “我在想,这些年……你好像又稍微变开朗一些了,该不会是回光返照现象吧。”

    “比如说微笑杀人狂那种?”

    “非要说的话,应该是微笑变态狂比较正确。”

    我回想了一下,不会呀,至少在现实世界不会,最近好像都没做什么变态的事情,昨晚帮莱娜检测身体成长那能叫变态吗?那可是我作为哥哥的权利和义务!

    那么以前的我又做了什么变态的事情呢?虽然记不大清了但感觉没有吧,我本来就是一个和变态绝缘的普通正直中年斗篷大叔,哪怕是身处充斥着变态元素的气氛里,家里有黄段子侍女和三无公主这样的可怕存在,依然是出淤泥而不染,很强。

    不过,有一句话我到是赞同艾弗利亚,这些年好像的确稍微开朗了一些,就算是在不需要强打精神对女孩们露出活泼可爱笑容的考验世界,究其原因,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记不大起来了,或许,是从得知恶龙蕾娜怀孕那一天开始吧,有了后代的威力,真有那么强大?

    这种陌生而熟悉的感觉……

    渐渐地,我又陷入了恍惚状态,这一次艾弗利亚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没有打扰我,一直出神的想,去追寻那股似曾相识的感觉,当上西露丝艾柯露的父亲的那一天,好像是,好像也不是,和黄段子侍女一起扮演小黑炭的父母的那段日子?好像是,但感觉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是一种更加……更加……

    说不出来的感觉,已经很遥远很遥远,遥远到要追溯到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那些怀念的,令人落泪的如幻似梦景象,我的第六感这么告诉我。

    回过神来,已经是白天,这一呆又不知道呆了多少天,我真是越来越呆了,回到现实世界以后可千万别这样,真是拜托我自己了。

    “艾弗利亚,这一次我呆了多久?”

    “谁知道呢?或许是一天,或许是两三天,这不是常有的事情么?事到如今才大惊小怪会不会有点迟。”

    “之前明明只呆了大半天就被你吐槽,这次却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只是见你似乎在想很重要的事情罢了。”

    “很重要吗?”我自言自语,然后自问自答。

    是的,虽然没能回忆起来,但是我的感觉告诉我,的确很重要,是属于绝对不想忘记的事情。

    但是,顺理成章的忘记了。

    没有一点突兀,仿佛只是理所当然的遵循着自然法则,虽然不想忘记,但还是忘掉了。

    唉,为什么会有这些奇奇怪怪的念头呢,感觉这一千年熬过来,自己都没有变得像今天这样奇怪。

    “走了。”喃喃一声,无风的草坡上头,陡然刮起狂风,化作烈风,卷起一道巨大的龙卷。

    龙卷中心,一道小小的身影似乎被无限拉长,拔高,最后化作风暴,彻底融入到龙卷之中,合为一体。

    蓝色的冰,火红的焰,像是不小心倾倒入龙卷里的两股染料,渐渐给白色的龙卷染上了红蓝色彩,红蓝白先是泾渭分明,然后渐渐融合,最后,就仿佛变成了一副从黑白,上色,到完成的彩色画卷吧。

    三色的龙卷化作风暴,刮上天空,带着海洋一般波澜壮阔的元素欢呼,尽情在云夺中,蓝天里,太阳下欢呼庆祝,将天空也一起染的多姿多彩。

    在罗格营地上空徘徊了好几圈,仿佛是即将南迁的鸟儿,对故地的最后眷恋,而后离去。

    一转眼,三色的风暴刮过了草原,迷雾森林以及戈壁,来到了鲁高因,那隐藏在风暴中,由三股颜色共同构成的,若隐若现的人类面部轮廓,似乎正低头望着,深深注视着这颗镶嵌在沙漠之中的璀璨珠宝。

    风暴跨过了双子海,又来到湿润的库拉斯特森林,在沼泽上的城市刮过,在森林中的皇城上空呼啸。

    群魔堡垒建立的千米高的石柱山上,俯瞰着整个郊外大草原以及绝望平原,与神罚山脉遥遥相望,此时也被俯瞰着,从那冰冷坚固的城门,到宛若灰色金属般透露出铁血气息的棱角建筑,再到堡垒中心,阶梯之上,那座唯一能让人感到些许温暖和和平的神殿。

    就算是最热的夏天,哈洛加斯依然寒风凛冽,常年冰封,那巍峨的哈洛加斯山,就仿佛是世界的中心,高高耸立,有着不可动摇的神圣地位。

    狐人族和狼人族一如既往的独立生存着,只是从空无一人但却变得密集的帐篷建筑,可以看出这些年发展的速度,狐人族的秘密基地,第二部落,也没有落下,连里面的天狐考验入口都惟妙惟肖,让人不得不感叹艾弗利亚的……偷窥以及山寨能力。

    熊人族部落同样在亚瑞特山脉,只不过比起狐人狼人,她们的部落要远很多,也更为偏僻苦寒,就算如今构建了传送阵相连,也需要进行中转,但说生命力顽强的熊人对此甘之如饴,认为能够更好的磨练自己。

    三色的暴风,就这么一一走过自己熟悉的地方,自己曾经走过的轨迹,而后,带着浓浓的眷恋,直接凝聚成团,卷入到世界之石传送阵当中,来到第二世界,第三世界……

    这场巡礼,足足持续了三天,最后的目标是教廷山,当感应到风暴来临时,遥远的骸骨之地,骸骨巨龙再次干脆的将身体一蜷,断掉无法缩到窝里头的一截尾巴,鸵鸟埋沙的功夫已经炉火纯青。

    但是,这一次风暴并未从它头顶上刮过,去展开十年一次的屠杀之路,而是在地狱山转了几圈,最后尽数聚集教廷山上。

    魔王村,已经恢复本体的我,看着道路上被随意摆放的一座座栩栩如生雕像,内心感慨万分,回到家中,看到女孩们的众多雕像,更是万分感慨。

    考验世界的一千年,自己所能眷恋的好像也就只有这些了,如果不算那些为自己贡献了无数经验的可爱小怪物。

    单薄的可笑,就像一个自以为饱经沧桑的长者,在即将离开人世的时候,打算回顾一下自己波澜壮阔的人生,甚至利用最后的时间撰写一本注定要感动无数人的热卖自传什么的,结果到头来却发现,原来自己的人生如此苍白,孤独。

    但是,并非毫无意义。

    是的,这一千年的积累,经历了从发芽,成长,开花,结果,如今,摄取了一千年的养分,经历了一千年的孕育,终于在这一刻,硕果累累的大丰收。

    环顾四周,不知不觉,手中拿起了一套刀具。

    这是根据手办王乌瑞克手中的工具,自己回到考验世界里打造出来的,虽然在锻造方面完全偏科,在修理以外的手艺上,只能用马马虎虎形容,但好在这些刀具也不难打造,最后还是给我自己捣鼓出来。

    不知不觉,又来到教廷山的船头,这里零星摆放着数百块大小不一,经过特别挑选的石头。

    在这些石头中间来回穿梭,挑挑拣拣,最后留下一小部分,其余的石头一扫而空,因为已经不需要了。

    不一会儿,教廷山的船头上就响起了叮叮当当的响声,粗略听以为是在锻造,但是静下来细细分辨,却发现声音要轻柔许多,节奏更要缓慢许多。

    手中的刻刀换了一把又一把,眼前一人高的石头,也从粗犷怪异的造型,渐渐变得纤细,被赋予了粗略的人的外形,每换一把刻刀,石头就好像多了一份生气,逐渐出现了肢体细节,五官头发,衣装打扮。

    一座刻好,马不停蹄的开始另外一座,就这么全身投入,心无旁骛的雕刻着,不知时间流逝,直至最后一座雕像刻好。

    罗列在自己眼前的,是一座座女孩们的等身像,衣装神态不一,但举止大抵相同,都保持着鼓掌的姿势。

    将这些雕像,里外一圈又一圈的摆放好,看起来就好像是女孩们正在围绕着自己鼓掌微笑,庆祝着什么。

    “花了一个多月就是为了做这种事情?你这家伙啊,虽然自认为已经很熟悉你的德性了,但还是比我想象中的更闷骚一些。”艾弗利亚的吐槽,不出所料的出现。

    “一个庆祝的人都没有,不会觉得寂寞吗?”我不以为然,这是仪式感,仪式感,可以有效提供成功率buff,懂?

    再说了,经过一个多月的雕刻,内心也达到了最理想,最放空的状态。

    然后,该道别的也都道别了。

    要说有什么遗憾的话……看看属性框,我发出一声轻微叹息。

    等级……还是停留在98级。

    下一级所需经验,不知道是数字太长还是需要达到什么条件,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串问号。

    加仑用了千年也没达到的99级,我依然没有达到,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遗憾,还想着要全方面超越那个老头,让他看看,他的学生多有出息,当年选择了我,是他的福气。

    当然,这只不过是其中一个原因,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我想提着bug剑去拜访七巨头家。

    现在的我,当然不敢去找七巨头的麻烦,哪怕,就算成功晋升到了吞噬世界之力境界,我也没办法立刻就和七巨头较劲,哪怕是尚未达到魔神境界的四魔王。

    人家可是老牌选手,虽然没有达到魔神境界,但是战斗力早已经超过一般的魔神强者,我这样刚刚晋升的粉嫩新人跑上门,估计只有被调戏的份。

    手里有bug剑就不同了,差距就如同拎着一把玩具水枪,和扛着一管加特林去找别人的麻烦。

    不过,或许升到99级的条件,就是要达到吞噬世界之力境界吧,虽然可能性不大,但我还是这样安慰自己,提起了精神。

    虽然略有些美中不足,不过,也是时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