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五十八章 这家怎?
    ****************************************************************************************

    试图向塔莫娅和克劳迪娅解释我这只不过是在检验妹妹的成长无果,我只好心虚的埋头吃晚饭,呃……其实这种程度的话,我似乎也能做到了,总有一天我也要给大家做一顿能让大家大吃一惊的餐宴。

    心里酝酿着未来的野望,甚至没有发现坐在一起的塔莫娅和莱娜又在交头接耳。

    为什么要用“又”呢?

    “刚才,进展的怎么样了?”塔莫娅投以揶揄眼神。

    “什么怎么样啊,塔莫娅姐姐指的是什么?”莱娜故意装傻。

    “哼哼哼,莱娜你这小机灵,别想套我的话,我没偷听,但猜也能猜出来,你肯定和熊塔说了点什么,快点老实交代。”

    “我可没在套话,像塔莫娅姐姐这样的正直正经性格,肯定不会偷听我和哥哥的话。”莱娜抿嘴低笑一声,在塔莫娅的目光催促下,露出几分无奈表情。

    “可以说是一半失败,一半成功吧。”

    “哦?”

    “本来呢,今晚是最后一晚的机会,哥哥明天就要转职了,不是吗?”莱娜说的隐晦,但说在教廷山,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都和其他女孩交流过不少的塔莫娅,秒懂意思,脸颊不禁有些发烫。

    一个两个都是这样,真的……有那么想给熊塔生宝宝吗?

    想着想着,她不禁也有些痴了。

    “塔莫娅姐姐?”

    “啊,没什么……结果呢,你说的失败,该不会是指这件事吧。”

    “果然还是没办法呢,或许对哥哥来说太着急了。”莱娜叹了一口气,百无聊赖的摆弄着碟子上的食物。

    “熊塔一定是被吓了一大跳。”想到某人的性格,想到那样的场面,塔莫娅不禁偷笑。

    “是呢,哥哥到底还是没有完全摆脱兄妹关系的约束,直面我们的恋人关系。”

    “倒不如说,他完全不想摆脱,只是需要时间去适应兄妹恋罢了。”

    塔莫娅用叉子微不可察的指了指对面,暗示莱娜,那可是一个有着仅次于女儿控属性的超级妹控啊,怎么舍得抛却你这个能干的妹妹。

    “塔莫娅姐姐,你很懂嘛。”

    “虽然我和熊塔认识比较晚,但我们可是被数十万年的缘分联接到一起,在法则的见证和约束下,有着同生共死命运的拍档。”塔莫娅用平淡的口吻说着,但莱娜却能听出一丝丝骄傲。

    “塔莫娅姐姐,你说的也太夸张了吧,因为当年艾鲁法西亚大人的信物,哥哥的召唤灰熊变成了召唤塔莫娅姐姐你,说是数十万年的缘分,以及同生共死的拍档,到也勉强说得通,但何来的法则见证和约束。”

    “召唤灰熊不是法则赋予冒险者的技能力量吗?我现在代表着熊塔的召唤灰熊力量,说是法则的见证和约束,也说得过去吧。”塔莫娅扬了扬肩上的一缕秀发,用自信笃定的口吻说道。

    “……”看着如此一本正经的塔莫娅,联盟未来的大长老阁下也哑口无言了。

    “对了,你还没有跟我说成功那一半是怎么回事。”

    “成功那一半吗?”莱娜不经意间露出了幸福笑容,朝塔莫娅晃了晃她的小尾指。

    “约定么?我好像能猜到内容了。”

    “可别告诉我,塔莫娅姐姐没有和哥哥约定过哦。”

    “这个嘛……你猜呢。”

    塔莫娅轻眨了眨眼,唇中轻竖食指,就算眼睛看不见,莱娜也能感受到此时此刻眼前的熊人族少女,女人味是多么的芬芳迷人,不,或许已经超出了女人味能够形容的范畴。

    “真狡猾,明明我已经说了。”莱娜故作不满。

    “那么这样好了,你把你和熊塔的所有约定和秘密,告诉我,我也把我和熊塔的所有约定和秘密告诉你,怎么样?”

    “所谓的秘密,不就是应该保密,才有意义吗?”

    莱娜立刻就改口风了,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把自己和哥哥的秘密说出来,尤其是补充妹之力那种事情,简直羞死人了,要是被大家知道的话,自己一辈子都没办法在家里抬起头了。

    不过,莱娜可不甘心白白吃亏,她的机灵小脑袋轻轻转动一下,就想到了主意。

    “虽然我是失败了,不过,如果是塔莫娅姐姐你的话,或许能够成功哦。”

    “成功?什么成功?”心思单纯的塔莫娅,脑筋一下没转过来。

    “今天晚上,最后一次大好机会。”

    “哈……哈哈?”不出所料,塔莫娅手足无措的慌乱起来:“莱娜你开……开什么玩笑,连你都失败了,而且熊塔不是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吗?”

    “我失败了,一方面是因为哥哥说有重要的事情,当然,这可能也是借口,或许是哥哥担心我的身体才这么说,二来嘛……”

    说到这里,莱娜买了个关子,引得塔莫娅忍不住竖起耳朵,凑的更近。

    “第二点嘛,是因为我没有能力对哥哥用强的。”

    好奇心十足,仔细倾听着的塔莫娅,怎么也没想到第二个理由竟然会是这样,不禁目瞪口呆,不敢置信的看着莱娜。

    虽然作为一家人,莱娜的性格她早就熟悉,知道她在家里的时候,并非像外面表现的那么恬静稳重,以未来全联盟领导者的身份和气势,无时无刻不是保持着从容温和,自信沉着,运筹帷幄的姿态,让大家感到安心,信任,敬重。

    撒娇,恶作剧这些普通少女会做的事情,她也一样会做,只不过是要看时间地点和对象。

    但是,这一次莱娜的话,还是超出了她的意料的……污。

    “但是,现在的塔莫娅姐姐能做到哦,哥哥还是普通人,过了今晚就不是了,错过了今晚,以后可就没那么好的机会了,不是么?”

    以更加诱惑的口吻,莱娜轻轻贴着塔莫娅的耳边,疯狂暗示。

    不,这已经是明示了。

    塔莫娅刚想拒绝,莱娜又补充了一句。

    “据说……蕾娜好像也是这样做,才怀上的哦,难道塔莫娅姐姐不知道吗?”

    “咦……咦咦?这……的确是……好像是有这样的传闻……但好像也不对……蕾娜她……不像是……不像是那样的性格……”塔莫娅已经两眼转着圈圈,思考不能了。

    这样的小道消息也能传出去,只能说白龙小姐姐卖闺蜜卖的透彻。

    “甭管是不是,难道塔莫娅姐姐真一点给哥哥生孩子的想法都没有?”

    “生……生孩子?给熊塔?!!!”大脑混乱的塔莫娅,嗖一下站起来,忘记了压低声音。

    然后,她的脸蛋噗一声,快要冒烟似的通红通红,目光死死瞪向对面的某人,大有一言不合就让你被动失忆的架势。

    然而,某人正沉浸在厨神的野望之中,脑子里正琢磨着满汉全席的第99道菜,并没有察觉到眼前的混乱场面。

    察觉到此,塔莫娅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考虑是否要人为消除记忆了,她颇为羞涩的看了早就已经练就一身小龙虾本领,此时仿佛跳出三界之外般从容淡定的夹菜吃饭的克劳迪娅一眼,重新坐下。

    “莱娜,你太乱来了。”她压低声音,重新恢复了学生会……啊不,是熊人族大姐头的冷静。

    “或许对塔莫娅姐姐你来说是有点乱来,但是,真的只有这一次机会咯。”

    “你刚才不是说了,按照自己的节奏比较好吗?我和熊塔还……还没有……所以说生……这种事情太早了。”

    “我知道了,原谅我刚才的失言,循规蹈矩的作风,正是塔莫娅姐姐的魅力之一。”

    “这种话,真的不是在说我没有一点女人味?”

    “放心吧,这一点哥哥可以保证,塔莫娅姐姐作为女人的魅力可是不会逊色于任何人。”

    “这种说法真狡猾,明知道我没办法亲口去问熊塔。”

    两个女孩交头接耳的私语着,直到晚饭结束。

    “你们刚才……似乎聊了什么?”等克劳迪娅收拾碗筷的时候,我才猛然惊醒,忽然不知躲过了一次大危机,懵懵懂懂的看着眼前二位少女。

    “是秘密哦。”

    塔莫娅和莱娜满是默契,异口同声的应道,女人的友情啊,大概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增进的。

    “对了,哥哥,见过阿卡拉奶奶了吗?”莱娜一直在忙碌仪式的事情,甚至没能去迎接她心爱的情哥哥回来,此时终于聊起了正事。

    “嗯,劳烦阿卡拉奶奶亲自来迎接我了,吓了我一大跳,还好没有被人发现。”

    “哥哥其实不用那么紧张,虽然阿卡拉奶奶备受瞩目没错,但只要她不想被大家发现,也是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哦。”莱娜冲我神秘兮兮的笑道。

    “预言师还能做到这种事?”我心中大奇,怪不得那时候阿卡拉明明站在人来人往的传送站台附近,却始终没有人注意到这位炙手可热的联盟大长老阁下。

    “除了无法战斗,我们多多少少也要具备一些自保能力,不能总是依赖护卫,不是吗?”

    “这些能力,莱娜你都学到了吗?”

    “哪有那么快,一成都还没有学到,我要跟阿卡拉奶奶学的东西还多着呢。”

    “听你这么会说,原来预言师还有如此多不为人知的能力,要是哪天阿卡拉奶奶挥舞着拐杖走上战场,大杀四方,我大概也不会觉得奇怪。”

    “哥哥真是的,这个世界上没有完美的职业,和敌人正面战斗这种事,我们可做不到哦。”

    “也就是说,非正面战斗的话,你们还是有手段可以对付敌人的,是吗?”

    “哇,哥哥变聪明了。”

    “嗯哼。”被心爱的妹妹夸张,我不禁骄傲起来,身为长者的我,有这样的表现很正常,基本操作而已,大家都坐下,不要大惊小怪,更别起哄。

    “虽然不是没有,不过无论如何,战斗也不是我们的擅长,还请哥哥别对预言师抱太大期待。”

    “安心安心,我会保护你的。”

    “嗯,有哥哥在,我什么都不怕。”

    “……”

    啊啊啊,有那么一瞬间产生了强烈冲动,去它的重要事情,今晚我要和莱娜造女儿!

    “咳咳。”这股甜蜜到空气都变得浓稠的气氛,让塔莫娅浑身难受,不禁轻咳数声,提醒这是在讨论正事,你们兄妹俩收敛点,想情不自禁也要找个合适的时间地点。

    “熊塔,阿卡拉奶奶似乎说了一件挺麻烦的事情。”

    塔莫娅提起这个,原本满脸甜蜜笑容的莱娜,神色也微微一黯,看来她也知道,不,身为大长老候补的她不知道那才叫奇怪呢。

    “是啊,到底是谁传出去的流言呢……不,也不能说是流言,到底是谁在泄密呢?”

    明明在教廷山都遮掩的挺好,怎么反倒在远隔几重世界的罗格营地,我被剥夺了力量和职业的消息,被泄露出去。

    其实答案不用猜,十有**就是那个家伙搞的鬼没错。

    喜欢在暗地里耍阴谋诡计的贝利尔,若是说它在暗黑大陆里没有安插一星半点的势力,那才叫奇怪,加仑教给我的罪罚,又是它教的,所以,对于我现在的状况,恐怕最清楚的就是贝利尔了。

    “安心安心,阿卡拉奶奶不是把谣言压下去了,而且我现在也即将要转职了,毕竟暗黑大陆是我们的主场,区区宵小份子,不足为惧。”

    “可是,要用多久才能恢复实力呢,这段时间,联盟要承受的压力可不小。”塔莫娅轻蹙娥眉,随即反应过来这是在打击我方士气。

    “熊塔,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相信你一定能很快恢复实力的。”

    “当然了,看我的吧,不会让你们失望的。”我比了一个强壮的姿势,自信十足,这份自信并非在女孩们强装出来的,而是由内至外散发出的,真正的自信。

    如果说,没有经历考验世界的历练,或者说,如果只在考验世界里,达到了自己以前的水准就结束,那么我可能会很慌,阿卡拉就算压的了一时,若是我好几年,乃至十年八年都不露面,不展示一点实力,总会引起众人的怀疑和恐慌,到时候,哪怕阿卡拉的威望再大,再让人信服,恐怕救世主扑街的消息,也会传遍整个暗黑大陆。

    现在,我却不是那么担心了,从千年考验历练淬炼出的经验和明悟,让我有了十足的信心,这股信心并非来的莫名其妙,犹如空中楼阁,而是打下了深深地基的百丈高楼。

    哪怕转职以后,就算技能变异,bug小护身符,神器套装等等,不再回来,我依然有足够的把握,能在三年之内,达到世界之力境界,到时候可以小小露面,依靠千年积累的技巧告诉众人什么叫真正的魔武双修,十八般武器精通,稳一波,让众人相信我并没有失去力量。

    十年之内,足以恢复到失去力量之前的实力,并且在未来的二十年之内,更上一层楼,百年之内,或许就能达到我现在在考验世界里的实力了。

    这是建立在我转职后后失去一切,并且没有艾弗利亚的帮助下的前提,若是那些失去的东西还能重新找回来,这个时间将会缩短至少一倍,甚至乎在二十年时间里,就能达到考验世界的实力,那也不为奇。

    唯一令我苦恼的事情,不是眼前的泄密事件,还是以前的老难题,路西法给我们的五年新手保护期,眼看还有不到两年就到期了,到时候拿什么来阻挡七巨头的强势围观?

    面对依然愁眉不展的塔莫娅和莱娜,我细心安抚,或许是强烈的信心感染了她们,渐渐地,也忘记了泄密带来的担忧,开始聊些其他话题。

    很快,到了晚上睡觉时间,莱娜更早些时候就回房睡觉了,虽是想厚着脸皮跟进去,兄妹恩爱一会,以弥补百多年未见的思念,不过转眼一想,来日方长,在克劳迪娅耐人寻味的注视下,终究还是假装正经的回了自己房间。

    然后,在房门口遇到了塔莫娅,似乎挺烦恼的样子,在门口边上转来转去,连我的沉重脚步声都没有发现。

    “塔莫娅,怎么了,是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么?”站在我的房间门口,又摆出这副苦恼姿态,除了这种可能性以外,我实在想不到其他,于是有此一问。

    “咦……咦咦?!!!”塔莫娅吓了一大跳,如同兔子般整个人都蹦了起来,然后绷直。

    咦什么咦?难道在这里不是特地等我吗?怎么还被吓了一大跳。

    “哈……哈哈哈,没什么,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只是……对了,只是想叮嘱熊塔,明天就要进行转职仪式了,今晚千万不要熬夜,要睡好些,养足精神。”

    “是……是吗?我知道了,大晚上的还要劳烦你来关心我,谢啦。”

    感觉塔莫娅的话没毛病,这种关心方式的确很符合她的作风,但是……为什么就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呢,为啥要如此慌张?像是做贼心虚,被抓个正着一样。

    “那……那那那……那我先……现回去休息了,熊塔你也早点睡。”

    “嗯啊,晚安,塔莫娅。”

    “晚……晚安。”擦肩而过的塔莫娅,步伐就像机器人一样僵硬,我似乎能听到从她身上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关节声。

    “塔莫娅?”我觉得有点不对,伸手轻轻按住了她的肩膀。

    “噫……噫噫噫!!!”

    塔莫娅再次上演兔子跳,飞快的退后,再退后,仿佛我刚才那轻轻一拍,不是拍在她的肩膀上,而是不该碰触的地方。

    “不……不行的,熊塔,不行的,凡事得……得一步一步来……得按顺序……我……我还没有做好准备!”

    禁闭双目,双手在胸前用力摇摆着,咋说呢?虽然怪怪的,但是很萌。

    “塔莫娅,你……该不会是发烧了吧。”

    种种可疑的举动,让我不禁担心,上前一步,伸手探上了她的额头,喔喔,好烫,果然是生病了吧?

    “嘿!”

    伴随着少女一声娇呼,冷不防的,我被塔莫娅抱住了。

    是的,忽然就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比起享受怀里的少女娇躯,我更多的是一脸懵逼。

    “那……那个,熊塔!”

    “是……是的。”忽然变得气势十足,不,倒不如说气势强过了头的声音,在怀里响起,让我下意识一个立正。

    “要……要加把劲!不能认输!”

    “好……好的,我一定会努力。”这是忽然展开的励志剧场么?

    “其实……其实不用那么努力也没关系的……”

    “什么?”怀里似乎传来一声细微嘀咕,我没听清楚,问了一句。

    “所以说,我,相信着熊塔,等待着和熊塔在一起的那一天!”怀里的声音再次高昂起来,并且,塔莫娅抬起头,有些羞涩,但是终于露出我所熟悉的笑容。

    英姿飒爽的熊人族大姐头,又回来了。

    “啊,是不是又在心里想些失礼的东西?”

    “十分抱歉!”

    “嗯呒,看在你老实承认的份上,这次就特别原谅熊塔吧。”

    胸口一松,塔莫娅已经离开怀抱,竟然有些舍不得,唉唉,我是不是被女孩们惯坏了?

    “熊塔,我会,一直等着你。”背着小手,退后几步,温柔的目光凝视数秒,然后潇洒转身,一头银灰色的绚丽秀发在半空旋转飞舞,在空气中留下令人无限遐想的清凛幽香。

    等我回过神来,塔莫娅已经回了她的房间。

    我这算不算是被上了一打buff?

    挠着头,傻站了半分钟,我才回过神来,乐呵乐呵的进了自己房间。

    谁也没发现,楼梯口处,两道鬼鬼祟祟的人影,正凑在一起。

    “塔莫娅姐姐到底还是退缩了。”

    “莱娜大人,我觉得这不叫退缩,是恢复了平时的性格作风才对,反倒是莱娜大人的暗示怂恿,我认为大有问题。”

    “不管怎么说,我也是出于好心吧。”莱娜有些小委屈。

    “完全出于好心的人,不会偷偷躲在这里看戏,而且还是用阿卡拉大人教的隐藏气息手段。”

    “克劳迪娅姐姐不是也看的入神吗?”

    “没有这回事,我是在保护莱娜大人。”

    “绝对是看入神了吧,刚才。”

    “绝对没有这回事。”

    “克劳迪娅姐姐,我们认识多少年了?”

    “莱娜大人,时间不早了,你该休息了。”

    “诶?我还想着既然塔莫娅姐姐放着大好机会不要,那就由我来完成夜袭壮举呢。”

    “恕我直言,就算长老大人失去了力量,你也不是他的对手。”

    “哥哥舍不得伤害我的,再说了不是还有克劳迪娅姐姐你吗?到时候你把哥哥按住就行了。”

    克劳迪娅:“……”

    只有一直跟在莱娜身边的人,才知道这位看起来钟灵毓秀,宛若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的大长老候补人,污起来到底有多可怕。

    悔不该让她看那些奇奇怪怪的书啊,不过,就算自己再怎么努力大概也阻止不了吧,毕竟是家里另外一位写的。

    克劳迪娅不禁再次陷入了沉思。

    这个家,到底是怎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