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五十七章 兄妹二人,恐怖如斯!
    ****************************************************************************************

    莱娜的身子相当纤细柔弱,抱在怀里,就算搂着一团棉花,生怕她被夜风给吹走,我将她更加用力搂住,卷起宽大厚实的斗篷,将她一起围住。

    女孩似乎有些疲惫,唯独在斗篷里露出的小小脑袋,一瞌一瞌,眯着双眼,似睡非睡的模样。

    “莱娜大人在得到消息以后,立刻就开始准备仪式,一直忙到现在。”

    出声的,是将她一路搀扶上来的少女,现在的莱娜身体好了许多,已经基本告别轮椅,但是依然少不了照顾,而作为多年以来一直守卫着她的护卫,同样是照顾她的保姆,眼前这位有着矫健身姿以及敏锐目光的罗格少女,完美的完成了她的任务。

    所以……叫什么来着?明明上次和莱娜一起来了,把你的名字忘记了真是抱歉。

    “克劳迪娅,见过长老大人。”不知道是有心还是下意识,罗格少女微微鞠躬,向我行礼,同时报上了名号。

    原来是克劳迪娅啊,真是惭愧之极,记得以前也是家里的一份子,然而我却……却连重要的家人都忘记了,这么回想起来,同样作为护卫的另外一个……另外一个精灵少女……又是叫什么来着?

    我几乎无地自容,但是,却不想在莱娜和塔莫娅面前表现出这份羞愧感情,免得引起她们无谓的担心,只能强行扯着嘴角,冲克劳迪娅勉强笑了笑,道一声“辛苦了”。

    气氛,真是超尴尬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

    “哥哥,抱歉,仪式还没有完全准备好,还需要等到明天,大概下午时分才能完成。”怀里半寐着的莱娜,似乎从心跳声中察觉到了我的尴尬处境,缓缓睁开了双眸。

    “不怪你,是我这边提出的要求太任性了,不过话说回来,这种事不是一向是别人准备的吗?怎么还要劳烦你这位未来的大长老阁下?”伸手轻捏了捏莱娜精致的鼻头,我笑道。

    “哥哥的转职仪式,必须是由我来准备,除了我谁都不允许,哪怕是阿卡拉奶奶也不行。”

    这位一直以恬静稳重的性格,而备受众人喜爱和推崇的大长老候补人,在怀里展现了外人无法窥视的,任性的一面。

    那双仰视着自己的,有着淡灰色轮廓的眼眸,往昔一直是宁静淡泊,古井不波,充满灵气,似清澈,似朦胧,透露着飘渺出尘的气质,宛若不存在于此世,一尘不染的天女。

    然而,少女的瞳孔就似万花筒一样,说变就变,眼前这双眼眸,除了那双淡灰色的美丽眼瞳形状以外,哪还有以前半分的恬静气质,分明就是透露着秋水波光,妩媚动人的艳丽姿态,伴随着两排修长睫毛的一开一合,妩媚水光似要溢出来般,诱人之极。

    然而,那一份充满灵动和出尘的气质,在她身上却分毫未见,高不可攀的淡泊天女,以及妩媚妖娆的怀春少女,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糅合在同一个人身上,所形成的反差诱惑,恐怕就是女人也无法抵挡。

    顺便一说,不知道我以前有没有提到过,看似体态纤细瘦弱的莱娜,其实很有料,光着这样隔着衣服搂抱,就能感受到那份惊人的凹凸有致。

    不对不对,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虽然我和莱娜的感情已经明朗,德国骨科已经定好了vip床位,但是,但是正事要紧。

    不知为何,我莫名心虚的往塔莫娅那边撇了一眼,这个微不足道的动作,又让细心的莱娜给察觉到了,她不知为何也跟着心虚的轻吐了吐香舌,迅速从我怀里钻了出来,那温软,那幽香离去,让我一阵怅然若失。

    “抱歉,塔莫娅姐姐,我只是……”莱娜吞吞吐吐,又又不知为何,忽然向塔莫娅道歉起来,我很好奇,但是又又又不知为何,反而更加心虚,根本没法插口。

    “没关系的,赏月的机会以后还多的是,不是吗?反倒是你,为熊塔操劳了那么多,这是应得的奖励。”

    在我听来,塔莫娅答非所问,却让莱娜低下了头,羞红了脸。

    “咳咳,夜风越来越大了,我们还是回家吧,别站在这里吹风了。”感觉气氛越来越不对,机智如我,立刻就打起了退堂鼓,并率先迈出步伐,感觉身后的塔莫娅和莱娜,看着我狼狈的背影,在窃笑不已,然后像一对要好的亲姐妹般,手挽着手,跟在身后,窃窃私语。

    呃……很在意,超在意她们在背后到底说了些什么话,是不是和自己有关,但是又害怕知道内容,我是不是风吹多了,得病了?

    “呜呒,没想到准备如此万全,结果还是输给了莱娜你,但是我可没那么容易就此认输,下一次,下次一定要成功。”

    “塔莫娅姐姐,你不是输给了我,是输给了你自己,我建议你还是再主动一点会比较好。”

    “这……这个嘛,咳咳,不着急,毕竟我和熊塔认识的比较晚,关于这一点,我很佩服蒂亚。”

    “是啊,蒂亚姐姐真是太强了,对了对了,蒂亚姐姐的秘籍,塔莫娅姐姐知道吗?”

    “略……略有耳闻……”

    “哦?真的只是略有耳闻的程度?”

    “非要说的话,虽然很有用,但并非适用于任何人,只能作为参考。”

    “说的也是,果然还是保持自己的节奏比较好,对吧。”

    “嗯,我认为这样的时光,这份美好的感情,对每一个女人而言,都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宝贵之物,若是仿照别人,就算最终达到了目的,将来也一定会遗憾后悔。”

    “现在的塔莫娅姐姐,女人味十足哦。”

    “过奖了,我还差的远呢。”

    “现在的塔莫娅姐姐,自信也是十足。”

    “有吗?”塔莫娅浅浅一笑,撩起一抹月光下,显得更加柔和的银灰秀发,目光也变得柔和起来。

    “或许是因为知道了,熊塔并没有把关于我的回忆忘掉,所以觉得自己不会输。”

    说完,塔莫娅有些脸红,目光瞪向始作俑者,正在偷笑不已的莱娜:“好你个莱娜,这副胜利者的游刃有余姿态,可真叫人可气。”

    “塔莫娅姐姐,我错了,饶过我吧……”

    回到家中,一向充满了女孩们的欢声笑语的屋子,如今只有四个人还是显得有些空荡荡的感觉,克劳迪娅去准备晚餐了,塔莫娅也跟着进去,她的手艺向来不错。

    本来应该有五个人才对,另外一名护卫,在某次已经记不大清楚的事件当中认识的精灵少女骑士,为了报恩而效忠于自己,大概,或许,应该是这样。

    克劳迪娅是阿卡拉派遣的,专属于莱娜的护卫,至于那名精灵少女骑士,最后则是成为了家里的护卫,负责保护女孩全员。

    本来这一次,女孩们大多留在魔王村,无需担心遇到危险,精灵少女骑士和克劳迪娅应该是陪同莱娜一起回来,多一个伴,家里也不会显得那么冷清。

    但是,随着逐步的深入危险,自感实力不足的克劳迪娅和精灵少女骑士,在恳求并获得大家的允许后,也开始了轮流历练,既然克劳迪娅在这里,那么那位精灵少女骑士,应该在外面努力修炼着吧。

    这些涉及到家中日常的事情,都是女孩们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的告诉我,总是用精灵少女骑士这样的失礼叫法,去称呼已经成为家中一份子的那名少女,也是惭愧之极,不过还好,刚才回家的路上,我从克劳迪娅口中旁敲侧击,已经找回了她的名字记忆。

    恪守骑士之道的精灵少女希尔曼雅。

    很可惜,也只是回忆起了名字罢了,长得什么样已经完全忘记了,但是我有信心,如果希尔曼雅站在我面前的话,我一定能把她认出来,嗯,这么一想,内心的愧疚不安或许能稍微减轻些。

    克劳迪娅去准备晚餐,塔莫娅也没闲着,她跟着进了厨房,武帝大人的厨艺一直是中等水平,当然,这是和维拉丝她们做比较,若是拿到外面,那已经是独当一面的贤妻良母了。

    厅子里只留下我和莱娜,我这宝贝妹妹又不安分的钻到了怀里撒娇,时不时仰着闭上那双空灵秀美的眼眸,仰起白皙胜雪的精致下巴,努着薄薄的樱唇,索要亲吻。

    自从明确关系以后,她是不是越来越肆无忌惮了?连补充妹之力这层遮羞布都彻底掀飞了?

    不过,无论莱娜的性格如何变化,我还是原来那句话。

    我家妹妹真的太棒了,谁敢和我争天下第一妹控的荣誉,我就打爆它的狗头。

    咳咳,等我恢复实力以后。

    “哥哥……哥哥……哥哥……嗯呜~~~哥哥……”

    指心,在比高级绸缎还要光滑的俏脸上抚过,耳中全是莱娜动情的声声轻唤,不断将她那冰凉而甘甜的柔唇努过来,如饥似渴,竟让我产生了轻微错觉,自己变成了被逆推的那一方?

    还好,大脑没有被甜蜜的接触烧坏,至少还记得厨房里有两个随时会出现的人,这里是大厅而并非房间。

    或许是受到了我这份冷静的感染,莱娜也渐渐停下激烈而炙热的举动,彼此静静的注视着,无声胜有声。

    “这段时间……辛苦哥哥了,你看,只不过是几天没见,哥哥的头发又白了许多。”莱娜的素手,落到我的发际之间,说出了和塔莫娅一样的话。

    “我是已经习惯了,说到辛苦,你才别累坏了自己,万一生病,落得像我现在这样,什么也做不了的下场,那可就完蛋了。”

    顿了顿,机智的我,认为可以把之前想到的槽点,用到这里。

    “再说了,你的头发不是比我更白么?”

    呃……话刚落音,就感受到了一股和善的气息,背脊发凉,菊花一紧,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我真的已经老了?吐槽不动了?

    不行不行,我得爆发小宇宙,挽救局势!

    “等我的头发也全白了,我们看起来不是更加般配了吗?”

    或许是赌对了,刚才莫名的杀气忽然消失,再看看怀里的莱娜,依然是恬静温柔的笑着,表情由始至终都没有变化过。

    女人……恐怖如斯。

    我的作死能力,竟也恐怖如斯。

    “瞧哥哥说的,般配不般配,可不是别人的目光能决定的哦。”

    “说的也是,要是在意别人的目光,我早就百孔千疮了。”

    虽然忘了很多回忆,但是作为万恶的后宫男,每次上街都要经受无数恶狠狠的瞪视洗礼这种事,实在太深刻了,想忘都忘不掉。

    “呐,哥哥,我们已经是恋人了,对吧。”莱娜的香唇主动送上来,轻啄一口。

    “嗯嗯。”我小鸡啄米的点着头,迷倒在了莱娜的柔情攻势下。

    “所以呢……”那两瓣被自己不断品尝的樱唇,此时带着甜蜜的湿润,自嘴角,滑过脸颊,凑至耳旁,贝齿微启,呵气如兰的在耳垂上轻轻一咬,雪白无暇的俏颜,染上了两抹动人红霞。

    “所以呢……既然是恋人的话……莱娜……莱娜也想要宝宝……想给哥哥生宝宝,可~以~吗?”

    大脑当时轰的一声,就炸开了。只觉得世间最媚惑的情话,莫过于此。

    只不过……这是一周有九日的节奏?

    不对不对不对,冷静下来啊我,现在还不是时候,先不说莱娜的身子尚且娇弱,今晚上也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哼,哥哥大色狼,明明今晚是最后一晚了。”好说歹说,莱娜还是有些不满,言下之意,是我在教廷山夜夜笙歌,却不愿意将最后一晚的机会留给她。

    我是真没想到,自己实力被剥夺了,在女孩们眼里竟然会变成天大的机会,而如此重视。

    “你还真信了那些鬼话呀,你看看维拉丝她们怀孕了没有?”

    “可是蕾娜不是怀了么?”

    “那是意外,而且她是巨龙,巨龙啊!”

    “也就是说,和哥哥的强弱无关,应该是女方的关系,得种族实力强大才行?”莱娜咬着唇,陷入沉思,如果真是这样,那她的母亲之梦就遥遥无期,甚至是几乎不可能了。

    “或……或许是我和巨龙一族的相性比较好吧……哈哈,啊哈哈……”说出这种话鬼话,连我自己都不信,但是不信有什么办法,恶龙蕾娜怀孕是不争的事实啊。

    最后,我总算说服了莱娜,当然也被迫许下承诺,将来一定一定会共同创**的结晶,一个是基操,两个仍未够,一打不嫌多。

    “晚饭做好了,你们这对兄妹,恩恩爱爱也要看一看场合和时间。”这时候,塔莫娅的含笑调侃声响起,我连忙正襟危坐,将莱娜也抱正坐直,摆出好哥哥的姿态。

    只是我这个好哥哥,似乎一个不小心,把手放在了妹妹的胸口上,误会,这是误会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