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四十七章 完成考验?
    ****************************************************************************************

    答案是,肯定能。

    不过整个过程比较艰辛,其中最关键的东西,不是元素化,而是熊狼融合。

    现实世界中,阿卡拉早就跟我说过,若是我能将熊人的力量和狼人的力量合二为一,那么恐怕就是强行突破已经被法则禁锢着的四翼境界,都不是不可能,最不济也能像四魔王那样,不是四翼,胜似四翼。

    但是,cosplay熊和圣月贤狼的力量,实在太霸道,太鲜明了,而且属性类似相反,想要融合二者的力量,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就算是阿卡拉也只是说一说,带着半开玩笑的性质,对于擅长创造奇迹的我,也不抱什么希望。

    但是在考验世界里不同,这里我只是一个普通冒险者,没有cosplay熊和圣月贤狼那样的强大力量,恰好给予了我机会。

    当然,以上条件只是具备了可能性,实际上做起来,却还需要相应的办法步骤。

    办法我也找到了,好吧,其实是加仑老头教的,加仑老头自己也琢磨过熊狼融合,不过,最后他选择了更简单的召唤融合,也就是将召唤技能,召唤宠物和熊狼变身彻底融合起来。

    这样融合以后,想要再将融合了召唤技能的熊人变身和狼人变身,合二为一,完成大融合,就变得相当困难了,按照加仑老头的话来说,起码要再给三千年时间,他才能做到。

    加仑老头都觉得难以做到的事情,我就算了,也不想想看,为什么他不愿意再活三千年,等到完成大融合再去找贝利尔报仇?那时候,就算是面对四魔王也未必会输吧。

    答案很简单,他熬不过那么长的时间,早在他化身香料帝王的时候,就已经一心寻死了,若不然,很可能会彻底疯掉,变成堕落者。

    加仑熬不过,我也没那个自信,就算是现在的五百多年,已经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了,所以还是老老实实面对现实,面对自己的极限,别太贪心。

    话题又扯远了,总之,加仑选择了召唤融合,那么身为继承者的我,好歹换换新花样,就选择熊狼融合吧。

    事先说明,召唤融合和熊狼融合并无高地优劣之分,我也是没办法,要学召唤融合,首先得先将召唤技能完成大统一融合,光是这个前提条件,就已经让我选择了pass。

    至于熊狼融合,说实话也是为了应付考验条件,我可不认为我在考验世界里完成了熊狼融合,回到现实当中,重拾cosplay熊变身和圣月贤狼变身后,就能顺利的将二者合二为一,甚至乎,能不能再将两大变身大统一融合,都是未知之数。

    总之,在五百多年的时候,我开始重新考虑要怎么完成考验,尽快恢复实力了。

    熊狼融合的办法不难,有些类似复合魔法,当然,仅仅是类似而已,个中难度完全不可同日而言,毕竟复合魔法搓好以后,只要考虑怎么将它砸在敌人脸上就行了,熊狼融合你还得考虑稳定性,相当于是构建一个完整的,更加复杂的新技能。

    打个比方,熊狼融合与复合魔法之间的区别,就跟手搓雪球和手搓钢珠一样,类似的部分只有手搓和搓圆而已。

    好吧,还有八年时间,先实验一下,不过,又要用到讨厌的霸体融合了,本以为融合了二十个技能以后,可以彻底和这种度日如年的修炼方式告别,当时还一口气做了二十几个菜庆祝,没想到啊没想到。

    “没想到……”

    就在这时,冷不防的耳边忽然有声音响起,已经两年没听过说话声了,老实说把我吓了一大跳。

    “原来是你呀,艾弗利亚,一惊一乍的,可把我吓了一大跳。”

    它不是每次考验开头的时候,才会露一次脸么?而且在最近这几个十年里都没有出声了,大概也是调侃累了,缺乏新意,感到无聊了。

    忽然在这种时候开口,到底是几个意思,身为世界之力巅峰强者的我,刚才差点被吓死了知道不。

    “没想到你能坚持到这种程度,以前你明明是最讨厌……算了。”

    “以前?”我歪了歪头。

    “没什么,说了这些也没用。”

    “那你冷不防的冒出来,到底想说什么。”

    安静片刻,艾弗利亚似在思考,决定,最后终于开口:“其实到了这种程度,勉勉强强,算是完成了我当初的考验条件,在某些方面,你的确是已经超越了以前的自己。”

    咦……它刚才说什么来着?

    我……完成考验了?

    我……可以离开这种鬼地方来着?

    一瞬间,不可抑制的狂喜涌上心头了,双腿竟然会因为脱力,啪嗒一声跪坐在地,泪水瞬间就浸湿了脸颊。

    我……这不是在做梦吧?真的不是吧?

    仿佛看透了我所想,艾弗利亚再次出声:“是的,没有骗你,算你完成考验了。”

    艾弗利亚说完后,就沉默下来了,任由我一个人陷入痴呆的笑着。

    回去,对,现在就回去,想立刻见到女孩们,想跟她们说,以后可以永远不分别了,大概她们会感到莫名其妙吧,但是管不了那么多了,我要将这份喜悦分享给谁,谁都好!

    是的,要回去了,终于可以回去了,告别这个该死的地方吧。

    但是……分享完了后呢?

    忽然,一个这样格格不入的念头,骤然在脑海里冒出。

    完了以后呢?

    我该做什么?

    这样的念头,异军突起,甚至很快盖过了喜悦感,在脑海里挖了一个又一个的坑,这些产生了一种名为空虚感的东西。

    我该做什么我该做什么我该做什么我该做什么?

    一个在暗无天日的流水线里机械式工作了数十年,某天中了五百万大奖后陷入狂喜,毅然辞职,背着包裹站在工厂大门处,却忽然失去了目标的迷茫可怜虫,大概就是在形容现在的我吧。

    不,我明明应该有很多事情做的,比如说拯救世界,对吧?回去以后,只要重新恢复了实力,不是可以继续当自己的救世主了么?

    为什么,为什么会陷入这样的迷茫,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迷茫?我是在害怕什么?我是在逃避什么?

    明明可以和女孩们重聚了,明明可以不用再忍受分离十年的痛苦了。

    我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模样?为什么会害怕离开考验世界?我还是以前的我吗?

    脸颊上的泪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毫无焦距的空洞眼神。

    “够了!”对于我的丑态,艾弗利亚似乎看不下去了。

    “不,不对!”我回以更大的吼声。

    “只不过……只不过是区区五百年而已……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我……我是谁?我到底在干什么?我……我只不过是这种程度的可怜虫而已吗?”

    “不是的,你已经尽力了,真的,你不仅超越了现实中的自己,也超越了以前的自己。”艾弗利亚的声音忽地柔和起来。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应该是这样!为什么?为什么加仑老师可以度过孤独的一千年,小幽灵可以度过孤独的一万年,娜娜可以度过孤独的三万年,月神大人可以度过孤独的十万年,我却连五百年都做不到,我到底算什么?”

    “神和人的时间观,是不同的,就算是人变成了幽灵,时间观也会有所改变,就如同人和长寿种的对比一样,你的五百年和她们的一万年,数万年,是完全不同的观念,至于加仑,只能说他不愧是人类当中的强者,当然,他和你也是有所不同的。”

    “有什么不同?”我抬起头,声音冷漠,就像是闹别扭的孩子,真丢人啊,明明意识到了这一点,却怎么也控制不了自己。

    “你想知道你以前的事情?”艾弗利亚突兀的反问了一句,让我哑然。

    想?

    不想?

    不行,不能想,总感觉一旦知道了,就会变得无法挽回。

    我摇了摇头,擦干泪水站起来。

    “抱歉,艾弗利亚,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现在还不能出去,还不能完成考验,能让我在这里多呆一会吗?”

    “我并非是出于同情……”

    “这种事情我知道。”

    “但是。”我顿了顿,不知道该如何将内心之中汹涌的莫名感情,表达出来。

    “我知道,我有点犯孤独症了,有点迷失了,不知不觉中失去了很多宝贵的东西。”

    “那些失去的,我不知道该怎么找回来,或许再也找不回来了,所以,现在,我想抓住我能抓住的。”

    “我想凭借自己的力量,再往前走走看,虽然有艾弗利亚你帮我,但是,我还是想试一下,通过自己的努力,到底能到达什么样的程度。”

    “虽然在这种时候,还想说出【我想靠自己的力量保护我想保护的东西】这种话的我,太恬不知耻了,一直以来都是你在暗中帮助我,一直都在依靠你的力量,但是这一次,我想尽力。”

    拍拍脸颊,我再次摇头。

    “不……不对,这些都是借口,不,也不算借口,算是理由之一,还有一个理由。”

    抬起头,注视着蔚蓝的天空,我缓缓地,一字一句用力说道。

    “艾弗利亚,我……你为我做了那么多,谢谢,但是,我……还是想辜负你的期待,我想……这次,我想让你看一看我任性的决心。”

    “是么?那就按照你的意思去做吧。”沉默片刻,艾弗利亚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

    很难形容它现在的语气,以及话里透露出来的感情。

    就好像是强烈盼望着儿女能够好好读书,望子成龙,却最终被对方说服,改为默默支持对方的音乐梦的父母。

    明知道不可能实现,终究有一天梦想会破碎,但依然义无反顾的选择支持的父母。

    “嗯,谢谢你,艾弗利亚。”深呼吸着,将内心最后一份强烈的回到女孩们身边的渴望,压下去,我露出笑容。

    多久没有在这里露出笑容过了?最近几百年,好像连每天一笑的日常任务都完全落下了。

    “对了,艾弗利亚,有一个问题,或许有点蠢,我还是想问。”

    “想问就问吧,你的蠢我早就习惯了。”

    面对艾弗利亚的吐槽,我微微一笑:“为什么……要这样帮我,或者说,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帮我?”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得到与付出的代价,不对,与其说是我,不如说这是你自己所期盼的事

    情。”

    “我所期盼的……东西吗?”

    感觉又和【以前】有关,我用力摇了摇头,朝身后挥挥手。

    继续干活,继续干活。

    转眼间,一个多月又过去了。

    离四不像魔神恢复伤势,再次袭来的日子,越来越迫近,教廷山弥漫在一股莫名不安的氛围当中。

    当然,我们也没有坐以待毙,虽然联盟抵抗四不像魔神的手段几乎没有,但天使有啊,阿卡拉厚着脸皮又去找五爷求救,最后换来了好消息。

    当初帮我们抵抗怨魂集合体的那个啥来着?总之是四翼级别的天使,虽然失败了,并且受到了怨灵污染,但是也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不久的将来就能出关。

    只是,按照五爷给出的时间,或许,可能,大概,要比四不像魔神晚一点点。

    这个时间,就要靠我们自己争取了。

    如果坚持要保住教廷山,这已经是现阶段我们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这件事没法保密,毕竟太危险了,不仅是魔王军,就连魔王村的村民们,也被详细告知,让他们做出选择。

    如果大部分魔王军和村民都选择弃船的话,那么联盟也没有坚持下去的必要,毕竟,就算最后靠着四翼天使保住了教廷山,这人心也都散了,说明以教廷山作为桥头堡的做法,现阶段的确还不成熟。

    结果在我们意料之中,又出乎我们的意料。

    意料之中的是,大部分魔王军和村民,都选择留在这里,和教廷山共存亡。

    出乎我们意料的是,这个大部分,有点多。

    魔王军是100%支持,而村民们,竟然也只有一百多名村民选择离开,要知道魔王村的人口可是有三千多,加上魔王军的话接近四千。

    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大家还是把这里当做了自己的故乡,自己的家,想必阿卡拉在得知这个结果时,表情应该很欣慰吧。

    当然,这些消息都是我刚刚听琳娅说的。

    现在,我正在找加仑老头的墓碑,忽然忘记埋在哪里了,不好意思跟女孩们问,只能自己一个默默寻找了。

    应该是在这个方向才对……

    忽然,身后传来一阵香风,而后眼前一黑,被一双纤长柔美的小手轻轻蒙住,紧接着温软甜蜜,成熟风情中却又带着丝丝狡黠俏皮的声音响起。

    “亲~王~殿~下~猜~猜~我~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