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四十五章 墓碑、老人和猫
    ****************************************************************************************

    明知道不会回答,我还是久久凝视着墓碑。

    或许,我想要的不是答案,只不过是因为……或许是想找个懂自己的人倾述吧。

    真希望找个人是个活生生的美女,而不是只剩下一块无字墓碑的糟老头啊。

    加仑老头躲避了联盟,躲避了社会千年,孤独一人生活着,真的只是因为害怕别人被他牵连,被贝利尔加害吗?

    或许就连加仑老头自己也是这么想的,这的确是主要原因。

    但是,现在的我不禁想问问加仑。

    真的没有一丝其他原因吗?比如说,不愿意面对生离死别,不愿意被时间折磨,渐渐遗忘不想遗忘的人,不想遗忘掉的回忆。

    光是遗忘了家人和村人,遗忘了自身的仇恨这件事,就已经是莫大的折磨了。所以,不想再增加负担的你,在接下来的时光里,干脆不要朋友,不留下令自己留恋的回忆,选择了这种另类的逃避方式。

    就算要找,也是找双尾这种能和他活上同样岁月的家伙,哪怕对方是一只怪物,也在渴求着能够和谁说句话。

    是这样么?

    还是说连你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只是一直在用自己和贝利尔达成了不可告人的交易成了联盟叛徒,不想牵连别人所以不能和其他人产生任何瓜葛,这种理由说服自己?

    不,事到如今,加仑老头都已经挂了,再去深挖探究,也已经太迟了吧。

    或许,我只是想要一个参照而已。

    如果自己像加仑老头这样,会不会更好些?

    干脆破罐子破摔,一口气把所有该忘的不该忘的事情,全部忘记掉,这样也就没有烦恼,没有痛苦了。

    我这么拼命都是为了谁?为什么我要遭受这样的折磨?

    啊,我想起来了,是为了女孩们,我心爱的女孩们。

    所以,我不能忘记,我不能停下脚步。

    抱歉了,加仑……老师,让你听了一些蠢话。

    我,和你终究是不同的,哪怕继承了你的传承,哪怕和你一样承受着孤独的折磨。

    你要保护的人,你要留住的人,已经死了,无论怎么挣扎,无论怎么挽留,哪怕是最后成功复了仇,也只不过是一种自我满足,空余空虚,没有任何意义,自那一天起,你其实就已经是一具空壳了。

    这么说或许有些残酷,但却是事实,当然,也并不是不能改变,比如说重新获得一段邂逅,展开新的恋情,找到新的家人,以及必须守护的新村人,新朋友。

    但是这老头很死脑筋啊,一千年都没能拐过弯来,还在执着于过去,执着于已经死去的恋人,家人,村人,脑子里完全容不下新的东西,换成是我的话……算了,为什么我非得去想象这种事情不可,又不是比惨王大赛。

    真是个可悲的,顽固的糟老头啊,幸好这样的家伙不是我的家人,否则我非得被他气死。

    我就不同了,我和这老头最大的区别,是我要保护的人,还活着,还在我身边。

    仅此一点,我就要比加仑老头幸福千万倍,幸运千万倍。

    既然如此,那也就没什么好抱怨的了,来这里诉苦,在加仑老头面前诉苦,不就弄的好像是在向他炫耀一样了么?

    你看你看,虽然我也很惨,但就是比你好一千一万倍哟。

    虽然我和双尾一直以吐槽这脾气怪异的糟老头为乐,但也做不出如此恶劣的事情。

    所以该走了。

    但为何脚步迈不动,坐不起来呢?

    滴答滴答……

    咦,这是?

    用力抹了一把脸,才发现不知何时湿透。

    啊啊啊……

    我终于明白了。

    比加仑幸福千万倍,比加仑幸运千万倍,是这样没错,但是我这种可怜虫,比起加仑的意志,何止软弱了千万倍。

    来这儿拜祭,扫墓,诉苦,这些理由都是借口。

    我只不过是单纯的,想找个能哭的,可以哭出来的地方,哭上一场而已。

    加仑老师。

    一个人活着,真的很寂寞啊。

    ……

    将最后一滴酒倒在坟墓前的鲜花上,我拍拍手心,毫无留恋的走人。

    回家找女孩们去,谁要和这种糟老头一直坐下去呀,长者气息是会传染的,我可不想变成加仑老头那样的老头。

    回过头,便瞧着了摇着两条猫尾巴的双尾,人眼瞪猫眼,气氛一度很尴尬。

    “看了多久了?”我开口。

    “虽然我很想说刚刚来,什么也没看见,但好像你并不会相信的样子。”

    “我信不信是一回事,至少你先拿出点安慰人的诚意来如何?”

    “好吧,如你所愿,我刚刚来,什么也没看到,听到。”

    “现在说已经太迟了。”

    “你这小子要求还真是多,就不能尊重一下前辈么?”

    “不不不,一开始就应该发出脚步声,让人察觉到你来了,这才是尊重别人的做法,礼尚往来懂不?”

    “你知道,我属猫的,天生没有脚步声。”

    “你就是猫好不好。”

    我深深叹了一口气,虽然被双尾看到了出糗的一面,到是出奇没啥丢脸害臊的感觉,不知道是心态老了,还是自觉掌握了双尾更大的糗事,比如说天女散花什么的,所以有恃无恐。

    “所以,你也是来拜祭的么?”

    “不,刚才已经来过了,只是忽然听到动静,回过头看看到底是谁而已。”

    “你还说你没偷看?!”

    “明明一副平淡的表情,却还在在意这种事,你的小心眼程度也是非同一般。”

    “那好吧,换一个话题,我就觉得疑惑,墓碑前的鲜花到底是谁摆上去的,谁的趣味那么正常到无聊,原来是你。”

    “这个嘛,我不是一直想学习人类的礼仪么?这只不过是是在实践,体验一下拜祭的感觉而已。”双尾捋着猫胡子,猫瞳竖直,想要解释一下。

    “感觉不像是只体验了一下的样子。”我回头看了一眼墓碑前鲜花的数量。

    “一部分不是我的。”

    “也就是说大部分还是你放的,对吧。”

    “你这臭小子还真是令人讨厌,怪不得加仑一提起你老是骂骂咧咧。”

    “这是我的荣幸,这样一来我们就打平了,对吧。”

    “你说了算,我可不想和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计较那么多。”

    “加仑老师已经走了,你有什么打算?准备继续留下来?”

    “这个嘛,正在考虑中。”

    “不怕贝利尔剥了你的猫皮?”

    “正因为如此才要慎重考虑不是吗?记住了,猫的多虑的动物。”

    “猫这个身份还真好用。”

    “怎么,你也想当猫?”

    “敬谢不敏。”不知为何一个模糊的猫娘形象,忽然在脑海里冒出,让我不禁打了个冷战。

    咦,我对猫娘有那么敏感吗?还是说这个印象已经模糊,认不清面庞的猫娘,身份比较特别?让我感到恶寒?

    “话说回来……”

    “你的问题还真是多,很烦。”

    “别这样嘛,双尾,加仑老师已经走了,我们两个也算是相依为命了。”

    “你瞧,我一身毛都恶心的掉了大半,你还是继续问好了,当我怕了你。”

    “你的岁数比加仑老师要大,对吧。”

    “这个嘛,我的确是有这样的自信。”不知为何双尾自豪的挺了挺胸膛,让我忍不住吐槽。

    “年纪大实力却还弱,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你年纪小实力全无,到是挺喜欢作死的。”

    眼看双尾的猫瞳都快竖成一条线,要炸毛了,我连忙回到正题。

    “我的意思是说,既然你的年纪比加仑老师大,活了也蛮久了,对吧。”

    “这不是废话吗?不过事先说明,我可还没老,我的寿命还长着呢。”

    “活了那么久,不会……感到无聊么?”

    “什么?”一直在双尾手中转个不停的手杖,停了下来,包括它的脚步,侧过身子,瞪大猫眼瞅着我,就好像在看稀有动物。

    “活久了无聊?你估计是第一个问我们地狱一族这样问题的人。”

    “有什么不对吗?”

    “到不是对错的问题,而是需不需要考虑的问题,就好比……对了,就好比在一个饥肠辘辘,就快要饿死的人面前,让他考虑一下更想吃甜的,还是辣的。”

    “你其实就是想说这个问题很蠢,对吧。”

    “你理解就好,我们啊,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长大,每天都要面临着弱肉强食,为了生存下去而不断努力,变强,这一切,不就是想活的长一些么?你问我活久了会不会无聊,这个问题不是蠢是什么?”

    “也就是说,为了生存下去,连考虑孤独和寂寞的余地,都没有么?”

    “正是如此,当然,对于这样的过往我也没有任何不满就是了,在地狱世界里,这才是主题,哪怕是七巨头,或许也曾经弱小过。”

    “其实这样挺好的。”

    “什么?我到是第一次见人竟然会羡慕地狱世界里的生活……不,应该是第二次。”

    “第一个是加仑老师,对吧。”

    “你和他果然挺有缘的。”

    “我也这么觉得,也就是最近的事情,以前我可完全没这种想法。”

    “你最近真的变了很多。”

    “是好是坏?”

    “难说,如果是在作为地狱一族的我的眼里,那应该是好的,你的束缚太多了,它们可以是你前进的动力,也会阻碍你前进,如果是作为加仑的朋友,你的长辈,我想……”

    双尾顿了顿,道:“可能变得更无趣了吧,以前的你,可是更有趣一些……”

    “是么……”

    和双尾有一搭没一搭聊着,渐渐地,渐渐的,身后的墓碑离我们远去。

    一阵风吹过,吹起了碑前的鲜花,花瓣飞舞之下,几朵色彩斑斓,几乎和鲜花融为一体的蘑菇,悄悄冒了出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