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四十三章 加仑的小小心愿
    ****************************************************************************************

    “叽叽~~~~~~~~~~~”

    “哎哟,我的小宝贝,小天使,可算见着你了。”

    将扑到怀里的小天使卡洁儿紧紧抱着,她的柔软小脸蛋甜蜜的蹭着自己,她那双雏鸟一样毛茸茸的天使小翅膀,欢快的拍打着,可把我的心都融化了。

    小天使的病情已经完全得到控制,只要每天适当的释放一下,应该就能像普通的天使一样健健康康成长起来,这是精灵族那边最资深的法师研究学者说的,应该没毛病。

    只不过,安洁丽尔为了自己的宝贝女儿,那是操碎了心,为了不放过一丁点意外,她依然会按时带着卡洁儿回精灵族去检查,这不,前些日子回去,现在总算是回来了,看安洁丽尔的脸色和卡洁儿的活泼,应该是没出啥问题。

    我和卡洁儿享受父女(卡洛斯:喵喵喵???)重聚的天伦之乐时,站在门口的安洁丽尔,看着这一幕,不知为何并没有露出温馨笑容,而是眉头紧蹙,与身边的女孩们说着话。

    “抱歉,安洁丽尔姐姐,这种时候,还特地把你叫回来。”琳娅像做犯了错的小孩子一样,微微低头。

    “你们的确应该向我道歉,出了这种事情,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

    从女儿和某人身上收回目光,安洁丽尔的表情变得严峻,使得原本就是天使的她更添几分神圣威严。

    “只是短短一个月不到,为什么吴师弟会变成这副模样?谁能告诉我?你们知道吗?我刚才差点没认出他来,明明外表和吴师弟一模一样没错,但给人的感觉却像是变了一个人,尤其是那双眼睛,灰蒙蒙的,这还是那个乐观的,让人见了也心生温暖和光明的吴师弟吗?”

    察觉到自己的语气有些严厉,安洁丽尔放缓语气。

    “抱歉,我知道这不是你们的错,但是我难以相信,我离开的时候明明吴师弟已经振作起来了,按道理说,有你们在身边的话,他的情况只会越来越好,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是吗?噩梦……吗?”听了女孩们的解释后,安洁丽尔陷入沉思。

    “害怕我们担心,关于噩梦,他并不愿意说的太详细,但是按照我们的猜测,根据这段时间吴大哥的变化以及他的举动,或许,可能,我们有一个荒谬且大胆的猜测,会不会是他在噩梦里……经历了相当漫长的时间?”

    “经历了相当漫长的时间?会不会和人鱼的梦之境界有关。”

    “不清楚,我们也去问了埃里雅,甚至在吴大哥睡着的时候,将埃里雅带到他面前,甚至甚至,埃里雅好像还和她的父亲进行了沟通,但是都对吴大哥的噩梦状态,理解不能,束手无策。”

    “是么,连人鱼都搞不定,只能靠我们凭空猜想了么?按道理来说,就算在噩梦里度过了相当漫长的时间,也不至于会变成这副模样,除非……”

    “除非这段所谓相当漫长的时间,比我们想象的更加漫长,或许是一年?两年?另外一种可能性是噩梦里发生着非常不好的事情,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吴大哥的灵魂,让他痛苦不堪。”

    “看来,你们也相当辛苦啊。”安洁丽尔不禁怜惜的伸手摸了摸眼前的女孩们的头,她们眼神里的憔悴和不安,隐藏的非常好,若非安洁丽尔也是女人,若非她细心,也发现不了。

    都在顾虑着彼此,都在为对方考虑,互相操心着。

    或许双方都明白这种事,但是,就算坦白事实,如果不能解决吴师弟身上的问题,也帮不了任何忙,该担心的还是会担心,该改变的还是会改变,正因为如此,聪慧如琳娅,也陷入了困境,对眼前的局面毫无办法。

    心思缜密的安洁丽尔,立刻就察觉到了这是一个死结,想要解开,唯一的办法就是从吴师弟身上下手,打破他的噩梦,让他变回以前那个傻乎乎的,积极乐观的,也能带给周围的人快乐和希望的吴师弟,那样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所以,你们特地给我传讯,让我早点回来,就是为了让吴师弟见到卡洁儿,能够稍微振作一点?”

    女孩们既难过又难为情的微微点头。

    “也是辛苦你们了,吴师弟能娶到你们真是他的福气,只不过这么做,大概是治标不治本……”

    忽然,一声惨叫从屋子里传来,门口处的女孩们连忙往里面张望。

    原来,是卡洁儿忽然启动的变身项圈,变成了身材丰满火爆的少女版天使卡洁儿,一时不察且变得弱鸡的某德鲁伊,被挂在脖子上,陡然变重的卡洁儿压倒,因为卡洁儿继续“蹭蹭”的举动,而发出了惨叫。

    “笨蛋洁休想!”

    “刚才就忍你很久了,看你刚回来的份上不和你计较。”

    “竟然想用这副不知廉耻的身体诱惑爸爸。”

    “不要脸!”

    “不害臊!”

    “绝对不会让你得逞。”

    “爸爸是我们的!”

    女孩们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不知道从哪跑出来的双子公主已经冲了上去,和卡洁儿拉扯起来,眼看又是一场女儿大乱斗,慌慌张张的小黑炭,唯恐爸爸被女儿战场波及,不顾危险悄悄跑了过去,将还处在混乱中的某人护着抱走,恐成最大赢家。

    收回目光,安洁丽尔和女孩们均露出松一口气的笑容。

    “看来,就算是治标不治本,至少也能让吴师弟打起一些精神。”

    “只不过,却是将安洁丽尔姐姐你和卡洁儿,牵扯到危险境地了,那头魔神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养好伤,随时都有可能袭击过来。”

    “啊啦,我可轮不到你们担心哦,我现在已经恢复实力了,说不定连卡洛斯都还打不赢我,比起我和卡洁儿,你们不是更加危险吗?”

    “咦,是吗?”

    “好像的确是这么回事。”

    “为什么我们一直没有察觉到呢。”

    “大概是因为……大人就在我们身边吧。”

    面带羞涩的维拉丝,脱口说出了正确答案,见大家的调侃目光落到她身上,不禁满脸通红的捂住脸蛋。

    注视着这只害羞的小狗狗,女孩们心中一片温暖,是的,只要他在自己身边,无论是强大,还是失去力量,都不重要,只要他还在身边,就会感到安心,快乐,不是因为他是救世主,也不是因为他能庇护大家。

    仅仅是因为,他是自己所爱的丈夫,命中注定的另一半。

    所以啊,我的爱人,你也能快点意识到这一点吧,振作起来,回到我们身边吧,教廷山什么的,联盟什么的,还有大陆上的千千万万生命,并非不重要,但是在我们的心里,都没有你重要。

    ……

    傍晚,又结束了一天受苦训练,揉着被电的散发出焦味的脸庞,接过小小狗殷切递过来的热毛巾擦了擦,目光往训练场外一扫。

    貌似,加仑老头已经有好几天没有过来了。

    虽然几乎每个上午都会过去探望他,已经不求讨教什么,只希望他别太孤独,毕竟孤独的滋味我深有体会。

    不过,这老头也是个劳模,都快死了也闲不下来,还是坚持将他脑子里那些积累千年的知识经验,尽最大努力传授给我们,所以每天上午,他那儿都成了小小课堂,不光是我,吾王,小狐狸,以及蒂亚等人,甚至是老酒鬼,都安安分分的像一个学生那样,听着他絮絮叨叨,这里面蕴含的宝贵知识,是宝石金钱换不到的,比之神器更具价值。

    当然,唯独大统一理念,他只教了我,不是这老头敝帚自珍,不愿意将自己的压箱底功夫传授给第二个人,实在是修炼的苛刻条件,不是其他人所具备的,要不是他不愿意自己辛辛苦苦创造出来的东西,就此埋没在历史尘埃,无人知道,他都不想传授给我。

    想着这些,我还是决定回去泡药浴之前……呃,抱歉抱歉,现在已经不是药浴回复了,而是侍女补魔了。

    唯一令我感到小可惜的是,性格保守害羞的卡露洁,最终还是没有被姐姐忽悠着一起侍奉,不然的话,呼嘿嘿~~~

    对此,黄段子侍女也是满脸惋惜,从她口中得知,她忽悠姐姐的最大目的,就是为了和姐姐决一死战,没错,一直自认为虽然姐妹长得一模一样,但是自己的胸却要比妹妹大一点的姐姐,竟然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让我在床上亲眼亲手确认和肯定,的确是身为姐姐的胸比较大,姐姐的威严满满,这就是她的目的。

    竟然为了这种小事,这斤斤计较的小气侍女,就想让妹妹承受如此之大的羞耻,完全就是坑妹狂魔!

    不过,虽然最后没有得逞,我还是要给她点个赞,干的漂亮!

    话是这么说,只有嘴巴利索,一到真枪实干立刻就被打回原形,变得害羞胆怯的笨蛋侍女,大概也料到了妹妹不可能答应吧,不然的话,她在妹妹面前就原形毕露,威严丧尽了。

    想着这些,脚步都飘了几分,最后来到病房,看到加仑老头躺在床上,我顿时虎目流泪,冲上去,跪在床前,握住了那只宛如树皮一样的枯手。

    加仑老师,你死的……

    “我还没死,滚啊你这不肖学生!”加仑忽然诈尸,猛地睁开眼冲我怒目而视。

    “我这不是先排练排练么。”我讪笑着松开手,站起来。

    “也快了。”双尾端出一碗光是闻着就苦的让人作呕的药汤走出来,紧跟吐槽。

    “我死了最开心的一定是你们两个!”发出一阵剧烈咳嗽,这老头还是念念不忘怒怼我们。

    “不不不,是你自己才对。”双尾的毒舌最近似乎功力大涨,是从加仑这收获了无数经验升级了么?

    “说的好像也是。”回味一下,加仑难得同意的点了点头。

    “我刚刚做了一个梦,梦到村民,梦到了妈妈,梦到了艾吉娜。”加仑微微皱眉,明明是好事啊。

    “她们围着我,一声不吭,无论我说什么,都不回应,她们是不是还在怪我?”

    加仑继续喃喃自语,此时的他,分明就是一个彷徨无助,丧失思考能力的垂死老人,哪还有半点强者风范。

    “没那回事,她们不会怪你的,大概,她们是想来接你。”我揉了揉眼角,低声安慰道。

    “这小子说的没错,换成是谁,面对那种家伙,也不可能比你做的更好。”双尾也难得没有毒舌吐槽,跟着附和了一句。

    “是吗?是吗?原来是来接我的吗?原来如此……”听了我俩的安慰,加仑脸色渐渐缓和,甚至露出淡淡笑容。

    “我就说,艾吉娜那么善良,那么温柔……怎么会怪我呢,原来是来接我的,是来接我的,我真的可以回到她们身边吧,这样的我,有资格吗?”

    “她们也足足等了你一千多年啊,加仑老师,回去以后记得好好道歉。”我张了张嘴,最后憋出这么一句不知道算不算安慰的话。

    “是得好好道歉,让她们就等了,是该道歉,抱歉,艾吉娜,抱歉,让你久等了,抱歉,我回来了……”

    加仑这样呆呆的自言自语着,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合上了眼。

    还有呼吸,只是睡着了。

    “本该早就死了,那位大人赐予他的强大生命,似乎还在起着一定作用,让他不得而死。”双尾面无表情的对我说道。

    “你该不会是想对我说,干脆让我这个学生来结束掉他痛苦的残余生命,这种话吧。”我苦笑一声,这种事,我可做不到。

    对此,双尾平静的猫脸上终于露出一丝表情,它扯了扯嘴角,对我的智商和理解能力表示堪忧。

    “虽然这老头天天盼着死,但它要是真的想立刻死,直接一头扎在墙上不就得了?”

    “那你的意思是……”

    “虽然想死,但他的确还有一点心愿,除了传承以外的心愿,或许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到。”

    “什么心愿?替他报仇,干死贝利尔?”

    “不不不,所谓报仇,不是自己亲自动手,就没有任何意义。”

    “那到底是什么?”

    “我也不清楚,只是,作为一名强者的直觉……”

    “虽然你的确是强者没错,但自己说出来却未免有点厚颜无耻了吧,好吧好吧,你继续说。”

    “无关乎感情和仇恨,这是他自己的事情,谁也帮他实现不了,而是作为一名最接近极限的人类强者,在我看来,他的小小心愿,或许是希望能看到,他的传承,能够真正突破极限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