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四十四章 一个星期有七日
    ****************************************************************************************

    “突破极限么?”

    考验世界中,无意义的进行了一场杀戮,我颇为无趣的将神属权杖收起。

    上个十年收获的一把不错武器,心想着拿来练练,本以为和钉头槌类武器差不多,没想到实际用起来却有轻微的差别,比如说攻击重心就不一样了。

    为啥以前也用过圣骑士的权杖,却没有察觉到这一点呢?因为它喵的以前我没用心练过钉头槌呀,我怎么知道权杖和钉头槌存在这种差别,不是对武器熟手的人,一般察觉不到。

    总之,权杖算是良心之作了,伤害高,输出平稳,同级别上基本找不到对手,虽然是圣骑士的武器,却没有像死灵法杖,刺客爪以及亚马逊弓一样,限定职业使用。

    唯一可惜的是,上面附加的圣骑士技能,已经没了主角光环的我,是没办法再享受到了。

    稍微走了个神,刚才说到哪里来着?对了,是加仑老头的小小心愿。

    小小心愿啊……

    我认为这个心愿,可一点都不小啊双尾童鞋!加仑老头的野心大大滴呀。

    做了一个无奈扶额的动作,真亏双尾那家伙能用“小小”这种字眼来形容,不知道小小其实比所有英雄块头都要大么?

    所谓的突破极限,应该是指达到真正的四翼境界吧,老天,这可是法则限制,非人力所能改变,你看四魔王这种超级强者,哪怕是阴谋智慧冠绝的贝利尔都没法突破这层限制,加仑老头的这个心愿,怕是不比拯救世界要容易,某种方面而言更难。

    至少拯救世界,能找到办法,你瞧,打败七巨头就行了,虽然很难做到,现阶段几乎让人绝望,但至少方法人人都知道。

    突破到四翼境界呢?

    怎么打破法则限制,你告诉我个办法先。

    所以,其实这老头也蛮任性的,都快死了还喜欢为难别人,不声不吭的就借双尾之口,给我出这么一个大难题,把我当什么了,你以为这跟超【哔】赛亚人一样,死个【哔】林就能突破?你也不是【哔】林,你是龟【哔】人呀亲。

    咳咳,消音有点多了,毕竟不能像黄段子侍女那样,肆无忌惮的山寨盗版侵权,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青年。

    讲道理,我不应该理会加仑老头无理任性的心愿,但不知为何,哪怕是回到考验世界,心里依然惦记着。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我是个知恩图报的进步好少年……好长者哇。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自己现在才世界中级境界呢,想这些还太遥远,但愿加仑老头能再活久些,多受点折磨,他这种快死了也不让人省心的家伙,就该长命些。

    好吧,我都傻傻分不清这到底是在祝福还是在诅咒了。

    随后的几天,莎尔娜姐姐回来了,然后你懂了,一个星期有七日,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上帝会这样安排了,周末休息?不存在的。

    另外,竟然连莎尔娜姐姐也想当妈妈了?

    虽然不敢问,但总感觉女王姐姐身上散发着这么一股气势。

    再然后,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这两个战斗力单……咳咳,我可什么都没说,我是说和蔼可亲的大师兄和热血好斗的二师兄回来了。

    三人也立刻加入了加仑大课堂,甚至后悔没早点回来,听加仑一席话,胜过历练十年……这当然是夸张了,不过一两年还是没问题的。

    只是不知为啥,不光是蒂亚,小狐狸,吾王她们,就连莎尔娜姐姐,回来以后,也没有再提外出历练的事了,当然,我也不是想赶着她们出去历练,她们能陪在我身边,我当然更高兴,只是觉得有些疑惑罢了。

    刚刚被剥夺职业力量的时候,她们不是意志坚决的说要把作为救世主的重任分担下来,我才刚刚恢复就各自外出去提升实力了么。

    原本以为她们回来后,最多也就休整个两三天,甚至只是回来看我一眼,见我无事,第二天就会离开,毕竟她们当时的表情是那么坚定不移,语气是那么铿锵有力。

    怎么回来后,一个个都不走了?

    是想当妈妈的心愿,大过了拯救世界,维护和平,保卫人类,还是说……

    我又在哪里让她们操心了?

    咳咳,总而言之,重要角色似乎都到齐了,除了小幽灵,她大概还要再过一两个月才能出关吧,没啥,只不过是一两个月而已,一两个月而已……

    小幽灵,我可是不会忘记的哦,和她在一起的日子,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

    你看,一晃间,就已经是又一个月过去了。

    时间不是过的很快么?

    没什么大不了的,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万幸的是四不像魔神还没有来袭,看来在……谁来着?好像是艾卡莱伊和莉莉丝的父亲……呃……白龙……算了,总之印象中好像是被他赶跑了,虽然很遗憾没有干掉对方,但是艾卡莱伊和莉莉丝的母亲……呃……算了,别纠结名字了,她们的母亲说四不像魔神受伤很重,大概至少得休养半年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现在,只不过过去了四个月多一点时间而已,也就是说我们还有将近两个月的时间。

    我,还有将近六百年的时间。

    到时候,小幽灵大概也能出关了吧。

    以上,都是女孩们告诉我的信息,老实说我是完全记不住了,除了和女孩们相关的记忆以外,大部分东西都快忘记了,有时候甚至会产生一种恍惚,咦,我是谁?我打哪来?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但女孩们每天每天都会跟我说一些以前的事情,以及现在的状况,有些内容我忘记了,但她们说起的时候,却能忽然想起她们昨天明明刚提到过。

    如此不厌其烦的,每天每天的,重复的,重复的,将一些次重要的东西,告诉我。

    大概已经被发现了一些端倪吧,但是告诉了她们又能怎么样,我明白咸鱼剑的意思,这也是它的考验之一,是想借此提醒我,这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孤独之旅。

    逃避无用,安慰无用,求救无用。

    所以,这种时候就让我做一回鸵鸟吧,我也很无奈,很无力。

    话题扯开了,继续说说四不像魔神的事情,我怕明天我又忘记了。

    等四不像魔神修养好之后,现实之中,那个时候我大概也差不多能转职了,多亏了加仑老头的魔法阵,原本就算在老酒鬼的魔鬼训练下,我至少也需要半年,甚至是一年才能重新恢复转职所需的体魄。

    但是,因为加仑老头给他自己准备的东西,最终都成全了我,所以修炼的时间缩减了一半,付出的代价就是每天都被电的惨兮兮,如果能立刻转职,重新获得冒险者的属性,我想我的抗性栏里面,抗闪电属性会莫名比另外几个抗性要高不少吧。

    能赶在四不像魔神来袭之前恢复实力,当然是好消息,但其实并无卵用,刚刚转职的自己也不过是一级菜鸟,就算重拾外挂,外加考验世界积累的经验,面对魔神级别的敌人太无力了,至少也需要个十年八年,才能恢复到原来的实力吧。

    是的,只需要十年八年,,在考验世界里建立起来的迷之自信,让现在的我膨胀到了这种程度,怎么办,还有救吗?挺急……算了,也不急。

    过去的平淡无奇的一个月,非要说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让我想想看,让我认真想一想,呃……

    哦,那大概就是,加仑老头终于含笑九泉了。

    我没有反讽的意思,这家伙是真的含笑而去,让我努力回忆一下,哦,记起来了记起来了,应该是有一天,大家上完了课,准备离去,加仑让我们明天别来了。

    我问为什么,他忽然笑了,笑的像个三十斤重的孩子。

    他说他终于坚持不住了,快不行了,大概熬不过今晚了,明明刚才讲课的时候看起来和平时没什么区别。

    不过,这老头大概也不会撒这种无聊的谎言,所以我们都信了,正准备酝酿悲伤的泪水,却见他越笑越开心。

    真的很开心的样子,让我们很尴尬,不知道是该伤心好,还是替他感到高兴好。

    那一天,我第一次……还是第二次,第三次来着,总之是为数不多的缺席了修炼,陪在了加仑身边,这老头没撒谎,没等到晚上,下午就没了气息。

    真真正正的,这个强者,离我们而去了。

    那一刻我的心情,到是意外的还记得很清楚,察觉到加仑老头的气息全无,已经麻木的内心,感受到了久违的,一种叫悲哀的东西。

    但是,看到加仑含笑着的面庞,泪水久久酝酿在眼角处,始终没有流下来。

    该高兴才对。

    那时,双尾拍拍我的肩膀,这样说了一句。

    我们失去了一名朋友,但是,我们的朋友,他在受尽苦难和折磨之后,终于回到了故乡,回到了家人身边,再也不用痛苦,彷徨。

    确实应该感到高兴才对,我咧嘴一笑,真的笑了。

    只是双尾,你这家伙为什么要脱下帽子,把脸遮住呢?你这个叛徒。

    那一天,阿卡拉和凯恩他们也来了。

    回忆到此结束,我一个激灵,看着眼前的无字墓碑,想起来了,我今天是特地来给这老头扫扫墓,虽然在地狱世界里,估计不会轻易长出野草吧,到是得但心他的尸体被怪物挖出来吃掉。

    虽说这里是教廷山范围,讲道理不回。

    加仑并没有跟我们说,让我们把他安葬到哪,只说了墓碑不需要刻字,或许不需要更好,别暴尸荒野就成了,最差扔到沉沦魔锅里,好歹也知道是谁把他吃掉的。

    老实说,这老头的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墓碑我遵照他的意思,没有刻字,本来是想刻个无名之王什么的,也算是无名,后来想想,那可是太阳长子,他不配,最后还是罢了。

    尸体也没埋这,凯恩翻了几个书架的资料,终于找到了加仑的故乡地址,如今已经是一片荒芜山谷的地方,将他埋了进去。

    这里只不过是单纯一个无名墓碑而已,没办法经常往返暗黑大陆,为了拜祭方便,加仑老头你就多担待担待吧。

    这么喃喃自语着,我将酒倒在了墓碑前,知道这老头喜欢香料,我特地弄了一堆香料泡进去,老实说,味道很那啥,怪怪的,酒和香料一点都不配,我是没法下口。

    或者再来一碗钻石粉末清汤面?

    抱歉哦,我现在可是穷鬼一个,没脸跟维拉丝她们开口要钱呢。

    简单随便搞搞,当做是已经拜祭过了,我盘腿坐下,拿出另外一瓶酒,碧丝亲给我的,不给你喝,嘿嘿。

    就这么和一块无名墓碑面对面,会不会有点怪?算了,反正也没谁看见。

    就当是两个孤独可怜虫的狂欢吧。

    微微抿了一小口,我眯起了眼,不错不错,不愧是碧丝亲的手艺,比我在考验世界里酿的好喝多了,虽然在考验世界里,我酿酒的时间应该比碧丝多,但是不得不说,天赋这东西很重要。

    和维拉丝学的厨艺也是。

    这就好比一个普通人,他活了一百年后,死了。

    大师兄二师兄,他们活了一百年,却变成了恐怖如斯的最大量级战斗单位。

    你看看,差距多大。

    想了想,还是往墓碑前倒了一些,便宜你这老头了,可别一个人独吞,留点给我那从未见过的师娘喝。

    孤独到底是什么?

    今个儿特地来,就是想跟这老头理论理论,讨教讨教,他活着的时候我可没敢问,怕这老头倚老卖老,故作沧桑。

    最近啊,反而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了。

    对,就像不远处那颗的大树那样,风吹过它的树叶,发出沙沙声,它听不到。磅礴大雨落下,打湿地面,滋润泥土,它也感觉不到。

    叶子黄了,离开了它的身体,它不知道,叶子又从它身上长出了嫩芽,它也不知道。

    虫子飞过来了,钻入了它的身体,吸取血液,它依然不知道,鸟儿飞过来,把虫子叼了,救了它一命,它还是不知道。

    只是单纯的,日复一日的,在漫长时间的蹉跎下,本能的吸收养分,一点一点长大,或者有一天变成参天大树,或者被雷劈倒。

    它总是不知道,不在乎。

    那么加仑老师,问题来了。

    大树会感到孤独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