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四十二章 TO剥壳凹槽:我,吴凡,打钱
    ****************************************************************************************

    唉,这种感觉真讨厌。

    一觉醒来,熟悉的考验世界,以及熟悉的苏醒姿势,让我唉声叹气。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呢?

    抱成一团缩在角落里睡,到底是什么时候养成了这种奇怪且令我不爽的习惯?

    搞的自己好像是孤儿院里没有朋友受尽欺凌孤独麻木的缩在阴暗角落里等待某一天自带圣光背景的主角从天而降朝自己伸出温暖大手的年幼配角一样。

    即视感很强烈好不好。

    我可不想把这种坏习惯带到现实世界,考验世界里的确很孤独没错,但现实世界我可是人见人爱……呃,好吧,至少妻子女儿们爱我。

    所以,我才没有被人遗弃,我才没有孤独,现在面对的一切都是假象,等我完成考验,我将会变成原来的我,一定是这样没错。

    让我来想些开心的事情吧,可不能倒在这一个看起来可以一句话带过去的路人十年里。

    让我想想……等等,糟了,我是什么时候睡着来到这里的?

    记得是在院子里遇到了迷糊骑士,然后回到房间里看了一会小册子,添加了一下努力回忆起来的设定,然后左等右等,还是没见女孩们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她们到底在讨论什么,商量的怎么样了?原本心里还美滋滋的,幻想着从此以后过上帝王般的生活。

    没想到,却意外的度过了第一个孤独的夜晚。

    脑海里忽然蹦出原来世界的至理名言,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形容的大概就是这种情况吧。

    女孩们回来太多了,如果是以前还好,谁多一点谁少一点,都不会那么在意,但偏偏这段时间自己获得了中【哔】怀孕成功率up+++的buff的流言盛极一时,女孩们蠢蠢欲动,都想当妈妈,结果反倒不好安排,其结果就是我自进入考验以来第一次孤枕而眠。

    啊啊啊,没有女孩们的buff,我这个十年要死啦!!!

    察觉到这个事实的我,失意体前屈跪倒在地,感觉才刚刚开始,干劲和斗志就已经泄的一干二净。

    早知道会是这样,当初干脆就把在大门口数蚂蚁的蠢萌水晶给哄到房间里抱着睡,也能享受到百分之一……不,可能只有千分之一的女儿之力加成,内心不至于那么空虚啊。

    啊啊啊!!!

    腐国达!!!

    满地打滚了一阵,我面无表情的拍拍身子站起来,准备干点什么。

    算了,去找找怪物的麻烦,发泄一下内心的郁闷吧。

    这些年落脚的家,最后还是选在了罗格营地,法师公会那个小小的白色帐篷,虽然在这里可能因为睹物思人,更加悲凉,不过最后还是舍不得更换地方。

    当然,历练的话可就挺随意了,顺便一说,上一个十年晋升到了世界中级,去找树头木拳的麻烦,最终还是将它干掉了,只不过并没有太大感觉,或许是因为在考验世界里的关系吧。

    或许是因为已经知道了,下一个十年,它又会刷新的缘故吧。

    没错,就算是第三世界的本体,那些魔王领主也是会刷新的,想想这么做也挺合理的,有名有姓的魔王领主就那么几十个,排除掉那些完全不敢去招惹的,比如说杀马特议会成员一家,比如说西希之王,比如说古难记录者,那就更少了。

    自己或许要在这里历练成百上千年,区区几十个魔王领主哪里够杀,甚至乎,不说魔王领主,说说那些普通怪物,如果普通怪物不刷新的话,很可能整个第三世界的所有怪物,都会有被自己几近清空的一天,到时候那些强大的魔王领主,以及几位魔王魔神巨头们,就只能当光杆司令了,想想也是挺带感的,这算不算是拯救世界了?

    当然,这只是在梦里做梦,咸鱼剑用事实告诉我,刷不刷新,还不是它一句话的事情?想在考验世界里做救世主?梦里都没门。

    刷新也好,至少不用在数百年后面临无怪可刷的境地,老实说我很奇怪能在考验世界里升到最高级,也就是九十九级,看看被阿卡拉吹嘘的最高级别,好处到底都有啥。

    话题扯开了,我坐传送阵来到了哈洛加斯。

    现在正是夏秋季节,哈洛加斯阳光明媚,风清气爽,巍峨雪白的亚瑞特山脉,在太阳的照耀下仿佛脑门自带佛光,看起来真有那么几分庄严神圣感,难怪会被野蛮人奉为圣山。

    在我眼里,今天是杀戮的好天气,黑旋风德鲁伊出来为民除害了。

    到了哈洛加斯,不需要出城门,直接再往传送门一站,来到亚瑞特高原。

    好像一下来到了难度较高的区域?

    不不不,亚瑞特高原很友好,这里也就剥壳凹槽一个魔王领主,还是老朋友,它的招数套路我熟悉的很,当年那场惊心动魄的大战,算是为数不多的几场到现在还被我记住的战斗。

    再往前面的区域瞧瞧,血腥丘陵,两个知名魔王领主,冰冻高地,三个知名魔王领主,惹不起,惹不起。

    其实冰冻苔原也是个好地方,没有太强大的魔王领主,不过那儿离亚瑞特之巅有点近,我怕巴尔老大一下想不开,从世界之石神殿里跑出来溜达溜达,或者派它的魔王领主大军出来溜达溜达,尤其是古难记录者,据说是七巨头以下的第一强者,遇到这种家伙,别说是现在的我,就算是以前最强的状态下,估计都跑不掉。

    惹不起惹不起,还是亚瑞特高原好,还是剥壳凹槽大兄弟可爱,你看,兴许还能再跟它借一借它的放大加强版魔法扩音器,那可是好宝贝呀,跟身为歌神的我相当契合,当初刚刚弄到手,还没来得及试一试,转眼就被阿卡拉给征用了,实在可惜。

    不过,这个世界只有自己一个人,就算得到了,也没有任何观众,想到这里,我顿时又一阵索然无味。

    算了,随缘吧,遇到再说,记得剥壳凹槽是世界高级境界,比自己强了一个层次,再加上它的套路已经被我摸清,不出意外应该可以干掉才对。

    刚刚走出传送阵没多久,就遇到了一个中队数量的巴尔仆从,间中还夹杂着几只鬼鬼祟祟的自杀随从,这玩意超恶心,我要跟咸鱼剑抗议抗议,让它不要再重生这些家伙了,老让人家一次次的自杀,心里难道就不会产生愧疚感么?

    这些家伙也发现我了,显然,它们的智商连沉沦魔都不如,沉沦魔还会迟疑一下,小心对待对方只有一个人,搞不好是刚刚神功大成出关的主角。

    这些巴尔仆从呢?直立癞蛤蟆的模样,一看见我,就举着单手大刀嗷嗷叫着冲上来,浑身散发出一股“敌人只有一个,我们优势很大,兄弟们冲呀”的flag气息。

    玩什么好呢?

    我稍微在脑子里溜个小号,最后摸出了一把镰刀。

    德鲁伊果然还是要干这行,客串死神什么的。

    好吧,以上是瞎说的,因为镰刀型武器对德鲁伊职业有特殊加成,所以才用心练了,当然,顺便还因为很帅,当然,这真的只是顺便,我可是个实用党,我以胸口上的红领巾保证。

    一步,两步,第三步还没有迈出去,刚才还百米开外的巴尔仆从,已经逼近眼前,虽然只是一群喽,但是在第三世界的它们等级也高达将近八十级,虽然脑子没沉沦魔好使,实力却强多了,一个巴尔仆从单挑十个沉沦魔估计不成问题。

    下一刻,白森森的镰刃在半空划过了一道优美弧线,就似明晃晃的白天里,忽然多了一轮弯月,恍惚间,这轮弯月仿佛连闪七次。

    镰刀的快,身体的慢,形成了鲜明对比,弯月散发出的森森光芒,照亮剩余巴尔仆从的丑陋惊愕的面庞。

    打当头的被弯月所切割的巴尔仆从,身体飙出一道高高的血线,无力倒下。

    下一瞬间,原本极慢的身体,忽然行动鬼魅般移动起来,那轮弯月,或斜,或平,或圆,瞬间在密集的仆从当中穿梭而过。

    没有怒吼,没有惨叫,亦没有激烈的金属碰撞,只有噗噗噗数十声倒在雪地上的闷声响起。

    转眼间,由两只头目率领的一个中队的巴尔仆从,已经全灭。

    嗯,视觉效果不错,不愧是耍帅第一武器。

    经过多年的修炼,虽然不敢说已经达成了十八般武器精通的目标,但也算将几样武器练出了花,毫无疑问,镰刀是这几种武器当中最秀的武器,不管怎么说,反正比长矛标枪什么的是好多了,必须的。

    别觉得奇怪,镰刀是属于长棍类型武器,你敢信?我都想在上帝的脑子里掏一掏,看能不能掏出点屎黄色的东西。

    至于刚才的招式嘛,很简单,野性狂暴+狂怒而已,通过狂怒的瞬间七次攻击,一次就可以将移动速度和吸血百分比叠加满,当然,其实四次就已经够了,而且吸血也没啥用,因为我根本没耗血。

    简而言之,用在这些巴尔仆从身上,浪费了,不过看在可以速战速决的份上,无所谓。

    这些天,忽然觉得以前被忽略的野性狂暴和撞槌很好用。

    当然,也不能说是忽略吧,主要是没办法花太多时间在上面修炼,这两个技能很强大,这一点我也是知道的。

    只不过在考验世界里,忽然发现,艾玛,原来比自己想象的还好用。

    尤其是配合上狂怒这个技能,瞬间就可以将聚气叠加到很高的程度,刚才说了野性狂暴,现在说说撞槌,撞槌的聚气可以叠加伤害,是个越战越强的技能,只不过每次只能叠加20%,速度较慢,但配合上狂怒,只需要两次就能达到最高伤害加成。

    只可惜,撞槌叠加起来的伤害,只能作用在普通攻击上面,没办法作用在技能上面,这就有点鸡肋了,不然的话,当初我早就修炼撞槌,然后在撞槌叠加高达数倍的伤害加成下,施展一击四重焰拳,那还不原地爆炸?

    正以为这一点现实限制,撞槌的作用大大降低,只不过我很期待,若是将它彻底大统一融合以后,能不能叠加到技能上面。

    加仑的答案是,可以!

    但是并不是融合后立刻就具备这种效果,还是得通过自己修炼优化。

    正因如此,这些时间我对撞槌十分上心,甚至都有点超过焰拳了,当然野性狂暴也不赖,可以弥补我在速度方面的缺点,自从失去技能变异后,感觉最大的不适就是速度问题。

    cosplay熊本身爆发速度不慢,甚至还可以瞬移,圣月贤狼更别说了,小狐狸的双倍敏捷都在其速度下相形见绌。

    现在,没了速度,感觉浑身不对劲,就好似自己的手脚短了一半,有野性狂暴提供的移动速度加成,感觉才好了那么一点点。

    欺负小喽,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啊。

    甩了甩镰刀上的血液,目光落到亚瑞特高原深处。

    或许,真的得去找一找剥壳凹槽的麻烦,才能痛痛快快打一场,消一消内心的郁闷,找回点干劲,前提是对方能大爆。

    是的,没有考虑过打不过这个选项,哪怕我现在才世界之力中级,比剥壳凹槽低了一个境界层次。

    现在的我,的确有点强,这是通过数十上百年不断积累起来的自信。

    现实世界中的我,并非没有努力,也是相当的努力,但晋升速度太快了,金手指太明显了,快到有一种不真实感,哪些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哪些是属于金手指带来的实力?那些不属于我的东西,会不会有一天忽然消失?

    考验世界的修炼,如同大浪淘沙,不仅让我明确了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并且,以此构建起了自己的实力堡垒,王国。

    在这里,我所展现的一切实力,都是我自己的,都是我一点一点修炼得来的,我所施展的元素魔法,也是通过不断的学习魔法知识,以一介魔法白痴的天赋,强行将其结构,原理,优点,缺点,以及发展方向,优化手段,彻底摸透,甚至融合。

    现在还不敢说自己是魔法大师,但至少是一名合格的魔法师。

    所有的一切,再也和主角光环无关,也没有金手指的赠予。

    我的,都是我的。

    所以我现在很清楚,十分明白,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到底有多强。

    因此,剥壳凹槽大兄弟,接下来可要小心你的魔法扩音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