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四十一章 洁露卡:计划通!
    ****************************************************************************************

    吾王似乎也被打动了,气氛安静片刻,她犹犹豫豫,吞吞吐吐,根本听不出一丝平日里的威风凛凛气势的害羞声音响起。

    “那……那样的话……既然也是为了大陆……为了精灵族……没办法……洁露卡说的也有道理……嗯咳……当然,就我本人而言,也是希望……希望给凡……能够和凡……一起孕育后代的,咳咳。”

    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几不可闻,给人一种渐渐退场落幕的感觉。

    “但是!”

    忽然,不知为何,本以为吾王这边就此告一段的对话,再次因为吾王的一句但是,陡生变化,不知道想要说什么,吾王的声音再次变得坚定有力。

    “即便是得寸进尺,我也想要拜托大家,洁露卡和卡露洁,我觉得她们也应该有这样的权利,如果不行,就把我的份让给她们好了。”

    “这怎么……呜!”可怜的妹妹,刚想出声阻止,结果又是一声悲鸣,不出所料的话肯定又是姐姐的友情破肾击无误了。

    “阿尔托,你在说什么呀,卡露洁和洁露卡当然也要计算在内了。”

    “可是……可是……”瞧见自己一方忽然就占了三个名额,吾王心里颇为不安,感觉像是占了大家的便宜。

    “那怎么可以呢。”就在这时,黄段子侍女终于开口了。

    “我们只不过是区区侍女罢了,怎么能占用如此重要的名额。”

    “洁露卡,在我眼中……”

    “把我们当姐妹一样,对吧。”不等吾王说完,这越发嚣张的小侍女就打断了,不过声线相当温柔呢,这小侍女一定也很开心吧。

    “不是当姐妹一样,我们就是姐妹。”吾王严肃的纠正了一个小小错误。

    “承蒙女王陛下看重。”面带笑意的洁露卡,目光落到其他女孩身上,大家脸上也是满满的温暖笑容。

    “既然说到这个份上,我们要是再推迟的话,那便是辜负女王陛下的心意了,但是,如此宝贵的机会,又实在让我和【不才】妹妹坐立难安,所以说,不如换一种方式。”

    “洁露卡,你的歪主意多,你说怎么办吧。”看着黄段子侍女飙演技,琳娅抿嘴笑道。

    “那么,就让我和【不才】妹妹一起侍奉好了。”

    “咦……咦咦?!”所有女孩都发出惊羞声,如此大胆的发言……果然不愧是被某人冠以换段子外号的侍女。

    当然,最害羞的肯定还是妹妹卡露洁,她羞的快要晕倒过去,正要反抗无良姐姐的压迫,却被姐姐眼角一撇。

    “还是说,我的妹妹哟,你打算以害羞的名义,堂而皇之的多占一个名额?”

    顿时间,卡露洁哑口无言,论实力,十个洁露卡也不是她的对手,但论嘴皮子功夫,妹妹比姐姐可就差远了。

    “另外,我还有一个办法,如果大家赞同的话,便是一个名额也不用占用。”

    “哦?”大家被洁露卡的侃侃而谈吸引了注意力,连正在讨论的话题有多么羞人,都暂时忘记了,都想知道她到底有什么办法。

    “女王陛下应该知道,当然,亲王殿下也知道,但是有一些人应该还不知道的,十二骑士当中,为什么只有我和【不才】妹妹最适合侍奉陛下和殿下左右,而不是其他成员,那是因为……”

    接着就是黄段子侍女一番清晰简洁的解释,大致说明了两姐妹所具备的补魔能力,因为有维拉丝这样的害羞女孩在,这无节操小侍女难得收敛几分,用了一些委婉的话语表达,没有说的太露骨。

    女孩里面,一部分人是知道的,一部分人却还不清楚,但经过这番讲解后,大家都露出了恍然之色,不清楚的,终于清楚了,而原本清楚的,则是大概猜测到了这贴身小侍女的算盘。

    对于那些还没有猜透她的意图的,这小侍女厚着脸皮继续做出解释。

    “殿下每次特训完毕,都需要药浴恢复,对吧。”

    “若是有我和【不才】妹妹在的话,那么药浴可以省下哦,大概。”

    于是,所有人都懂了。

    的确,这个方法是不需要占据名额,看似退出了,但其实得了更大的好处,其他人都需要排队,她们姐妹却可以天天……以补魔的名义这啥那啥。

    虽然有点羡慕,但这也是高露洁姐妹特有的能力,别人模仿不了,而且还能省下昂贵的药浴,的确没有反对的理由。

    事情貌似就这么定下来了。

    然后,这时,妹妹忽然发出一声惊叫悲鸣,完全丢掉了平日古板严肃的作风,不顾大家在场凶巴巴的扯住了姐姐的脸。

    “姐姐,你故意这么说的,对吧,如果是按照你说的那样,既然我们不占名额的话,就算不需要我们两个……我们两个同时侍奉也没关系,对吧!”

    没错,卡露洁的脑筋终于转过弯来了,洁露卡一开始就有这个打算,却在全盘托出之前,假惺惺的以不占名额的大义,逼迫妹妹默认那种羞人的事情,简直欺妹狂魔,其心可诛。

    “啧,被发现了吗?”黄段子侍女暗地里切了一声,接着露出苦口婆心之色:“我愚蠢的妹妹哟,虽然我们作为殿下的贴身侍女不该有非分之想,但是,假如说,如果真的有机会为殿下孕育后代的话,难道说……你真的一点都不想吗?”

    “这……这……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可能……我们可是侍女……怎么能……这……就算有一点点这样的想法,也不应该这么做啊!”

    “可是,一起的话,机会不就等于增加一倍了吗?干嘛要单独分开?”

    “歪理,按照你这么说,那大家干脆都一起上好了,机会不是增加好几倍吗?”

    羞急的卡露洁,冷不防爆了一句,让寂静的大厅落叶可闻,大家都一脸愕然的看着卡露洁,露出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卡露洁,关键时刻飙黄段子竟然也可以不逊色姐姐,果然不愧是亲姐妹”,类似这样的表情。

    “不……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总之……我认为姐姐就是在欺负人!我只想表达这个意思而已。”

    察觉到气氛诡异的卡露洁,整张俏脸涨的通红,摇摇欲坠。

    “不愧是我的亲妹妹,我看好你哦。”这时候,无良姐姐追加了会心一击,让卡露洁彻底……暴走了。

    “都是姐姐的错,这次也一定要让你在父母面前深刻忏悔。”

    瞬间黑化的妹妹,脸不红了,也不害羞了,摇晃晃的低着头,向阿尔托莉雅告罪一声,便拎着无法挣脱的姐姐走向侧房,准备长篇大论的训斥了。

    这就是玩脱了的黄段子侍女的标准结局,因为一时逞口舌之利占据上风,便得意忘形,完全忘记了她和妹妹到底哪个处于食物链上端,妹妹含辛茹苦将废材姐姐拉扯长大,到底有多么不容易。

    好险好险,我还以为卡露洁会拉着黄段子侍女出外面去呢,那可就被抓个正着了。

    我颇为心惊的拍了拍胸口,感觉不适宜继续偷听下去了,便蹑手蹑脚离开了这个另类的修罗场,打算出外面兜兜风。

    “殿下?”庭院外面,意外的遇到了尤丽叶亲。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对于迷糊骑士一个人落单,我大吃一惊,这万一要是走丢了该怎么办,尤丽叶亲可是比我……咳咳,不对,可是超级路痴啊。

    “蜜拉去找夏莉了。”尤丽叶似乎充分理解了我这句话的意思,莫非今晚是开核超频的好日子?

    “夏莉?”我恍惚了一下,谁来着,好像……哦,嗯……感觉还是不对,算了。

    “这样啊,你刚才跟大家在一起?”

    “是的,和贝雅一起出来了。”

    呃,是因为接下来的话题少儿不宜,所以才被大家哄出来么,包括贝雅丫头在内。

    “贝雅呢?”我又问道。

    “殿下。”啪一声,双手合十的尤丽叶亲,上前几步,那张成熟迷人,带着一股迷糊人妻属性,让人不由自主的产生保护欲的绝美脸蛋,骤然拉近,让我心脏砰砰直跳。

    “吃饭了吗?”

    “啊啊,已经吃过了。”

    “殿下,吃过饭了吗?”尤丽叶亲双手合十的动作,变成了五指交错的祈祷状。

    “已经……不,还没有。”我差点就要注孤生了,还好反应过来,给自己捏了一把冷汗。

    “一起来吃饭吧。”

    “当然了。”虽然还不饿,但再吃一顿也没啥,不,就算饱的不行,我也不能辜负尤丽叶亲的期待。

    “过家家,还可以和殿下一起玩吗?”

    “当……当然了。”

    有那么一瞬间,我恍惚了一下,过家家?然后忽然想起,紧接着点头答应。

    “太好了,亲~爱~的~”

    下一瞬间,香风满怀,温软满怀,尤丽叶亲就这样抱了过来,那一句亲爱的,真真把我叫的骨头都酥了,没有一丝违和感,仿佛是出自数十年老夫老妻的恩爱妻子之口,有那么刹那,我几乎都以为尤丽叶亲和维拉丝她们一样,早已经是我的妻子。

    我愣了愣,然后伸手,也将怀里的尤丽叶轻轻抱住。

    明知道这么做是错的,会让彼此的感情纠葛更深,更加复杂,但是,阔别了一百多年,所以,稍微……稍微的任性一点,应该没问题吧。

    “尤丽叶,想你了。”轻轻地,在秀发上吻了一口,然后更加用力的紧抱着,发自内心的,颤抖低语道。

    不,不是的,比起思念,更多的应该是处于愧疚才对吧。

    害怕如果尤丽叶再过几天,过十几天不回来,或许,我连她的名字,她的样子也会忘掉,这份猜测所引发的不安和惭愧,让我想弥补点什么。

    “亲爱的……”尤丽叶自怀中抬起了头,眼神迷蒙,似一潭氤氲湖池,散发出难以言喻的神秘妩媚。

    怀里两团软肉,以要将自己弹出去的挤压之势,用力紧贴着,踮起脚尖,耳中好像响起了尤丽叶的细细喃语,来不及细听,嘴巴就被两片陌生的,娇嫩的唇瓣覆盖。

    我呆愣当场,怎么也想不到尤丽叶竟然会主动的,以前她可是……不,但是……

    良久,我回过神来,发现有点不对劲,依依不舍的向后拉开唇距,看着眼睛闭合的尤丽叶亲。

    “尤丽叶?”

    “尤丽叶?”

    呃……竟然就这样睡着了,这样也能睡着,真不愧是迷糊骑士。

    话说,刚才尤丽叶到底说了什么来着?

    我咂巴着嘴,不知道是在回味刚才的话,还是在回味刚才的味道,总之,先把尤丽叶送回房间再说吧。

    并不需要我来做,虽然这活已经很熟练,是贝雅小丫头回来了,见尤丽叶被我抱在怀里,便坚信我做了坏事,嚷嚷着色狼笨蛋吴这样的外号,将尤丽叶抢走了。

    好吧,好吧,实在没办法反驳,又是一桩无法摆脱的情债,别看尤丽叶亲迷迷糊糊,好像很好占便宜的样子,事实上,一点也不,我曾经跟她一起外出历练,睡在同一个帐篷,同一张床,次数都数不过来了,然而,如果我没记错,刚才那应该还是尤丽叶亲的初吻。

    记得她一本正经的对我说过,亲下去,就要负责到底,好像是这样吧?

    咦,难道刚才是什么了不得的仪式?!

    摸了摸涨疼的大脑,我决定回房间好好翻一翻自己的小册子,重新确认和尤丽叶亲的重要对话以及回忆。

    女孩们的讨论,持续到夜色渐深,不知道讨论的结果怎么样,反正到最后,是维拉丝脸红红的走向房间,仿佛背后有无数双眼窥视着她的举动一样,这只小狗狗时不时回过头,发出可爱悲鸣,害羞的难以自持。

    轻轻的,又飞快的推开门,进入房间,再把门合上,感觉窥视的目光终于消失了,维拉丝才松一口气。

    “大人?”她的目光落到床上,没人在。

    再往书桌的方向看去,最近大人老是在那儿写些什么,看些什么,虽然偷偷摸摸的,但还是没瞒得过大家的眼睛。

    但是,也不在书桌。

    这一刻,维拉丝有点小慌,她上前两步,又轻唤了一声大人,最终,目光落到房间不显眼的一角。

    那里,她要找的人,坐在房间黑暗的角落里头,身体紧紧蜷缩,抱着双腿,埋首在膝盖之中,整个人仿佛像是一个椭圆的鸡蛋。

    是的,看上去,就像是将自己关在了暗黑的,封闭的鸡蛋壳里面,散发出与外界隔绝的气息,只剩下无尽的孤独。

    维拉丝死死的捂住嘴巴,尽力让自己不哭出声音,泪水簌簌不停落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