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三十九章 一夜回到解放前
    ****************************************************************************************

    第十五个十年,加仑老头还有一口气的样子,我在训练场受苦,他还能偶尔坐着轮椅来瞅几眼,在双尾的推扶下,明明摆着一张快不行的脸,每次见我被电的滋滋作响,散发出外焦里嫩的鲜香,还会不断嗯嗯点头,仿佛资深而挑剔的美食评论家。

    好气啊啊啊!!!

    不过好消息接踵而来,不然我怕是会忍不住自己暴躁的麒麟臂,干出杀师正道这种大快人心一石二鸟的事情。

    首先是在前几天,蒂亚回来了,当然还有和她形影不离的本子娜,好吧,蒂亚回来当然是好事,好消息,但我不知道后者会不会把这种好事抵消了,显然,一段时间未见,本子娜的毒舌火力大增。

    尤其是在我第一眼见到她,露出迷茫眼神,脑海中蹦出一个念头。

    这看着眼熟而可气的家伙,谁呀?

    大概是被本子娜给读心术了,她瞬间变成了暴躁老哥……不,是暴躁大姐,你看,三万年的sd娃娃了,我这么形容也没错吧,总不能叫暴躁小妹吧,拜托,虽然我在考验世界里是混了一百多年,但是年纪比起她来还差远了,小幽灵都只能甘拜下风。

    总之,本子娜很生气,而且因为变成弱鸡凡人的原因,不能用她那柄华丽的青白细剑对我下黑手了,要是再像以前那样在我额头上刺一个洞,那喷出来的可就不是血,而是脑浆了。

    所以,只能改为毒舌攻击,尤其是在我训练的时候,更是毫不留情,这次真的很生气,她似乎想用这种方式向我表达这一个观点。

    是我的错,我认了。

    幸运的是,她的哼哈拍档,每次联手起来都能我吐槽的体无完肤的恶龙蕾娜,这一次好像网络不大好,有点跟不上本子娜的节奏,好几次不但没有配合成功,反而因为吐槽脱节,让本子娜无语扶额,让我逃过一难。

    这家伙……没问题吧?最近是不是老在发呆?或者坐着发呆,或者站着发呆,或者在训练场看着我出糗,不吐槽而是在发呆。

    我是不是该更关心一下她才对?毕竟已经那啥……那啥百日恩了,算了,找个机会把她拉到小灌木丛里悄悄关心一下吧,我可不是为了品尝她的香唇,食髓知味才这样做,身为博爱的让人类,对异种族进行必要的人道主义关怀,我觉得很妥,没毛病。

    不不不,其实我真正想说的不是这些,让我想想,我想说些什么来着?

    对了,我想起来了!

    我想说的是,蒂亚小丫头的战斗力,有点强。

    是的,和三尾天狐当然没得比,但若是小狐狸不变身,和蒂亚相比就是渣渣一个。

    这天真无邪,元气灿烂的小丫头,或许是因为太单纯了,意外的能够格外坦然的去做和说一些正常少女……不,是哪怕正常人妻也会觉得很害羞的事情以及话语,嚷嚷着“恩恩爱爱的夫妻俩做什么都很正常”这样的话,各种方面各种意义上都显得很色气,沙漠风情的热情大胆美少女公主。

    正常状态下战斗力能和她比拼甚至略有胜之的只有莎尔娜姐姐。

    当然,若是吾王对补魔产生了巨大需求,战斗力还要超过三尾天狐状态的小狐狸,妥妥的,所以双子骑士侍女的存在显得格外重要。

    幸好亚瑟王传承至今只有第二代,也幸好有双子骑士侍女存在,若是没有,若是像天狐传承那样千年一出,恐怕大名鼎鼎的天狐情殇就要被亚瑟王情殇取代了,真可怕,真是太可怕了,能活到现在真是太好了。

    咳咳,好像一个不小心,这种禁忌的话题又不小心聊多了,总之,我只想表达一个意思,蒂亚回来后,这几天过的格外……呃,扎肾。

    本来是有所收敛的,因为加仑老头发明的杨教授魔法阵,导致训练度进一步下降,从地狱程度的训练变成了噩梦程度的训练,加上琳娅每天给我喝的那些药,似乎在大佬药师丽可多姆的帮助下,进一步完善,提升效果。

    于是乎……总之,因为这样那样,原本有所收敛的战斗力似乎被释放出来一些,连小狐狸都跃跃欲试,想要变身一试,对这些天所品尝到的屈辱进行复仇大战,毕竟两种状态下战斗力差距太大。

    瞧我都胡言乱语了些什么,作为一个活了已经快有两百年的老爷爷,老是说这些不害臊么?不显得为老不尊么?

    是的,十五个十年一过,我的灵魂年龄已经逼近两百大关了,最近,就连双子公主都偶尔会吐槽我的语气和目光,看起来像一个故作深沉的老头子,小黑炭则是会投来担忧目光。

    看起来要更振作一些才行了,连女儿们都察觉到了,就更别说其余的女孩们,等等,让我想想看,比如说忽然和她们聊起一些快要印象模糊的过往,以及人,对了,为了治疗我的健忘症特地准备的小册子去哪了?拿来看看。

    从一个隐秘的柜子里取出册子,翻了几页,指着其中一条人名,有了,今天就和女孩们说说德鲁夫的事情吧,第一个被我抢怪的可怜家伙,咦,有这回事吗?哦哦,原来他还有个妻子叫依哈娜,是个温柔亲切的漂亮女人,真是个幸运家伙,刺客马顿那个小心眼的家伙结了婚吗?

    不过,这事有损我作为父亲的光辉形象,要不还是和女儿们说说鲁高因三杰的事情吧,那可是我和双子公主相遇的契机,三杰是谁来着?我,莎尔娜姐姐,还有一个是谁来着?大师兄?应该不是,三无公主?拜托,她的特长是写工口书,看来我得再翻翻小册子,或者回想起点什么,继续补充里面的内容,嗯嗯……

    听到门外有动静,我慌慌张张的将小册子合起往抽屉里一塞,然后笑着迎向敲门进来的蒂亚丫头。

    是的,和小狐狸回来时一样,小丫头也要boss连战……咦,应该是我boss连战才对吧。

    “凡凡在做什么呢?”见我跟一块木头似的坐在书桌前,小丫头背着小手凑前,从后面抱上来,柔软而丰满的触感紧贴在后背上。

    “咳咳,我在……对了,我在练字,上次被阿卡拉奶奶说了,我的字太难看,身为救世主应该练练字,以后签名什么的,不至于丢人。”

    我随便找了个借口蒙混一番,说着说着,感觉好像的确是这么回事,结果当真了!

    “嗯哼?”小丫头呼出的鼻息,打在下巴上,酥酥的。

    “今天又和娜娜吵架了。”

    “你也看出来了,明明是她先挑衅我的。”

    “可是凡凡惹娜娜生气了呀。”

    “这个嘛……我不是和她道歉过了么?”

    “女人呀,光是道歉可没用哦。”

    “那你教教我,该怎么让那小气人偶消气?”

    “呼呼呼,这可就要凡凡自己想咯,办法当然有,但要是我由我说出来,凡凡的诚意就不够了。”

    “你分明就是想多看一会热闹对吧。”

    “诶嘿嘿,不愧是凡凡,我的丈夫,夫妻心连心哟。”

    “心连心个鬼,小丫头,你的小心思越来越多了。”我将蒂亚拉到自己腿上坐下,捏起她的下巴,先来上一记深吻。

    “诶嘿嘿~~~”明明被我说教了,却像是被这一吻所融化,小丫头如同乖巧的猫咪,在怀里小脸微仰,半眯着双眼,露出灿烂幸福的笑颜。

    差点把我的心都给融化掉了。

    “咳咳!”忍着这就将如此可人的小丫头抱上床的冲动,我轻咳几声,感觉刚才记下的小册子要发挥作用了。

    “正好现在时间还早,小丫头,我就跟你说说我的光辉历史吧。”

    “都说不许叫人家小丫头啦,我已经是大人了,是凡凡的成熟可靠的妻子了,我是小丫头的话,那娶了小丫头的凡凡是什么?是什么?”

    蒂亚微微努嘴,小手抬上来,在我的鼻子上轻捏。

    如果真是这样,那大概是三年起步的犯人吧,我在心里小小的吐槽了一句,随即将小丫头作怪的小手拨开,脸色一正,散发出一家之主的威严。

    “还会说这种话,就证明你内心还是个丫头,别闹,听我说。”

    我絮絮叨叨的跟蒂亚丫头说起我曾经作为鲁高因三杰的壮举,虽然很多记忆已经模糊了,但和蒂亚相遇的时间,片段,却从未忘记,成为鲁高因三杰应该是在遇到蒂亚之前,所以她肯定很感兴趣,虽然大概或许这段经历,我老早就跟她提到过,或者她从别的女孩那儿听到过。

    但是,吴子曰,温故而知新,对不?

    念叨叨着,努力回忆起那时候发生过的事情,时不时低下头,看到蒂亚眼睛眼睛一眨不眨,全神贯注的样子,听的很仔细,仿佛一个字也没有放过,小脸洋溢着知性和温柔的光彩,难以描述内心的感动。

    非要形容的话,就仿佛是丈夫看到了温柔的妻子正在笨拙的,拼尽全力给自己织毛衣的那种温馨场景。

    我这才又一次意识到,这小丫头,真的已经是自己成熟可靠的妻子了。

    忍不住低下头,在蒂亚光洁的额头上轻轻一吻,我继续将自己身为鲁高因三杰的英雄过往,更加卖力的表现出来。

    夜深,黑幕笼罩的魔王村,灯火早已熄灭,只剩下皎洁月光的淡淡光辉。

    黑漆漆的屋子里,淡红色的月光艰难透过窗帘,将一丁点的余晖铺洒在地面上,床上的人正发出细微均匀的呼吸,时不时微蹙眉头。

    本该是两个人的床上,却少了一人,在黯淡的难以视清的光线下,让月光也为之黯然的,少女皎洁美丽的赤果身躯,悄无声息的坐在书桌前,那双于黑暗中闪烁着红蓝二色光辉的眼眸,正无声转动,注视着手上的一本册子。

    滴答滴答的滚烫泪水,落在上面,她连忙擦干,把册子合上,蹑手蹑脚的回到床上,将睡熟的男人抱在自己洗白丰满的胸怀中,低声喃喃。

    “凡凡,知道吗?鲁高因三杰的故事,你前天才跟大家说过哦……”

    “不管怎么样……无论如何……千万……千万……无论如何……也不把我忘记哦,呐,凡凡……可以答应我吗……约定好了……就这么约定了……可以吗?”

    “凡凡……我该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帮助你……呐,告诉我……好吗?就算拼了命……我也不要看到你这样……看到你渐渐的……渐渐的把大家都忘记了……看到你不经意露出的孤独麻木……”

    “那双和加仑爷爷一样的眼睛……我不要……不要变成那样嘛……凡凡……凡凡……呜呜呜呜~~~~~~”

    寂静的黑夜,少女的抽泣声久久未息,然而,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嗯……”

    心神不宁,不是什么好征兆啊。

    摸了摸有些发闷的胸口,我露出困惑之色,乍回事,我可没想着去作死呀,干嘛老感觉哪里不对劲。

    “艾芙丽娜?艾芙丽娜?艾弗利亚?!”

    喊了几声,没人应,也是,这家伙只有在刚刚进入考验世界的时候才会说上几句,现在已经是第二年了,还想继续妄图用孤独来打败我么?真是无用的挣扎,哼哼。

    揉了揉鼻子,拍拍脸颊,让自己振作起来,今天,我要干一件大事,可不能陷入消沉当中,得打起精神才行,这是大好事。

    没错,钱凑够了。

    刚好,第五个技能极地风暴也融合成功了,我身上仅有五个技能等级超过十级,或许有人会疑惑,就算不计装备加成,不是八十级,八十个技能点么,怎么才五个技能升到十级?这不才花了五十个技能点么?其余四十个呢?

    身为数学帝的我,并不想和这样的蠢蛋解释,我们境界不同,智商差距太大,友尽了,你退群吧。

    看着已经超过9位数的金币数量,我心中感慨万分,一百多年了,不容易啊,现在要一口气花光,竟有些舍不得。

    嘿,我按。

    顿时,一大串的金币数字,就更股灾一样崩盘,唰唰唰的下降,在我脸色苍白的注视下,不到十秒钟的时间里,降到了只剩下四位数。

    真正意义上的一夜回到解放前。

    忍耐住心伤,迫不及待打开了技能栏,我松了口气,又叹息一声。

    松口气是技能重置成功了,而叹气呢,则是因为果然没有便宜自己的事情发生,不光是未融合的技能,全部变成了灰白色的未学得状态,之前融合掉的五个技能,也扣除了相应的点数。

    比如说熊人变身,融合的时候是十二级,这些年不断修炼,提升,达到了十八级。

    现在,变回了可怜的六级。

    感觉就像全身的力气被抽空了一样,不仅仅是钱包一夜回到解放前,连实力都有这样的趋势,现在让我再去挑战罗达门特,估计……不,是绝对会丢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