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三十四章 去你妹的时间
    ****************************************************************************************

    随即,加仑又强忍着疲惫,将要注意的几个要点告知,便挥了挥手,我还没来得及站起来,他就已经合上眼皮,睡着了。

    到最后,连如何更快转职的办法,他都没来得及告诉我,原本这是我最需要的东西,可是进入考验世界,历练了一番之后,我明白了,若是不能通过考验,就算转职了,我也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成长,我等不起,联盟也等不起。

    只有通过艾芙丽娜的考验,只有利用好考验世界里几近无限的时间,我才能找到一块最快捷的,从菜鸟到巅峰强者的捷径,在现实中一飞冲天,重新恢复救世主的荣光。

    呃……虽然我不觉得我有什么荣光可以恢复就是了,不过嘛,最重要的是气势,气势!

    从加仑那儿出来后,我又毫无理由的抱上了小狐狸,蹭蹭,蹭蹭,好想一直抱到晚上睡觉为止,可惜老酒鬼的出现,打破了我的美梦,午饭过后刚刚不久,我就被她老鹰拎小鸡似的,毫不留情的赶到训练场,开始了久违(?)的魔鬼训练,围观观众增加了小狐狸一员,羞耻度增加了一分,可喜可贺……你妹!

    精疲力尽的到了晚上,泡过澡之后,微微恢复了一些精力,心里便蠢蠢欲动,又害怕又期待,假装不在意,信步来到房门一推,昏暗光线下,刻意打扮过,比往常还要nice几分小狐狸,宛如新婚妻子一样坐在床头。

    同志们,最大的考验来了,我闭上双眼,虎目仿佛流下了两行诀别泪水,然后毅然迈出步伐,房门砰一下重重合上。

    不知道维拉丝又和这只小狐狸嘀咕了什么,出乎意料的没有遇到傲娇抵抗,嗯嗯嗯,莫非……小狐狸也信了那些谣言?莫非……小狐狸也很想当母亲?

    总之,没有变身的小狐狸就是个战五渣,能活着进入考验世界真是太好了。

    “嗯……”刚进入考验世界中,我便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忘记问加仑老头了,大统一理念要付出生命的代价,这一点他已经明白交代过了,我也理解了,那么接下来的孤独感,又是怎么回事呢?

    虽然嘛,修炼霸体的确是一件很孤独,很乏味的事情,但并不是不可以中止,去做做其他事情解闷,或许对加仑老头而言,无亲无故的他,除了修炼以外也没有其他事情可做,的确会很孤独,但对于我来说,如果不是在考验世界,我大可以去找女孩们解闷呀,加仑又不知道我在考验世界的事情,凭什么断言我除了折寿以外,还要忍受无尽的孤独。

    我可是和千年死宅加仑不同次元的存在,现充救世主你怕不怕?

    想不通,也来不及问,或许是他在吓唬我吧,算了,等到十年后再问问看,总会弄明白的。

    又想到加仑说的,维持霸体对生命的加倍损耗问题。

    其实就算加仑不说,我也隐隐感觉到,这不废话么,自己的生命力正在加倍损耗流失,别说我是冒险者,是个正常人也能察觉到好不好。

    只不过,具体是多少,心里无法确认,如今总算是从加仑那儿得到了切确的答案。

    加倍的意思是,加两倍。

    我当时扳着手指头一数,也就是说,假如自己有一百年的寿命,那最终只能活五十年?

    不知为何加仑听了,又咳出血来。

    不管自己有没有算对,总之感觉很要紧就是了,难怪加仑会害怕死后被阿卡拉,被女孩们挖出来鞭尸,这减寿减的也太厉害了,而且修炼花费的时间巨长,除了加仑这种情况特殊的家伙,谁敢修炼?谁能修炼?

    带着这份不安,我召唤了只会在每次考验开头出现,嘲讽我几句的咸鱼剑。

    “艾芙丽娜,我在考验世界里也会老死吗?”

    “哦,不会,你在考验世界里的寿命是无限的,这算是唯一的优待吧。”

    顿了顿,它的语气变得嫌弃而嘲讽:“毕竟的话,要是按正常人的寿命,你在考验世界里的结局肯定是老死,绝对活不到完成考验的那一天,我承诺过不会给你一个必死必输之局做为考验,所以只能捏着鼻子心不甘情不愿的提供这样的服务了。”

    “那还真是感谢了,顺便问一下捏着鼻子的原因,真不是因为从你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咸鱼气息?我看还是乖乖找一把剑鞘比较好,比如说我以前送你的那把。”

    本来还怀着十二分的感激,结果这咸鱼剑就不愿意好好说话,或者是不愿意接受我的感激,说话冷嘲热讽的,让人感动不起来。

    “滚,小心我把你变成一个白胡子老头!”当年的恶作剧被旧事重提,让艾芙丽娜恼羞成怒,显然对我给它的【新家】十分不满,气冲冲的消失了。

    “无限的寿命啊……”回过神来,我喃喃自语,忽然露出苦笑。

    考验世界的自己,除了那份仇恨以外,完全就是加仑的翻版,现在又要踏上加仑走过的路,这是天意么?

    还是说……蒙娜丽莎的……艾芙丽娜的心软?

    也罢,管不了那么多了,开始练习吧。

    首先,先将霸体维持一个小时以上,这对已经苦练这招十年之久的我而言,无疑是小事一桩,当然,那股宛如陷入深海之中的不适和无力感,无论如何都没办法习惯,只能学会忍受。

    一个小时过后,身体开始逐渐出现了【分解】的感觉。

    重头戏来了。

    我心神一定,按照加仑所教,开始尝试感应魔法脉络所在,然后将这股分解的感觉引导到魔法脉络当中。

    然后,失败了。

    理所当然的,也没指望一次就成功,这一次的失败让我领悟到一件事情。

    顺序搞错了。

    应该是先感应到魔法脉络的存在,然后再尝试,否则在感应到之前就已经先承受不住霸体了。

    啊啊,总算是弄明白了,加仑指点的时候,轻飘飘带过一句“魔法基础很重要”是什么意思了。

    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到是再重点提一提啊混蛋!该不会误以为我是不世的魔法天才所以才一句带过吧?!

    深吸气,深呼气,不生气。

    我开始感应魔法脉络所在,这对我来说并不是难事,虽然我不是什么不世的魔法天才,但好歹当年被人妻骑士引导着进入更深层次的魔法脉络世界,就算狼人变身丢了,这份感觉依然还在。

    最重要的是,这真不是什么难事,第三世界的大多数冒险者都能做到,当然,能做到什么程度那又是另说了。

    很快,我感应到了魔法脉络的所在,脑海之中宛如投影一般勾勒出了大致的结构形状,这是世界独一无二,只属于自己的魔法脉络。

    当然,魔法脉络其实并没有具体的形状结构,它并非细胞或是神经元一类的东西,更不是人的五脏六腑,没有物理形态,脑海中出现的投影,只不过是精神世界对体内的存在事物的自我感知具象化。

    嗯嗯,是熊人变身这个技能呀,不愧是自己最熟悉的技能,就是你了。

    我停下感知,再次进入霸体状态,等分解的感觉出现时,立刻感知熊人变身的魔法脉络,将身体的感觉引导到精神世界的烙印当中。

    这是一个很抽象的过程,就像是要把现实当中的一块色彩缤纷的蛋糕,塞到一副水墨画里面,根本无法用语言去描述。

    经历过几次失败之后,我竟然成功了。

    这么简单?

    我几乎不敢相信,这种以前完全无法想象的事情,真的做到了,简直就像做梦一样。

    不对,自己现在的确是在做梦没错。

    我努力将恨不得立刻醒过来向加仑邀功炫耀的激动心情平息下来,深呼吸,再深呼吸,而后,终于迈出了修炼的第一步。

    没错,上一个十年的霸体修炼,只不过是在打基础,连入门都不算。

    迈入这一步以后,我忽然意识到了,或许自己找到了另外一个答案,为什么加仑要说修炼的过程中充满无尽孤独。

    将持续施展霸体所产生的分离感,引导到魔法烙印之中,是一种相当精细的操作,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在指挥体内的白细胞对抗病毒一样,当然,魔法烙印并不是病毒,只是我现在所做的事情,就是在蚕食魔法烙印。

    是的,利用这股分离感,蚕食着魔法烙印,甚至更深层次的,蚕食着体内的魔法脉络。

    就如同白蚁啃噬木头一样,一点一点的,一点一点的,每啃噬一点,脑海中对魔法脉络的感知就深刻一分,理解一分,我不知道被啃噬的部分,到底是融入到了自己的身体里面,还是烙印到了精神世界当中。

    只是,这种感觉并不好受,而且,最重要的是相当枯燥无味,流水线工人大概都要比这好一万倍。

    似乎度过了相当漫长的一段时间,我睁开眼,心力憔悴的醒过来。

    已经过了多长时间了?

    可千万不要一晃十年就过去了,虽说能用这种方式熬过时间让我有点小高兴,但这种效率却又不是我想要的,因为分解熊人变身的魔法烙印这项大工程,尚未完成百分之一。

    一年……不,半年……不,一个月就好了,一个月很合适。

    我迫不及待的看向摆在旁边的沙漏,笑容渐渐消逝。

    并非过了太长太长的时间,让我无法接受,而是……而是……太短了!

    我先看向第一个沙漏,搜刮法师公会得来的,满一次代表一个月,上面有精确到天的刻度。

    粉末状的细沙潺潺落下,在下层铺了薄薄一层,沙子所堆起的高度,连第一天的刻度都尚未淹没。

    坏了吧。

    我喃喃自语一句,又看向第二个沙漏,同样是法师公会出品,满一次十天,上面显示的刻度,同样没到一天。

    我揉了揉太阳穴,看向第三个沙漏,市场上最常见的,代表一天的沙漏。

    沙子约莫升高到三分之二。

    换言之,如果它是准确的,那么我刚刚以为的一个月,一年,乃至十年的时间,其实只过了不到一天。

    不会吧……

    我无力躺倒在地,目光无神的注视着天空。

    本来在考验世界里,就是一夜十年,惨无人道,现在在修炼过程中,你还让我度日如年?

    不不不,等等,这不是好事么,说不定我在这个十年里,就能把所有的三十个魔法烙印都分解了,然后再让加仑大吃一惊,就像他昨天听到我透露将霸体维持了一个小时后的感受的那种表情。

    用一个字来形容,装逼打脸,浑身酸爽。

    哪怕就为了等这一刻,我只需要一个让自己忍受下去的理由,所以……

    继续开始吧。

    摸了摸肚子,一天没吃,还不算饿。

    是啊,自己好歹也是领域高级强者了,这副身体,就算是十天半个月不吃不喝,也能忍受下来。

    所以,这是在告诉我,一次最多可以持续修炼半个月,一天太少了么?

    眼睛缓缓地,缓缓地,死心的合上,一切归于寂静,连沙漏细细沙沙的轻微响声,似也被无尽的寂静吞噬。

    一年过后,罗格草原……

    数十只沉沦魔尖声怪叫着,连心爱的小片刀也不要了,扔下四处逃窜。

    “哪里跑,吃我长矛!”十多道白光,几乎是同时射出,宛如亚马逊的多重箭一般,准确无误的命中每一只逃窜的沉沦魔。

    收回手中的标枪,看看数量,唉,又要修理了,算了,还是别修理了,反正只是白板,用完算了。

    正是深冬季节,哈洛加斯就跟白色炼狱似的,没法呆了,我回到罗格营地,今天本来想打点野味,给自己加加餐,没想到猎物一头撞到这个沉沦魔营地里,于是我这个……我这个联盟酋长就顺手将营地也猎了。

    只不过爆落了数十枚金币而已,我嫌弃的咂咂嘴,摆出不屑去捡的嘴脸,其实是知道金币回收系统,不需要自己特地去捡。

    顺手拾起被沉沦魔干掉的,正要扔到锅里的猎物,心里暗叫侥幸,还好没扔进去,不然就没法吃了,天知道沉沦魔的锅里到底都煮过什么,里面厚厚一层恶心的黏膏粘着,比老巫婆家的冒着不详绿光的黑色大锅还要恐怖好不好。

    抬头看一眼阴沉沉的天空,冰冷的风刮在脸上,有些刺疼,却让我格外欢喜的伸手想去抓上一把。

    只有这流动的风,只有这份刺疼的感觉,才能让我感觉到这个世界没有完全停滞,时间还在渐渐流逝。

    一年,仅仅只过了一年而已,感觉却已经比第一个十年更煎熬了。

    于是,我不得不把老酒鬼的话当放屁,学会劳逸结合,总算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疯掉。

    回去吃顿好的,继续修炼?

    不不不,今天还是多看一会魔法书,明天再修炼吧。

    不不不,明天再练练级,努力冲击八十大关,修炼的事后天再说吧。

    劳逸结合很重要。

    时间,去你妹的时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