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三十二章 一万个霸体,也比不上我家小狐狸
    ****************************************************************************************

    好像,持续性霸体不那么好练啊。

    第七个十年,如果要我用一句话来总结的话,那么应该就是这一句了。

    霸体作为早期的技巧,在我和加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传授给我了,当时是个十分好用的能力,凭借着这一招,后来许多次在和大师兄二师兄对战练习的时候,打的他们灰头土脸,嚷嚷着也要学。

    对付怪物强敌的时候,也是莽的不要不要,要么你死,要么我残,可以说在当时是比较核心的技巧之一,很适合我这种人,嗯,非常适合。

    可是后来,用的次数渐渐少了,特别是晋升到世界之力境界以后,无论是cosplay熊,还是圣月贤狼,这两大变身几乎用不上了。

    圣月贤狼的话,有着无以伦比的速度,相对的比较脆一些,我就算再莽,也不会作死拿圣月贤狼来用霸体扛敌人的招数,呃……真没用过?记不大清了,反正按道理来说是不该这么用的。

    cosplay熊则是恰恰相反,本来强大的体质和力量,就已经相当于是半个霸体状态,能在cosplay熊最引以为豪的力量方面超越cosplay熊的强敌,感觉就算使用霸体,也没什么卵用了。

    综上所述,霸体的确是差不多被我忘了,如果不是加仑忽然提起的话。

    当然,几乎忘了,和忘掉该怎么使用,是另一回事,经加仑这么提醒,刚刚来到考验世界,我就立刻尝试了,结果很顺利的施展出来。

    你看,根本不难嘛,作为早期连我都能顺利学会的技巧,说实话霸体的技术含量并不高,只不过是一种发力运用而已。

    找回施展霸体的感觉,如此容易,让我有些后悔,早知道应该让加仑把下一步要做的事情也说出来,或许这个十年要浪费很多时间了。

    这么想着,开始尝试保持霸体状态,慢慢的,慢慢的,整个人都不好了。

    是的,整个人都不好了。

    霸体并不是什么好东西,有利有弊,非要评价的话,我认为它更像是一种负面状态,并不像许多游戏里那么霸气,作用那么大,它有承受的极限,它能使你受到的伤害倍增,它还能让你身体硬直,灵活性-10086。

    一般情况下,你不会想到用它,只有以下这几种状况会派上用场。

    要么,你想以伤换伤,甚至和敌人同归于尽,要么试图用它给敌人一个惊喜,再接一记北斗友情打脸拳,一般来说只有第一次能凑效,除非敌人是第一第二世界的怪物。

    当然,说了那么多坏处,其实霸体也没那么不堪,比如说面对势均力敌的对手,往往争取到一丝先机,就能左右胜负,霸体正是为你争取先机的好伙伴,我之前也说过,凭借着这一招曾经让大师兄二师兄吃过不少苦头,只是用一种批判的目光去看待它,不希望人们被它的名字和脑海中无用的常识所误导,以为开了霸体就是强无敌,可以无脑猪突猛进罢了。

    回到正题,说到哪来着,对,维持住霸体,整个人都不好。

    这是从未有过的感觉,因为我从未这样试过,以前一直觉得霸体只要在关键时刻使出一下下就好了,大家也都这么认为,哪想到加仑的脑袋不走寻常路,竟然会捣鼓出这种邪道路子。

    这不,原本轻易的寻回霸体这个技巧,自信满满,还觉得这个十年会浪费许多,继续无所事事的历练虚度,哪想到,现实给了我一记当头棒喝。

    第一次尝试,我连一分钟都没有撑过。

    擦了擦额头上莫名渗出的汗水,我一脸的莫名其妙,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只不过是多持续了几十秒,原本轻而易举能做到,可以施展出来的能力,为什么就变得辣么难了呢?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就好像……呃……或许就像是普通人练习潜水憋气一样,那种感觉,刚刚开始还好,越到后面越难受,而且身体受到霸体的影响,变得僵硬,躯体和四肢灌了铅似的,沉重无比,更是加重了这份难受感和由之所引发的恐慌。

    如同被绑上了铅块,渐渐地,渐渐地沉入无底的大海深渊,光线在消失,意识在消失,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只剩下无穷无尽的冰冷,空虚,痛苦,以及对漆黑海水中,随时可能会冒出的猩红色的深海巨兽之瞳的恐惧。

    数次尝试,结果都是一样,其中有一次,因为不服气,想要挑战极限,差点就完全失去对身体的控制,回不来了。

    因为开霸体时间过长而挂掉,如果真变成这样,我绝对可以提供一万年份的笑料。

    就好像在儿童向游戏里,找到了隐藏的地狱难度,我心中充满了不服和好奇,在第七个十年了,吃饭睡觉,偶尔啃一啃带回来的魔法书,时不时外出调戏一下新手村的怪物,剩余的时间都用在练习霸体上面。

    等第七个十年结束,已经差不多能维持霸体一个小时左右,但早在两年前就能做到这种地步,却是因为遇到了瓶颈,身体内部开始出现一种诡异的,仿佛要分离解散的感觉,吓的我不敢继续尝试下去,生怕走火入魔。

    加仑那老头,也不把话说清楚,这是想害死我不成?

    看看等级,七十九级,好歹是终于超过了现实世界的自己的曾经等级,只不过我并不满意,因为上一个十年里已经七十八级有多,这个十年相当于是连一整级都没能凑够,我原本的目标是冲刺八十级来着。

    等到了八十级,每一级所需的经验再次几何增长,我有预感,若是不提升到世界之力境界,到时候十年能升个一级,就算差不多了,萨绮丽她们在八十级这个堪里能做到几年升一级,那是因为她们有一个优秀的团队,有联盟作为后盾,有大量的资源交换。

    而我,打个比方,万一遇到魔王领主级别的敌人,就算能逃回罗格营地,在这个空无一人的世界里,谁来救我?

    没错,这就是我继续理直气壮在新手村里混的理由。

    睁眼醒过来,便心念念的想去找加仑,把接下来的修炼方法打听清楚。

    只不过,依然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瞧瞧谁回来了。

    我们的小天狐童鞋。

    当我在家门口伸着懒腰,打算做几个伸展运动的时候,远远地,就看到了她风尘仆仆归来的身影。

    眼皮一眨,这一溜烟的小狐狸,就已经出现在眼前,绕着我转了一圈,速度快的惊人。

    “什么嘛,这不是一点事都没有吗?”

    看到我精神倍好的模样,这只小狐狸摸着下巴,眼睛闪烁疑惑,漂亮的狐狸尾巴左右摇晃起来。

    你这是自寻死路口牙。

    我二话不说,伸手一把抱住了眼前的可口小天狐,蹭蹭脸,摸摸柔软的狐狸耳朵,再顺一顺光滑蓬松的狐狸尾巴,啊啊啊,就是这种手感,错不了,这就是我家的小狐狸,阔别了七十年的小狐狸。

    擦了擦快要从眼角溢出的泪光,我再次化身拥抱狂魔,不仅仅是抱着小狐狸不放手,还在她身上摸来摸去,谁让这手感爆好的狐狸耳朵和尾巴那么犯规。

    “抱……抱够没有,摸够没有,放手啦!”起先,小狐狸没怎么挣扎,不然以她的速度怎么可能躲不开我这一记拥抱。

    毕竟外出历练也有一小段时间了,怪担心的,怪想念的,而且已经结婚了,是夫妻了,更更更重要的是,没有别人看着,纵使傲娇如她,在这种小别胜新婚的时刻,也想多温存一会儿。

    然而,正害羞的这么琢磨着的小狐狸,忽然看到门口露出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没等她反应过来,第二双,第三双,第四双,转眼间,似乎比她的速度还要快般,周围就站了许多人。

    于是乎,新婚娇妻小天狐,重新变回了傲娇嘴硬小天狐。

    “放手啊,笨蛋!”

    “不放。”

    小狐狸尾巴一僵,没了办法。

    换做以前,她可以果断一个狐狸甩尾,让这不顾场合的色狼笨蛋……丈夫,抱肚蹲地,现在却没办法下得了手。

    怎么办,得想个办法才行,不然的话……那么多人看着……好害羞。

    “至少,至少等我去洗个澡,你看我刚刚回来,身上还脏的很。”慌乱的小狐狸,有些慌不择语。

    “哦,那一起洗吧。”

    “谁……谁要和你一起洗啊,色狼!快放手!我真的要生气了!”

    “露西亚,放弃吧,放弃吧。”这时候,其他女孩好言劝慰。

    “现在的大人,已经算好了,你是不知道前几天。”

    “更加厉害呢,那时候的大哥哥。”

    “对对对,恨不得能一口气把大家都抱在怀里,那份野心,不愧是吴大哥。”

    “喂喂,琳娅小妮子,我可是都听着。”

    “我可没乱说,对吧。”

    “话是这么说,好歹给你的丈夫留一两分面子。”

    “好吧,那换一种说法。”

    “免了,免了!”我连忙阻止,看着小妮子狡黠的语气就知道,换一种说法绝对是变本加厉。

    听着对话的小狐狸,却想歪了。

    好呀,这笨蛋不思进取也就罢了,竟然还……竟然还仗着没人敢对他动手,对大家……竟然想要对所有人动手动脚,这不是完全堕落了吗?

    尾巴正要炸起,但还没付诸行动,就迅速软垂下去。

    已经够了。

    这坏蛋……已经够了,他的努力,他所做的一切,大家都看在眼里,为联盟,为这个大陆所付出的一切,已经够了,足以配得上救世主的号称,无愧于世人,不输给昔日的七英雄。

    或许这么说有点奇怪,好像是在形容一个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世界,现在已经垂暮的老人。

    但是,撇开年龄的因素,只看这坏蛋所做一切,或许还真是这样,他的每一步成长,每一分实力,都完全贡献给了联盟。

    想到这些,小狐狸心软了,软的只剩下浓浓的,对丈夫的爱恋。

    然后,陡然烧起了熊熊斗志。

    所以,接下来,就由本天狐,由我们,来完成这个坏蛋没有完成,想要完成的事情吧,要更加更加的努力才行。

    此时的小狐狸,漆黑的眼眸仿佛燃烧着两团烈焰,握紧双拳,连被大家围观的害羞事实也忘记了,既然见了这坏蛋,看到他想把无事,没有消沉,相反还过的很好,那就够了,恨不得立刻调头回去历练。

    虽然内心深处是有点舍不得,如果没人看着就好了,或许……可以……大概……能再多停留一会儿,这样的……被这坏蛋……被自己的丈夫紧紧搂抱着。

    感觉怀里的小狐狸,有生气的迹象,但忽地一下又软了,变成了一只软狐狸,没等我琢磨清她的心理变化,陡然间,这只小天狐却又像身体熊熊燃烧起来了般,给人充满干劲和斗志的感觉。

    emmmm……

    我一脸的问号,咋回事?在短短的时间里,这只小狐狸到底经历了什么样波澜壮阔的心历路程?才会产生这样的变化,她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补充小天狐能量,纵使后来小狐狸回过神来,继续害羞抗议,柔弱挣扎,我也没有松手,一直抱着,抱下去,并拉来其他女孩作证,前几天她们也经历过这么羞人的事情,小狐狸才算接受了这样的现实……

    才怪呢,不傲娇她就不是小狐狸了。

    最后我们互相妥协了,我依然抱着小狐狸,不过从正面的紧紧拥抱变成了侧抱,搂上了她的小蛮腰,总得能正常走路才行吧,时不时低头亲昵的蹭蹭她的狐狸耳朵,嗅嗅她身上散发出的天然的迷人媚香,再伸手摸摸那柔顺的狐狸尾巴,一本满足。

    等见吃过早餐,见到加仑的时候,他用他那双死鱼眼无神的和我对视着,一副随时要挂的模样,站在旁边的双尾抬头挺胸,燕尾服笔直,满满的绅士风度,它的两根尾巴摇来晃去,时不时扯一下猫胡子,也是默默无言,气氛一度很尴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