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二十九章 千年孤独
    ****************************************************************************************

    加仑老头絮絮叨叨,说出的他作为孤儿被一个单亲家庭所收养的童年故事,平淡而无趣,加上他的语气平直缓慢,毫无顿挫,听久了,就好像是锉刀刮木发出的声音,不仅仅是无趣的程度,可以说是一种折磨。

    但是,没有人打断他,这是对一个垂死的老人,对一个落寞的强者应有的尊敬。

    女孩们随后赶到,机智如我,连忙回头对她们比了一个嘘声的手势,让她们别靠太近,在一旁听着就好,免得加仑回头一看有新客人来了,又重新来上一遍他的童年往事。

    直到中午,加仑的回忆,才刚刚结束他的童年时期,踏上了作为一名学员的成长道路,我正犹豫着该继续听下去,还是照常回去接受老酒鬼的魔鬼训练,回头一看,发现后排多了不少人,其中就有老酒鬼,她冲我比划几下手势,看样子下午的训练是要暂停了。

    没想到,这老酒鬼也会有耐心安安分分坐下来听这样的枯燥故事,那么身为学生的我,就更是责无旁贷了。

    回过头,打起精神继续听下去,不知不觉就到了傍晚,终于,故事有了一点起色,加仑的回忆终于来到了他长大成人,并即将要面临转职,亲情,爱情,在小小的家庭里不断酝酿,他洁白的人生道路,开始染上了五颜六色的温暖色调。

    若不是听加仑亲口说出,我们很难想象,他向往着转职成为冒险者,只是为了保护这个小小的村庄,保护他的家庭,完全想象不出来,这会是一个至强者,在他人生初始所诞生的愿望,没有丝毫野心,和远大更无关联,太渺小了,根本配不上他现在的身份地位和实力。

    但是,从他口中听到的,详细到可以轻易在脑海中描绘出来的普通而温馨的家庭,以及平淡祥和的村落,让我们又觉得,他这么想的确是理所当然。

    这是一个知足的,乐观的,平凡的人。

    到此为止,加仑的成长经历都很普通,俺很大陆常见的孤儿身份,常见的单亲家庭,常见的被收养关系,以及常见的感情,充其量只是展示出了他过人的天赋,但也并不像大师兄二师兄和莎尔娜姐姐她们那般惊才绝艳,姑且只能说是百里挑一的天才。

    这样一个普通的天才,没有奇遇,没有外挂,到底是怎么成为现在的至强者,很可能是联盟第一人,获得这样的成就和高度呢?

    听到这里,我们不由的好奇起来,之前枯燥乏味的印象,早就一丢而空,再也不是抱着尊敬的态度勉强自己听下去,而是变得开始期待后续的发展。

    虽然大多数人都猜到了,这种变化,加仑的人生转折点,很可能和贝利尔有关,但是到目前为止,完全想象不出来这样的加仑,这样的一个普通家庭,这样的一个平凡村落,怎么可能和贝利尔扯上关系。

    就如同许多小说里写的一样,明明知道以后将是波澜壮阔的剧情,往往前边的生活越平静,越幸福,反转可能就越大,我们也是这样,听着加仑叙说这些平凡的生活,渐渐对剧情产生了好奇和兴趣以后,不免产生这样的担忧想法。

    果不其然,毫无预兆的,一张来自地底的深渊大嘴出现了,将他的家,他的亲人,他的恋人,他的村庄,整个吞到了肚子里,外出打水的加仑恰恰站在这张大嘴的边缘,幸免于难,却亲眼目睹了这一幕。

    听到这里,我回过头,和琳娅交换了一道眼神。

    从地底出现的大嘴?吞噬村庄?

    这不是之前琳娅和莱娜和我提到过的,在千年前就陆续发现,却至今也未能解开的神秘的村庄消失事件吗?

    阿卡拉和凯恩以及法拉老头,当初还为了这件事奔波,亲自前往现场查看来着,没想到本以为真相要埋没在历史当中,直至数十数百年后再次发生,才有可能解决的迷之事件,答案却隐藏在加仑的故事当中。

    他竟然是当事人,参与者之一,这是无论如何都没能想到的。

    进而又想起事件第三次发生的时候,传说有目击者,损失也减少了,进而得出吞噬村庄的神秘怪物,很可能是被阻止了这个猜想。

    结合刚才的真相,立刻便产生了恍然大悟的感觉。

    目击者,很可能就是加仑,而阻止神秘怪物的,大概也是加仑跑不掉了。

    再进一步推论,这个吞噬村庄的神秘怪物,将加仑的家人和家乡毁于一旦的不共戴天仇人,绝对就是贝利尔的那只宠物无疑了。

    这么一来,所有的谜题就都解开了。

    正当我和琳娅觉得真相大白,已经不会再惊讶的时候,更让我们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驱使着宠物吞噬了村庄的贝利尔,发现了他这个幸存者,然后,和加仑做了一次交易,从此,加仑获得了漫长的寿命,踏上了漫漫无期的复仇之路。

    甚至,连罪罚都是贝利尔教的,瞧瞧我现在的脸色,就知道我有多震惊,多惊讶,曾经还一度幻想过,当自己强大起来,但仍然不是贝利尔的对手时,用上罪罚这张最后的底牌,或许能够翻盘也说不定。

    没想到,罪罚这一招却是贝利尔创造……不,到也不一定是它创造出来的,却毫无疑问是从它那儿流传出来的,竟然用敌人教的招式做为自己的底牌对付这个敌人,我是有多傻多天真呀?

    对于贝利尔提出的交易,加仑最后选择了接受,无论是为了复仇,或是恐惧,或是反过来拒绝,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我们都能够理解,在那样的情况下,没有人能做出敢拍着胸膛保证自己绝对正确的选择。

    只不过,让大家感到震惊和悲哀的是,无论是说到村庄被吞噬的那一瞬间,还是后来和贝利尔的交易,加仑始终都保持着那副呆滞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心死了?绝望了?看开了?无论是哪种答案,都让人感到揪心。

    看看时间,已经是夜幕降临,看来加仑的故事还有很长,很长,或许用上十天八天也说不完,我想着自己根本无法等待那么长的时间,但是,却始终无法做出打扰之举。

    这相当是一个可敬的老人,最后的故事,乃至最后的遗言了。

    然而,情况出乎我的意料,在加仑选择了屈服于贝利尔的交易以后,故事的进展从一个极端到达了另外一个极端。

    面前说的详细无比,一件童年小事就可以唠叨上几十分钟,后面却是几年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的跳。

    连交易发生不久以后的转职,如此重要的事情,都被几句话带过去了。

    为什么会发生如此巨大的转变?或许也不难理解,可以想象得出,对于加仑而言,事故发生以前的村庄生活,是他最幸福,最值得回忆的时光,而是噩梦发生以后,则是充满痛苦的,不愿回忆的经历,或者是当时的他已经被复仇之心所蒙蔽,后面发生的一切事情,已经记不大起来了,毕竟是一千年啊,换成是我,估计除了女孩们,像是大师兄二师兄,老马高特里肯沙希克这些人,都未必能记得起来,更别说回忆了。

    当然,或者两种原因都有。

    总之,加仑的回忆以一种跳跃式的时间进展着,接受了贝利尔的交易的他,除了满心的复仇,不断驱使自己变强以外,我们渐渐发现,他在逃避。

    并非逃避自己,而是在逃避他人,逃避这个世界。

    他在害怕,自己为了复仇,已经成为贝利尔的一枚棋子,万一贝利尔要利用他做点什么呢?所以,他不断在逃避联盟,避免接触联盟,甚至避免接触任何人,生怕自己被贝利尔所利用,使得其他人受到伤害。

    因此,我们在加仑以后的故事里,体验到了深深的孤独。

    明明深处在这个世界当中,却要不断逃避这个世界,明明站在熙攘的人群里面,却不敢于任何人产生交集。

    为了避免被贝利尔利用,加仑自己把自己活生生的孤立起来了,并且孤立了千年。

    这是何等的……

    不仅是我,就连时间观念格外淡薄的巨龙,恶龙蕾娜她们,都为之深深震撼,这样的日子,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

    不仅仅是孤独,还有随后的迷茫,痛恨,绝望,麻木,让人深深意识到,时间的威力到底有多么可怕。

    连杀害亲人,吞噬村庄的仇恨,都可以淡忘。

    转而痛恨这样的自己。

    又连这份痛恨,都可以淡忘。

    察觉到这个事实后,陷入绝望,然而连绝望也渐渐习惯了。

    最后彻底变成了麻木。

    或许,仇恨始终没有被遗忘,没有淡忘,只是漫长的时间,无尽的复仇,让他感到深深疲惫了。

    回过头,女孩们已经泣不成声,连老酒鬼的瞳孔里都晶莹闪烁,发现我在看她,狠狠瞪了一眼,无声指了指我的眼角。

    下意识摸了摸,湿凉一片。

    跨过了千年的故事,在最后是几十年时间里,恢复详尽。

    那是加仑最后的一段时间,乍一看,他好像已经看开了,准备最后一搏,他收集香料,尽量回想起恋人的身影,想起故乡的轮廓,让那份深感疲惫的仇恨,重新抬头。

    然而从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我回忆起和他相处,受他教导的那段时间,根本无法想象,这是一个在竭尽全力的试图让自己重新踏入仇恨的噩梦深渊之中,一心求死的孤独老人。

    或许是千年的苦难,已经让他带上了一张厚重的面具。

    直到最后,对战贝利尔的宠物,拼尽全力依然失败,对加仑而言到底是一种绝望,还是一种解脱呢?

    或许,别说我们,就连加仑自己都分不清了。

    仿佛是一个旁白在叙述一个遥远的,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故事般,由始至终,加仑都没有露出任何其他的表情。直到结束,他疲惫的深深合上双眼,坐在轮椅上睡着了。

    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只记得所有人都是心不在焉,尚沉浸在加仑的不幸当中。

    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躺下,如何进入考验世界里面。

    只知道进来以后,自己就一直在发呆,在思考。

    和加仑相比,我这到底算什么?

    千年的孤独,千年的不幸,若是说对方是一头巨龙,那还可以理解,还可以找借口安慰自己,毕竟寿命和时间观念不一样,或许巨龙的孤独绝望一千年,就如同人类深陷绝望孤独三五年。

    但是,加仑却偏偏是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人类。

    比较之下,自己这区区几十年的孤独,就大喊着要死要活,真是太丢脸了。

    就像一个在跑步里摔倒,擦伤了膝盖的小屁孩,在感叹人生的多灾多难,并露出饱经沧桑的眼神,却不知自己身边,就有一个经历过残酷战争,断了双腿,没了指头,瞎了双眼,脑壳和身体当中镶嵌着数十枚弹片的老战士。

    只有一个人的世界,和满是同类却只能孤独一人的世界,到底哪个更加孤独,我没有经历过后者,无法比较,但是,和加仑相比,我真的是太幸运,太幸福了。

    当然,更令我感到生畏的是时间,时间的威力,竟然连加仑这样的人都抵挡不住,那么自己呢?自己可以做到吗?自己并没有加仑那样的仇恨和刻骨铭心的经历,有的只有强烈的,想要获得力量,想要守护他人的愿望。

    这份愿望,也会被考验世界里的漫长时间所侵蚀吗?现在的我,忽然没了信心。

    或许,比起超越自己的考验任务,这才是自己在考验世界里要面对的真正的最大困难。

    第七个十年,再度陷入迷茫,只是这份迷茫不再是针对自己的前路,而是因为加仑而产生的迷茫,对加仑的感同身受般的同情和哀悼,以及对时间的恐惧和不安。

    或许,解铃还须系铃人,明天再去看看加仑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