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二十八章 克服智障的办法
    ****************************************************************************************

    然而,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就像我之前跪求领域境界的心得体验一样,结果过个十年,感觉又没啥大作用了,只能感慨时间真他喵的伟大。

    现在,加仑醒了,除了欣喜以外,当然不可避免的产生了一点小念头,如果可以,是否还能跟他继续请教呢?这么做似乎很自私,加仑已经老了,现在只不过是回光返照状态,不让他享受最后的安宁生活,还要厚着脸皮去求教,你还配当他的学生么?

    我也知道这么做的确很过分,很自私,但是没办法,我必须得这么想,为了尽快恢复实力,就算被大家鄙视,我也得硬着头皮保持这种念头。

    然而,问题来了,本来带回来大把魔法笔记书籍,想着以对待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的干劲,自己先啃一啃,不懂的留下来,等蒂亚回来后向她求教,结果加仑忽然醒了,要是真的能向他求教,有此捷径,我这么拼命的从头开始学魔法,似乎有些多余了。

    一个字,很尴尬。

    我现在还有什么办法?完全没办法,既然已经带回来了,不管加仑到时候能不能指导我,都只能硬着头皮学下去,反正学多没坏处,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仔细回忆一下,过去的五十年,完全就是虾**炖(混),制定了一个模糊的目标,虽然不能说撞的头破血流,毫无成果吧,但效率真心不高,在拥有世界巅峰境界的经验技巧和眼界的情况下,用了五十年混成这个样,估计艾芙丽娜都不忍心吐槽我了。

    说到底,我还是适合一路莽到底,动脑子,制定周详计划,然后严格实施,这种事实在不擅长,好在时间多,虽然有点嫌弃这样的自己,但还不至于后悔,甚至都不打算反省,可以说是很任性的前救世主了。

    第六个十年,过完这个十年,自己的年龄也要奔三了,我不是说三十岁,而是三位数,要是放在以往,估计牙齿都要吓掉下来,怎么好好的,一转眼自己就成百岁老人了呢,这不是快要向萨绮丽她们看齐了?

    好吧,要是这句话说出去,估计不仅仅是牙齿吓掉下来那么简单,还要被那个营地魔女来个地球上投式的衰老一指。

    还好,涨的只是年龄,不是心态,身体好些也没有衰老的迹象,不然的话回到现实当中,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女孩们,见到双子公主和小黑炭,会不会露出看到孙女的慈祥笑容,想想就毛骨悚然。

    不管了不管了,继续我的学习之旅,那句口号叫啥来着,只要没学秃,就往秃里学,要坚信只要有一天,自己学秃了,一定会变强。

    当然,不能忘记主业就是了。

    第六个十年,虽然有点惊险,在最后时刻还是晋升到了领域高级境界,这么看来想要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要花的时间估计比自己预想的还要多,多个一两天的样子吧,小意思小意思。

    其他呢?狂怒的熟练度到是被我练上来了,如今已经能比较轻松的施狂怒+二重普通攻击,至于二重狂怒加二重普通攻击,甚至是二重狂怒加二重技能呢?

    先说说前者,虽然不至于像三重击那样损耗巨大,完全承受不起,但我估摸了一下,大概相当于十分之一记三重击,每次施展出来,要修养个三五天左右才能恢复,这期间什么都干不了,我总不可能把全部时间都用在这上面。

    如此修炼效率,实在不划算,还是等晋升到世界之力境界再说吧,至于消耗更大的后者就更别说了,提都不想提。

    如此进度,让我不禁对世界之力境界的前景感到很忧虑,没了变异变身的强大体质和恢复力,自己哪怕恢复到世界巅峰境界,也未必能施展出四重击,没有四重击,就相当于是没有牙齿的老虎,四肢再怎么强壮,也代替不了牙齿。

    进一步得出推论,哪怕自己晋升到世界之力境界,也没办法立刻施展出三重击,还是得继续在二重技巧的层次玩耍,充其量就是开发出不逊色于三重击威力的二重狂怒加二重击。

    或许,得到世界中级,乃至高级境界,才能将三重技巧自然而然的施展出来,而四重击,或许得等到圆满之境,甚至是极限之境,才能像以前在世界巅峰之境的cosplay熊一样,正常使用。

    这还是建立在自己是德鲁伊职业,体质天生就有优势,并且自己将属性点,除了必要以外,几乎都加在体力上面。

    难怪大师兄二师兄哪怕学会了三重击,战斗方式还是经常停留在二重技巧上面,尤其是大师兄,身为比较稀有的敏捷型圣骑士,他的体质和二师兄没法比,哪怕现在到达世界中级境界,施展一次三重击,对他而言依然是个沉重负担。

    魔法方面,进展缓慢,到是有一点比较可喜的乘机,混合魔法总算是摸索出门道了,可以在实战中略施一二,至于复合魔法,和混合魔法虽然只是一字之差,外行人眼里好像都一样,但在内行人眼中却相差甚远,名堂绝对不能混淆。

    这么简单形容吧,混合魔法是物理反应,勉强带点化学成分,复合魔法则是完全的化学反应。

    当然,或许有人不服,核裂变核聚变也是物理反应,怎么就弱了呢?大兄弟,这是魔法世界,咱别离题ok?

    我该庆幸,当初选的三个魔法,恰好是一冰一火一风,当然,风系比较特殊,非要将它拆开分析本质的话,其实是冰系+物理,所以,暴风和冰系魔法所组成的复合魔法,威力相对较弱,但也相对比较容易,和火系则是反过来。

    咳咳,现在讨论复合魔法还为时尚早,混合魔法的话,仔细想一想,其实我早就掌握了一些诀窍在,怎么到现在,还要从头开始呢?

    我不禁陷入了一大波沉思,这到底是为什么,是人性的丑恶,还是道德的沦丧?

    好好回忆起来呀我,在月神事件以前,在本体尚未达到世界之力境界的时候,在那场坑了我一脸的联盟天下第一武道会里面。

    本体还是领域境界的我,不是也尝试过使用超简化版的万法之阵么?不是也尝试过使用混合魔法么?

    在世界之力中级层次,变身圣月贤狼和吾王那场对战,就更别说了,万法之阵都用来组合成威力更大的混合魔法了,当然,圣月贤狼是个bug暂且不论,我们讨论一下领域组的时候,我当时的确是有不俗的魔法表现,足以令同境界的德鲁伊,乃至法师震惊。

    为什么现在,忽然就智障了呢?

    摸着下巴,陷入沉思,这一思考,又是一天过去,终于得出了最后的结论。

    没错,现在的是的确是智障了。

    当然,此智障非彼智障,我是说精力属性。

    当时虽然也在领域境界,但是依靠着灵魂联接,依靠着女孩们的属性反馈,依靠着吃软饭成为暗黑大陆第一终极软饭王,我的四围属性爆表,哪怕从未加过的精力属性,都不会比法师低,甚至更高。

    毕竟小幽灵,毕竟圣女职业,毕竟精力加成全职业最高,毕竟一级六属性点,毕竟极限精力流,哪怕只从她那儿反馈到了不到三分之二的精力属性,都十分恐怖了。

    精力对一个法师,对于魔法的影响,绝对不止体现在法力数值方面,包括精神力,包括施法速度,包括魔法威力,包括魔法控制能力,都有很大关系。

    现在,没了灵魂链接,立刻打回原形,变成了智障,一切都要从头来过,要用现在算上装备加成也不到三十点的精力属性,去研究高精度的混合魔法,甚至是复合魔法,无疑是让一个智障学逻辑,让一个瞎子练枪法。

    啊啊啊,多么痛的领悟。

    还好,醒悟的并不算迟,我只是发呆了……啊不,是思考了短短两三天,就有了新思路。

    虽然装备加成来的精力属性,远不如用自身属性点加的精力属性来的扎实,但怎么说它也还是精力属性啊。

    所以,我立刻从数十年间刷来的杂七乱八的装备堆里,凑齐了一套精力装备,加起来一共加了一百多点精力,虽然还是远远比不上以前吃软饭的时候,但好歹脱离智障范畴了。

    然后,配合着生活职业里学到的魔法知识,以及最重要的是,结合以前的经验,终于捣鼓出了混合魔法,以上,可喜可贺。

    只是,全套精力装备在防御和其他属性方面,肯定不尽人意,安全性大打折扣,所以没办法穿上应付强敌,脱下来后,立马又成了智障,玩不溜了,实在令人遗憾,要是哪一天能以智障级别的精力属性,也能实战出混合魔法,乃至复合魔法,那我在魔法方面就算是毕业了。

    一直没有意识到,或许下意识的将其忽略,看似很少出场的灵魂联接,对我的作用性竟然如此重要,在潜移默化中影响重大,没了灵魂联接的属性加成,哪怕我找回主角光环,恢复外挂能力,实力至少也要降低一半。

    其他女孩呢?

    我不禁担忧,维拉丝这些非战斗人员也就罢了,但是像小狐狸她们,尤其是小狐狸,以前仗着从我这得到的力量体力属性反馈,攻高血厚跑的快,很莽,现在没了熟悉反馈,空有一身敏捷,真怕她还会那么莽,莽出事,不行,等她回来我一定要好好叮嘱她。

    已经……五十多年没有到小狐狸了啊,都快忘掉她的狐狸尾巴的柔顺手感了。

    还有吾王,也快忘了她额头上的金色呆毛,到底是往哪个方向翘。

    蒂亚,不知道她那小麦色的,略带色气感的健康细腻肤色,到底有没有恢复,曾经有一段时间她一直以为我更喜欢琳娅她们那样的奶白色肌肤,想通过宅在法师塔里学习深造,改变肤色,一举两得,其实小麦色也好看,很契合蒂亚的阳光元气属性。

    这么想着,不禁又陷入了良久的发呆。

    第六个十年,到底花了多少时间在发呆?我已经记不清了,日子是越来越容易熬过去,但感觉这么浪费不大好,说不定哪一天,自己打个盹,就过完了考验世界里的十年?不不不,就算是巨龙也不可能那么夸张,月神大人的话……到是有可能。

    小小悱恻了一下心目中最高贵的存在,第六个十年便这样结束了。

    加仑并没有让我又多等一个十年,几乎就在吃完早餐刚过不久,双尾又跑来了,带来了我想要的好消息。

    加仑终于恢复意识,清醒过来,能够正常说话了。

    我顾不得戏弄水晶,立刻赶过去,一路上,双尾表情似乎并不是太开心的样子。

    “怎么了,难道还有什么其他问题?”我心情一凝。

    “大问题到是没有。”双尾转了一圈手杖,捋了捋猫胡子:“你见着就知道了,别抱太大期待就好。”

    双尾的话让我一阵不妙,怎么了,不是说意识清醒过来了么?又闹出什么幺蛾子了?

    加快几步来到病房,发现老药师丽可多姆正在苦笑,病床上已经没有人了,目光一扫,看到了在丽可多姆旁边的,坐在轮椅上,正对着窗外的加仑。

    这个虚弱的仿佛能被从外面照进来的阳光给融化掉的枯瘦老人,正用虚弱的声音,絮絮叨叨着什么。

    “加仑老师?”我立刻大步上前,半蹲跪在他旁边,迎来一双略带浑浊的目光。

    “是你这小子啊。”加仑勉强的,惨白的咧嘴一笑,嘴角微微抽搐,控制不住的流着口水,完全就是一个痴呆老人的模样了。

    “来的好,来的正好,又有新客人了,待我从头开始说起。”

    听到这句话,丽可多姆发出无奈叹息。

    然后,便听到加仑开始絮絮叨叨的述说起他的童年。

    虽然听这样一个强者叙述往事,对任何一个人来说,哪怕不为从中吸取所需的经验,仅仅是故事本身,也能打动人心。

    但是怎么说呢?加仑说的太详细了,光是童年一件往事,就能说上十几分钟,而且还是断断续续,毫无连贯性,让人听不起劲那种,然而加仑并没有顾及听众的感受,那双浑浊的眼睛完全陷入到了过往之中,他整个人仿佛变成了一本书,不管你爱不爱看,他就摆在那,不会因为你而改变。

    然后,丽可多姆说这是她听的第三遍了,第一遍是加仑刚刚醒过来的时候,双尾出现时是第二遍,我们来是第三遍,难怪她刚才要苦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