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三十章 传承,使命,大统一理念
    ****************************************************************************************

    第二天起的稍晚,揉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果然是昨天受到加仑故事的影响,身体没能休息好么?

    至于精神,我不想多说,在考验世界里浑浑噩噩过了十年精神还好的人,大概是神经病吧。

    更没想到的是,纵使起晚了,还是在楼梯口遇到了同样揉着太阳穴踏出房门的恶龙蕾娜,啧,真是倒霉,我和这家伙大概是十辈子的冤家吧?

    互相嫌弃的撇了一眼,这次轮到我先下楼,刚刚抬手想要和大家打声招呼,顺便看看谁离的比较近,补充一下梦里十年流失殆尽的养分,结果看到几道意外的身影,让我一个踉跄。

    竟然是加仑,双尾,以及阿卡拉凯恩几个。

    他们什么时候来了?阿卡拉几个还好理解,她走之前就留过话,让我们在加仑醒过来以后立刻通知她,问题是加仑。

    他怎么了?不是已经气若游丝,奄奄一息了么?是病人就给我乖乖躺在病床上呀,想要见谁说一声就行了,怎么还拖着这样的垂死之躯跑来我家?

    察觉到我眼睛快要突出的惊讶表情,加仑微微一笑,坐在轮椅上的他,依然是枯瘦如同骷髅一般的皮包骨身躯,但却完全不是昨天的痴呆模样,在窗外射入的朝阳映衬下,满是皱纹的笑容,竟多出几分出尘的仙气,看起来要成仙得道了一般。

    呃,虽然某种方面而言,他的确是快要成仙得道了,这一点无论是身为药师代表的丽可多姆,还是身为牧师代表的小幽灵,都给出了同样答案,加仑的身躯,已经无药可治。

    “怎么,很惊讶?只不过是想来你家蹭顿饭而已,不会不欢迎吧,还有,可别再拿出钻石清汤面来招呼我,我可是打听清楚了,那只幽灵已经睡着了对吧。”

    加仑开了口,带着和蔼的,看起来像是老顽童一样的笑容,让我仿佛又看到了第一次见面时的那个他,只是中气十足的语气,变得无比虚弱。

    “不……怎么会不欢迎呢,只是没想到而已,加仑老师,你的身体……没关系吧?”

    我还是止不住的惊讶,上下打量,昨天的加仑和今天的加仑,反差实在太大了,像是大变活人一样,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感觉已经不是有没有关系的程度了。”咧了咧嘴,对我这个笨蛋学生露出一个无奈表情后,他罢了罢手安慰:“放心吧,这一口气吊着,暂时还能支撑下去。”

    “这老小子,跟他说了好好呆在床上,就是不听,虽然横竖是活不了多久了。”双尾在一旁拔着猫胡子,冷嘲热讽。

    “相对你这只老不死猫怪而言,是个人横竖都活不了多久。”

    “活的长些有什么不好,我还想见识更多的东西。”

    双尾立刻反驳,然后顿了顿,表情有些不自然,大概是想到了对于加仑来说,活的越长越痛苦,的确是不大好。

    “二位大人消消气,早餐快好了,先吃饱再说吧,加仑大人不是也一直期待吗?”这时候,在旁观察的阿卡拉也开口了。

    “当然了,想想那时候的钻石清汤面,只要不是给我端上来同样的东西,真是什么都值得期待。”

    加仑呲牙咧嘴的又吐槽了一句当年小幽灵的怪癖厨艺,你就知足吧,除了我以外,小幽灵还没给其他人下过厨呢。

    而且,钻石清汤面成本超贵的好不好?

    正如阿卡拉所说,维拉丝正在把热腾腾香喷喷的早餐端上来。

    这只小狗狗,仿佛能掐准我什么时候起床一般,每次都是在我刚起来下楼的时候,把刚做好的早餐端上来,让我能立刻吃上,不愧是最疼我的温柔贤惠侍女小人妻。

    “放心吧放心吧,维拉丝的手艺值得你放一百个心,尤其是烤鱼。”作为一只猫,双尾自然而然的对鱼情有独钟,只是这句话刚刚出口,被同样刚起床出现在大家眼前的恶龙蕾娜,用眼角轻轻扫了一下。

    然后,双尾转着精致的黑色手杖,来到我旁边,附耳低声悄悄问道。

    “刚才,我是不是被一头巨龙威胁了?”

    我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好心告诉它,你要么放弃做猫,要么放弃作为一只猫的喜好,二选一吧,不然哪天祸从天降,巨龙抄家,不是开玩笑的。

    吃过早餐后不久,阿卡拉和凯恩就赶回去了,因为我和加仑的无责任丧失实力,导致原本可以比较安逸退休,安度晚年的两个老人,又要重新忙活起来,看到她们一边离去一边还不忘讨论联盟事务的身影,我有些心酸难受。

    至于她们来教廷山的目的,应该已经达到了,其实也没什么目的,就是在加仑临死之前见上一面,以此表达联盟的最高敬意,大家彼此都心照不宣。

    至于她们匆匆赶来,又匆匆离去,短短的一个早上,和加仑都聊了些什么,我哪知道,也懒得去想。

    早餐过后,加仑像是变成了一个任性的小孩,嚷着要出去晒晒太阳,省得让睡了好几个月的身体发霉。

    这样啊,原来距离我们师生两个一起失去力量,只不过是过了区区三个月的时间而已。

    听着加仑的嚷嚷,我有些失神,总感觉已经过了许久,一百年……不,怎么说也有七八十年了吧?

    不过,比起加仑的遭遇,想到加仑的遭遇,我就没办法觉得委屈。

    双尾推着轮椅,我跟在后面,一起出去,女孩们似乎有了默契,这次没有跟上来,给我们这对可怜的师生留下了单独的说话空间。

    “太阳真好啊。”形如骷髅般的加仑,勉强做了一个伸懒腰的动作,随即双手无力垂下,露出思索表情。

    “说这种话,这种感觉,已经多少年没有过了?”

    “可惜是人造的。”我在后面嘀咕了一句,魔王村的四季,头顶上的天空太阳,都是魔法阵的力量。

    “你这小子,破坏气氛的能力到是一点都没落下。”

    “我只是实事求是而已。”

    “你就不能尊老爱幼,让我这个垂死老头一下吗?”加仑翻了翻白眼,顿了片刻,轻轻低头。

    “算了,昨天,真是让你们见笑了。”

    “的确是见笑了。”双尾优雅而腹黑的跟了一句,感觉加仑也挺可怜的,都快死了,还遇到我和双尾这两个嘴巴不饶人的家伙。

    “这个嘛,我到是能理解。”见加仑已经够惨了,我觉得有必要安慰一下,当然,也不完全是安慰就是了,其实,我真的能感同身受,昨天加仑所做的一切。

    有时候,自己也有这种冲动,如果不是没办法透露艾芙丽娜的存在,如果不是无法解释考验世界的存在,我真的很想很想和女孩们诉苦,和她们诉说自己的委屈,告诉她们自己在考验世界的遭遇,并非是想要获得同情和安慰,只是孤独久了,想要找个亲近的人撒撒娇,希望能够得到别人的理解和认同,以及发泄一下内心的苦闷,仅此而已。

    很可笑,很幼稚,对吧,但是人往往就是这样,只要还是群居动物,就免不了会做出这种傻事,想要和谁诉说一下自己内心的委屈,发泄心中的积郁,我在考验世界里呆了几十年,就已经这样了,更何况是孤独了千年,如今终于解脱有望的加仑。

    因此,他昨天的忽然之举,在我眼里其实很正常。

    “我到是希望你别理解才好。”加仑不理会双尾的吐槽,苦恼的看着我,唉声叹气。

    “师门不幸啊,我也就罢了,没想到连你这小子也……当初就不该教你那一招。”

    “不教你可能已经看不到我了,再说了你哪来的师门?昨天该说的都已经说了,我可没从你的经历当中找到任何有关师门的字眼。”

    “混账东西,我就是开山祖师难道不行吗?”加仑恨铁不成钢,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哦,开山祖师在第二代就断了这种事,也很正常呀,我记得前些年营地有一家拉面店,味道还不错,老板因此也是自称拉面店的开山祖师,想让他儿子继承父业,结果他儿子拍拍屁股就离家出走了,后来没几年就关了,你看,这种事很正常吧。”

    “这种事能做比较吗?竟然把我和一间拉面店比较?”

    “差不多,差不多。”我打了个哈哈:“再说了,不是还有贝安沙么,我要是真的不行了,她也会好好继承下去的。”

    本以为提起贝安沙,加仑会打起一些精神,甚至和我津津有味的讨论些关于笨笨小师妹做过的傻事,没想到他却沉默了,露出纠结的表情。

    良久,加仑似乎不想在这个话题讨论下去了,深深的又叹了一声,终于开始了正题。

    “我的过往,想必你们已经很清楚,不需要再重复一遍了。”

    “毕竟已经说的很详细了。”我和双尾点点头,没有在这种时候打断吐槽。

    “所以,我现在的心情,想必你们大概也能理解了吧。”如同枯死树皮一样干瘦的五指,紧紧抓住轮椅的扶手,剧烈颤抖。

    “说实话,睁开眼的一刹那,我心里充满了怨恨,恨老天,恨上帝,为什么还不给我一个安宁,到底还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我真的真的已经……已经活累了。”

    “既然已经醒了,那就看开点吧,反正你很快就能解脱了。”双尾撇撇嘴,看似恶毒的吐槽,但联系实际,却能让人感受到它话里的安慰之意。

    醒都醒过来了,就开看点好好享受一番呗,反正你所求的安宁很快就会到来,在这之前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崭新的,未知的,短暂的新生活?

    说不定到时候,你这老家伙反倒不愿意死了,双尾的安慰方式也是别具一格,总感觉它和加仑在一起,嘴巴就会变得特别毒辣。

    对于这种新颖的安慰方式,加仑报以剧烈咳嗽,并狠狠瞪了对方一眼,才缓缓地继续开口。

    “昨晚,我想了一夜,依然没有得出结论,到底是上帝觉得我尚未受够应有的惩罚,还要继续折磨我,还是另有其他原因?

    直到今天早上,阿卡拉来找我,又和我交谈了一番,我想,我或许找到了答案。”

    说到这里,加仑抓紧胸口,像是在审视自己的内心,灵魂。

    “我,想死,想要解脱,但是,或许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这份心愿里,还有一丝丝的不甘。”

    “不甘心啊,自己活了千年,苦了千年,本以为一切都已经看淡了,最终却是没有想到,依然没有摆脱身为一个人的本性,恶习。”

    “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点什么,自己曾经活过的印记,纵使自己的一生,并不光彩,甚至乎被当成地狱的走狗,联盟的叛徒,罪人,那也不为过,但纵使如此,还是厚着脸皮,希望能留下点什么,希望还有人,哪怕是只有一个人,还记得在这个世界上,曾经有个叫加仑的臭不要脸的家伙,因为痛失家人和家乡,走上了复仇的不归路,到最后很憋足的后悔了,失败了,然后,这样一个可怜虫,深爱着他的恋人,以及家人,乡亲,这样。”

    听到最后,我和双尾都沉默了,生怕一个开口,声音哽咽,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加仑大概也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同情泪水吧。

    “所以,我拐弯抹角说了那么多话,你们应该懂了吧。”用力抬起眼皮,让自己的眼睛睁大几分,以显决心。

    “我这次能醒过来,带着这一份不甘,就是希望能够将自己微不足道的薪火,传承下去。”

    如果是前两天的我,听到这句话,怕是已经欣喜若狂了,可是现在,我却沉默了。

    不知为何,我心里忽然产生了一股冲动,一股类似于朝圣般的冲动,也想学加仑一样,追寻着加仑的足迹,苦修千年,看看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看看比自己更加孤独,更加不幸的加仑,是怎么坚强的渡过这样的苦难一生。

    上一个十年的迷茫,我并没有从加仑这里找到真正的答案,但是,却找到了更多的勇气和决心。

    “加仑老师,这样真的可以吗?真的不是因为阿卡拉奶奶拜托你,你才勉强自己这么做?”

    “哈,所以才说你是傻小子,你看我现在的模样,境地,还有谁能说服得了我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只不过是被阿卡拉那个小娃儿提醒了,终于醒悟过来了罢,人到老了,可以不在乎自己能活多久,却没办法不在乎自己一身的技艺,是否能够得到传承,我本以为我能够免俗,却没想到终究还是一介凡人,也对,我本来就是平凡的老头而已。”

    加仑呵呵笑着,缓缓转头和我对视,他虚弱枯泽的眼神,透露出一份强大,一种来自根源的,让人感到神圣和伟大的强大。

    直到后来,我才明白,这种陌生的强大,就是流淌在人类血液之中,不可剔除的使命感,人类之所以伟大,之所以强大,正是因为有两种铭刻在灵魂之中,无论是高尚之人,还是卑劣之人都拥有的神圣使命。

    延续后代的使命,以及传承知识的使命。

    或许,加仑奇迹般的回光返照,真的是被这份使命感所唤醒,而我,莫名作死的想要去追寻加仑曾经走过的足迹,也是因为这样一份使命感。

    “其实,直到今天早上看到你为止,我都没能下定决心,是否要将自己的传承托付给你,在我看来你并不是合适的人选,不然的话,在当年就会把一切都传授给你,并不是因为我敝帚自珍,而是因为你不适合。”

    咦,啥,刚才这老头说了什么?

    当我还沉浸在伟大的使命感之中,不可自拔时,冷不防听到加仑冒出这句话,顿时如同被泼了一盆冷水,和他大眼瞪小眼起来。

    事到如今你才说这种话,还我刚才的感动啊你这混蛋老头!

    “不过……”没等我开口,加仑就很自觉的来了一个神转折,大概是察觉到了我的杀气,想要避免骨折吧。

    “不过,看到你之后,我就下定了决心,虽然仍是觉得你不合适,甚至不希望你走上我这条路。”

    “为什么你会觉得我不合适,天赋不够?”我暗地里翻了个白眼,绕了个圈子,这口黑大锅不还是得自己来接?

    “到不是天赋的问题,虽然也有这个考虑,你的天赋实在是……咳咳,主要是因为……因为我怕被阿卡拉打死。”

    “哈?”我和双尾目瞪口呆,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是这种答案。

    怕被阿卡拉打死?你逗我玩呢?

    “我没有和你开玩笑,我的道路,可以说是只属于我的第一无二道路,你也知道,我被贝利尔赋予了漫长的生命,知道这份生命是从哪里来的吗?”

    说到这里,加仑再次紧抓住了胸口。

    双尾摇了摇头,我也摇了摇头,你的好基友都不知道,我就更别说了。

    “是从我的仇人,暴食魔王身上得来的,那时候的贝利尔,从它的宠物身上,撕下了这么大的一坨泥巴,直接的,粗暴的塞到了我的心脏里面,从此以后,我就有了漫长的生命。”

    漫不经心的说着这样恐怖的话,加仑紧抓在胸口的那只手,忽然给我和双尾一种感觉。

    他似乎无时无刻不想把自己的心脏掏出来,狠狠剁碎扔掉。

    完全没有想到,本以为已经了解了加仑的全部故事,却在这样的故事里,依然隐藏着如此残酷的事实。

    夺走了加仑的一切的仇人,加仑却不得不依靠仇人的力量活下去,走上漫长的,痛苦的复仇之路。

    这是何等的……残酷,不甘,痛恨。

    似乎,贝利尔必须死的理由,又增加了一条,这个以玩弄人心为乐的家伙,实在是十恶不赦,罪无可恕,已经到了人神共愤的境界。

    用力喘了几口气,缓缓松开手,加仑神色平静,乃至淡漠的继续说道。

    “所以,正因为拥有了漫长的生命,我才能想到这样一个奇特的办法,一条奇特的晋升道路,让天赋不高的自己能够超越大部分人。”

    “不断地,不断地摧残自己,挥霍多余的生命,可以说是完全违背了德鲁伊职业的宗旨,我的大统一理念,你真的要学吗?”

    蓦然地,加仑从轮椅上站起来,他干枯的身躯仿佛忽然膨胀,变得高大伟岸,化身参天巨人,而后居高临下的,用无可匹敌的锐利目光,俯视着,审视着我渺小脆弱的内心和灵魂。

    “你真的做好了觉悟,打算学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