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二十六章 苏醒
    ****************************************************************************************

    “没有丝毫收获呢。”我双手抱胸,眉头紧蹙。

    现实世界中,只有短暂的一天时间,实在太短了,根本无法好好利用,就算琳娅尽了最大努力,也要过个几天才能有所收获,而考验世界的时间又太长了,长到我一天都不想多等,好怒啊,艾芙丽娜这家伙,该不会是想借此把我培养成一名恨天怨世,丧心病狂的变态大魔王吧。

    话说回来,这家伙今次怎么不冒头了?

    也罢,大概也是看腻了我在泥潭里做无用挣扎,已经懒得吐槽了吧。

    我开始思索,琢磨,惯例的打开物品栏看一眼,金币数字已经突破千万,但也只是刚刚突破千万,如果继续按照这个速度,要足足三百年才能刷够一次重置技能的钱,也是醉了。

    大概那把咸鱼剑做的唯一好事,就是金币虚拟化吧,否则的话,上千万枚的金币怕是能将我这个领域强者给压死。

    技能重置暂时别想了,也不用那么绝望,等实力强大了,可以挑战更多更强大的敌人,金币收割的速度自然会更快,不至于真的要等三百年。

    说来说去,实力才是根本呀,有实力一切好说话,要是我现在有世界之力境界的实力,或许三五十年就能刷够金币了。

    想来想去又回到了起点,或许,我该利用一下空闲时间?

    我还有空闲时间么?有的,因为我已经不打算将修理匠这门活继续练下去了,和恰西一番交谈之后,从她那得知,倘若没有暗金和绿色级的精华装备作为修理材料,我已经很难精进下去,几乎是寸步难行。

    至于精华级的暗金绿装,我仔细琢磨了一下,这不是一般只有魔王领主才有极低概率爆落的装备么,现在的我根本不是魔王领主的对手好不好。

    领主级的怪物我到是可以对付,也不是完全零概率,但是,哪怕以西雅图克那种该死的欧皇,也没听他说遇到过这种好事,我这个非洲酋长就不用多想,直接当零概率好了。

    顺便,我还想通了为啥至今一颗完美宝石也没有的原因,同样是得魔王领主才有爆落,领域怪太低,低的就算我找回bug小护身符都不敢多想。

    为什么这样的冒险者常识,竟然会被遗忘掉呢?或许恶龙蕾娜说的对,我果然变呆了。

    仔细想想,我在考验世界里呆的时间,已经几乎和现实世界过的时间一样了,包括原来世界,记得我是多少岁穿越来着,二十三吧,在暗黑大陆度过了将近十八个年头,也就是四十二,而在考验世界里,却已经过了四十年,现在开始奔五了。

    这么一想,不禁又呆了,下意识摸了摸下巴,如果是在原来世界,自己已经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了吧?

    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夜幕降临了。

    记得进入考验世界的时候是上午吧,自己不是即将变成白发苍苍的老人,或许是在向巨龙靠拢了也说不定,我是在说发呆方面,今天恶龙蕾娜的那番话,微妙的有点戳到了我的痛处。

    原来,长寿也挺无趣的。

    还是回到正题吧,刚才说到哪里来着?让我想一想。

    又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才想起被遗忘掉的话题,对了,是说可以放下修理匠这个生活职业,利用空出来的闲时做点其他事情了。

    战斗方面就算了吧,毕竟白天已经很努力在修炼和战斗了,果然还是要选择另外一门生活职业么?装备的问题解决了,或许我应该改善一下在考验世界里的生活质量。

    比如说,提高一下自己的厨艺,不求达到维拉丝那种水平,哪怕只有十分之一,几十分之一的水准,也足够满足口腹之欲了,即便厨艺方面天赋平平,也可以通过大量时间来填补。

    对了,最好还要学会做烤鱼,那小母龙不是老嫌弃我做的烤鱼难吃吗?我只消花个【一晚上】的时间,利用空闲学习,明天早上拿出一手不逊色于维拉丝多少的烤鱼绝活,吓死她,这似乎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不不不,现在不是享受的时候,别忘了自己的目的,是为了完成考验,尽快恢复实力。

    用力拍拍脸颊,我苦着脸,缓缓掏出一块大砖头。

    这么想,并不是因为我的意志已经如钢铁一样坚硬,得知考验世界里的时间如此漫长,和现实世界时间的比例如此悬殊,就算意志再坚定的人,也不可能继续去争分夺秒。

    毕竟,人的精神不是钢铁做的,长达数十数百年的鞭笞自己,一刻不停,就算是神也会崩溃。

    驱使着我放弃享受一下的念头的,正是手中这块大砖头。

    当初一时手贱,从第一世界法师公会里摸来的玩意,没错,正是当年法拉老头送给我的魔法基础大全,而且还是正版,当初法拉老头送我的是拓印本来着。

    本以为能在他实验室里找到好东西,没想到就找到这么一玩意,当时手贱,想着贼不空手,好歹来着,总得摸点什么带走,又想着魔法基础大全跟自己有缘,也算是一种纪念,就把它给顺了。

    现在嘛……不是说魔法方面遇到的瓶颈,难以提高么?

    看着手中比三块砖头还要厚的书,我仿佛看到了法拉幸灾乐祸的笑脸。

    既然拿了,那就是命,乖乖认命了。

    不对,我命由我不由天!这才是主角的风格才对。

    然后又想到,自己已经不是主角了,还是乖乖从了老天吧。

    于是,暂时放弃了烹饪这门生活技能,放下了陪伴自己三十年的锻造铁锤,捧着书开始一点一点生涩的啃起来。

    不就是一个本书么,虽然厚了点,但我可是大把的时间,难道还能比修理匠难?难道还要我花三十年才能啃下来?

    当然不用,但是,我莫名的又想到了赫拉迪克族的法师塔。

    不,等等,我现在已经来到第三世界,第三世界的法师塔还在沙漠中心,并没有带回来,只有第一第二世界有,就算想走法师这条路,想进入法师塔深造,也没办法回头了。

    “有哦。”这时候,本以为已经词穷的艾芙丽娜,魔鬼般的诱惑声音再次响起:“承蒙回顾,一千万回一次,在哈洛加斯里有一颗残破的世界之石,只要花上区区一千万金币,你就能短暂修复它,回去一次。”

    说完,在我喷出一口老血之前,又匿了,消失的无影无踪,无论我怎么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也不出来,瞧瞧,明显是知道理亏,我怎么就交友不慎了呢?

    绝望了,对这个满是金钱腐臭气味的世界绝望了!

    当然,若是在现实世界,如果能把第三世界的世界之石完全修复,别说一千万,就算一千亿金币,阿卡拉也一定会砸锅卖铁凑出来,虽说现在第三世界的冒险者能够通过地狱世界绕个大圈子回去,但毕竟有风险,并且,世界之石除了传送以外,还有着其他重要的作用和意义。

    总之,我现在是嘴上和心里满是mmp,看着好不容易才攒到的一千万,感觉这一串小可爱数字,随时都会长上翅膀飞走。

    不管了不管了,还是先把魔法基础大全啃下来再说吧,说不定坚持不了多久就会更深刻的意识到自己的魔法天赋有多可怜,进而彻底死心放弃。

    于是,第五个十年的主业依然是历练,升级,副业变为了看书,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变秃。

    十年后,现实中睁开眼。

    果不其然,花了十年时间,并没有像上一个十年那样,成功晋级到领域高级,不过按照我的猜想,下一个十年应该能稳稳晋级没跑了。

    到了领域高级,往巅峰晋升,我算它个三四十年好了,这么一想,其实领域境界也没那么难熬,只不过是花时间堆砌而已,考验世界三四十年,现实世界中只不过是三四天,很快,就是自己遭多点罪而已。

    等晋升到巅峰,稍加磨练,要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很多人就因为天赋等各种问题,卡在这个关口,五十年,一百年,甚至是一辈子都没有指望再往前踏出这一步,但是对我来说,却又不是问题,我在考验世界里的成长经历,啧啧,要是说出去,恐怕会让人怒而撕书吧。

    这么仔细一想,或许是我之前太大惊小怪了,其实并不需要向谁请教,为了缩短那【一两天】的时间,没必要。

    或许,是因为我已经习惯了一个又一个十年吧。

    如果不是刚醒过来,立刻就惨兮兮的抱紧了维拉丝,或许我真的就信了这句话。

    但是,现在让我去和琳娅说,不用去收集领域强者的经验心得了,我已经不需要了,感觉又有点朝令夕改的意思,拉不下脸,算了,等琳娅亲收集好,我让三无公主整理一下,弄一份这个境界的心得体验汇总篇,造福后来者也好,当然,天才肯定是不需要这种东西了。

    境界毫无突破,等级到是提升了三级,慢吞吞的来到76级,已经逼近原来的等级了,下一个十年差不多就能追上了,只是实力境界方面就差……算了,自己跟自己比惨有意思?

    魔法方面,是这个十年的主要生活职业修行方向,只是我实在不想说太多,所谓魔法,本质不过是魔法烙印,魔法优化,其中一种最主要的方式,就是人妻骑士教过我的魔法脉络控制。

    但是,如果还有圣月贤狼,或者哪怕妖月狼巫都好,我还能尝试一下操控自己的魔法脉络,现在嘛,只能老老实实的从头开始,去学习感知体内的魔法烙印。

    当然,对于魔法,我也并非那么一无所知,甚至乎接触过一些比较高端的东西,比如说当年为了修复教廷山,和小狐狸以及小幽灵三个,强行学习了诸多的魔法理论和魔法阵知识,这些玩意就算是在赫拉迪克族,都无法找全,可谓是很高端了。

    但是,该怎么形容呢?我现在所学的魔法,就像是一件破破烂烂的衣服,纵使衣服的材质再怎么高级,那也是破破烂烂,而且制造的工艺及其简陋,到处都是线头,裂口,衣领口袋等等,也是缝的歪歪扭扭,纽扣更是对不上眼位,差不多就是这样。

    现在,我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这件衣服拆下来,化为一块原始的布料,先把面积多过布料本身的破洞给补好,至少要补的七七八八,然后学习裁缝知识,把补的差不多的布料重新缝制成一件像样的衣服。

    到此为止,才算是一个合格的魔法施展者。

    比起要重头开始剪羊毛,纺线,织布,染色,裁缝,当然是要简单的多,但是,也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感觉魔法修行,很可能是我这一次考验里要翻过的最大的一座山,没有之一。

    怎么办?

    如果圣月贤狼变身还在就好了,如果没有失去力量那就更好了,如果没有失去力量,又还能拥有考验世界里几近无限的时间比例,那就最好了。

    哪有那么多如果,醒醒,别活在梦里。

    我正要给自己几巴掌,清醒一下,忽然,一道瘦小灵活的身影从门外窜进来。

    哦呀,是谁来着,好眼熟的样子。

    我紧紧凝视着这道身影,感觉应该是怪物,但是一时之间又……呃,好像本能的无法升起敌意。

    “你是……”我迟疑问道。

    “我啊,我!你这臭小子也太无情了吧,这才过了几天就把我给忘记了?”双尾怒然喝斥。

    “嗯……哦……原来是你啊……哈哈哈……”我一拍手心,恍然大悟,然后悄悄附耳旁边的小莎拉。

    “它叫什么来着?”

    “双尾。”莎拉担心的看着我,极力小声的回答道。

    “我都听见了,你这家伙该不会是真的把我给忘了吧,该不会是没有在开玩笑吧!”双尾是什么人,这样的悄悄话怎么可能瞒得过它的耳朵。

    这种时候,该施展出我荒废六十年依旧功力如初的转移话题技能了。

    “对了,双尾,你急匆匆的跑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果然,双尾中招了,不过随即,我也中招了。

    它想起来的目的,冲我们激动的大声说道。

    “加仑,醒过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