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三十一章 这火,我不传了!
    ****************************************************************************************

    面对状若天神般的加仑的质问,我没有丝毫犹豫和退缩,我已经失去了一切力量,还有什么是输不起的?

    再说了,不是还有考验世界么,咳咳。

    没有回答,只是抬起头,回以决然目光,两道目光在半空激烈碰撞,虽然完全不是气势忽然膨胀的加仑的对手,却也没有避让分毫。

    “好,你的决心,我确实感觉到了。”

    加仑说完,忽然一屁股落座在轮椅上,如同瞬间泄气的气球,刚才膨胀的,让他看起来高大无比的气势,消失的无影无踪,重新变回了那个半死不活,形如骷髅的老头。

    怎……怎么回事?

    我一脸的莫名其妙,同时内心惊骇不已,难道说加仑的力量,并没有被剥夺?或者说没有被剥夺光?

    “不是的。”双尾看出我的疑惑,好心解答,或者说是为了揭穿加仑的伪科学。

    “是气势,仅有气势而已,说白了就是个花架子。”

    “没有力量,能支撑得起这样的气势?”我心中惊骇稍减,失望的同时好奇问道。

    “心的力量足够强大,意志的坚定犹如山岳,也能支撑起这样的气势,当然,只是中看不中用而已,等你活到了这老头这样的年龄,有了他的见识,达到了他这样的层次,自然就会理解,不,或许你是个例外,按道理来说你之前的实力也算不赖了,却总是缺少一股气势,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差点都被你的模样给骗过去了。”

    双尾挥着手杖,露出沉思,似在想,为什么这样一个人,堂堂的救世主,就没丁点高手气势呢?

    “那是因为这臭小子还不够成熟。”加仑似乎不甘被冷落,没好气的插了一句,好不容易抢一回镜头,我容易么我?

    “不对呀,我怎么就不成熟了呢?”

    “你的力量足够,你的心态和意志还算马马虎虎,中下等的程度,按道理来说不会这样,问题是你的强大,是内敛的,不是你身边的人根本察觉不到。”

    “内敛有什么不好?说明我虚怀若谷啊。”

    “所以才说你不够成熟,如果你只是一个普通人,这么做也没什么不好,不需要证明给谁看你的强大,问题你是阿卡拉小娃儿钦定的救世主,是救世主就给我抬头挺胸,展露出应有的气势,这样才能带给别人信心。”

    “是……是吗?”感觉加仑说的很有道理,我有些心虚,但还想狡辩一下:“但现在也没多少人不认同我这个救世主,觉得我这个救世主很窝囊,不靠谱呀。”

    “那是因为阿卡拉宣传的好,加上你的确有一些不俗的战绩,被众人所目睹,本来在联盟的全力支持下,你应该能做的更好的。”

    “话是这么说没错……”我又缩了缩脖子,感觉加仑教训的完美对,但就是死鸭子嘴硬。

    “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枪打出头鸟,我觉得这样挺好,已经合格了……吧?”

    “阿卡拉怎么就选了你这种笨蛋呢?”加仑吊着的一口气,似乎快要被我气出来了。

    “你也没资格说他,有什么样的老师就有什么样的学生,在我看来你们两个性格到是很相似。”

    “胡说八道,我当年要是……要是……算了,不说也罢。”

    虽然已经看开了,但还是不想轻易揭自己的伤疤,加仑迟缓的双目微微转了一圈,有些呆然。

    “刚才我们说到哪里来着?”

    “说到你的大统一理念。”

    “没错没错,这可正是关键时刻,你们这两个混账东西,怎么能打断我,讨论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

    加仑被提醒,气的须发皆张,大喊交友不慎,弟子不肖。

    就像是一部热血沸腾的史诗级游戏,正到最后关键时刻,要见最后boss,4k级别的cg动画已经准备就绪,镜头忽然一转,主播直播起了吃香香鸡,你说气不气人?

    “这薪火,我不传了!”越想越气,越老越小的加仑,竟然大吼一声,嚷着要回棺材。

    “等等,加仑老师,我错了还不行?”我一听,这可不妙,玩过火了,连忙稳住轮椅。

    “是啊是啊。”双尾也在帮腔。

    “你这忽然闹的,不想传承了,那岂不是白活过来了吗?”

    加仑无神的抬起眼皮,死死瞅着双尾。

    “我算看出来了,你是想气死我,断我传承是吧,你这个地狱奸细!”

    “什么,双尾是奸细?”我大吃一惊。

    “你也差不了多少!”加仑回过头,冲我怒喷口水。

    “别激动,我这不是看你整天死气沉沉的,想活跃一下气氛嘛。”双尾压了压猫爪。

    “请给我最后一段安宁日子过。”

    “你都安宁了千年。”

    “我知道了,我明白了,你是想报复,报复之前我一直强行拖着你四处奔走,让你这只贪生怕死的老猫担惊受怕,对吧,但是你想想看,我就快要死了,你就不能放下心中的怨念吗?对一个将死之人也要那么残忍,你还有一点人性吗?”

    “不,我是只猫。”

    “但你向往文明,对吧,想要理解文明,就要先融入文明,换言之,你得学会人性这东西。”加仑循循善诱,面目慈祥,想要引导双尾悔过自新。

    “说的好像有道理。”

    “所以说,别再老是和我作对了,我现在说句话都要喘几口气,我得承认我说不赢你了。”

    “让我想想看……考虑考虑……”双尾似乎真的被打动了,低头沉思起来。

    “那个……正事呢?大统一理念呢?”我小心翼翼的举手发问,扑面而来的浓郁千年基情,让我总感觉有点插不上话。

    “闭嘴,能让这只老猫的嘴巴收敛点,才是正事。”

    “所以说大统一理念,传承……”

    “待会再说。”

    我:“……”

    此时此刻,我心里有一个疑问,这老头真的快要死了?我是不是上了大当。

    但是,不管怎么说,看到加仑现在活跃的样子,明明眼皮都快睁不起来了,却还是顽强的和双尾你一言我一句,非要争个清楚,我看了看渐渐升起的太阳。

    感觉很暖。

    “刚才说到哪来着,对了,是大统一理念,你以为我身体虚弱了,脑子就不灵光了,喂,小子,我说你有在听吗?该不会是在发呆吧,在这么重要的时刻。”

    回过神来,冷不防听到加仑这一句话,把我吓了一大跳,看看双尾,看看加仑,一人一猫也在瞪着我。

    “不行啊,这小子完全不行。”

    “我也觉得不大行,不说天赋问题,人也太呆了。”

    我说你们两个,什么时候那么合拍了?

    “别管我行不行,总之先教了再说吧,好歹不能断了传承对不?”

    “说真的,我真怕你学了,到时候阿卡拉会把我挖出来鞭尸,到底该怎么办好呢?”

    “我这边到是有个好主意,等你断气了,尸体扔给沉沦魔,保准阿卡拉以后找不到。”

    “我说啊。”我被折腾的快没脾气了:“一开始说我不合适才没教我,刚才又说要教我,现在又怕我学会阿卡拉会责怪你,你到是先给我解释明白,我到底能不能学?”

    “这……”加仑犹豫了一下,语气总算正经几分:“一开始我的确是觉得你不合适,不能学,不过今天早上看到你,又觉得你大概或许能尝试一下。”

    “加仑老师,你真不是在逗我?”

    “我逗你有什么好处,钻石清汤面么?”

    左一口有一口不离钻石清汤面,看来这老头对小幽灵当年的恶作剧依然念念不忘,怨念大的很,当初别吃不就得了?小幽灵可没逼你。

    “能解释明白点么?为什么会这样,怎么我被剥夺了职业和力量,你反倒是觉得我能学了?难道你这门大统一理念必须破而后立,要先自废实力?”

    “你的思考角度到是很新颖,或许还真有这样的修炼方法,可惜我的大统一理念不是。”

    “那是什么?为什么?”

    “很难用语言解释清楚,就是忽然间……”斟酌片刻,加仑才不大确认的说道。

    “忽然间,今天早上,看到你,觉得眼神和我有点像。”

    “不,我只是单纯被剥夺了职业和力量,可没有身体不行快死的感觉。”我嘴角抽了抽,这是在咒我死鱼眼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双尾,你也有这种感觉对吧。”

    “这个嘛……的确是不大好形容。”双尾将高脚礼帽摘了又戴,戴了又摘:“就比如说,像加仑一样,活累了的眼神?”

    “你才活累了!”我怒掀心灵茶几。

    “双尾虽然没有说到点上,但意思算表达出了几分,对时间流逝的淡漠感,说白了就是孤独感,大概是这样吧。”

    “什么意思?”我更加不懂了。

    “我这条路,比起天赋,更重要的是忍受,必须忍受巨大的空虚和孤独,为什么我一开始一眼就觉得你不适合,就是因为你这小子是离开了那些女人就活不下去的笨蛋。”

    哎,我真有那么容易被看穿吗?

    “现在,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不过你的眼神告诉我,或许你可以尝试一下,但是,除了忍受巨大的孤独感以外,我这条路是以消耗寿命为代价。”

    说到这里,加仑自嘲的笑了笑:“接受了贝利尔的交易后,我琢磨了很久,我的天赋,放在真正的天才面前,也算不了什么,唯独只剩下长命以及孤独这两项优势,可以让自己尽情挥霍了。”

    “你和我不同,所以我才怕教了你,不仅是阿卡拉,连维拉丝她们都会把我挖出来鞭尸,你明白吗?”

    “嗯,完全明白了。”我重重一点头。

    “那么,现在能开始教我了么?”

    “说到这个份上还不愿意退缩吗?”加仑微微眯眼。

    “也罢,连你这小子都不怕,我又何畏成为千古罪人呢?”

    不知为何,加仑反倒是放声大笑起来,虽说如此,看起来也只不过是一个虚弱老头断断续续的喘笑声,似乎随时都会一口气接不上断掉。

    看到加仑的样子,双尾立刻说道:“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想把你的东西传承下去,教会这种笨小子,我劝你还是注意休息,争取多活几天。”

    “咦,等等,至少先教我一点基础呀。”我可不想等到下一个十年再练,一个十年可是能做很多事情。

    “着急什么,就算想练,也得等到你重新转职,成为冒险者以后才能练。”加仑诧异的看了我一眼。

    “你就当我是好奇心发作吧,不满足一下,今晚睡不着觉。”

    “有好奇心是好事,可惜就是笨了点。”加仑似乎还蛮欣赏我这种性格,后面那句我就当没听到吧。

    “也罢,就稍微满足一下你的好奇心,想要走上我这条路,先把霸体练好了。”

    “霸体?以前你不是教过么,我早就会了呀。”

    “能保持多长时间?”

    “还要保持多长时间?”我愣了愣,施展霸体的代价,就是受到的伤害更大,一般来说,不是在最关键的时刻,尽可能仅在需要的那一瞬间施展出来,然后解除,以避免受到更多不必要的伤害,这才算是正确的使用方式吗?

    我承认我天赋不行,脑子也笨,有时候可能会领会错意思,可是这一招在获得加仑的首肯后,我也教了大师兄二师兄,以及莎尔娜姐姐,以及老酒鬼也知道,她们都这么认为,总不可能再错了吧。

    “等你什么时候能长时间维持霸体状态,再考虑下一步吧。”

    “长时间,到底是指多长的时间?”

    “能够维持多长,就维持多长。”

    说完,加仑的眼皮缓缓合上,说睡就睡,要不是弱不可察的气息还在,还真要把人吓一跳,以为他遗言交代完毕,了无遗憾,回棺材去了。

    维持霸体状态么?到底有什么用,为了什么?

    我有些不解,但是看到状似已经燃烧殆尽的加仑,也不忍心再打扰,算了,好歹下一个十年有个大致修炼方向吧,就练霸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