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二十七章 回光返照
    ****************************************************************************************

    老实说,我从未想过加仑能醒过来。

    倒不是说不希望他醒过来,而是以他之前的状态,实在让人难以想象,他还能再次醒过来,我已经随时做好哪一天听闻噩耗的心理准备了。

    说来很惭愧,自从进入考验世界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去探望过加仑了,要不然,也不会连双尾都不认识,足足五十年啊,时间虽然不能消磨一切,但能消磨绝大多数东西。

    现在见着了,迟钝的大脑才渐渐回想起当初一起在地狱世界流浪的日子,包括它那一招神来之笔的天女散花,渐渐找回以前那种相处感觉,然而对于双尾来说,我们只不过是几天没见而已,我的表现实在太怪异了。

    怪不得别人,应该是我,要努力记住这些人,努力记住他们的模样,以及性格,还有和他们相处的回忆,免得大家看出端倪,自己已经让许多人操心了,不想再白白添更多的麻烦。

    就比如说大师兄和二师兄,脑海之中,他们的面孔都已经模糊,当然,只要见着肯定能认出来,特别是大师兄那张帅的没朋友的脸,应该不至于认错,反倒是二师兄,野蛮人普遍的大块头大光头留发辫刺青脸,有些让人脸盲。

    摇摇头,用力深呼吸一口,让自己冷静下来,这种时候可不能再发呆入神了,得赶紧跟双尾去看看。

    踉踉跄跄的,我最先迈出了步伐。

    我并不认为我和加仑的感情有多深厚,至少师徒情深,这句话是当不起的,虽说加仑对我的影响最大。

    毕竟,只相处过这么一段短暂时间,而后,在第三世界见过两面,把小师妹托付给我之后,紧跟着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相处的时间太少了,又不是一见如故,臭味相投,彼此的年龄隔着整整十个世纪,怎么可能有共同语言,怎么可能产生惺惺相惜的感觉,能正常交流,就已经说明加仑很努力,没有跟这个时代脱节了。

    所以,陷入考验世界的噩梦之中的这几天,但凡醒过来,我都是忙着补充能量,没去探望加仑,虽然感到很惭愧,但感觉还是能自圆其说的。

    也因此,我完全没有想到,加仑醒过来的消息,我的感触如此之大,大脑轰一声,然后下意识的,就想过去看一眼。

    或许是因为,在内心深处,我尊敬着这位老人吧,不是因为他是我的老师,而是他的实力,他能达到如今的成就,以及身为至强者却没有丝毫傲气的性格作风。

    最重要的一点是,经过考验世界的磨练以后,让我深深意识到。

    活上一千年,是多么的不容易,光是这一点,就足以令人肃然起敬了。

    加仑的病房离这并不远,原本是留给阿卡拉的住处,阿卡拉离开前安排了人手细心照顾,但是一直陪在加仑身边的还是双尾,这只老猫,嘴巴虽硬,老是摆出一副优雅绅士冷漠脸,其实比任何人都看重友情。

    没走几步,就来到了目的地,轻手轻脚的推开房门,在略为昏暗的房间里,见到了躺在床上,形如枯槁的加仑,比起最后一次看到他,似乎变得更加虚弱了,乍一看,还以为床上躺着的是一具披着皮的骷髅。

    就是这样一具让人几疑是否还有声息的骷髅老人,他那沉睡已久,仿佛彻底缝合的眼皮,此时微微睁开了一条细缝。

    阿卡拉派来的老药师,满脸激动,正不断在加仑身上摸来摸去,煮好的黑糊药水放在一旁,随时备用。

    “加仑,你的学生来看你了,到是吭个声呀?半死不活的样子可不像你。”双尾大步来到床前,拉开窗帘。

    我紧跟着上前几步,看到这样的加仑,声音竟然一时哽咽,说不出话来。

    “加仑……加仑老师?你还好吧?”

    只睁开一条眼缝的加仑,没有任何回应,就这么呆呆的,呆呆的仰躺着,注视着天花板,从眼缝之中,勉强可以看到,他的目光浑浊,似一滩泥潭,没有带上任何灵魂。

    完全没有听到双尾的话,以及我的话。

    “嘘,先安静。”折腾了一会儿的老药师,反过来让我们别折腾。

    “让他冷静一会,沉睡了那么久,不断在生死关里挣扎着,好不容易刚刚醒过来,脑子很可能还是混沌一片。”

    顿了顿,经验丰富的老药师有些迟疑的,不大肯定的说道。

    “或许,最惊讶,最震惊的是他自己才对,想不到还能醒过来,冒昧问一下,他受伤之前是不是受过什么刺激,从他现在的状态来看……”

    声音渐低,老药师把我们拉到一边,离床稍远的位置,才吞吞吐吐的继续说道。

    “从他现在的状态来看,他似乎……加仑大人似乎……完全没有想到……并且……并且并不乐意见到自己醒过来的样子。”

    女孩们也跟过来了,闻言,大家的目光落到双尾身上,加仑是它救回来的,或许它知道点什么。

    “我也不清楚。”双尾耸耸肩,表示无奈:“不过,既然是和那位战斗过,受到什么刺激,恐怕也很正常吧。”

    经它这么提醒,我们顿时恍然。

    没错,他最后的对手是那个以玩弄人心为乐的魔王贝利尔,受到的伤害,恐怕不仅仅是身体方面的,想到贝利尔对自己做过的事情,我火大之余,不禁想到。

    加仑呢?这个活过一千岁的老人,按道理来说,意志应该比自己更加坚定十倍百倍,并且,十有**已经无牵无挂了才对,贝利尔又是用什么手段打击他,让他受到刺激呢?他的心灵破绽到底是什么?

    想不通,搞不懂,我只知道一件事,只要活着,就必须要去做的事情。

    贝利尔必须死。

    这家伙,拉仇恨的手段如同它的智慧一样,也是深不可测,并且似乎很乐意见到别人恨它,又拿它无可奈何的样子,我对它的恨恶和杀意,比另外六个巨头加起来还多。

    我刚想说点什么,双尾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口。

    “加仑的状况怎么样了,能撑得住吗?”

    老药师想了想,道:“我这辈子也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如此苍老的身躯,竟然还能顽强的清醒过来,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奇迹,所以说不准,不敢保证什么,不过既然已经出现了奇迹,我想,应该暂时不会轻易倒下。”

    没等双尾高兴,他神色凝重的接着说:“不过,无论它的生命再怎么顽强,也不可能和如此腐朽的身体做斗争,除非它能够放弃这具身体,以另外一种形式存活下去,比如说像爱丽丝大人那样,不过我觉得很难,加仑大人受的伤不仅仅在于身体,精神方面恐怕也……换言之,他的灵魂已经很虚弱,再加上求生意志并不强,所以……所以……”

    露出无奈表情,轻叹一声:“所以,我劝你们还是做好心理准备,在我看来,这或许是最后的回光返照。”

    听了这番话,大家良久无言,最后还是双尾看的最开,它双臂抱胸,两条猫尾甩来甩去。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能醒过来,对这老头来说已经是莫大的奇迹了,不能奢求太多,也罢,这家伙一生都不得安宁,就当是老天的怜悯,让他安安静静的走完最后一段路吧。”

    “能这么想是最好,能够陪伴他度过最后一段时间,把想做的事情做完,做到了无牵挂,走也一身轻。”

    老药师安慰我们,只不过心里却在苦笑。

    这段时间,接受阿卡拉的托付,作为加仑的专属药师,他比任何人都了解加仑的身体状况,恐怕,这位已经行将就木,并且看不出丝毫求生欲的老人,真正的愿望并不是醒过来,度过最后一段安宁的日子,或者是去实现什么了无牵挂。

    他的最大愿望,应该是尽快死去。

    只是,这样的话,面对眼前这些亲朋好友,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实在太残酷了。

    “他还能清醒过来,正常交流吗?”

    远远注视着加仑现在的模样,双尾又问道。

    “应该没问题,我刚才也说了,现在的状况只是因为沉睡太久,脑子还有点不清醒,或许暂时听不见,看不清,认不了人,等过一段时间就会好了。”

    “要过多久?”我终于有机会开口了。

    “这个嘛,就得看加仑大人自己了,不出意料的话应该需要一两天的时间,所以,大家先回去吧,让他先安静一会,我会在这里时刻留意着,一旦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会通知你们。”

    “那就麻烦你了,丽可多姆大人。”

    我郑重行了谢礼,不仅仅是因为她一直在照顾加仑,莱娜的病,她也是主治药师之一,可以说是联盟的御医,所以知道小幽灵,认识我们。

    为了不打扰加仑清醒,我们只能又安安静静的离开病房,看来想要等他回复意识,至少要到明天,对于我来说,就是十年后了,我得用心记下来,免得到时候忘记这回事,这好歹是作为一名学生的最最最低限度的本分。

    回到家,我们不仅一阵唏嘘,聊了不少关于加仑的事情,当年小幽灵做的钻石粉末清汤面,似乎还历历在目,如今却已物是人非。

    又忍不住想到,这次醒过来,对加仑而言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虽然不如丽可多姆了解的清楚,但是加仑丧失求生**这一点,我们是知道的,也想到了这种可能,或许,加仑自己并不愿意自己清醒过来。

    只是,他的生命太顽强了,哪怕丧失了至强者的力量,哪怕身体苍老枯朽,哪怕精神和灵魂满目疮痍,哪怕失去了求生意志。

    生命之火,依然在拼命的燃烧,哪怕这是在违背主人的意愿。

    这么一想,如果是满状态,满精神,满斗志的加仑,那该有多强大,多可怕?而将他玩弄于掌心之中的贝利尔,到底恐怖到了什么程度?

    想想都令人气馁,不行了,我要补充更多的维拉丝能量,否则就要退化成咸鱼了,虽然现在和咸鱼已经没什么区别,但至少还是一条有梦想,充满斗志和干劲的咸鱼。

    下午,我更加卖力的锻炼着,老酒鬼不知道从哪得知了加仑的消息,跟围观团女孩们闲扯着这件事,但百忙之中并没有放弃对我的监视,但凡有一丁点训练不到位,就要承受她的远距离枪尾敲击。

    到了晚上,丽可多姆那边依然没有传来任何消息,我只好先摸一个十年为敬。

    上一个十年……呃,我抱歉,我没保住一千万,飞了。

    魔法基础大全就算再厚,也不够我看十年的,就算反复看了四五遍。

    无法很好形容,只是感觉魔法这门课程,比修理匠更需要老师教导,修理匠好歹慢慢积累熟练度,还是能一点一点进步,魔法的话,不懂的地方就是不懂,没人指点绕不过这个弯,不存在忽然间想通了,绕过去了,如果存在,说明你有魔法天赋。

    还好,我还算有点基础,这本砖头书通过自学,到是能理解个七七八八,问题是,这只是基础呀,只是能帮助我更容易理解接下来要学的东西,没有任何其他帮助。

    瞧着已经翻旧的书本,我自然而然产生了新想法,并非求知欲,只是好奇心罢了,这样的自己,到底能不能继续迈出下一步?

    于是,一千万就没了,我回到了第一世界,进入了赫拉迪克族的法师塔,听蒂亚说法师塔有防御系统,普通人轻易进入不得,就算是世界之力强者想要闯入都不可能,不知道是艾芙丽娜不想为难我,取消了这层防御系统,还是我这个赫拉迪克族亲王的身份,得到了法师塔的认同,总之并没有遇到阻挠,只是稍微有点……呃,绕晕头了而已,毕竟里面很大,很大。

    按照一般常识,在第一层大肆搜刮,凡是能看懂的笔记,书籍,全都塞到物品栏里,来的时候已经清空了,毕竟是一千万,一千万呀,总得赚回点本是不?

    等觉得差不多,够自己看个几十年,琢磨个几百年了,才停下来,感觉还缺点什么,应该是缺一个蒂亚吧,要是她能快点回来就好了。

    这个期间,顺便怒刷了好几遍第二世界的各**oss,总得再回一点本是不?

    以上,就是上一个十年发生过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