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二十一章 恰西的笔记
    ****************************************************************************************

    换言之……也就是说……有没有这个可能性……

    被艾芙丽娜一起复制过来了,在考验世界里,在恰西的铁匠铺里,也有这么一份笔记呢?

    想到这里,我恨不得立刻就回到考验世界……不,还是别,千万别,撤回刚才的话,我能量还未补充完毕!!!

    生怕艾芙丽娜真的实现我的愿望,连忙给了自己几巴掌,冷静下来,继续琢磨。

    现实世界中,只有一天时间,就算恰西把笔记给我,以我的记忆力也记不下多少,等到了考验世界,说不定已经忘了七七八八了,如果考验世界里也有这么一份的话,那就可以悠哉悠哉的边看边学了。

    至于时间线的问题,毕竟恰西是后面几年,接受了巨人铁匠的传承后才到第三世界另起炉灶,没多久又被我拉到教廷山,会不会考验世界里的时间对不上,恰西还未在第三世界立足。

    这个嘛,我只能说看艾芙丽娜的心情了,考验世界里的时间线乱的很,有些是十几年前,我刚到联盟时的画风,有些又是前几年才出现的新事物,总之较真你就输了。

    不管怎么说,还是值得期待一下的,毕竟这种东西不算是主角光环,只是一些很基础的东西而已,艾芙丽娜还不至于抠细节抠到这种程度。

    当然,完全把希望寄托在这上面也不行,还是得做两手准备,记忆力虽然差了点,无法完全带到考验世界,但是能记住三五成也不错。

    因此,在早餐结束后,几乎半个上午时间,我一边抱着妻子女儿,享受她们的温柔环绕,一边认真听恰西传授,对于这种加减法级别的对话教学,身为铁匠院士的穆矮冬瓜早就不耐烦的开溜了。

    还别说,不知道是恰西的基本功扎实,还是自己天赋实在太差,明明在考验世界里也练了**年,这么听恰西一说,还是有很多地方恍然大悟,感觉至少涨了三五年的功力,要是能得到恰西的笔记本,认真琢磨的话,或许修理金色扩展级装备,便指日可待了。

    当然,我的最终目标是能够修理暗金和绿色级别的精华级装备,这才是第三世界能出产的最好装备,这么看来,道路还很长,哪怕得到了恰西的传授,下一个十年,下下个十年,也未必能够完成目标。

    不着急,考验时间有的是,换算成现实世界,也就两三个晚上的事,这么一想,就算还是比不上一看就懂的穆矮冬瓜,在别人眼中,自己也是天赋异禀,堪称铁匠界的猩猩……啊呸,是新星才对。

    等到下午时间,惯例的魔鬼训练,第一次从考验中回来我都没有逃课,这一次更不会,也没有要求女孩们一定要陪在自己身边,开始感觉有些丢脸,察觉到了那股子一个人的小学生运动会的尴尬气氛了,只不过女孩们还是来了,让我既安心,又羞耻,才发现原来痛并快乐还可以这么玩。

    而后,到了夜晚,依依不舍的告别,在琳娅亲伟大的胸怀抚慰下进入梦乡,第三个十年拉开了帷幕。

    刚来到考验世界,我不理会艾芙丽娜幸灾乐祸的唠叨,屁颠屁颠的赶往冒险者区域,转了一圈,眼前一亮。

    恰西的铁匠铺,找到了!

    果然,第三世界的时间线大概要靠后一些,至少对于恰西而言是这样,她之后建起来的铁匠铺,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了考验世界当中。

    看到恰西的铁匠铺一刹那,我就感到十拿九稳了,之前搜刮其他铁匠铺的工具和锻造熔炉时候并没有留意到,感觉上这个铁匠铺比较不起眼,好像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铁匠,实在有些对不起恰西。

    当然,也证明我的感觉没错,刚刚得到巨人铁匠传承,来到第三世界立足的恰西,和其他铁匠对比,的确是要逊色不少。

    巨人铁匠鲁科加斯留给恰西的,堪称神器套装的锻造工具一套,我是不指望能找到了,恰西已经带到地狱世界去了,再说就算有,我也未必能用,感觉就好像是专属装备一样的东西,只有接受了传承的恰西能用,不然的话,以穆矮冬瓜的厚颜无耻,还不早跟恰西借去耍了?

    和其他铁匠铺大门敞开不同,恰西的铁匠铺门半掩着,炉火也冷清清的,给人一种门可罗雀的意思,到是十足十复制到了现实世界中当时恰西的尴尬处境。

    抱歉了,恰西,你的好宝贝,在梦里就借我一用吧。

    顿足门口,说了声抱歉,毕竟要翻的是女孩子家,还是大熟人,多少有些心虚愧疚。

    然后,熟练的摸进了恰西房间,别问我为什么那么熟练,因为冬天到了。

    会藏在哪里呢?

    四处张望几眼,虽然是女孩子,但恰西的房间很简洁,里面的家具和布局,可以用十分朴素来形容,正如她给人的气质一样,是个不注重打扮,一心投入到伟大的铁匠事业当中,表里如一的单纯执着少女。

    当然,我是说恰西不注重打扮,而不是邋遢,看屋子整洁如新,一尘不染,被子叠的整整齐齐就知道了,工作时身上脏兮兮的可以理解,毕竟是和火打交道的铁匠,但是工作以外,恰西一向是将自己打理的干干净净,只是不会像其他少女一样买些漂亮的衣服和饰品打扮自己罢了,不然的话,恰西也是大美人一个,呃,我是说以正常人的审美观而不是野蛮人。

    咳咳,话题扯远了,总之我是想说房间里的家具不多,应该不难找到才对,会不会在那个箱子里呢?

    我目光先落到一个在角落里头的藤箱,感觉像是摆放重要东西的地方。

    箱子没锁,轻轻拉开皮扣,打开箱盖,一摞摞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出现在眼前。

    原来是装衣服的箱子啊,干嘛不好好放到衣橱里?

    我有些失望,正要合上,忽然捏起了下巴。

    不,等等,或许笔记就摆放在衣服下面呢?不是没有可能,对吧,这种类似于小学写的日记一样的东西,充满回忆,又带着淡淡的羞耻感,害怕被别人发现,所以要藏起来。

    嗯嗯,我为自己的机智敢到庆幸,绝对不是因为想偷窥恰西的衣服品味,平时她穿啥又不是看不到。

    所以……

    下意识咕噜一声,吞咽口水,手微颤颤的伸了上去。

    嗯,上面放着的都是一些平时见着她穿的衣服,嗯嗯,嗯嗯……

    先稍微的翻了一翻,得出这个结论。

    然后,再深入一点点。

    还是,还是,这也是,几乎都一样,要么是工作服,要么是平时穿的,颜色款式朴素的便服,这果然很恰西。

    正这么想着,忽然,瞅到了一大堆一捆捆的绷带。

    这是……

    有着经验,我一眼就看出了这些绷带的用途,更是艰难的,用力吞咽一口。

    没错,传说中的裹胸带,大胸之兆人士的福音,以前琳娅就经常用,只是后来为了满足我……咳咳,不对,是为了方便我……咳咳,也不对,总之后来比较少穿了,当然,有特殊情况也会穿,比如说外出历练的时候。

    手一抖,一捆绷带滚出箱外,散落开来,哦哦,这长度,几乎是琳娅用的一倍长了,想想也没错,琳娅大是因为她本身娇小,对比凸出,实际大小的话,恰西可能应该大了她有足足两号之多,差不多应该是蜜瓜和西瓜的差距。

    不好吧,这样不好吧,应该到此为止了,恰西帮了我那么多忙,这么偷窥她的**很不好,我又不是变态,这里肯定没有她的笔记。

    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我正待将绷带放回去,眼角遇见瞅到一抹粉红,好不容易按捺住的心思又冒头了。

    哦哦哦,这是!!!

    小心翼翼的翻出一看,果然是内yi没错,粉红色的,没想到啊,完全没想到,不过也不奇怪……

    我啧啧出声,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

    恰西再怎么朴素,到底也是女孩子,也有着一颗少女心,会喜欢粉红可爱的东西啊。

    一捆捆绷带下方,藏着许多,总共就两种颜色,白色的,粉红的,款式的话,大多是四角裤,但竟然也有三角的,可爱的,甚至带着一丝性感的。

    怎么说呢,只能说,恰西毕竟也是个女孩呀。

    等等,我在这评头论足个什么劲啊!

    仿佛主人回来,正要进入房间一样,我手忙脚乱的将衣服乱塞回去,又担心被发现想整回原样,冷静下来一想,根本没这个必要,这时候,才长吁一口气。

    还好还好,第一次庆幸,这是只有我一个人的世界,刚才的丑态,没有被人发现,真是太好了。

    咦,没有被人……

    就在这时,背后一凉,仿佛在被某股鄙视的目光注视着。

    “真行啊你,变态先生。”艾芙丽娜阴阳怪气的声音,在我胆战心惊中出现。

    “这是误会,我在找笔记。”我故作镇定。

    “你不用解释太多,其实我懂的,男人嘛……不,应该只要是人,都会有这样的一面,窥视别人**,是人类天生的爱好,我见多了。”

    “你知道就好。”我松了一口气,对嘛,这是天性,何为天性?简单来说就是不可避免,不可控制事项。

    “所以变态先生,这十年你完全可以以一名变态偷窥狂的身份渡过,第三世界里每个房间,每个人藏着的各种各样秘密,都被我复制到考验世界里了,你大可以全部一探究竟,差不多这十年也就能过去了。”

    “谁要做这种事情啊你这混蛋!”

    我怒掀一记心灵茶几,终于发现了这把咸鱼剑的险恶用心,它是打算唆使我这么做,好取代掉它头顶上的天字号偷窥狂的外号!

    “是吗?连朋友也能下得了手的你,我还以为可以心狠手辣,一干到底呢。”

    “谁要心狠手辣一干到底!没有这回事,这是意外,是事故,我只是想找笔记,然后控制不住就……总之我才不是偷窥狂,偷窥狂是你才对,我们也勉强是朋友吧,一直在窥视我的一举一动的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哈?谁偷窥你了,你是脸上长花了?还是屁股长痔了?动起你的脑子仔细想一想,你觉得你自己有哪方面可以吸引人去偷窥?”

    “谁知道呢,毕竟偷窥变态的思维方式,正常人根本想象不出来。”

    “就算是偷窥变态,也不会对你这种家伙产生兴趣。”

    “也就是说你其实比偷窥变态更加恶劣对吧。”

    好久没有这么痛痛快快和艾芙丽娜斗嘴一番了,等它醒悟过来,警觉过来,我已经赚大了,毕竟在这个考验世界里,能和别人说一句话,是多么奢侈的事情。

    不想再变成我在考验世界里的精神粮食,艾芙丽娜迅速潜水了,这一潜,可能又是十年,真亏它能陪我一起渡过这种孤独寂寞的时光啊。

    我忽然醒悟到,其实过着这样的煎熬孤独日子的,可能不止我一个,为我创造了这个考验世界的艾芙丽娜也一样,默默陪我渡过了两个十年。

    这么一想,还真有点小感动,算了,好不容易才出了口气,可不想被它发现,重新找回场子,我迅速擦了擦眼角,想到。

    再说了,这家伙大概已经习惯了孤独,渡过了无数个这样的十年,大概……

    回过神来,也没有了偷窥的心思,按照正常人的思考模式,很快就找到了恰西所说的,记载了她在修理装备方面心得的笔记。

    但是,我找到的并不止一本笔记,而是满满一箱,就放在刚才的衣服箱不远,除了记载修理装备方面的心得,还有作为铁匠的其他方面的锻炼心得,也都能找到,可以这么说,这些笔记完全记录了恰西的铁匠生涯,与其说是心得笔记,倒不如说是点点滴滴的日记。

    看着叠起来,足足能堆到屋顶的一大箱子笔记,箱子比旁边那个装衣服的藤箱还要大,我心里不免感叹,恰西不愧是努力派,光是这些笔记,就足以让那些个什么三年高考五年模拟,自愧不如。

    别以为堆到屋顶不高,要知道这可是野蛮人的家,恰西就算是野蛮人中的娇小派,也有两米的身高,和平常人家的屋顶不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