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二十三章 真正的老师
    ****************************************************************************************

    如果想继续在元素方面发展,无论怎么看,也是时候把复合魔法提上修炼日程了。

    说到复合魔法,我其实并不陌生,万法之阵里就有不少这样的类型魔法阵,当初,以圣月贤狼之姿,我也尝试过一些浅层次的混合融合,到是也成功了,只是……

    只是当时的成功,完全是凭借着强大到无处挥霍的精神力来实现,技术含量并不是很高,现在嘛,你懂的,没那么庞大的精神力,只好依赖技术了,这恰好是我的弱项。

    想到法拉老头送给我的那本几块砖头那么厚的魔法基础大全,我还没吃透,内心深处就有一股蛋蛋的忧伤。

    朕,实乃万年不遇之魔法庸才口牙。

    揉了揉太阳穴,我又想到,当初有狼人变身还好,特别是圣月贤狼,有智商和魔法方面的加成,勉勉强强还算是把万法之阵这张钻石大饼给啃下来了,现在嘛,我对自己的魔法前途其实并没有多大信心,只不过是一开始已经决定了魔武双修路线,特别是在后来,知道了自己在考验世界有漫长的时间可用,就更没办法将魔法这门德鲁伊的必修功课置之不理了。

    所以,我现在该怎么办?

    近战方面到是不用太担心……不,也是需要担心一下,重击技巧并没有遇到瓶颈,也不会遇到瓶颈,真正的瓶颈在于我自身,哪怕在领域境界,依然没办法发挥三重击,想当初,地狱格斗熊五大三粗的身材,对付大师兄二师兄的时候,用了一次三重击,都躺了半个月才缓过来,更别提现在的小身板子了。

    所以,晋升到领域境界后,我依然只能窝在二重击层次,大不了就是施展二重技能的时候更流畅,更轻松,更省力了一些,可以多研究点新花样,算是迈出了一步小碎步。

    这样的战斗力,欺负同等境界的敌人还好,但是面对世界之力,也就是魔王领主级别的怪物,依然显得太过单薄,别说与之有来有回,就算是跑都未必能跑掉。

    不求能够越级挑战敌人,但至少给我点越级跑路的资本吧,身为前主角,这很不科学,我要报警了。

    emmmm…………

    所以说,到底该怎么办呢,现在的状态,正好是不上不下,不能说是止步不前吧,但提升的速度,连自觉拥有着漫长考验时间,都感觉到太慢了,像是乌龟在绕赤道跑三圈。

    或许是习惯了以前的突飞猛进?对这种几近停滞的状态,感到很不适。

    但是不适也没办法呀,外挂又不能从天而降,只能靠自己继续努力了,前面十几年的历练,或许没有给我带来太多作为冒险者的心得体会,但好歹坚强的意志,以及面对困难所需的勇气和决心,还算是小有磨砺,所以,第三个十年,磕磕碰碰,并不算顺利的过去了。

    或许,在实力境界修炼方面,我也需要像修理匠那样,需要一个恰西这样的老师,提点一下自己。

    睁开眼醒过来,流着泪抱紧琳娅的同时,我心里冷不防的产生了这个明悟。

    恰西的出现,并不是为了让我在修理匠这条路上走的更加顺畅,而是在提醒我,我需要一个这样的老师,真正意义上的老师。

    算起来,我的老师也算不少了,老酒鬼算一个吧,虽然不大想承认,还有加仑老头,虽然教我的时间很短,但对我的影响却最大,最后半个是绿龙德鲁伊威克森,教的时间短,教的东西也不多,却是我认为最靠谱的老师。

    但是,最靠谱并不代表最合适,威克森的道路和普通德鲁伊有所不同,它揍的是巨龙德鲁伊路线,依靠的是巨龙之力,巨龙精血的话,我这里到是有一瓶,幸运的很,虽然当时我想交给阿卡拉保管,阿卡拉让我保管,我寻思着这么重要又不知道啥时候才能用上的东西,放在物品栏里怕弄乱,就交给女孩们保管了。

    事实证明,这是个很明智的决定,如此珍贵且具有纪念意义的东西,要是弄不见了,不说我会心疼死,第三世界仍在守护着精灵王城的红龙霍芬格里,都不会原谅我。

    虽然很庆幸红龙女王的精血保留下来了,但并没什么卵用就是了,这玩意不比威克森所得到的普通绿龙精血,要求太高,现在的我喝下去只会承受不住暴毙,并且不知道有没有过保质期,这很重要。

    但是转换思路一想,我是不是可以要点其他普通巨龙的精血呢?以我和巨龙那么熟的关系。

    我只能说,梦里可以。

    首先现实中,我现在只不过是凡人一个,普通巨龙精血也承受不了,考验世界里的我,现在到是可以承受弱一点的巨龙精血,问题是这里只有地狱一族常伴,并没有巨龙,更没有和我相识的,肯自愿献上精血的巨龙呀。

    再然后一个,很可怕的问题,我和恶龙蕾娜,现在还算是龙骑士吧?不管是名分上的,还是事实上的,都已经具备了,那个一日夫妻不止百日恩啥的……这头小母龙,撒娇起来也是蛮……不,是超可爱的。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身为龙骑士的我,没有得到龙骑士该有的力量,或许已经被一并剥夺了,但无论怎么说,我和她的龙骑士身份关系没有改变,现在我要是想窥视其他巨龙的精血,无论是公龙还是母龙,估计她好不容易对我从七分傲三分娇提升到三分傲七分娇的态度,会立刻变成病娇,想想就毛骨悚然。

    总之,巨龙精血这条路也走不通,这么一来,威克森在德鲁伊方面的经验心得,就不是那么完全契合了。

    当然,这也是我要求太高,如果只是普通的提点,别说威克森,老酒鬼都足以胜任。

    为什么要说老酒鬼最无法胜任呢,明明是超级麻辣教师,教出的学生个个棒。

    问题是,这只限于小学初中,特别是对于不同的职业,老酒鬼也有做不到的事情,比如说大师兄二师兄,在达到伪领域以后,老酒鬼除了传授重击技巧,反正我是没见她怎么认真教导过了,表现最明显的是在对战练习方面。

    相比之下,同样职业的莎尔娜姐姐,老酒鬼可就贯彻始终了,哪怕在莎尔娜姐姐达到领域级别,依然不停挑衅,对战。

    虽然她和莎尔娜姐姐的感情更深厚(某种意义上)这一点是没错,但是如果能教,我想这家伙肯定也不会那么厚此薄彼才对,没什么能比教训一下自以为是自以为已经羽翼丰满的笨蛋学生们,让他知道他的老师仍然是他的老师,更值得开心了,对吧,老酒鬼是什么尿性,我们几个还能不明白?

    所以,我想表达的是,号称天才学生制造机的魔鬼导师卡夏同志,也有做不到的事情,教不了的职业,无能为力的时候。

    好吧,我说了那么多,估计是条狗也明白我的意思了,论最合适,肯定是加仑老头跑不掉,他的实力最强,而且德鲁伊道路贯彻始终,十分纯粹,没有像威克森那样稍微跑偏,最适合现在已经变成弱鸡凡人,想跑偏,想变异都没办法的我。

    问题是,加仑老头现在变成了比我更弱鸡的垂死老人呀?当然,弱不弱鸡到是无所谓,只要心得经验还在就好,但是他现在连能不能醒过来都是个问题,还要让他指导我,我怕是也要拜托恶龙蕾娜把我揍的奄奄一息,半个身子沉入三途河里,或许才能跟得上他的脑波频率,看能不能通过共鸣感应点什么。

    所以说,最合适的加仑老头已经变为不可能,那么退而求其次,威克森……算了,反正没办法找到最合适的,干脆破罐子破摔,先去找老酒鬼讨教讨教好了,等她兜里没货了,再想想其他办法。

    我为自己暂定了一个小目标,于是在下午训练的时候,就出现了以下对话。

    “我说老酒鬼,领域境界你是怎么提升上来的?有什么心得可以交流交流撒。”

    老酒鬼面无表情:“加多一百个负重俯卧撑。”

    我:“……”

    做完以后,我不死心,感觉刚才诚意不够,老酒鬼才不卖面子:“别这样,就当是打发打发枯燥的训练时间呗,你就说一说,这可是你的学生诚心诚意向你请教。”

    “负重跑步,加三圈。”老酒鬼依旧面无表情。

    我:“……”

    我这个人呢,虽然不是越挫越勇,屡败屡战的性格,但偶尔也有一股子犟劲,脾气倔起来就爱挑战不可能,俗称喜欢作死。

    在加跑三圈,倒在地上喘的像孙子一样时,依然没有放弃,这次打算用一用激将法。

    “我说你到底行不行,别老是试图用加练来转移话题,你该不会是所谓的没有【童年】的可怜虫吧。”

    激将法凑效了,老酒鬼终于有了反应,长枪一提,枪尾朝下,对准我的后脑勺做自由落体运动,噗咚一声,把我抬起来的头戳按在泥地中,摩擦,摩擦。

    “你这臭小子,嘴巴还不饶人了是吧,想问我在领域境界是怎么提升的?想知道我的提升心得?你为什么不去问问你那头惨白惨白的鬼狼?”

    老酒鬼劈头盖脸的话,让我脑子一蒙,用了片刻才反应过来。

    啊,完全忘记这个设定了。

    老酒鬼其实是莎尔娜姐姐,准确的是,是莎尔娜姐姐的前生,酒红色恶鬼的变异女武神来着。

    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说,她和小雪真的很像,都一定程度上摆脱了主人的束缚,拥有了自主性,像是老酒鬼,当初她的主人消失,她就没有跟着一起消失,小雪它们也是,我的职业被剥夺了,它们依然好端端的存在着。

    再加上,小雪得到了月神的馈赠后,实力提升了不少,和老酒鬼相差不大,五只鬼狼一起上,还真说不定能让老酒鬼吃点小瘪,除了人生经验,技巧眼界,教导能力,以及能改口说话这几点,比小雪优秀以外,还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所以,老酒鬼跟我说,问她不如去问小雪,其实很有道理来着。

    啧!

    五体投地扑倒在地,脸上沾满草屑的我,不屑切了一声,搞来搞去,原来我想委屈一下自己,先从最不适合的老酒鬼这儿讨教点经验,她还做不到来着,真是废物。

    然而,这样的恶念仿佛被老酒鬼感应到了,她瞬间散发杀气。

    “我之前说过什么来着,你应该还记得吧,要把你训练到连脑子都没力气转动,我看我最近是温柔了不少,你瞧,还有心思和我斗嘴,还能瞧不起我来着,看来是太心慈手软了,来来来,我们玩点更高端的。”

    这种时候,我还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只能泪眼汪汪的看向远处的女孩们,大喊一句。

    “出事了,狗命啊!!!”

    然并卵,通过几天的观察,女孩们对于老酒鬼的体能极限把握能力,已经很万分佩服和充满信心,所以就算再怎么不忍,也不会想着上来打断,救我这条狗命了。

    一个有主角光环的人,他作死,他死了,现在换成一个路人甲,也想作死,最后,他死的很透彻。

    没办法,老酒鬼派不上用场,只能想想其他人了,但人也不说来就能来的,训练接受后,我把这个想法告诉琳娅,让她看一下威克森爷爷能不能过来一趟,虽然按道理来说应该是我过去拜访他,向他请教才对,但无奈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允许。

    不能说不急,虽然考验世界的时间很充裕,但是浪费一天,就等于是浪费十年,我还不至于不把十年当回事。

    第四个十年,也是在略为迷茫中度过,还好不是完全找不到方向,至少变强的那份直觉还在,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该练些什么。

    只是,就跟玩游戏一样,虽然并不是没有线索,只是希望能有一份更详细点的攻略,可以节约多点时间,完成任务目标而已。

    第四个十年,从领域初级晋升到了领域中级,速度慢的令人浑身不爽,放在普通冒险者当中,也属于低级水平了,或许,这就是我自身的天赋极限了吧。

    自己,到底何时才能到达世界之力境界呢,就算真有一天突破到世界之力,又何时才能恢复到原本的世界巅峰境界,以及圆满之境无敌的战斗力呢?

    第四个十年末,我彻底迷茫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