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二十章 第二个十年
    ****************************************************************************************

    第五年,感觉一直修炼的三个元素魔法,火山爆,飓风装甲,以及极地风暴,有了点小进步,就算不依赖二重技巧,光是用魔法,也能稍微应对一下普通敌人,这已经是很不错的成绩了,首先,这三个元素魔法都是中低阶魔法,其次,魔法的技能等级并不高,再然后,最重要的一点是,我是个落单的,没有肉盾扛在前方嘲讽吸怪的苦逼法爷。

    这样的情况下,能单纯用这三个元素系魔法对付一部分敌人,已经让我十分满意。

    第六个年头,感觉自己的铁匠事业遭遇到了瓶颈,这种感觉,就像是在读小学一年级,开始学加减法的时候,智商忽然就有点不够用,开始看不懂题目和数学符号了。

    好吧,我都不想吐槽自己的铁匠天赋了,智商不够,努力来凑,在考验世界里,我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时间,别人做一题就学会的东西,大不了我做一千题,一万题,将它掌握就是了。

    第七年,感觉好像突破了小学一年级的瓶颈,升到了小二,但能正常修理的依然仅限于普通级装备,扩展级的,白板还好,勉强一修,虽然铁定会掉耐久上限,蓝色和以上的,碎的我心都碎了,总共也没几件,至于么?

    第八个年头,唯一值得纪念的事情,就是终于爆落了一件精华级装备。

    是的,第一世界掉普通级装备,第二世界有一定概率掉扩展级装备,第三世界有小概率掉精华级装备,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不正常的是我这张黑脸,以及在外号新手村的鲜血荒地闯下的十里坡剑神称号。

    这件精华级的装备是一把白板长矛,亥伯龙之矛,属性……白板有什么好说属性的,对于以前的我来说,就是扔给恰西分解的料,现在却成了人生感动的第一次,真是……真是……

    真是让我想立刻握着这把和自己脸一样颜色的矛外出打猎啊,难道这里面包含着什么神秘莫测的暗示?

    第九个年头,感觉标枪已经得心应手,二重普通攻击几乎能随手使出了,之所以是标枪,并不是为了纪念那把被我敲碎的金色标枪,只不过是标枪啊,长矛啊之类的武器爆落稍微多一点,所以使用更频繁些罢了,没什么特殊的理由。

    但是,感觉有什么特殊的,令我很不爽的含义和暗示在里面,艾芙丽娜那家伙,真的只诅咒了我一年么?

    第十年,开始慌张,开始期待,开始心不在焉,数着日子,数着数着又不敢数,一天一天的过,孤独而期待,这种煎熬感难以形容。

    但是好歹,我这次算是熬过来了,没有像第一个十年那样狼狈,那么不堪。

    应该吧?

    而后,睁开眼,清晨的阳光照耀下,近在眼前的维拉丝的脸蛋,像是天使一样神圣美丽,那双一眨不眨的乌黑眼眸,比我在考验世界的第二个十年里,爆落的唯一一颗无瑕疵宝石,还要璀璨万倍。

    我原本以为我做好了心理准备,不想让女孩们担心,坚信自己醒过来之后,能够表现的风轻云淡,从容不迫。

    但是,那一刹那,泪水还是控制不住的汹涌而出。

    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坚强。

    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在考验世界的第二个十年里,在三千六百五十个日夜里,从容渡过。

    或许,没有第一个十年那般狼狈。

    但是绝对绝对,在自己没有察觉到的地方,狼狈了,甚至是渐渐麻木了,却以为自己还很淡定。

    所以才有见着维拉丝的容颜,瞬间露出如此剧烈的反应。

    “大人,又做噩梦了。”维拉丝用着肯定的语气,一如我入睡之前,一如十年之前,将我搂到她的温暖胸怀之中。

    “啊啊,是的。”埋首在维拉丝圣洁的怀抱之中,我声音有些哽咽,感觉很丢脸,但是又抑制不住感情。

    “但是,好在有你,所以没事。”

    “是吗?”感觉上,维拉丝应该笑了,应该露出了无比动人美丽的笑容,想要抬头看,又想要继续在她的怀里感受久违十年的温柔,内心很是纠结,恨不得能多分出几个身体,全身全心的去感受女孩们的存在。

    过了一会,维拉丝的声音再次响起:“虽然……很想这样一直抱着大人,但是,大人一定也很想念其他人,很想见见其他人吧,所以,该起床咯。”

    “嗯……”用鼻子闷声应了一句,却是足足在维拉丝的怀里又多赖了将近半个小时,才磨磨蹭蹭的被伺候着起了床。

    拥抱狂魔,再次出动!!!

    哦哦哦,这不是恶龙蕾娜么,怎么每次出门第一个遇到的都是她,虽然是个毒舌可恶的家伙但十年没见了我还是勉为其难的给她一个热情拥抱吧。

    结果我才刚刚张开双臂,这小母龙就看穿了我的举动,一个快步加速急拐弯,下了楼梯,还不忘扭头对我做个鬼脸,好似在说,这次没门,不会再让你抱第二次了。

    唉,真是无情,难道已经忘了一夜夫妻不止百日恩了么?

    没办法,还好莎拉小天使也出门了,被我抱了个痛快,还有西露丝,艾柯露,琳娅,小黑炭,莱娜,三无公主,还有艾卡莱伊,还有水晶,还有莉莉丝,还有贝雅丫头,还有恰西,还有老酒鬼,还有穆矮冬瓜……

    呃,后面两个还是算了,我已经不是十年前那个饥渴难耐的拥抱狂魔了,现在的我,是一个有格调,有品位,有底线的拥抱狂。

    “唉,今天的小弟又开始了么?”

    见我抱着小黑炭不放,一大早就过来蹭早餐,顺便想带乖学生去历练的萨绮丽,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同样头疼的还有爱娃儿,谁让女儿控能量来源最多,补充最容易呢。

    相比之下,水晶我就开始有点嫌弃了,虽然抱起来很舒服,也算是半个女儿没错,但是那一副山寨自圣月贤狼的童颜巨【哔】的下作身体,总是感觉怪怪的,而且还条件多多,满脑子想要吃的,不投食不愿乖乖听话,你看双子公主和小黑炭,哪有那么多事。

    萨绮丽刚进门就掏出了一根狼牙棒,显然是想警告我别想像昨天那样抱上来,也是无情的很,以前可是很热情的,忽然冷不防的亲过我一下,我还记得清清楚楚,当时都没说什么,典型的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爱娃儿么,没准备什么,但是冷冰冰的一张脸,总是在我出现在她十米范围内时,盯过来,以为我稀罕,想当初圣月贤狼的时候她可是……啧啧,不说也罢,总之鄙视这抖m天使。

    哦哦,这不是碧丝亲么,一大早就过来了么?绿林酒吧不用帮忙了么?不管先,抱一个。

    然后,碧丝就额头冒烟了,堂堂的龙骑士就这样倒下去了,嘿嘿,这小侍女和维拉丝真的挺相似,但是又有本质上的不同,比如说,最重要的一点是,在手握平底锅的时候不会让人觉得害怕……

    咳咳,说错了说错了,撇开厨艺这些基本能力不谈,应该是维拉丝擅长唱歌,草原风的舞蹈也是一流,而碧丝擅长的是酿酒,以及……喝酒,呃。

    忽然意识到,碧丝也有意想不到的彪悍一面,虽然或许她自己也没察觉到。

    另外,感觉缺了点什么,仔细一想是侍女三人组的另外两人,菲妮和欧娜,平时都是一起出现,这些日子只见到碧丝一个人,是有点不适应,当然,原因我十分清楚,正是因为自己现在的状态,不宜让太多人知道,虽然我是对菲妮和欧娜很放心,让她们知道也无所谓,菲妮虽然平时口无遮拦的,但懂得轻重分寸,毕竟前身是盗墓贼。

    啊,总是这么说,会不会给人感觉盗墓贼好像很厉害,很万能的样子?

    总之,虽然我是无所谓,但阿卡拉还是秉承着能少让一个人知道,就少一分风险的原则,就是不知道碧丝在菲妮欧娜面前到底是怎么解释和隐瞒的,也是为难这个善良单纯的女孩了,为了我,要在最好的朋友面前撒谎。

    “啊,对了恰西。”

    补充各种能量之余,我并没有忘记正事,本来就打算就算再怎么饥渴,也要跑一趟,正好恰西和穆矮冬瓜因为莉莉丝的装备外观问题,都在这里,到是省得我去找她们了。

    “有什么事吗,长老大人?”恰西一如既往的大个子小胆子,被我叫到名字,立刻就脖子一缩,小心翼翼的看过来,活像是上课打瞌睡被老师点了名的乖宝宝学生。

    “没什么大事,别紧张,我就是心血来潮,忽然想跟你问一问有关于铁匠的事。”

    “铁匠的事?长老大人有什么问题想问吗?”一听专业对口,恰西稍稍壮起了点胆子。

    “呃……就是关于装备的耐久修理,有什么诀窍吗?”我胡乱比手画脚一番,生怕恰西听不明白,我要的只是修理耐久方面的经验和窍门,而不是其他更高深的东西。

    “耐久修理吗?”恰西愣了愣,似乎在惊讶,原本以为我这个高高在上的长老大人以及前救世主,要问什么高深莫测的,或者是事关重大的问题,没想到只是……耐久修理而已。

    这可是连一个菜鸟铁匠都能信手拈来的基本活。

    “对的,没错,有什么窍门吗?不介意的话就教教我吧。”我不耻下问,拼命点头,虽然有信心能通过大量时间来堆积修理经验,成为一名合格的修理匠,但如果能得到恰西和穆矮冬瓜这些高手的指点,那无疑会少走很多弯路。

    说着,我不忘把目光撇向还在和老酒鬼一起大吃大喝,厚颜无耻的穆矮冬瓜。

    吃了我的早餐,总得传几手吧,可别把我这个罗格第三吝啬不当回事。

    “修理?哦,修理。”或许是察觉到了我的警告目光,为了以后还能蹭多几顿,这老冬瓜总算是抹抹嘴,回应了,但是……

    “你说的是耐久修理?”他似乎又不大确定了,重新问了一遍。

    “不然你以为我在说什么?”

    “你想学?”

    “这个嘛……你就当是这么回事吧。”我含糊其辞。

    “问恰西去吧,别问我。”

    “怎么,是因为觉得在这方面,你远不如恰西么?”我冷笑一声,激将法开启。

    可是,穆矮冬瓜是什么人?能气死罗格第三吝啬的人,他不吃激将法,摊摊手,露出无辜无奈表情。

    “耐久修理这种简单的基本活,不是像吃饭喝水一样,天生就会么?还用得着学习?这种一看就懂的东西,我哪来的窍门,你吃饭吞咽需要窍门么?”

    我当时就气的元首颤了,却还无可奈何,想不出一句反驳的话,穆矮冬瓜说的太理所当然,理所当然到让人没办法不相信他的话,不相信他真的是天生就会,天生就是干铁匠这行的料。

    只能说,这就是庸才……不,是蠢材和天才之间的差距,一字之差,天差地别。

    还好,这里还有一个不是那么天才的人,我放弃了没有任何沟通语言的穆矮冬瓜,将希望寄托于恰西身上。

    果然,恰西咬咬筷子,把头一点。

    “窍门么,当初我也是学了一阵子才渐渐上手,是有一点经验心得,都记在笔记上了,不知道能不能帮上长老大人。”

    “能,当然能了,笔记在哪,能让我看看吗?”我喜出望外,激动的连连点头,恰西才是我方队友啊,至于穆矮冬瓜,吃我一矛吧混蛋!

    “让我想一想。”或许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就像是小学时写的作文,或者是幼稚园时留下的涂鸦,恰西认真想了好一会儿,总算想起来了。

    “应该还在第三世界的铁匠铺里,当初来的有点匆忙,感觉也不需要了,就没把这份笔记带过来,我立刻就去给长老大人拿来。”

    说完,恰西不顾只吃了一半的早餐,立刻就站起来,要动身了。

    “不急。”我灵光一闪,让她先把早餐吃完再说。

    同时,脑子开始高速转动起来。

    这份笔记留在了第三世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