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一十九章 西希之王:喵喵喵?
    ****************************************************************************************

    不仅仅是武器,其他装备,类似铠甲头盔手套也是,除了没有耐久的戒指和项链,统统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只不过是它们的耐久消耗的没有武器那么快,暂时还没让我感受到迫切危机罢了。

    思前想后,在这一个人的世界里,除非我真能摆脱对装备的依赖,否则的话,没有铁匠技艺真的不行,比不会做饭,不会洗衣晒被更加严重。

    能摆脱吗?当初拥有技能变异和主角光环的自己,尚且不能,更何况是现在沦落成为一名普通的路人a冒险者,倒不如说对装备的依赖更大了。

    所以,在考验世界当中,第一项要修炼的生活技能,便这样决定下来了。

    幸运的是,以前拉尔他们教过我一些最基础的铁匠知识,还有和恰西,和拉苏克,和穆矮冬瓜这些顶尖的铁匠打过交道,虽然他们没有教过我什么,但耳濡目染之下,也算知道了一些超前的铁匠知识。

    换言之,该怎么修炼,怎么提升自己的铁匠技艺,需要什么工具,以及最基础的铁匠底子和常识,这些我还是有的。

    当初拉尔和老马他们教我,我还不情不愿来着,现在想想,真是为懒怠的自己捏了一把冷汗。

    不幸的是,我并没有铁匠天赋。

    是的,虽然不至于像魔法天赋那样,基本为负,但是也没好多少,这么说吧,连恰西都被她的父亲拉苏克说是没有铁匠天赋,不适合这条路,我比恰西,就像是普通人和普通冒险者之间的区别。

    既没有对铁匠的坚定向往,也没有对锻造事业的热诚之心,更加缺乏天赋,感觉是非常扑街了。

    但是有一点让我松口气,让我觉得自己还能抢救一下,那就是我要修炼的并不是如何锻造各种各样的装备,如果是往真正的铁匠方面发展,感觉没个三五十年起步都扯淡。

    现在,我只想修理一下装备,能够让自己好好修炼,不至于为装备时不时爆耐久而苦恼,我主要练习修理方面就够了。

    这相对简单一点,但对于没有任何铁匠天赋的我来说,也是逼着母猪学爬树了。

    决定下来之后,立刻在第三世界的铁匠铺里,弄了一套修理工具,不愧是第三世界,这里的铁匠个个都是顶尖级别,当初恰西继承了巨人铁匠传承,来到第三世界,对比其他铁匠都还是一只小菜鸟,也就现在,在经过了数年的修炼,尤其是锻造了数百枚魔王军狗牌,让她赚了海量经验,以她现在的能力,应该能在第三世界立足了。

    几年的时间,就堪比别人花了数十年,上百年才能到达的顶尖水平,巨人铁匠传承也是强到不行。

    话题扯远了,总之,优秀的铁匠必然有着优秀的工具,感觉给自己用太暴殄天物了,不过的确是帮了大忙,如果换算成冒险者装备,这些工具上面肯定会有类似+1铁匠技能,+10%锻造成功率,+1%稀有属性出现概率之类的属性。

    于是,我的考验世界从零开始铁匠生涯,正式开始了。

    托在鲜血荒地兜转历练的福,每晚休息的时候都可以很轻松的回到罗格营地,实在离的有点远,大不了就用回城卷轴,反正无限刷,营地里有现成的铁匠工具和铁匠铺,远比在野外练习方便。

    因此,每到晚上,除了思念女孩们,我又多了一样必修功课。

    一个人的寂静罗格营地,每到夜幕降临,总是会响起叮叮当当的,想找准节奏却总是找不准,令人听着浑身难受的锤打声。

    这是从第二个十年的第二个月开始。

    一晃,现在已经一年过去,铁匠修行算是有所进步,当然,因为主攻修理方面,你现在让我打造一把最低级的白板匕首,我都要抓瞎。

    至于修理方面嘛,经过十个月的不断练习,还算马马虎虎吧,修理低级点的白板普通级装备,已经不会掉耐久上限了,上了蓝色等级,依然会掉,至于金色级,只能用大掉特掉来形容,基本上修理过一次就没法再修理了。

    扩展级别的装备呢?就在上个月,我掏出一把耐久将近归零的蓝色级扩展武器,想着搏一搏,然后依然爆了,就更别说金色级了。

    看样子,修理专家之路还很漫长,第二个十年,大概都要交给这项伟大的事业了。

    直到第三个年头,总算勉强可以修复白板级的扩展装备了,虽然耐久上限肯定会掉,但好歹修修补补三五次,起码能多支撑个两倍的使用时间是不?

    也是从这时候开始,装备频繁更新,得到好装备都不敢用的问题,才终于得到缓解,当然,只是缓解,并没有完全解决,等什么时候我可以无伤修理精华级暗金绿色装备,才算毕业。

    至于什么时候能毕业嘛,按照现在的进度,我看这个十年是铁定不行了,得再加个十年二十年,这还只是铁匠相对容易掌握的修理功课,可想而知我要是想当一名真正的铁匠,不但是修理耐久,还必须打造出各式各样的武器防具,然后尝试挑战蓝色级,金色级,暗金级,扩展级,精华级,得花多少时间,怕是练个一百年,都只能在罗格营地或者鲁高因开个铁匠铺混日子。

    武器装备的问题,算是暂时凑合了,再说说修炼进度。

    第四个年头,等级提升到了64级,一年一级,够慢了吧,萨绮丽她们八字开头,升级经验大概比我多了几个零,好歹两三年能升一级,对比之下我这算是蜗牛速度了。

    没办法,在鲜血荒地上当十里坡剑神,就是这么扑街了,别说出鲜血荒地,就这里的副本邪恶洞窟,都不敢下去瞅一眼,因为里面有个尸体发火,领域巅峰,见着估计可能跑不掉。

    一般情况下,尸体发火都会老实的呆在洞窟深处,我指的是第一第二世界里头,但这里是第三世界,怪物有智商有独立思想,天知道发火兄会不会忽然来了闲情逸致,从洞窟深处跑出来溜达几圈,你还不让它在自己的地盘里散步不成?

    所以,别说下邪恶洞窟,就算是靠近,我也没靠近过,担心尸体发火从洞窟里跑出来,在鲜血荒地上撒野,就像堂堂一个大人,一介壮汉,竟然厚颜无耻的来到公园里吊打正在玩泥沙的小孩,合适么?像话么?

    还好,艾芙丽娜没有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这毕竟是它创造出来的世界,尸体发火也是,还是得遵循艾芙丽娜的意志,因此,这些年我是没有感觉到发火兄有从洞窟里跑出来的迹象,算是渐渐松口气了。

    发火兄的威胁可以暂时放下,只要我不做死往邪恶洞窟里钻,说说这四年时间,就算鲜血荒地再大,也禁不住我老在这里兜转打秋风,可以这么说,除了那些常年巡逻的士兵以外,现在很少人能有比我更熟悉鲜血荒地这块区域了。

    当然,为了更好记忆,我有模有样的绘制了一张地图,可以说是这四年来的最大成果了。

    看着手中这张皱巴巴的,宛如小孩涂鸦一样的羊皮地图,我陷入了久久沉思。

    到底是因为常年锻造打铁的关系,手指变得粗糙,握不住画笔了,还是怎么回事呢?感觉以前我的画技没那么糟糕呀。

    要是三无公主在就好了,以她那逼真的画技,绝对能将地图画的美轮美奂,画出一朵花来,当然,光有画技还不行,还得有绘制地图的技巧。

    这一点我是相当服爱娃儿的,为了她心爱的月神大人,当初这抖m天使愣是闯入对她而言危险之极,随时都有可能被秒杀的地狱中心地带,绘制出了一张相对安全的地图路线。

    当然,我并不是在夸她为爱痴狂的举动,重点在后面,这天使公绘制的地图相当完美,我不懂这行没办法很好形容,反正一眼看去,是觉得十分厉害,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情。

    要是有这两个人在就好了。

    我愣愣发了一会呆,回过神似乎已经过了不少时间,也不知道为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一呆就能呆上很长时间,有时候早上起来想想女孩们,发会儿呆,回过神竟然发现太阳已经下山了,无端就掌握了这种奇怪的,甚至是负面的技能。

    莫非我变得更呆了?

    好吧好吧,说正事,总之呢,地图勉强还是能看的,至少对于我这个绘制地图的主人而言,毫无难度。

    羊皮纸上,歪歪扭扭画了一个占据三分之二面积的椭圆,这是鲜血荒地的主体。

    椭圆里面有着各种标识。

    “这里是邪恶洞窟。”我指向其中一处,喃喃说道,上面画了个洞洞,外加一个大鲜红骷髅,表示极度危险。

    “然后这边,大概这个位置,有一群沉沦魔大队,首领是个领主级别的沉沦魔,惹不起。”

    “还有这边和这边,两只领主级别的腐尸,这边,领主级的沉沦魔巫师,这边,领主级别的硬皮老鼠……”

    地图上,林林总总用鲜红骷髅图案画了十多个点,都有着领主级别的精英怪存在,如果是落单,我还能去惹一惹,当然,仅限于惹,想要干掉是痴人说梦,以伪领域级别的实力,能调戏一下领域强者就已经很逆天了,击杀什么的,去找小亚瑟王吧。

    其中,这些骷髅点又以邪恶洞窟的鲜红骷髅头最大,嗯,这很容易懂,我有点佩服自己的才华,说不定我有制图大师的天赋?!

    然后呢?

    目光一转,落到几处用极小的字样,写满了“密密麻麻密密麻麻密密麻麻……”字样的区域。

    这些文字上画了一只……呃……一只……应该是老鼠吧,是硬皮老鼠,我想起来了。

    这是由一只精英级硬皮老鼠带领的一百多小弟,数量虽然不是很多,但硬皮老鼠是远程怪,外加有能和我有来有回几下的首领,第一次误入差点被射成刺猬。

    还有这边,画了一只……啥来着?腐尸还是沉沦魔?或者是太阳?算了,细节不必在意,总之很危险就是了,数量有起码两百以上,别忘了另外一个设定,在第三世界里,怪物数量一多,就会形成势,就比如说毕须博须吧,虽然它在魔王领主这个级别,实力并不强,但手下数万小弟所形成的强大势,却能令是它数十倍实力的强者都为之忌惮,不敢招惹。

    总之,势这个东西很可怕,当然,这并不是怪物的专利,冒险者数量一旦多起来,也能形成强大的势,只可惜这不现实,毕竟冒险者的总量太少,一个区域也就数千名冒险者,第三世界更少,全集中到一起为了形成那点势,是要闹哪样?

    虽然无法依靠数量形成强大的势,但是反过来,己方如果数量多,受到敌人的势的压迫影响就越小,比如说一个冒险小队和一个独行侠,同样面对上万名沉沦魔,前者受到的势压迫很可能只有后者的几分之一,甚至是十几分之一。

    说了那么多,我只是想再表达一下独行侠的苦逼,一旦遇到数量庞大的敌人,受到的势压迫影响就是百分之百,原汁原味,一丁点都不能少。

    所以,数量多的同类怪物聚集地,也是惹不起,惹不起。

    这样的怪物聚集地,在鲜血荒地大概也有十处左右,然后呢,这里是……

    目光一凝,再一凝,最后一凝。

    这是什么鬼,画的是什么,想表达什么意思,谁画的,站出来看我不打死他?

    咦,是我自己画的?不对,等等,让我再想想。

    足足沉思了将近半个小时,我才猛然记起来了,这个像是一块饼干,又像是一根雪糕的图标,到底是什么。

    这是个锤子。

    是的,它代表安全地带,为什么要画锤子标识呢,因为营地的铁匠铺有好几家之多,我寻思着,万一心血来潮想在野外露营,又不想落下修理装备这门功课,该怎么办?

    在野外创造据点呗!

    然后,再把多余的铁匠铺整个搬过去,包括锻造炉这样的大家伙,所以才用锤子标识。

    其实,只是单纯修理装备,而不是打造新装备的话,并不需要用到铁匠熔炉这些东西,有一种便携式的铁匠工具套件,才是外出历练的冒险小队的必备品,只是,既然营地有多余的,这个世界又只有我一个人,何不奢侈一点?完整的大型铁匠熔炉毕竟能加快修理速度,不是便携式套件可以比拟的。

    于是,我在营地往外的三个方向,大概呈等边三角位置,找了三个安全点,放了三座铁匠炉,注意,是座,没错,它几乎和房子一样大。

    也就是我,有这个闲功夫,有这种无聊到发慌的心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