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一十四章 一个人的小学生运动会?
    ****************************************************************************************

    看到女孩们仍然不能完全释怀,我将怀里的水晶转过来,搓揉起她的小脸蛋儿,念念叨叨,一刻也不愿意停下。

    “水晶你这家伙,虽然平时挺遭人烦的,脑子笨大嘴巴喜欢作死,但仔细一看,其实还蛮顺眼的,瞧瞧你这张傻乎乎的脸,好久不见,还真有点怀念了。”

    “呜呜,呜呜呜~~~”水晶发出悲鸣,转动着乌溜溜的黑眼珠子撇向维拉丝。

    “维拉丝饲主,水晶要求增加投食,不然立刻罢工。”

    这一次水晶的贡献巨大,所以维拉丝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闹哄哄的,吴小子,你在做什么?都什么时候了?还要不要训练了?”就在这时,一头酒红色短发的身影大步进入,来到某人面前,骂骂咧咧道。

    空气再次凝固,大家都用好奇的目光,期待着接下来一幕,卡夏也察觉到了诡异的气氛,目光诧异的看向大家,今个是怎么了,为什么要盯着自己不放?

    然后,下一秒,她也被抱住了。

    “活着的老酒鬼诶,还是一身让人退避三舍的酒臭味,好久不见,抱抱。”

    砰一声,某人额头冒烟,倒在地上,然后被一脚踩了脑袋。

    “怎么回事,这小子是冒牌货吗?”

    抠了抠鼻孔,老酒鬼困惑的瞧向众人,和口嫌体正直,嘴硬心软的蕾奥娜不同,她是该出手时必定会出手,作风果断,毫不犹豫,毫无怜悯,而且力道控制无出其右,无论是同等级强者,还是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病人,都能在不真正伤着对方的情况下,一枪杆子敲的对方满地打滚叫疼,找不着北。

    从这一点性格来看,多少还是有点女王范,和莎尔娜十分像,只可惜形象差太多,如果说莎尔娜是冷艳无情的冰山女王,那她只能是三教九流的混混大姐头。

    被敲倒在地的某德鲁伊,总算是意识到了现实的无情和残酷,彻底冷静下来。

    “还有午饭吗?喝了一肚子酒,寻思着该找点好吃的东西垫垫肚子了。”教训了某人一顿后,卡夏目光东张西望,然后紧盯着厨房不放,馋的不断吸口水,这脸皮厚度也是无出其右。

    “午饭……啊!对了,午饭!”维拉丝这才惊觉,因为这场闹剧,她连午饭也忘记做了,于是匆匆回到厨房,碧丝,莎拉她们也下意识的进入【战斗】模式,一起帮忙。

    在这些精通厨艺的女孩忙碌下,一桌简单却不失美味的菜肴很快做好了,蹭过饭后,剔着牙,老酒鬼长枪一挑。

    “吴小子,该开始了,已经让你休息了一上午,下午可别想再偷懒。”

    “咦,可是……”我愣了愣,放下筷子,目光不舍的看向女孩们。

    十年了,就不能让我好好看一看她们,陪着她们吗?

    我不要!

    但是……但是我为什么要在梦里受十年的苦难?还不是为了恢复实力,怎么能扔下训练不管,那我在梦里所承受的一切折磨还有什么意义?

    一时间,天人交战,纠结不已。

    “如果吴大哥不嫌弃的话,我们可以在一旁看看训练吗?”这时候,善解人意的琳娅小妮子开口,目光柔和,完全看穿了我的想法。

    “好啊好啊,就在一旁,不要离开我。”我小鸡啄米的点着头。

    “肉麻,真恶心,我要走了。”恶龙蕾娜表示看不下去了,这不是她认识的那个变态德鲁伊,虽然同样是变态,但变态的方式不对。

    刚扭过身,就被某人从后面一个飞扑死死抱住了腰。

    “唉,别这样嘛,一个人多寂寞,一起来多好。”

    “才不会寂寞,才不是一个人,你这家伙放手啊啊啊!!!”蕾奥娜气不知道打哪出好,今天一直处于羞急状态,拿这种情况一点办法都没有。

    正如某人对她忽然变成娇属性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她对现在某人的性情大变,同样苦手。

    “我知道了,我去看就好了,真是的,之前不是一直不愿意让我们去看你训练吗?既然你那么想被嘲笑,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于是乎,原本冷冷清清的训练场,变成了一大帮人在旁围观,仿佛是参加小学生运动会的家长们,虽然选手只有一个。

    “还在愣着做什么,快点开始,先给我挥个一千次。”后脑勺被枪尾捅了捅,一把铁剑插在前面,当然不可能是装备,只是随随便便打造出来的练习工具。

    “好嘞。”我一把拔起铁剑,沉重的剑身,让我心里也微微一沉。

    其实刚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果然,梦中考验里获得的力量,没办法带到现实当中,考验只是考验,是为了让艾芙丽娜决定帮不帮我,只有通过考验,接下来它才会帮我一把,而不是它在通过考验帮我恢复力量,这两点千万别混淆了。

    本还想着在女孩们震惊的表情下,惊天逆转,爽爆一把,享受崇拜目光,看来我是没这种废材逆袭流主角震爆全场的命了。

    没办法,开始吧,虽然又变成了弱鸡中的战斗鸡平民一枚,但是……

    转头望了望朝我投来鼓励目光的女孩们,我微微一笑。

    至少,这次不会孤单。

    踏步,挥剑,回步,收剑,砍在魔法加固的靶子上,铿锵作响,震的虎口隐隐发麻。

    喝!喝!喝喝!再来!!!

    不一会儿,已经汗流浃背,双臂隐隐抽搐,几乎要握不稳铁剑了,但是老酒鬼的长枪就在后脑勺上悬着,让我一刻也不敢停下来,强撑着一口气继续挥砍。

    “接下来要做什么,不用我再提示了吧,还是以前的套餐,给我继续,不要停,你是蜗牛吗?还是说男人的那玩意已经变成了蜗牛?”

    挥砍结束后,伴着老酒鬼的无情吆喝,我乖乖背起重石,开始绕训练场蛙跳,紧接着又是负重长跑,拖重长跑,倒立长跑,攀爬,游泳,平衡,躲闪,极限拉伸,各种武器挥练等等,训练场的设施越来越丰富,相应的,让我受苦的花样也多起来了。

    训练的方式并没有多高明,老酒鬼真正的高明之处,在于能够精确的掌握训练度,将受训者的体能压榨到极限,若是换成其他教官,要么只能降低强度,要么把握不准,将学员给训练残了。

    这种不断将人推至极限的训练方式,令在场观摩的许多女孩心惊肉跳,她们大多是法师,当初训练的强度远远比不上现在,几次欲开口求情,最终还是忍住了,反倒是某人,在不断挑战极限,仿佛随时要累晕过去的时候,还要挤出一丝力气,时不时转头往这边看上一眼,露出布满汗水和疲惫的笑容。

    “这臭小子,今天古古怪怪的,可把我恶心坏了,你们知道发生了什么吗?”督促训练的卡夏,此时也忍不住跑过来抱怨。

    以往这臭小子训练的时候,虽然不能说不积极,不努力,不拼命,但如此艰苦的训练,无论是换做任何一个正常人,都绝对不可能露出甘之如饴的笑容。

    现在,他露出来了,看着他的妻子们,露出了这样的笑容,让化身魔鬼教官的卡夏都觉得有些毛骨悚然,鸡皮疙瘩阵阵浮现,在旁边呆不下去了。

    该不会是自己训练太着力,终于让这臭小子诞生了奇奇怪怪的属性吧?

    “大人说昨晚做了一个噩梦,所以变得……啊哈哈哈。”面对卡夏的疑惑,女孩们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唯有一个个露出苦笑。

    内心深处,维拉丝,莎拉,琳娅这几个枕边人,隐藏着连蕾奥娜和艾卡莱伊她们都不了解的担忧。

    她们是知道的,很多年前开始,就是当初和阿尔托一起打败黑龙艾利亚斯,受了重伤那次,从那时候起,她们的丈夫就开始做莫名其妙的梦,时常在梦中露出悲伤,后悔,缅怀,迷茫无助等等表情,而后落泪。

    根据本人描述,是个很模糊的,无法理解的,但是有些怀念,有些伤感的梦。

    后来,在这几年,这样的梦似乎少了,没怎么看到他在睡梦中哭泣,才刚刚让女孩们松了一口气,现在,却又出现了类似的状况。

    并非伤感,怀念的梦,而是漫长的噩梦?

    会不会和以前的梦有关联?心爱的男人会不会出事?每当想到这里,她们都揪心不已。

    只是,大概物以类聚,和某人一样,面对这种暂时无法解决,甚至无法理解的事情,她们也只能将担忧隐藏在深处,不让其他人察觉到,更不想让本人察觉到,平增一份担心。

    “要是,要是我们能多帮上一点忙就好了……”

    个子娇小,隐藏在女孩们当中的莎拉,低声喃喃道。

    “哈?说什么傻话。”这句话被蕾奥娜听到,她立刻就摆出不屑表情。

    “什么叫能多帮上一点忙?你们平时帮那笨蛋还不够多么,到底是谁一直在照顾这种离开了你们就活不下去的废柴?而且……”

    轻咳两声,接下来的话似乎有些难为情,她的声音多出了些许轻柔:“而且先不说这些,光是你们在他身边,就是他的心灵支柱,支撑着他走到这一步,要不然的话,这样的软弱笨蛋,哭着喊着,早就被不知道哪个沉沦魔扔到锅里头煮了,哼!”

    女孩们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轻笑。

    不愧是巨龙的第一傲娇,说着说着,本应该是安慰人的话,本应该是打动人心的温柔话语,到最后,每每提起那个【他】,又忍不住害羞嘴硬了。

    只是,蕾娜果然很了解他啊,这就是他口中尝尝说到的,最了解自己的人,永远是自己的宿(冤)敌(家)么?

    “蕾娜这么说也没错,的确是这么回事。”琳娅忍住笑,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

    “只不过,这个心灵支柱,是不是少算了几个人,比如说……”

    瞧见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自己身上,蕾奥娜顿时慌了,大羞:“琳娅,你……你到底想说什么?绝对是误会了什么吧,难怪那笨蛋说你一张嘴越来越没正经,越发满口胡言了。”

    “是吗?只不过比起蕾娜你,也是各有千秋,平时和吴大哥打闹的时候,你这张嘴可不比我逊色哦。”

    蕾奥娜刚想反驳,却忽然让这样的对话,想起了那个笨蛋,好像对自己的嘴唇……对自己的嘴唇特别的……特别情有独钟,特别迷恋的样子。

    于是乎,龙族公主殿下立刻不堪娇羞,脸红冒烟,躲到了艾卡莱伊怀里,到是让琳娅有点懵,怎么回事,今个儿的蕾奥娜战斗力有点差,不堪一击,根本不像平时啊。

    训练一直持续到夜幕降临,卡夏并没有因为某德鲁伊表现出的另类变态属性,而心慈手软,一如既往的魔鬼训练,直到对方完全倒下,再也无法动弹为止。

    “虽然这家伙的态度让人恶寒,但是训练的表现到还不错。”看着已经倒在地上,全身不受控制的颤抖,连一根手指头都没办法抬起的某人,卡夏摩挲下巴,若有所思。

    “是我的错觉吗?和昨天相比,好像熟练了许多,无论是挥剑动作,或是其他武器的运用,不应该啊,不可能一夜之间提升那么大才对……”

    若是我还能说话,还能做表情,并且能透露考验的事情,此时肯定要翻上一个白眼,怒怼老酒鬼道:可不是么,在现实世界中,自己的历练生涯也不过不到二十年,昨晚光在考验世界里就呆了十年,已经是一半有多了,熟练度怎么可能不上来?

    “也罢,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这些都是小事,不恢复实力,再熟练也没用。”

    想不通,卡夏干脆懒得去想了,腆着脸提出蹭晚饭的请求,至于我,惯例的被抬去泡药水澡,到了晚饭的时间,在药水澡以及药膏的涂抹下,身体总算是恢复了些许,好歹能握起刀叉筷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