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一十五章 今晚,月色真美
    ****************************************************************************************

    饭后,我又迫不及待的抱紧刚训练完毕,回来不久的小黑炭,以及双子公主。

    顺便一说,还有一同回来的萨绮丽,以及爱娃儿,下场不想多说,十年没见,这些家伙也太无情了,累了,感觉不会再爱了,还是我家的女儿好,怎么抱都不会反抗,反而会主动贴上来,给我补充源源不断的女儿之力。

    直到莉莉斯出现,被女儿嫌弃了,无情的把我推开,飞快离去,我只能回头抱着仅剩的双子公主默默流泪。

    十年了,我的女儿控之魂早就枯萎的比木乃伊还要干瘪,让我补充多一点,对了,还有妹之力,呜呜呜,莱娜,我好想你。

    若不是头脑还算清醒,知道现在的自己不宜外出现身,而且不借助外力,这具凡人之躯根本没办法承受地狱传送的撕扯,我早就冲回罗格营地抱紧莱娜了。

    拥抱狂魔就拥抱狂魔吧,你们这些人,根本不懂一个人孤零零过了十年,还没办法倾诉出来,只能含糊解释【做了一个漫长的噩梦】,到底是什么感受。

    就像是被人捅了一百刀,刀刀断骨穿心,却还要在别人面前微笑着说,没啥,只是梦见被针扎了一下。

    今天,就算你们报警,我也要抱紧,绝不松手。

    珍惜着每一分每一秒,和大家共度的时光,抱着西露丝艾柯露感受到的温暖,然而,时间总是如此可恨,在考验世界流逝的如此缓慢,在现实当中却如此快。

    转眼间,夜已深,萨绮丽和爱娃儿回去了,恶龙蕾娜和艾卡莱伊也回房间了,昨天一起入睡的琳娅,继这些人之后,舒展着饱满美好的腰身,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柔软的拥抱之后,离开视线。

    怀里的双子公主,接受了爱娃儿一天的训练,也累了,虽然很愿意呆在我的怀里,甚至像很久以前那样,一起洗澡睡觉,但终究不行,她们打了打小哈欠,很可爱,令我心疼。

    “回去睡吧。”我轻轻放手,万般不舍。

    “真的可以吗?爸爸。”

    “今天的爸爸,好像很寂寞哦。”

    “西露丝(艾柯露),一直陪着爸爸也不要紧哦。”

    揉着睡眼,双子公主一脸认真的看向我,乌黑美丽的瞳孔中,闪烁起不为世人所让步的坚定目光,让我心中一颤。

    内心那股狂涌不止的孤独寂寞,以及对此产生的恐惧,被她们看出来了吗?换言之,肯定也瞒不过女孩们。

    “瞧你们说的。”微微一颤,我笑着伸手轻抚双子公主那如温玉雕刻而成的脸颊。

    “只不过是一个噩梦而已,爸爸可没那么胆小,让你们如此担心,我可是很没面子的,再说了……”

    目光落到一旁,和维拉丝,三无公主一起收拾残局,打扫卫生,但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仿佛在等待什么的莎拉,偷笑一声。

    “不是还有你们的莎拉妈妈在吗?”

    “哦~~~”双子公主发出意味深长的感叹,隐藏着羡慕的促狭目光落到莎拉身上,正巧和她时不时撇过来的眼神对上,莎拉好似明白了什么,脸颊飞过两抹俏红,她放下手中的抹布,微微抬头挺胸,拿出几分妈妈的迷之威严。

    “咳咳,天色不早了,西露丝艾柯露,你们也要早点睡哦。”

    “是的,莎拉姐姐~~~”

    说完,两个小公主嬉笑着飞快上了楼梯,留下满脸无奈的莎拉。

    “真是的,我可是妈妈,是妈妈才对,为什么只有我,呜呜呜~~~”

    “没事的,莎拉妈妈,你还有我。”我爽朗的竖起大拇指。

    “才不要你这么叫呢,呜!”如同天使一般温和的小莎拉,小萝莉,也被我激怒了,凶恶幼犬一样的冲我“嗷呜”了一声,超凶的。

    ……

    夜渐深,搂着在怀里发出细微均匀呼吸的莎拉,支起下巴,我呆呆望着窗外。

    “睡不着?”看似已经入梦的莎拉,忽然睁开那双绯红流萤的眼眸,里面荡漾的妩媚水光,宛如两潭燃着烈焰的泉水。

    清澈,纯净,威凛,热忱。

    “嗯啊,睡不着。”目光迷离,我轻点了点头,俯身在莎拉额上轻吻一口。

    “骗人的吧,其实已经很累了,很困了。”

    莎拉一眼就看出了我的敷衍和真实状态,在怀里扭了扭娇躯,往上探出一分,伸出小手在我的脸颊上轻轻抚摸。

    “嗯,其实已经很困了,大概眼皮一合起来,就没办法再睁开的程度。”我老实的继续点头,老酒鬼的魔鬼训练可不是开玩笑的,就算有药浴放松,也扛不住熬夜。

    “还在担心噩梦?”小萝莉娇妻的语气清柔,带着丝丝安抚人心的成熟魅力,让人忍不住想沉浸在她的温柔嗓音和灼红双眸之中。

    “你就别给我面子了,应该是害怕才对,我害怕,害怕噩梦还会再来。”想到那十年的孤独煎熬,就忍不住浑身打颤,这个反应自然瞒不住坦诚相见,埋首在怀的莎拉。

    她没有说话,双臂微微抱紧,只是这个一个微小动作,带来的温暖和包容,便让我渐渐安静下来。

    “莎拉,没办法帮上忙吗?”

    “虽然很想,若是噩梦里能有你们陪在我身边,该有多好,但是很可惜……不过,这样已经足够了。”

    “是吗?”轻应一声,良久的无声温馨过后。

    “无论如何……”

    “嗯?”

    “无论如何,无论做什么样的噩梦,请一定要记住……”温柔的吐息,打在脖子上,耳边传来莎拉天使一样令人沐浴光芒和温暖的柔软话语。

    “当你睁开眼的时候,一定能看到莎拉,我们,一定会在你身边。”

    “啊……啊啊……”

    一瞬间,眼眶湿润了,声音也变得嘶哑,多好的女孩呀,正是因为有你们,能够想起你们,我才能一路走过来,一路忍耐到现在,无论遇到什么样的难关,都咬紧牙根趟过去了,只因为能想起你们,想要和你们在一起。

    又是良久寂静后,传来莎拉的轻笑声。

    “看来,即便是这么说,果然也没办法让大哥哥你放松下来。”

    “抱歉。”我心下愧疚,莎拉已经尽最大努力,用了最体贴的话语安慰,然而我却还是不争气的被恐惧所笼罩,没办法入睡。

    “没关系哦。”怀里的温软娇躯,又挪了挪,凑上来附耳低语。

    “既然如此,莎拉就陪大哥哥一起聊天,一起看月亮,一起发呆,一起熬夜,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这样做了,维拉丝和琳娅她们肯定会羡慕的。”

    脸颊被一双小手轻轻捧住,往下一拉,对上莎拉那双波光流转的绯红色艳丽眸子,染红至耳根的淡淡红晕,微微急促的香息,散发出妩媚多情的光彩,让人轻易沉醉在这张绝世的美颜里,那和身体一样娇小纤细的樱唇,缓缓靠近。

    “最重要的是……最重要的是……可以的话……把莎拉的一切……所有的一切……都刻印在大哥哥的身心里面,这样的话……大概在噩梦里……或许……也不会那么孤单了……对吧?”

    “莎拉……”

    “嗯啊……大哥哥……莎拉的一切……都属于你哦……哪怕在梦里……也不要忘记这一点……”

    第二天一大早,不出所料多了两圈熊猫眼,并遭到了迎面而来的恶龙蕾娜的嘲讽。

    “一夜没睡的样子,很快活嘛,大变态。”

    “……”好吧,虽然并不是恶龙蕾娜想的那样但也有一小部分原因,所以没办法反驳。

    “哼!”见我沉默,这小母龙更加不爽了,紫色秀发重重一甩,转身率先走下楼梯,口中念念有词。

    “竟然连莎拉那样……也下得了手……甚至还彻夜不眠的……果然是个变态……难以想象……恶心……特殊嗜好……变态中的超级变态……”

    “喂,你这么说就不对了,莎拉是我妻子。”我跟在后面,实在听不下去了。

    “这正好是你变态的证据吧。”

    “好吧。”我困乏疲惫,不想和恶龙蕾娜斗嘴:“你这么说我都无所谓,但是,好像误伤友军了。”

    微微一愣,目光扫过,果然,刚才还满脸笑容,容光焕发的莎拉,已经背影苍白的蹲到了角落里头画起了圈圈。

    “反正我就是这样的体型,还害大哥哥被误会是有特殊嗜好的变态,反正我就是这样的体型……”

    “抱歉,莎拉,我并不是想针对你……”蕾奥娜心虚的合掌求饶。

    “没错,莎拉,反正我就是萝莉控,不存在什么误不误会。”我也笑容爽朗的竖起了大拇指。

    “听到没有,莎拉,这家伙是萝莉控,所以你正好合他胃口,拜托离我远一点的死变态。”

    “那是当然,我永远喜欢莎拉,顺便一说眼前这家伙完全不合我的胃口。”

    “谁要合你的胃口了,去死吧你这大混蛋!”

    喧闹的早晨,就这样开始了。

    女孩们似乎渐渐意识到了,我所做的噩梦有多可怕,对我的影响有多大,今天一整天,她们都宛如无处不在的草原清风,时刻萦绕在自己身边,双子公主和小黑炭向她们的老师告了假,也一起陪伴着我,她们的欢声笑语从来没有在耳边消失过。

    下午,艾卡莱伊和莉莉丝这对姐妹携手前来,大家一起享用了莉莉丝亲手泡的红茶,和艾卡莱伊做的小点心。

    到了傍晚,大家更是给了我一个巨大惊喜,莱娜也来了,将她紧抱怀里,我心里的感激和愧疚到达极点联盟的日常事务姑且先不放下不说,莱娜的身体已经渐渐好转,但和普通人比还是有一些差距,竟然让她忍受着世界传送和地狱传送的折磨,亲自过来安慰我,我这个做哥哥的简直该死。

    再回想起这一整天,大家陪伴着我,不断和我说话,老酒鬼也大发慈悲放了我一马,取消了下午的训练。

    然而,我却因为极度的疲惫困倦,像梦游一样,眼前晃动的容颜,变得模糊不清,耳中响起的莺声燕语,恍恍惚惚,如同泡沫。

    因为自己的任性,让大家如此忧虑担心。

    因为自己的任性,虚度了大家共同为我创造出来的美好时光。

    值得吗?

    那一丁点的,区区十年的孤独和寂寞,真的值得大家这样倾心安慰?值得我浪费如此美好的时间吗?

    不,不值得,它根本不配。

    或许和十年时间相比,短短两天实在太短了。

    但是,女孩们的温柔,已经让我在短短两天时间里,获得了对抗十年孤寂的力量和决心。

    这就是为什么我无论如何也想要保护她们,无论如何也想和她们在一起的原因。

    夜幕再次降临,仿佛悄悄商量好了似的,今晚陪我的是维拉丝。

    “今晚……看样子是没办法继续撑下去了。”一向很害羞很被动的维拉丝,主动将我搂在她怀里,用心疼语气喃喃道。

    “是呀,看样子我是像傻瓜一样,徒劳挣扎了一番,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

    嗅着维拉丝肌肤散发的熟悉幽香,出乎意料的,比起昨晚,内心的恐惧竟然所剩无几,更多的是温暖与祥和。

    “没办法帮上大人的忙。”

    “你在这里,有你们陪着我,就是帮了最大的忙。”

    “但是,还想帮更多更多。”温柔的小狗狗,微蹙眉心,抱得更紧。

    “大人。”

    “嗯。”

    “大人。”

    “嗯。”

    “可以多叫几声吗?”

    “无论多少声我都会应。”

    “梦中,也会吗?”

    “啊啊,当然了。”

    “我的声音,可以传达到大人的梦里吗?”

    “一定能行的,因为是维拉丝你。”

    “大人能这样说,好开心。”

    “不害羞吗?”

    “害羞,但是没办法,太开心了。”

    “一直都觉得,你还真是好哄,太容易满足了,让我少了几分成就感。”

    “那么,可以和大人提一个比较任性的要求吗?”

    “当然了,说吧,我很好奇你能提出什么样的任性要求。”

    “大人醒过来,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不许是其他东西,天花不允许,窗外不允许,其他人更不允许,请务必是我。”

    一字一句,维拉丝十分认真的,甚至带着点庄严的仪式感,这样对我提出了要求。

    “维拉丝……”

    和那双乌黑闪亮,清澈动人的眼眸对上,我彻底沉沦。

    “维拉丝,能唱首歌给我听吗?”

    轻柔夜风,吹起窗纱,拂过脸颊。

    皎洁月光,穿透玻璃,洒下银沙。

    温暖怀抱,包裹身心,连接彼此。

    以及那,比夜风更轻柔,比月光更静谧,比怀抱更温暖的歌声,带着无法诉说的淡淡哀伤,安详,缅怀,仿佛在传颂着永恒,回荡耳边,哪怕意识渐渐模糊,黑暗,依然像一堆永不熄灭的篝火,温暖着,照亮着,陪伴着自己。

    没有色彩的世界,悄然降临……

    在停止的时间中,陷入沉眠……

    交织着悲伤和喜悦的人们……

    沉静地见证着光阴的流逝……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