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一十二章 十年孤独
    ****************************************************************************************

    多亏了当初和高特夫妇一起带着女孩们来哈洛加斯历练,从他们那儿学到了不少东西,话说那时候的大猩猩高特还是……嗯,不,那时候智商已经没救了,彻底猩猩化了。

    这两天困在雪洞里,闲着无聊,想起了不少往事,尤其是和高特大猩猩寻宝那段,回想起来还会捧腹大笑,对高特大猩猩,乃至对自己幸灾乐祸。

    “嗯嗯,果然还是缺少了点什么啊。”

    呆在封闭的漆黑洞窟里,外面的呼啸风雪似乎渐渐远去,只有眼前一团篝火在轻轻摇曳,分外让人感到寂静,渐渐地,连心跳声似乎都变成了巨响,不断回荡在洞内。

    的确是缺少点什么,我更大声的自言自语起来。

    看了看四周。

    本来一个人,雪洞挖出四五个立方大小就足够了,太大了反而会使得洞内的温度下降,但这两天实在无聊,我又拾起了当初和高特大猩猩学会的手艺,愣是把雪洞挖成三房两厅,挖的的四四方方,整整齐齐,漂漂亮亮,这技能要是回到原来世界……呃,大概能从搬砖工升级到砌墙师傅。

    结果挖的太大,八面来风,又把多余的门堵住了。

    连画蛇添足的事情也做完了,还缺点什么呢?

    答案我其实是知道的。

    手指一划,打开了技能栏。

    “咳咳。”我如同播报员一样清清嗓子。

    “现在是一年又十个月,地处亚瑞特高原,一个不知名的人工雪洞中。”

    想了想,又道:“雪洞里面,世界的唯一幸存者,人类的最后希望,德鲁伊吴凡,正无聊的一个人在自言自语。”

    “这家伙已经28级了,按道理来说该学三阶技能了,但还是只懂得施展一个火风暴,实在是蠢到家了,大家给点掌声,鼓励鼓励这种勇于作死挑战,喜欢给自己增加难度的笨蛋吧。”

    啪叽啪叽拍手,把观众的角色也充当了。

    “现在,这家伙终于开窍了,不,倒不如说终于忍耐不住了,寂寞的想哭,实在逊毙了,根本不配当救世主。”

    “现在,愚蠢的前救世主大人终于要学新技能了。”

    结束自言自语,目光停留在召唤体系上边,理所当然的,一个技能都未点亮。

    现实当中,自己毫无疑问走的是变身流,那么在梦境考验里,怎么说也要换换口味,体验一条不同的道路吧,比如说召唤流。

    不不不,从来没有听说过德鲁伊专精召唤流的。

    那么走双系流不就得了?元素流加召唤流,或者放心不下的话,重拾变身流,外加召唤流,超稳。

    不不不,这样也不行,不比现实的欧皇,没那么多暗金装备,没那么多技能点,只能专精一系,最好专精一系,才能修炼到极致,或许有机会超越自己,虽然我到目前为止还是无法肯定艾芙丽娜到底要我超越哪方面。

    但是,专精的话,很容易被某些拥有特殊属性的怪物克制吧,比如说元素流,在第三世界遇到三系全抗的怪物领主,不是常有的事么?

    是这样没错,但是学召唤流,对于这种怪物也于事无补呀,非要解决问题的话,也是走变身流加元素流比较合适,物理和魔法结合,魔物双修才是主流,才是王道。

    你不学习召唤流,怎么知道它强不强呢?

    不,其实我也是有学的,你看小雪它们不就是么?

    那靠的是技能变异,你真正理解过召唤流么?你真正在召唤技能上边下过功夫么?

    的确没有。

    脑海中一问一答,眼前的技能框,也在不停晃动,仿佛自己此刻的内心。

    借口,都是借口而已,其实我只是想找个伴,哪怕是口不能言,只能听自己说话的伴,最近渐渐意识到,一个人自言自语太傻了。

    但是,那并不是小雪。

    而且,有了和小雪它们的羁绊,我舍得像其他德鲁伊一样,让召唤宠物冲在前头,一次又一次让它们牺牲,再一次又一次召唤出新的作为肉盾吗?

    哪怕这里只是一场梦,哪怕知道它们只是梦境造物。

    不,倒不如说,知道这一点之后,试图跟这里的任何活物交流,包括自己的召唤宠物,都是一件可笑的事情,因为它们只是艾芙丽娜创造出来的物品。

    退一万步,即便真产生了类似小雪它们那样的主仆感情,当考验结束以后,它们又该怎么办呢?

    所以,没办法……而且,技能点真得省着用,用在刀尖上,前路如此艰难,考验如此遥远,自己还要浪费一笔,太不理智了。

    伸出去的手,颤了片刻,终于缩回来,狠狠心将技能栏一抹,雪洞深处,只留下一声深深叹息……

    亚瑞特之巅,三座古代野蛮人雕像的台座下,刻了几个小字。

    两年又一个月。

    用的时间多了一点。

    才没有迷路。

    中央祭坛的巨大石书封面上,也刻了一行小字。

    三位大爷,你们长胖了。

    在野蛮人的圣地,要是被发现刻了这样的字,估计要被三十万斯巴达野蛮人追杀到天涯海角吧。

    梦境里嘛,完全无所谓,谁让三大爷不爆落点东西,史上最吝啬的三个小boss,没有之一。

    一个月后,世界之石神殿深处,毁灭王座之上,传来了大魔神巴尔……的投影的怒吼。

    三天过后,第二世界的罗格营地木门的柱桩上,又多了一小串字。

    两年又两个月。

    ps:将艾芙丽娜扔到粪坑了,再见。

    ps2:骗人的,只是扔在猪舍里了。

    ps3:但愿回来的时候还能想起它。

    第二世界的鲁高因皇宫门前,在不久后留下了同样性质恶劣的笔迹。

    两年又八个月。

    ps:这不可能,比第一世界用的时间******s2:摸了。

    ps3:我是不是把一件很重要但是又不想想起来的事情给忘记掉了?

    赫拉迪克部落的村口牌匾上……

    三年又一个月。

    ps:蒂亚召唤术!

    ps2:蒂亚大召唤术!

    ps3:蒂亚蒂亚蒂召唤!

    库拉斯特,奥玛斯家的大门上……

    三年又九个月,大概。

    ps:我是谁?

    ps2:我在哪?

    ps3:我要做什么?

    古代库拉斯特城门前……

    四年又四个月,大概。

    ps:输了。

    ps2:想起我是谁了,我叫梁非凡。

    ps3:下水道有屎!

    崔凡克,议会大厅通往憎恨牢笼的地道入口前……

    四年又六个月,大概。

    ps:又输了。

    ps2:已经不知道该吐槽什么了。

    ps3:好像已经有一个月没说过话了,没问题吧我的嗓子?还能用么?算了,无所谓。

    群魔堡垒的神殿广场喷泉上边……

    四年又十一个月,大概。

    ps:输的透彻。

    ps2:已经不想写了。

    ps3:还是得写下去。

    群魔堡垒城门边的石墙上……

    五年又三个月,大概。

    ps:回来了。

    ps2:抗雷不够,在神罚之城差点被劈成狗,还得多刷刷装备,幸亏留了心眼,吸取教训,在前面多登记了几个方便的传送站点。

    ps3:怪物的强度也渐渐上来了……

    五年又九个月,大概。

    ps:我回来了。

    ps2:抗雷装备应该够用了。

    ps3:46级,等级也渐渐变得难以提升了,没有bug小护身符的日子比想象中难熬。

    混沌避难所门前……

    六年又一个月,大概。

    ps:我得小心点,怪物有点多,遗忘骑士太难缠了。

    ps2:不想再掉到熔浆里了。

    ps3:或许我该重新回想一下我在干什么。

    哈洛加斯城门……

    六年又两个月,或许。

    ps:快了。

    ps2:到了第三世界,又该怎么办呢?又会有什么变化呢?

    ps3:永无止境的八月。

    还是哈洛加斯的城门,在第一串文字下方……

    六年又七个月,或许。

    ps:遇到麻烦了。

    ps2:差点在亚瑞特高原丢人了。

    ps3:仅凭现有的技能,已经扛不住了,要么继续优化,增加技能的变化和伤害,要么多升几级,浪费时间还是浪费技能点,这是个问题。

    仍然是哈洛加斯的城门,在第二串文字下方……

    六年又九个月。

    ps:作了一次死。

    ps2:养伤了差不多一个月。

    ps3:尝试了一下使用二重技巧,右手差点废了,果然,大师兄和二师兄他们也是在伪领域境界才敢初步运用,没有了变异的熊人变身的强大体魄,无法逾越这道极限。

    亚瑞特高原,在铁甲巨兽和恶魔妖精的尸体旁边……

    七年整,大概。

    一雪前耻。

    最终还是使用了技能点,看来只能走魔物双修路线了。

    下雪了……

    亚瑞特之巅三具野蛮人雕像的台座上……

    七年又六个月,无所谓了。

    赢了,这是建立在以前在梦之境界和他们有过无数次交手,熟悉套路的基础上,否则仅靠现在的战斗力,我不是他们的对手。

    果然还是得提升到伪领域境界才稳妥。

    我,呃,没什么了。

    群魔堡垒的天使雕像上……

    八年又一个月,随便怎么都好。

    我回来了,刷点等级。

    试着说话,不敢相信发出的声音是自己的。

    我,呃,还是没什么了。

    罗格营地,哈加丝的帐篷外头……

    八年又五个月,又能怎么样?

    很幸运,找到了一些清神水,不愧是阿卡拉的学生。

    在毕须博须那儿,被无数沉沦魔包围,陷入苦战的时候突破了心境境界。

    其实一直想问,我多久没笑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留言变得一本正经,我还是我吗?

    我是谁?

    再次来到亚瑞特之巅……

    八年又十一个月,我真的记不清了,或许多几个月,或许少几个月,甚至误差可能有一年也说不定。

    总算到了60级,因为前面的经验,并没有什么难度,突破到了伪领域境界,水到渠成。

    和大师兄二师兄他们相比,和塔拉夏,和莎尔娜姐姐她们相比,终于知道什么叫差距了,没有外挂,我果然不是什么天才,或许连普通冒险者也比不上。

    最近状态很不好,老是一发呆就一整天,或许我得做点什么,比如说刮刮已经长到胸口的胡子,剪掉齐肩头发,整理一下自己野人的外表。

    在刻满了“爱丽丝维拉丝莎拉琳娅蒂亚露西亚阿尔托莉雅”等人名字的毁灭王座上……

    九年又一个月。

    打败了巴尔,毫无难度,其实心境境界就足够了。

    好想回去,好想家。

    唯独女孩们的名字,绝对不能忘记。

    罗格营地……

    九年又一个月。

    可耻的在艾弗利亚面前乞求了,既不想放弃考验,又害怕一直这样下去。

    我这个人真是逊毙了,糟糕透了。

    艾弗利亚并没有回应我,预料之中。

    罗格营地……

    九年又两个月。

    柱子上的划痕是三十条,应该是三十天没错,这或许是这些年来自己数得最准的一次。

    什么也没想,大脑空空的渡过了一个月。

    这样做真的有意义吗?这样的磨难真的有必要吗?为了获得幸福,真的必须经历这样的痛苦折磨吗?

    哈洛加斯……

    九年又三个月。

    去了拉尔家,去了琳娅家,去了维塔司村,去了大教堂,去了赫拉迪克族,去了精灵族,去了狐人族狼人族,这一个月的行程。

    所有地方,空无一人。

    我真的是在做梦吗?我是在梦境里吗?我还活着吗?

    罗格营地……

    九年又四个月。

    ……

    ……

    ……

    罗格营地……

    九年又五个月。

    ……

    ……

    ……

    罗格营地……

    九年又六个月。

    ……

    ……

    ……

    罗格营地……

    九年又七个月。

    ……

    ……

    为什么还要记录,为了证明什么吗?比如说自己还活着。

    罗格营地……

    九年又八个月。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或者说,该放弃了。

    想起来了,这次考验的目的,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哪怕变成行尸走肉,我也想保护大家。

    第二世界世界之石神殿,世界传送的跟前……

    九年又八个月,这应该是最后一次记录了。

    放弃,方能坚持。

    孤独,方能专注。

    绝望,方能无畏。

    麻木,方能永恒。

    我是德鲁伊吴凡。

    我想要变得更加强大。

    我想要保护大家。

    我想和家人朋友在一起,直到变老。

    将伴随已久,光是用来刻字,耐久就已经见底的匕首,插在旁边,我毅然踏入了世界之石传送阵。

    天旋地转,日月颠倒,前所未有的眩晕和恶心感从四肢百骸涌出,化作一股洪流直冲大脑,嗡的一声炸响,还没来得及反应,意识便陷入到了黑暗之中。

    眼皮颤了颤,缓缓睁开,空洞麻木的灰黑色瞳孔之中,正倒映着琳娅静谧甜美的睡颜。

    在分清是梦是真之前,泪腺已经彻底崩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