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零四章 无缘大教堂
    ****************************************************************************************

    来到黑暗森林后,我稍作休整。

    一路上没怎么在战斗上花时间,等级还是堪堪升到了6级,谁让自己效率高呢?

    5个技能点,除了火风暴学了1个以外,另外4个都存着,犹豫该怎么分配,实话实说,其实并不需要学太多技能,可以慢慢考虑,考虑失去了技能变异后,哪种路线更适合自己。

    不是我吹,光靠1级的火风暴,就已经足够我莽穿整个第一世界了,这是身为前世界之力巅峰选手的一点也不迷的自信。

    属性点25点,除了某个闲极无聊的夜晚,随手加了10点体力,仍剩余15点尚未分配。

    好像又回到了当初那个攒上一堆技能点属性点,每天看着乐滋滋的傻瓜年代。

    但是,我是真的没需要啊,手头上的武器,还是那根木棒,还是那面圆盾,布甲还是原来的布甲,帽子皮手套也没换。

    没错,从冰冷之原一路走到这,我愣是只爆落了一件装备。

    什么装备呢?

    一把挂着【粗糙的】前缀的白板匕首,攻击力0-2,真是可喜可贺。

    或许是老天终于倾听到了我的控诉,在阴森森的黑暗森林里四处瞎转的时候,意外的找到了树头木拳。

    只恨自己现在还没有12级,学不会召唤鬼狼,否则非得来一场梦中复仇记不可。

    当然,我也没轻易饶过它,终于,来到梦境考验后干掉了第一个小boss,终于,我这个以打猎为生,茹毛饮血的非洲酋长,收获了第一件蓝色装备。

    连小boss都不给我一件属性装备,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尘封在物品栏里头将近一个月,快要长霉的辨识卷轴,终于派上了用场,洒着感动的热泪往单手斧上一拍,得到了一个+2力量的属性。

    马马虎虎吧,不管怎么说单手斧的攻击力是3-6,又有力量加成,比手中的白板木棒是好多了,换了换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枚碎裂宝石,三瓶药剂,一小堆金币,树头木拳的随从爆落了一件白板皮靴。

    来到这个从零开始的考验世界一个多月后,我终于告别了没有鞋穿的日子。

    不知道是该感动,还是该悲哀,总之是虎躯一震,虎目流泪了。

    对了,金币的事我得说一说,艾芙丽娜这家伙,总是在奇怪的地方想的特别周道,在原来世界,金币可以通过不科学的魔法炼金,变成宝石,这里可没有如此不科学的法师在,金币完全无从消费。

    为了防止我这个吝啬鬼视金币如粪土,它画蛇添足的增加了两个功能。

    第一个是金币自动拾取,在一定的小范围内可以自动回收金币,第二个是金币虚拟化,也就是说,原本沉重无比的一万枚金币,变成了属性栏角落里的一串数值,一个1六个0,后面有个金币形状的符号。

    好吧,我也不想吐槽啥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艾芙丽娜非得执着于金币不可,莫非是想尽量还原现实世界的一切?

    既然金币没用,干脆设定不会爆落就好了,反正整个世界都是它编织出来的,做到这一点还不是轻而易举?倒不如说反而省了一点事,干嘛要这么大费周章,画蛇添足?

    所以说一把剑,尤其是一把将下半身埋起来,疑似见不得人的咸鱼剑的脑洞,寻常人怎么能够理解呢?

    算了,反正没给我带来麻烦,反而治好了我的强迫症吝啬鬼症,老实说就算考验世界里的金币没用了,见着满地的金币不捡,对我而言也是蛮痛苦的,艾芙丽娜的这两个功能很好。

    眨眼间,又是一个多月过去,仔细算一算,来到这个梦境考验世界,已经过去了七八十天,接近三个月了。

    我只能说,艾芙丽娜这家伙真心牛,原本以为两个月就是极限了,最近每天休息睡觉以前,都以为一觉醒来,会苏醒在现实世界。

    然而等睁开眼,还是熟悉的景色,还是熟悉的菜鸟冒险者自身。

    七八十天了呀,换算成时间比例的话,相当于是将时间放缓了一百多,接近两百倍,这对于连十倍都做不到我而言,简直惊为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已经……有些想念女孩们了。

    但是,如果艾芙丽娜觉得,这就是孤独和寂寞的考验,那它太天真了,三个月时间不到而已,冒险者历练一次,两三个月是常有的事情,半年都有可能,甚至极端点的,八个月十个月,一年时间,都有。

    像莎尔娜姐姐,当年一个人在奶牛关里呆了多久?怕是不止一年,两年都有了,我自然无法和莎尔娜姐姐的钢铁意志相比,我需要女孩们,我的精神支柱,时不时的能看到她们,和她们在一起,得到她们的温柔和笑容的力量。

    但论到忍耐寂寞的能力,在所有冒险者当中,我也敢厚着脸皮自称是佼佼者了。

    想到这里,我将嘴边咬着的树枝牙签轻轻一弹,坐了起来,仰视着眼前巨大厚重的灰色墙壁,外墙上破旧而宏伟的天使救世浮雕,十分眼熟。

    没错,这里已经是修道院,花了接近三个月时间,终于从冰冷之原来到了这里,很奇迹的一路并没有迷……咳咳,不对,刚才那是技术性失误,不小心拿错剧本,背错台词了,请容许我再朗诵一遍,应该是很正常的一路并没有迷路,除了在黑暗森林和地底通道稍微兜转多了一点时间。

    时间花的有点多,但没办法,没有失去力量以前我会飞啊,现在的我连螺旋升天都做不到,自然不能要求太高,对于一名菜鸟冒险者而已,能够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从罗格营地一路杀到这里,不能说是奇迹什么的,但挑战世界纪录,应该能入围了。

    本来想休息多一会,可是越发浓重的思念,让我站了起来,收拾好帐篷,熄灭篝火,朝着不远处的修道院大门走去。

    这点距离的话还是别翻墙了,这里是暗黑世界,不是波斯猴子,不是神秘草原,更不是无双信条。

    一般而言会有一群堵门的,实力不俗的怪物,阻拦在修道院大门前那高高的阶梯上,为什么我会那么熟练,想想维拉丝的父亲,我那还未来得及见上一面的岳父到底是怎么倒下的,就知道了。

    艾芙丽娜十分敬业,没落下这一点,数十只人高马大的巨大野兽进阶体,雅提,用它们粗壮高大的身躯,将进入大门的路封死,那一家人最重要是整整齐齐的队形,让我感受到了久违的热情,仿佛是步入某一条著名的街道,门前两边长满了浓密体毛的非洲姑娘们纷纷在热情招手。

    大爷,进来呀,一起快活呀。

    不进不进,不快不快,我连忙摇手。

    于是这群姑娘忽然变得狰狞,化作大猩猩般的粗糙大汉,挥舞着拳头追杀上来。

    一个两个……这群雅提里并没有小boss,领头是一只精英,属性应该是特别快速,特别强壮,作为第一世界的投影,能拥有两个精英属性,战斗力已经很不俗了。

    当然,若是在第三世界,或者在地狱世界,一连串比贵族名字还要长的特殊属性的精英首领,魔王领主,那是满地走,多如狗,所以独行侠很难混,万一遇到属性刚好克制你能力的怪物,只能撒丫跑了,万一又跑不过,只能斗智斗勇了,万一连脑子也不如怪物……好吧,别为难我了,这样的独行侠真能活到第三世界?

    你是想说我么?来来来,我有好看的东西给你看,砂锅那么大的拳头,见过没有?

    干掉这群雅提,将尸体整齐排在一起,都说了一家人最重要是整整齐齐,这也算是在梦中帮岳父大人又报了一次仇么?如果我告诉维拉丝,她说她会在梦中感谢我,我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混蛋,我家的小狗狗才不会那么伶牙俐齿和调皮。

    精英雅提爆落了一把白板短弓,我很有理由怀疑这是艾芙丽娜的恶趣味,只不过终于有远程武器用了,亏我节约,捡起了之前爆落的好几筒箭矢。

    上箭,拉弓,瞄准,箭矢咻一声,在半空划过一条直线轨迹,凌厉穿梭,射中了浮雕上的天使眼睛。

    哼,宝刀未老……不,应该说,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刚刚遇到莎尔娜姐姐时的箭术白痴了。

    虽然我刚才想射的其实是天使的下三路,咳咳,久未拉弓,失误也属合情合理,反正射哪不是射,吸猫还能做成射击游戏呢。

    又射了几箭,感觉找回了一些手感,我满意的点点头,收好短弓,大步跨入修道院,在庞大的,迷宫状的回廊当中左穿右拐,干掉挡路的敌人,深入一段距离后,停下来,做贼似的先东张西望几眼,没人,立刻往巴掌上呸呸两下,麻利的爬上一栋教堂屋顶上的十字架顶端,蹲下,环视一周,俯瞰点get,信仰之跃……不对!下面没有稻草堆!

    算了,自我吐槽就到此为止吧,准备邪道走法。

    我要找的是内侧回廊大广场上的那座天使雕像,对的,就是那座有着一对异常庞大的洁白翅膀,神圣庄严肃穆的天使雕像。

    它是如此高大,远远高于其他教堂神殿建筑,以至于如果在正常情况下,哪怕是在泰摩高地,或许也能看到它的一抹身影。

    可惜,这只是也许,或许是为了制造云雾缭绕的高大上神秘效果,修道院建立在高处,常年被雾气笼罩,就像是布一层隐藏结界,哪怕是来到修道院门口,也没办法看到那座天使雕像,只有来到内侧回廊,走到大广场后,才会被它那仿佛忽然莅临的巨大宏伟神圣身姿所震惊。

    站在建筑高处,我隐约看到了天使的模糊轮廓,轻轻打个响指,沿着屋顶一路蹦蹦跳跳,饶是这样,也用了好几个小时才顺利进入到内侧回廊,到达雕像所在的大广场。

    无论看几次都是那么震撼,而且……好像比以前看还多了点什么?

    我挠了挠头,也没太在意,毕竟已经过去十几年了,以我的记忆,大概也记不清当时到底是什么感觉。

    回顾了几眼,先去登陆了传送站点,随后,我大步往广场深处走去,在雕像的正前方,便是整个修道院的中心,大教堂的主殿。

    里面会是什么呢?说实话有点期待,按照艾芙丽娜的尿性,肯定不会给我一个小幽灵就是了。

    虽说如此,有了这份觉悟,我还是忍不住有点激动,加快脚步,推开了如同城墙大门一样高大厚重的教堂大门。

    仿佛从光明一脚踏入到黑暗当中,光线在门口止步,里面空旷,阴森且幽静,宛如惩罚犯人用的密室,拱柱上燃烧的一排排完全无法起照明作用的魔法火盆,更烘托出了里面的森然气氛。

    往前走几步,身后的大门自动合上,好似进入了野兽的巨嘴里面,换成是第一次来的新人冒险者,大概要开始惊慌失措,考虑撤退了,我则是往后看了一眼,便毫不犹豫的向前迈出脚步。

    穿过漫长的通道,忽地,前方出现零星的幽绿光点,光点越来越多,转眼间就变得四面八方都是,将自己重重包围起来。

    咔嚓咔嚓,数十具骷髅沐浴在黑暗中,高举各式武器率先冲了过来。

    这大概才是发生在一般冒险者身上的正常剧情吧,我松了口气,压下心里的小小遗憾,却又寻思起来,当初自己为什么会遇到特殊剧情呢?难道真是主角待遇?

    想不通,手下却没有留情,半个小时过后,原本庄严肃穆的教堂地板上已经多了一地碎骨,区区骷髅也想玩伏击,想多了。

    另外,爆落了一件蓝色皮甲,终于不用穿款式老土的白板布甲了,只可惜属性不怎么样,加28%防御强化,跟件带【超强的】前缀的白板皮甲没什么区别。

    我去摸了摸当年进入地下室的隐藏墙壁,可惜并没有发生什么,不知道是艾芙丽娜为了让我彻底死心,并没有设计,还是因为我不是小幽灵的妈妈,缺乏缘分,最终只能遗憾离开,找到进入暮穴入口。

    安达利尔的老巢,正式开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