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零三章 毕须博须:我有句……
    ****************************************************************************************

    好吧,话虽然是这么说,路上遇到了怪物,胆敢追上来送死,我还是会不吝啬花点时间干掉,毕竟被怪物一路尾随很不爽,尤其是那些暗黑流浪者,冷不防的跟在后面放箭,烦人的紧。

    干掉一批前方挡路的巨大野兽,我暗自琢磨着前进的路线,论对罗格区域的熟悉,我是比不上其他冒险者的,大多数冒险者都是正经八百的从第一世界历练到第三世界,经历过三个世界的罗格区域洗礼,自然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我呢,第一世界的罗格区域到是转遍了,从第二世界的罗格区域开始摸鱼,第三世界的罗格区域更是只历练了一点点时间,比起其他冒险者而言便少了许多。

    不过,最基本的路线还是能找到的,从西北区域的冰冷之原往前,到达石块旷野,一路来到和迷雾森林衔接的麦哈拉斯大山脉脚下,穿过贯通山脉的地底通道,来到另外一边的黑暗森林,再途径黑色荒野,泰摩高地,才能到达我之前所说的修道院。

    路程大概就是这么回事,不像外侧回廊到内侧回廊,没有什么邪道的走法,只能脚踏实地一个一个脚印踩过去。

    平均每一个区域,就算是单纯赶路,不花许多时间在历练战斗上,大概也要花十天左右的样子才能跨过,这是在一切顺利的情况下,比如说我现在,就是反面教材了。

    我大致上能确定,现在应该是深秋时分,冰冷之原已经被覆盖上了一层埋没脚跟的浅雪,一脚踩下去,满耳朵的咯吱咯吱作响。

    小雪和冷风,已经断断续续下了三天,这也是我判断是深秋尚未入冬的根据,入冬的话,冰冷之原的雪绝对不至于那么温和,虽不像哈洛加斯那么凛冽残酷,但对于还是菜鸟的冒险者而言,并不适合历练,尤其是到了深冬,持续三五天的大风大雪是家常便饭。

    我好歹也在冰冷之原混过,基本常识还是知道的。

    逐渐恶劣的环境,让我意识到必须加快脚步了,等到入冬,天气更加恶劣,可就越发难以快速通过,艾芙丽娜这家伙也真是的,怎么就偏偏选了这么个时间,不能是晚春,夏天,入秋也好啊。

    不过……莫非现实的时间,现在也是深秋了?

    我忽然惊觉,在教廷山呆久了,再加上这段时间沉迷修炼,竟然已经忘记了现实时间的流转。

    感觉就像是变成了常年蜗居在家,不知四季交替的废宅。

    自嘲一声,我没办法再责怪艾芙丽娜了,暗自寻思,在冰冷之原走了六天,算上之前的,进入到这个梦境考验世界,已经足足有半个月的时间了。

    看样子,还没有到极限,还能继续呆上一阵子。

    这把咸鱼剑,用了我一晚上睡觉的时间,在这个类似梦之境界的地方里,已经将时间放缓延长了数十倍,就算很嫌弃它平时唠唠叨叨又故作神秘的态度,我也不得不给这把咸鱼剑竖起两个大拇指,点赞一百遍。

    当然,也并不觉得意外就是了,就算以前不知道咸鱼剑是什么路数和实力,难道在见识过它在梦境里创造出一个完整的暗黑大陆,心里还没点b数?

    那么,到底能持续多久呢?以我的猜测,一个月怕是都不成问题,甚至是四十天,五十天,六十天?

    区区咸鱼剑,实力好像看不到尽头的样子,真让人不爽。

    当然,这对我而言也是百利无一害,巴不得能一口气呆个四五十天,五六十天,七八十天,考验世界的时间比例越大,意味着我能用更短的时间完成考验。

    算了算了,未来的事情未来再说,还是先着眼一下眼前吧,比如说……

    我皱起眉头,打量前方。

    纷纷扬扬的小雪,遮挡了视线,无法看的太远,让我这个有着迷宫杀手号称的冷酷男子,也犯了愁,实力下降带来的其他坏处,就是视力下降,曾经的心悦3会员级钛合金狗眼,如今跳楼式大降级,变成了普通的铝合金狗眼,实在拿遮挡视线的雪花没什么办法。

    这该如何判断石块旷野的方向好呢?愁啊。

    除此之外,不知道另外一个发现,算不算是好消息。

    我来到毕须博须的老巢了。

    是的,刚才看见了许许多多的沉沦魔大队小队,外出狩猎,冰冷之原的沉沦魔虽然多,但多到这个份上,除了毕须博须老家以外,我实在想不到还有哪。

    怎么办,要不要三顾毕须博须呢?我还是挺眼馋毕须博须能给我爆落什么,如果不需要浪费我太多时间去干这件事的话。

    问题是,毕须博须偏偏是为数不多的需要花费点功夫和时间去对付的家伙,常年跟随在它身边的数千沉沦魔大军,某种意义上来说,对新人而言比安达利尔更加难对付。

    以我现在的实力,干掉毕须博须自然是小菜一碟,问题是成千上万的沉沦魔大军,被包围的话,就算能杀出重围,也要浪费不少时间,这是我唯一顾虑的地方。

    怎么办,要不还是别理会,赶路要紧?

    我犹豫片刻,一拍手心,有了答案。

    做出的最后选择,并不是急着赶路,也不是为了干掉毕须博须,当然,如果有机会顺手干掉的话,那我也不介意这么做。

    我现在最需要的,其实不是毕须博须爆落的那点很快就要被淘汰的低级装备,而是经验。

    沉沦魔的经验虽少,但如果是密密麻麻的沉沦魔呢?

    如果我有群体技能呢?

    火风暴不能算是群体技能,范围太小而且方向随缘,但这是对新人而言,对我这个曾经是超级高高手,又在火风暴下过不少功夫练习的人而言,自然能将它变得和群体魔法一个效果。

    看着一群群的沉沦魔出动,仿佛变成了移动经验,我找到了久违的练级快感,眼睛都快冒星了。

    想到自己不多的法力,又想到兜里不多的法力药剂,我暗暗胃疼,得节约着点用才行啊,这种新奇体验,以前从未有过,有bug小护身符,有凯恩之书,有赫拉迪克方块,我何时缺过药剂?何时为法力消耗精打细算过?

    算了,面对现实吧,得考虑一下如何经验最大化,直接对付这些外出的沉沦魔小队,似乎不怎么划算。

    很快,我有了想法,检查了一遍身上的白板布甲耐久,这是前天在一个精英暗黑猎人身上爆落的,终于告别了装备裸奔的时代,把我感动的,晚餐多吃了两斤肉。

    再看看头上的白板皮帽,白板皮手套,以及在营地摸到的新人基础装备,木棒和圆盾,还有物品栏里的一些药剂。

    这就是自己全副身家了。

    惨啊。

    悲叹一声,我直接大步从树丛里冲了出去,顿时惊动了一队沉沦魔,它们叽里呱啦的怪叫着追上来,我不予理会,继续往毕须博须的老巢冲,一路上和起码数百只沉沦魔擦肩而过,终于在浪漫的雪花飘舞中,见到了被起码两千数小弟保护着的毕须博须。

    大家都是老熟人了,出来单独见一见呗?

    很可惜,哪怕只是投影,依然继承了胆小谨慎的性格,我在外围绕了一圈,毕须博须愣是没有派出它的护卫队,而是挥舞着狗头法杖,不断把出动的沉沦魔队伍召唤回来。

    转眼间,我身后就有了上千沉沦魔追兵,还有源源不断的沉沦魔队伍跑回来,多亏我走位风骚,没有被包围,只在身后形成了数量越来越庞大的追兵。

    应该差不多了。

    回过头,等待沉沦魔大军靠近后,一团酝酿已久的火风暴按在地上。

    大地轰隆一声闷响,一道半米多高,有些懒洋洋且有气无力的弧形火墙自眼前升起。

    好吧,看起来是有点不尽人意,但谁叫我的火风暴等级只有1级,而且控制了法力输出呢,区区脆皮沉沦魔而已,不值得铺张浪费。

    说时迟那时快,这道向外的弧形火墙迅速往前方扩散,拉长,和身后的追兵迎面相撞。

    最前面的沉沦魔露出惊恐表情,想要后退,想要躲开,可是哪有那么容易,后面不明真相的沉沦魔一个劲的挥舞着小片刀往前挤,根本不知道它们前排的兄弟已经陷入水深火热。

    于是,火墙迅速吞噬了上百沉沦魔的生命,一直扩散出十多米开外,威力才忽地消散,在密集的沉沦魔群中烧出一片真空地带,像被勺子挖掉了一个口子,里面的空气弥漫着烧焦味道。

    马马虎虎吧,我咂巴一下嘴,继续跑,沉沦魔们得到毕须博须的鼓舞和复活,一改胆怯性格,变得悍不畏死,仿佛刚才牺牲的上百兄弟是幻觉般,继续追杀。

    试试这个。

    跑出近百米,我再次将一团火风暴砸下,埋到了泥土之中,然后……继续跑。

    等沉沦魔大军路过刚才那处,瞅着最密集的时候,我迅速引爆,炸裂的火焰迅速吞噬了数十名沉沦魔。

    效率不如第一种高啊,没办法,毕竟威力和范围不能像之前那样精准控制,达不到最大的杀伤效率。

    所以,我果断切换回第一种刷法,走走杀杀,很快就倒下了上千名沉沦魔。

    这时候,金光一闪,竟然升级了。

    看着瞬间恢复的满血满蓝,我惊喜不已,竟然忽略了这种好事,升级可以补满法力。

    回过头,不怀好意的瞅着嗷嗷追上来的沉沦魔大军,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它们似乎集体步伐一顿,打了个寒战。

    也是,冰冷之原入冬了,沉沦魔兄弟们辛苦了,记得多穿点衣服哈。

    最终,估摸着差不多干掉了有两三千的沉沦魔,我才恋恋不舍的脱离追杀。

    很遗憾,最终还是没能接近毕须博须,不管外面的小弟再怎么被杀,它的护卫队依然不为所动,我要是贸然冲进去,虽然可以大杀四方,干掉毕须博须,但也会被无数沉沦魔包围。

    当然,可以赌一赌,万一干掉毕须博须,剩下的沉沦魔胆小病发作,一哄而散呢?这种可能性也是蛮大的,只不过实在不值得赌,哪怕毕须博须能给我爆落一件金色装备,对我而言,除了证明非酋偶尔也能偷渡一把以外,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帮助,还不如多赚点经验实在。

    摆脱沉沦魔大军的追杀后,蓝量还剩余一些,并没有完全用光,法力药剂也只喝了两瓶。

    不是出于节省或者谨慎的缘故而做了保留,而是身后许多追兵,经过了沉沦魔巫师的复活,复活过的沉沦魔经验值大减,就算像蚂蚁一样密集也不值得杀了。

    最后算了一笔,大概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等级从3级多升到了接近5级。

    经验赚够了,时间也没浪费多少,完美,毕须博须同志,你真是好人。

    唯一可惜的是数千沉沦魔的爆落,没时间捡了,虽然是穷鬼,毕竟基数那么庞大,总可能爆落一点药剂之类的有用东西,浪费了浪费了。

    摇头晃脑着继续赶路,又过了数天,或许是幸运之神眷顾,一直落个不停的雪竟然渐渐变小了,地上的积雪不厚反而开始变薄。

    如果是前者,或许可能只是气候的偶尔变化,但加上后者,则很可能是已经渐渐离开了冰冷之原范围。

    又经过一天的长途跋涉,终于来到了石块旷野,到了这里,路其实就很好找了,因为巍峨的麦哈拉斯大山脉身影,已经像参天巨墙一样,远远的,高高的耸立在眼前,就仿佛是一把将大草原切分开来的横卧的蛇型巨剑。

    只要到达麦哈拉斯山脉山脚,找到地底通道就好办了,艾芙丽娜在抄袭方面到是尽心尽责,且十分拿手,把冒险者留下来的指路标识这些细节都一并搬了过来,完美复原了现实的暗黑大陆,不然当初我不会那么简单找到冰冷之原传送阵。

    这么说来,魔法巨石阵应该也在,拉卡尼休这个小boss不知道能不能碰上,它可不比毕须博须,身边没那么多小弟护体,只要能遇上,对付它是很简单的事情。

    然而运气用光了,十多天过后,一条直路横冲直撞来到山脚下的我,并没有遇到拉卡尼休,也没有顺路遇到传送阵,折腾了一天后,总算是找到冒险者的标识,顺着标识找到了地底通道入口。

    横穿地底通道用了约莫9天时间,里面不但黑暗,且道路复杂,还有各种躲在角落里的弓箭手和骷髅夹道热情欢迎,以及丑到爹妈都吓死的残废怪。

    对了,记得里面有个冰冷属性的黑暗流浪者,身边跟着一群小弟,弓箭似机关枪一样刷刷刷的射,不是小boss,威胁胜是小boss。

    可惜,不知道该说运气好还是运气差,我依然没遇着,看来这趟梦中考验我和小boss以及爆落特别无缘。

    只能摸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