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章 一开始让我当重生侠,我是……咦,走错片场了?
    ****************************************************************************************

    一改鲜血荒地的稀稀疏疏,路上遇到的怪物不断,懒得动手了,就是一个火风暴扔出去,当然,作为我曾经花费过不少时间练习和优化的元素技能,和菜鸟刚刚学会的火风暴完全不同。

    火焰元素的能量落在地上,在自己的控制下,不再是歪歪扭扭的无规则前行,燃烧前方一切,而是迅速分裂并瞄准前方的每一个敌人,化作从地上猛地升起的火焰刃墙,血量薄一点的沉沦魔,硬皮老鼠,直接就被从下至上切成两半,如巨大野兽之流,也能烧成重伤,胯下焦糊,补个刀了事。

    遇到巨大野兽头目,切换成多重火风暴,一道半米粗的鲜红火柱从敌人脚下喷涌而出,直接烧成灰,给我爆落了一瓶微型法力回复药剂,几枚金币,半筒箭矢,呃,这爆率很科学。

    我发现火风暴也不能滥用了,尤其是多重火风暴,消耗的法力更甚,等级低,法力本来就少,爆落的法力回复药剂又少,到目前为止,加上巨大野兽头目刚刚爆落的也只不过有两瓶。

    到底是自己脸黑,还是普通冒险者本来就那么苦逼,在初期连施展个技能都要斟酌半天呢?

    我思考着这个无解的问题,最后决定,还是要把火风暴用在该用的地方。

    比如说休息时生火,我可不想钻木取火了。

    第七天,我到处乱撞,总算是来到了位于冰冷之原靠东的迷雾森林边境,如果这个梦中世界和原来世界的地理环境一样,那么冰冷之原的传送站应该就在这附近没错。

    很幸运的,没花多少时间就找到了特殊的标记,我心里一喜,艾芙丽娜果然没坑我,或者是懒得重新布置了,一切都和现实世界一模一样。

    兴冲冲顺着标记,来到一处大峡谷的隐蔽入口,从里面钻进去,眼前豁然开朗,被四面陡峭崖壁包围,位于峡谷腹地的隐蔽传送阵,毫无意外的出现在我的眼前。

    只是,为什么会没有传送阵的守护法师呢?

    我好奇的东张西望,在里面兜转了一大圈,想找个人影,结果唯一找到的人工痕迹就只有传送魔法阵旁边的一簇篝火。

    这……

    传送魔法阵需要法师来登记和运转,当然,作为传送常客且是万金油职业的德鲁伊,启动的方式我早就掌握了,就算一个人也能使用。

    问题是,我会不等于其他人会呀,尤其是新人,这里作为新人的第一个传送站,连个法师都没有像话么?其他新人来到这里岂不是要一脸懵逼?

    或许是出去摸鱼了吧,要不等等看?启动传送的方法我会,但若是没有个法师给我登记,以证明我已经开启了这个传送站点,下次我还能不能从营地直接传送到冰冷之原?

    这是个问题,我并不认为营地里那个阿卡拉,还是认识了我十几年的阿卡拉,会亲切的给予我特别待遇。

    在这里足足等了半天,还是没见着人影,另外我发现一个诡异之处。

    就是眼前自己一直盯着的篝火。

    一直燃烧。

    一直熊熊燃烧着。

    保持着似乎恒定不变的火焰。

    下面的树枝木炭烧了半天,也没见少一丁点。

    心里瞬间就蹦出一个新词汇核能篝火?

    不对劲,这很不对劲!

    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诡异感觉,仿佛毫无预兆的一脚踏入了灵异世界,忽地不安起来。

    我觉得不能再等下去了,登记不了就登记不了吧,等回到营地,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路赶到冰冷之原,最多也不过是十天八天的路程。

    吃掉篝火上烤着的最后一块硬皮老鼠肉,我拍拍手,整了整身上的衣着装备,大步来到传送阵中央,熟练的启动了魔法阵,当魔法阵的光芒亮起一刹那,我七上八下的内心落定下来。

    呼,吓了我一大跳,还担心传送阵会出问题,看来是我太多心了。

    被白光包裹着,下一瞬间,眼前一花,熟悉的大草原,熟悉的罗格营地传送阵平台,便在睁开的视线中舒展开来。

    “罗格营地,我回来了!”张开怀抱,高举双手,我大吼大叫一声。

    莎拉,琳娅,拉尔三条子,还有阿卡拉,凯恩,老酒鬼,法拉老头,我吴汉三又回来了!

    维拉丝的话,如果按照我刚刚穿越的时间线,应该还在维塔司村,也该抽空去找找她,只是没有了收敛她的父亲遗体这件事,好像找不到特别的理由……等等,只要计算好时间,或者使用一些别致的方法,我大可以救下她的父亲啊!当初发现维拉丝父亲的遗体的时候,他才刚去世没多久。

    现在的我,似乎变成了重生侠,可以去挽回许多以前错过的东西,只不过仔细一想,我并没有像许多重生侠那么苦逼,错过的东西不多,需要挽回的事情也不多,大部分时候只要能按照原来的节奏,重新认识一遍女孩们,相识相爱,顺便将那些损友找回来,就心满意足了。

    所以,我再次意识到,穿越以来的这十多年,我其实是很幸福的,哪怕是以一种另类方式在梦中重生了,感觉需要补救的东西也不多,而自己的敌人,地狱七巨头,又太过遥远,强大,哪怕重生了也拿它们丝毫没办法,还是得老老实实历练,增强实力,才能看情况怒怼一波。

    当然,要说有也是有的,就比如说双子公主的村庄事件,虽然有可能导致再也没法和双子公主成为父女关系,但能拯救她们的家人和村人,我愿意这么做,以及小黑炭,如果艾芙丽娜给我的考验时间足够,或许我也能尽快赶去第二世界群魔堡垒,让她少受点苦,不必死上一回。

    卡洁儿的话,现在大概已经没办法了吧,大师兄已经【愤而黑化加入了堕落者联盟】,只能等比武大会事件,顺其自然了。

    等等,我怎么想到的都是救女儿?

    嘛,虽然感觉在梦里这么做,其实并没有实际的意义,但哪怕是梦也好,最终会化为泡沫虚幻也好,这些悲伤的事情,我也想试着去挽救一次。

    心里浮想联翩,试图回忆起更多更多被自己忽略的,需要挽回的事情,难道说艾芙丽娜所谓的考验,就是让我去做这种事?

    回过神来,我忽然莫名打了一个冷战。

    不对劲,还是不对劲!

    在冰冷之原传送站那股强烈的违和感,再次袭上心头。

    眼前的罗格营地,是自己熟悉的罗格营地没错。但是,好像又有所不同,冷清清的,连颜色仿佛都变得苍白了几分。

    就像……没错,就像是进入了里世界一样。

    很快,我察觉到了内心涌出的不协调感觉,源自何方。

    人呢?

    冰冷之原传送站的守护法师,可以说是去摸鱼了,罗格营地传送站这样的主城传送站,总不可能没有一个守卫吧?

    人都去哪里了?

    未能褪去的不安,乃至丝丝的恐惧,忽地自内心膨胀开来,迅速扩散到全身,大脑一阵麻痹,空白。

    不……难道说……不对!

    下意识的迈出脚步,飞奔起来,顺着合上眼都能找到的路径,来到了法师公会,来到那处熟悉的草坡上,旁边有一簇熟悉的小树林,一条熟悉的蜿蜒河流,从树林里潺潺流出。

    最重要最重要的是,那顶白色的小帐篷,在!

    大口大口喘息着,猛地掀开帐门,往里面一看,熟悉的布局,让我惶恐的内心稍安,但是空无一人的家却又让心脏再次吊起。

    “维拉丝!”我大声往里面喊道。

    “莎拉!”

    “琳娅!”

    “小茉莉!”

    “我回来了,有人在吗?别跟我开玩笑了,快点出来!”

    是的,这个时间点应该还没有遇到大家,所以就算不在也不出奇,但如果真这么算,这个时间点,这顶白色的小帐篷也不应该存在才对。

    我感受到了更加强烈的违和感,仿佛有一股恶意在紧紧缠绕着自己,试图令自己窒息。

    艾芙丽娜,你这家伙啊,能少坑一点吗?

    在家找了个遍,确认没有任何人影后,我转头毫无留恋的离开,没有女孩们的家,不算是家。

    出来法师公会,沿着变得宽阔许多的道路一直前行。

    两边林立的帐篷,能看到许多脚印,水井边上的水桶,还装着半桶清水,地上有水渍溅出,似乎才刚刚有人在这里打水,却看不到任何人影。

    来到西区,到处都是交易的摊子,商店,新鲜的水果,食材,肉店,干货,日用品,工具,琳琅满目,似乎前一秒还熙熙攘攘,充斥着讨价还价的声音,还是看不到任何人影。

    北区的训练场,凌乱插着箭矢的靶子,布满剑痕的坚固木桩,尘土飞扬的巨大操场,充斥着一股战场的萧瑟感,好像刚刚才有学员在这里对战训练过。

    完全见不到人影。

    最后,我来到阿卡拉的小帐篷,她小黑店早就已经关闭,但是现在,却还开着,里面摆放着许多冒险者用品。

    小黑店的主人,阿卡拉依然不在。

    然后,便不知道然后了,仿佛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在罗格营地里转了一圈又一圈,试图寻找任何会动的活物。

    最后,当我微微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一屁股坐在了冒险者广场的中心喷泉边上,不知道在这里坐了多久,抬起头,已经是月朗星稀的夜晚。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人呢?

    大家呢?

    大伙都到哪去了?

    这才不是我认识的暗黑大陆。

    这个没有人的地方,只不过是一副空洞死寥,没有任何颜色的画作而已。

    前所未有的孤寂感,完全将自己笼罩。

    等等,对了!

    我猛地惊起,想到一件重要事情。

    冒险者广场的话……冒险者广场的话……我目光迅速一扫,找到了居于广场中心的菱形水晶柱体。

    那里是冒险者的储存箱,同时,bug小护身符和bug剑,也在里面。

    迈着踉跄的步伐,快速来到水晶柱体面前,闭上眼,手心贴了上去。

    顿时,意识进入了一个巨大的储物空间里面。

    熟练往角落一看,一把静静摆放的水晶剑,让我孤寂惶恐的内心,瞬间涌出狂喜。

    哈哈哈,斩杀天使之剑,艾芙丽娜,你小子果然躲在这里!

    我吃力的将水晶剑抱出来,乐的手舞足蹈。

    “艾芙丽娜,艾芙丽娜,你给我出来,少在这里给我装神弄鬼,快点出来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营地里一个人影都没有?”

    我最害怕的事情,便是艾芙丽娜没有任何回应,自己依然是孤独一人,然而这一次,幸运似乎眷顾了我这个可怜虫。

    只听见艾芙丽娜懒洋洋的,仿佛刚睡醒的声音从剑里发出。

    “瞎嚷嚷什么?瞧你的样子,大惊小怪,活像只吓坏了的惊恐猴子一样。”

    虽然是极度不耐烦的欠揍声音,但却让我感到格外亲切和动听,恨不得抱着这把咸鱼剑亲上几口。

    总算是见着一个大活人了。

    不,是一条死咸鱼才对。

    “怎么可能不被吓坏。”我定了定神,指着周围,指着整个罗格营地:“你都把我带到了什么鬼地方,怎么一个人影都没有,难道不需要解释清楚吗?”

    “解释?你有脑子不会用?还是说起床的时候忘记把脑子带上了?”艾芙丽娜依然是一副起床气很大的口吻。

    “现在是睡觉时间。”我面无表情的纠正这把咸鱼剑的错误之处。

    “智商下降的惊人,吐槽到是一点没落下。”

    “过奖过奖,废话少说,快点解释清楚啊,其他人呢?千万别告诉我这里就我一个。”

    “完全正确,猜的一点都没错,这里就你一个人,不可能存在其他人。”

    “为什么?!”我语气激动,抱着咸鱼剑左右上下拼命摇晃。

    “哈……所以说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你这种笨蛋没有。”光芒一闪,怀里的bug剑消失,出现一米远的地方悬空漂浮着,很嫌弃我的样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