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四百零一章 艾弗利亚:我这个坑,可是填满了毒药的坑
    ****************************************************************************************

    “先让我搞清楚,你是石乐志还是失了忆,别告诉我之前我说过的话你已经忘记了。”

    “怎么可能忘记,没忘记,是要考验我对吧,这里就是考验对吧。”

    “哦,看来没失忆,是石乐志。”艾芙丽娜点点头,似医生在排除种种病因以后,对病人做出了最终的诊断。

    “你才石乐志。”

    “不是石乐志,为什么要在这种地方找其他人?你把考验当成什么了,找呀找呀找朋友?”

    “你歌唱的好烂。”

    “闭嘴,唯独你没有资格说这种话!”

    显然对我这个歌神充满了嫉妒,艾芙丽娜就像被点燃的炸药桶一样,瞬间爆炸。

    “总之,这里是考验,不是你来找人的地方,而且你知道光是打造这里的考验场所,就花费了我多少功夫吗?你还想让我模拟出暗黑大陆的万亿生灵?这是要我吐血跳楼大甩卖是不是?有本事你自己在梦之境界里试试看?看能做到什么程度?你不是石乐志是什么?啊?告诉我呀!!!”

    艾芙丽娜一阵气急败坏的怒斥,让我明白了,这里果然是和梦之境界类似的地方。

    这番话也不无道理,梦之境界里头,我光是创造一个大型战场,捏出一个强大的敌人,也就差不多是极限了,现在呢,艾芙丽娜做到了什么程度?它足足模拟出了整个暗黑大陆,说是梦境里的创造神都不为过了。

    更深入思考的话,能得到更惊人的信息。

    在我的梦之境界里头,我充其量就是捏出强大敌人,与之战斗,赢了后不会有掉落,也不会有经验,可以升级。

    艾芙丽娜打造出来的这个世界呢?有怪物,有爆落,有经验,可以学习技能,是一个完整的体系,几乎和现实世界没什么两样。

    两者的区别在哪?如果按照制作游戏的标准来形容,我只是照搬一些建模,将之组合起来打造出了一个生涩简陋的马赛克场景,然后在里头添加一些简单的逻辑指令。

    而艾芙丽娜则是创造了一整个庞大无比的梦境游戏世界,如同昆特人,绿帽之息,三人一狗,rpg信条,虽然有照搬抄袭的嫌疑。

    这两者的差距,完全就是一个初出茅庐的菜鸟程序员,和三百个秃头组成的游戏工作室之间的差距。

    现在,我还要求艾芙丽娜捏出暗黑大陆万万亿亿的人类、精灵等各个种族,如同真人一样拥有相应的感情,性格,心灵,绝对真实。

    这怕是三百万个秃头游戏制作者,外加虚拟2333引擎,泰坦666666,都玩不过来。

    我理解艾芙丽娜的难处,退而求其次。

    “至少罗格营地的人……不,也不需要全部,来个数千人,重要的人物总得出场吧。”

    “嚯嚯嚯,我明白你的意思。”艾芙丽娜的声音充满调侃。

    “尤其是你的那几个妻子女儿,更不能少,对吧。”

    “没错没错。”我小鸡啄米的点头,还是你懂我,我的好兄弟,好姐妹,艾芙丽娜。

    艾芙丽娜的声音变得更加古怪,怪里怪气的,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嘲笑鄙夷:“然后,你想和我捏造出来的人恋爱,结婚,做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

    怎么回事,这种被一箭穿心的感觉,就好像被普通人说“难道你想和二次元恋爱”、“难道你想和纸片人结婚”那种感觉。

    无fuk可说!

    刚想要强撑着反驳几句,但是,我随即沮丧垂下了头。

    艾芙丽娜说的没错,就算维拉丝她们出现了,也只不过是艾芙丽娜捏造出来的假人,难道我还真的要在类似梦之境界这种地方,和被捏造出来的人偶谈情说爱?纵使艾芙丽娜能够赋予她们丰富的感情和性格。

    维拉丝只有一个,莎拉只有一个,琳娅只有一个,大家都只有一个,她们存在于现实当中,不在这里,我希望她们出现,只不过是为了满足一下自己的私欲和恶趣味,想要过一回重生隐,以及排遣寂寞。

    因为这个原因就要让艾芙丽娜将所有人都捏出来,这就不是普通的过分和任性了。

    “至少。”我轻咳几声。

    “至少重要的人物,给我弄出来呀,比如说阿卡拉,凯恩他们,没有他们,我怎么去下一个目的地?”

    这句话的潜意思是,退个一亿步,有个活人能和我说说话也好。

    “放心,我已经都替你安排好了,只要你能通关,去下一个区域,下一个世界都好说话。”

    艾芙丽娜让我安心,潜台词是,就算你退一亿步,也没门。

    “用不用做的那么绝?”我咬牙切齿。

    “如果你想放弃考验的话。”艾芙丽娜的声音忽然冷淡下来。

    “怎么,才刚刚开始而已,这就已经开始受不了了?你的决心就只有这么点?”

    “这是两回事好不好!”

    “不,这就是一回事,我就直白点跟你说,这也是考验的一环,想要通过考验,就得学会忍受无尽的寂寞。”

    “好吧,我知道了。”将满腹的委屈吞到肚子里,艾芙丽娜说这是考验,我也只能忍了。

    “除此之外,为了提升考验效果,从今以后,除非必要,我不会再开口说话,你再怎么勾引我也没用。”艾芙丽娜的幽幽声又传来。

    “谁勾引你了,不说话就不说,我还不稀罕,真当我没忍受过寂寞吗?”

    我不高兴了,想当年咱也是一个人在外长时间历练的超级独行侠好不好,那时候一样是一个人,一样走过来了,别小看人了混蛋!

    “但愿以后你还能说出这番话。”艾芙丽娜的声音更加幽幽,给人的感觉,似有些不忍和怜悯的意思。

    看来我还真是被它当小孩子……不,是当婴儿看待了。

    很好,不就是忍受长久的寂寞吗?身为独行侠的我还没怕过,放马过来吧。

    再说了,既然艾芙丽娜说了,这个世界类似梦之境界,那总有梦醒过来的一天,睁开眼就又能见到真实的女孩们了,是这么回事吧,到时候可千万别让我失望,说好的忍耐寂寞考验,一睁眼的功夫就给打破了。

    我暗暗想着,没想到吧,你这浓眉大眼的咸鱼剑也有失算的这一天,所谓的寂寞考验,根本经受不住梦醒的考验。

    “除此之外呢?”我扬了扬眉头,既然这可恶的咸鱼剑说了除非是重要事情,不会再多说一句,那我也就长话短说,不和它多废话了。

    我到要看看,到底是谁先耐不住寂寞。

    “……”

    好吧,这种无聊的事情还是别比了,再说我也真比不过,如果咸鱼剑没骗我,那它从末日之战至今,度过了以百万年计的漫长时间,论忍耐寂寞,怕是三界第一跑不掉了,这样的dalao惹不起,真心惹不起。

    “除此之外么……”艾芙丽娜似乎迟疑了一下下。

    “可别说你还没想好,或者跟我说,考验就只有忍耐寂寞这一项。”我瞪大眼,感受到了咸鱼剑的不靠谱,准备了那么长时间,考验内容你竟然还跟我犹豫不决?

    “我可不是没想好,只是……算了,听好了,考验的主题是……超越你自己。”

    我:“……”

    艾弗利亚:“……”

    “我说,艾芙丽娜,你最近是不是有关于心灵鸡汤的书,读多了?”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问,我不会过多解释,答案你自己去找吧。”

    “别啊,至少告诉我我该超越自己的哪方面才算完成考验,难道是吐槽能力?或者是作死能力?还是说悲剧倒霉方面?总不可能让我超越自己的智商吧?!”

    “你到是立刻就能想到自己为数不多的特色。”艾芙丽娜似乎翻了个白眼,随即沉默数秒,它的声音在慢慢远去。

    “总之,去寻找答案吧,别老是往奇奇怪怪的方面想,这个考验对你而言,会很难很难,唯有这一点,请务必相信我。”

    “等等,别走啊,好好好,我不问,这口心灵鸡汤我喝了,我自己去找答案还不成?别忙着走,我的小护身符呢?应该还在吧,我其他的能力也应该还在吧。”

    眼看艾芙丽娜有要消失离开的意思,我连忙打住,扑了上去。

    “抱歉,在这里,你只是一名普通的冒险者,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是。”

    “你说什么?”

    等我扑到艾芙丽娜面前,将它抓住的时候,从这把剑上面,发出了最后的,淡淡的叹息。

    “对不起,希望以后你别怪我……”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给我说明白点啊!”

    抱着已经彻底没了声息的斩杀天使之剑,我呆若木鸡,见到了艾芙丽娜,从它这里得到了考验的内容,以及这个诡异梦境世界的真相,不仅没有让我安心下来,反而有一股更加莫名的不安在内心深处沸腾着。

    冷静,我要冷静下来,仔细分析分析。

    根据艾芙丽娜所说,这次考验的主线是超越自己。

    顺便,忍耐寂寞算是主线进行当中附带的支线考验。

    所以,这个世界没有人,没有任何可以说话的人,只有怪物,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除此之外,身为穿越者的优势没了,bug小护身符,以及技能变异,使用专属武器所附带的其他各职业技能的能力……按照艾芙丽娜的说法,应该都不会再有了。

    唯一能证明自己和普通冒险者不同的地方,大概就只剩下眼前这把bug剑。

    但问题是……

    看着bug剑一成不变,一如既往的强悍属性,以及与强悍属性所匹配的恐怖需求。

    我怕是完成了这次考验,也不可能拿得起bug剑吧?

    所以说,完全不用指望bug剑了,它的作用大概就是在刚才引出艾芙丽娜这个梦境考验世界里唯一的,神出鬼没的npc而已。

    所以说,我现在要以一名普通的冒险者,一名没有任何特殊能力的德鲁伊的身份,开始考验?

    这对我的影响有多大?

    首先是bug小护身符,没有了bug小护身符,爆率低了,再加上自己一脸偷渡失败,打猎扑街的非酋嘴脸,可想而知以后好装备大概与自己无缘了。

    另外就是+7所有技能,没有+7所有技能,就等于是作物没有了金坷垃,影响也是重大。

    还有经验,没有了数倍的经验加成属性,意味着每升一级,我要比以往花费数倍的时间和精力。

    仅仅是一枚bug小护身符,对我造成的影响就已经如此之大。

    但是受到影响最大的,还不是bug小护身符,而是技能变异能力。

    正因为技能可以变异,我才有小雪,才有花藤,才有武帝大人,才有……呃,谁来着?

    当然,这里是梦境世界,就算技能变异还在,我大概也无法再复制出小雪和剧毒花藤它们,而且我的实力,也不怎么依赖这些召唤宠物,所以到是还能接受。

    真正让我无法接受的是变形系的技能。

    没了狼人变身的变异能力,意味着月狼变身,妖月狼巫,圣月贤狼,不可能出现了。

    没了熊人变身的变异能力,意味着血熊变身,地狱格斗熊,cosplay熊,不可能出现了。

    正是依靠着这两大变身,我才能到达世界之力巅峰境界,并且拥有傲视圆满之境强者的战斗力。

    没有这两大变身,本体的我,只有世界之力中级境界,靠着两大变身所堆砌起来的眼界和技巧,勉勉强强可以战胜同等境界的强者。

    这样的限制,还真是残忍啊。

    想明白这一切以后,我除了苦笑,还是只能苦笑。

    如果说罪罚,在现实中剥夺了我的境界和实力,将我打落成凡人,那么艾芙丽娜所创造的这个梦境考验世界,就是剥夺了我作为穿越者,作为救世主的特权,彻彻底底变成了一名毫无特色的普通冒险者。

    看起来,后者好像相对温和一些,至少还给我保留了普通冒险者的身份和实力,但仔细深想,却更加冷酷,无情。

    失去了境界实力,或许还可以从头开始,有希望能够找回来,重新恢复原本的特殊能力和实力,哪怕希望只有一丝。

    但是被剥夺掉的特殊能力呢?消失不见的bug小护身符呢?还能在考验里再找回来吗?

    艾芙丽娜说的一点没错,这次的考验,真是严酷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