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九十七章 成熟稳重的女王陛下
    ****************************************************************************************

    对此,我对萨绮丽也是颇有微词,只不过冒险经验比我丰富十倍不止的她,却给出了让我无法反驳的答案。

    小黑炭和莉莉斯并不笨,以前历练的时候没那么莽撞,只不过现在是特殊时期,想要任性一次而已,这份斗志和心意,她这个当老师的当然不能阻止,反而要在合理的范围内轻轻推动一把。

    总结一句话,就是堵不如疏,有她这个贴心的老师在一旁看着,出不了事。

    想想萨绮丽对小黑炭的疼爱,似乎也没道理会害小黑炭,好吧,我暂时先静观其变。

    下午依旧是惨无人道的魔鬼训练,恰恰因为上午休息,下午无论是时间还是力度,以及鬼畜的难度又提升了,让我晚上差点没爬着去,才见到只在夜里出现的莉莉斯。

    独自一个人在训练着,夜色下,那拍打着小恶魔翅膀的身影,娇小而努力,坚强且无畏,让人不知不觉追逐着她的美丽身影,想要为她喝彩和鼓励。

    回过神来的时候,莉莉斯已经出现在眼前,飘在半空,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鲜红色的纯粹眸子,一如既往的冰冷,高贵,无愧于夜魔女王的风姿。

    仅仅对视一眼,我的心脏就忍不住剧烈噗通噗通跳起来,连忙躲开目光。

    卧槽槽槽!!!

    完全忘记了夜魔的一个重要设定,她们的眼睛,对男人而言有着致命的魅惑吸引力,以前尚未失去力量的我,就差点数次沉沦在莉莉斯的眼眸之中,更何况是失去了力量,意志变得更加薄弱的现在。

    幸好,莉莉斯没打算魅惑我,否则就刚才那一下对视,我怕是从今往后,真的要成为她的血奴了。

    看到我匆匆忙忙躲避她的目光,夜空下的莉莉斯,发出一声轻蔑轻叹。

    “真是可悲啊,本王才刚刚承认你,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暂时依赖你的力量,你就沦落到了这种地步。”

    说到最后,莉莉斯的语气甚至带上了一丝消沉。

    “这难道是上帝对我们夜魔的诅咒?让我们注定无法成为强者?”

    “怎么会呢。”我脱口而出。

    “和上帝无关,也不是针对你们的诅咒,只不过是我……咳咳,我自己太不小心了,咳咳,总而言之抱歉了,莉莉斯,可能暂时无法帮到你,在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

    我越说,头低的越低,惭愧的不要不要。

    好不容易才在莉莉斯眼中有了一丝地位,有了可以利用的价值,心想着或许终于可以培养感情了,却遇到这种事,大概比起我,背负了整个种族命运的莉莉斯,心里更加难过吧。

    心里哀戚戚的想着,我忍不住要为莉莉斯心疼落泪,没想到对话的画风却忽然一变。

    “哈?你在说些什么,这种事情怎么样都无关紧要吧。”

    “咦,可是……你刚才不是说上帝的诅咒什么的……”我呆了呆,强忍住抬头的冲动。

    “只不过是发点牢骚而已,怎么,遇到这种糟糕的事情,本王连发点牢骚的权利都没了?至于是不是上帝的诅咒,对本王而言无关紧要,没有任何事情能阻止得了我,当然,说的难听点,本王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失去的东西了,因此前路无所畏惧,也可以这么理解。”

    我又是呆了呆,天阿鲁,竟然从莉莉斯这儿听到了如此成熟的言辞,这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莉莉斯吗?

    虽然我也知道,在经过夜魔一族的事件,知道自己或许是世间仅存的夜魔之后,莉莉斯成熟了不少,但是,但是这也一口气改变太多了吧。

    以前那个任性妄为,娇蛮冷血的夜魔女王,就像是活在皇宫里的不谙世事的公主殿下,而现在这个莉莉斯,给人的感觉却像是在经历了灭国后,又遭遇了不少挫折,此时此刻重新站了起来,以复国为目标的成熟稳重的女王陛下。

    变化太大了,如果说以前的莉莉斯娇蛮可爱,那么现在的莉莉斯就是冷静帅气,以前的莉莉斯,除了我这个死女儿控以外实在难以让正常人喜欢起来,现在这个莉莉斯,我想会有不少人拜倒在她的裙下,高呼女王大人万岁吧。

    啪嗒,啪嗒,在我惊愣于莉莉斯的变化时,她已经扇动着恶魔小翅膀停落在我身旁,看着我不争气的样子,再次摇头。

    “连直视本王的勇气都没有,真是个无能的男人,这样你的可没什么好值得我依赖的,真是没办法。”

    说完,她似乎做了点什么,片刻后道:“可以了,抬起你的头吧,毕竟是让本王曾经想要依赖过的家伙,总是低着头不适合你。”

    我下意识抬起头,发现莉莉斯将本该已经分开的刘海,重新扒拉下来了。

    说起来,莉莉斯和小黑炭在发型上微妙的有些不同之处,或许是为了更方便的魅惑猎物,莉莉斯的刘海从中间稍稍叉开,微卷,那双鲜红眼眸在浓密的水银色发梢下若隐若现,不再像小黑炭那样遮挡的严严实实。

    如今,莉莉斯将微卷分叉的刘海重新拉下,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举动,但是为了我,为了已经背叛她的信任和依赖的我……

    我感动的吸了吸鼻子,终于忍不住,一把将眼前的莉莉斯搂在怀里,哪怕会被她一脚踹飞踹死也在所不惜。

    “莉莉斯,我的莉莉斯,我的宝贝女儿,爸爸爱死你了。”激动感动到语无伦次,只会重复这几句话了。

    忽然被我搂抱着的莉莉斯,并未有过激反应,没有躲开,也没有一脚把我踹开,当然,更不可能将我抱住安慰一番,想是很想她这么做,但真这么做了,感觉莉莉斯已经不是性情大变,而是被穿越了。

    她只是站在原地,面无表情,像木桩一样,任由我搂抱着,没有反应,片刻之后,才冷冰冰的吐息。

    “放手,你的软弱无能都快溢到本王身上了。”

    啊啊啊,虽然成熟稳重了,但是毒舌属性没有改变丝毫,这点也是超赞的。

    “不想放。”

    “我说放手,真的……再这样下去……会忍不住的……别怪本王没……没有警告你!”

    忍不住什么?怎么说话开始哆嗦起来了?

    我这时才发现,莉莉斯笔直挺立的娇躯,也在微微发抖。

    “咕噜~~~”

    近距离下,从她精致玉颈上传来一声清晰的吞咽声。

    好吧,看来不需要解释了,我明白她要忍不住干什么了。

    肚子饿了对吧,而且很久没有喝过热乎乎的鲜血了,被我这么一抱,就像是一个饥肠辘辘的人,被一只烤乳猪拥抱在怀里一样,没点反应那才叫奇怪呢。

    问题是,我现在绝对经不起莉莉斯一吸,所以她才一直忍耐。

    按道理来说,反应过来之后,我应该更加感动,然后乖乖松手才对,可是……

    “不松,除非……还是说忘记了该怎么叫我?或者说……已经没有资格被你这么叫了?”我一脸无赖,把莉莉斯的好心忍耐,反过来要挟她。

    感觉我和莉莉斯的角色属性已经完全掉转过来了,任性的父亲和稳重的女儿。

    深呼吸一口气,自莉莉斯甜美而冰冷的呼吸中,让我浑身毛孔舒坦的称呼总算是出现了。

    “父亲大人。”

    “是的。”我立刻松手,眼巴巴看着眼前的莉莉斯,乞求原谅。

    “坐下。”

    “好的。”我依言坐下。

    “本王的时间可是很宝贵,没有闲工夫陪你浪费,如果你争气一点,就给我好好努力吧,现在就去,至少让本王看到你还有一点作用。”

    莉莉斯说着,冷淡的轻哼一声,拍打黑色小翅膀作势要回训练场练习。

    “等等。”我自然不甘心就这样结束和莉莉斯的会面,拿起一把匕首,想都没想就在手指上划了一刀,温热的血液汩汩流出。

    “虽然没办法让你吸,但至少这种程度的话……抱歉,最近都没能让你喝上新鲜的。”

    我知道莉莉斯不喜欢喝血包,好不容易想了这么个法子,算是先斩后奏吧。

    “你这人啊。”莉莉丝皱了皱眉头,目光却又不由自主的被手指上流出的鲜血所吸引,犹豫片刻,眼看血就要滴落下去,她一个闪身回到面前,毫不犹豫的抓住手指往嘴里一含,滋溜滋溜的吸吮起来。

    “呃……”

    怎……怎么回事?只是这样指头被轻轻含住,吸吮,温热滑溜的舌尖在上面轻轻打转,却已经传来了可怕的,汹涌的悸动。

    虽然有点恶俗,但我颤抖的大脑和灵魂中,只想到用这样一句来形容。

    夜魔一族的魅惑之力,竟恐怖如斯。

    糟糕,忍不住了,要出丑了!

    一方面是低估了夜魔的魅惑力,以为只是被含个手指,没什么问题,一方面也是高估了身为凡人的自身定力,短短几秒时间,我的意志就已经快要沦陷在莉莉斯的指头轻轻一含中。

    就在快要到达极限的时候,莉莉斯仿佛算准了,看透了我的忍耐力,缓缓松嘴,一丝晶莹发亮的唾丝,似还对指头充满留恋,连接着指尖和唇心,越拉越长,越来越细,最后才啵的一声,依依不舍的断开。

    “以后别这么做了。”擦擦嘴唇,在上面轻舔了舔,意犹未尽,莉莉斯冷漠的开口道。

    “只是在耍小聪明罢了,如果真想讨好本王,就快点恢复实力,重新成为本王的依赖,这才是正确的方式。”

    “是的。”被女儿训斥了,我低下头,看着指心,发现割开的伤口竟然已经完全愈合了。

    察觉到了我的疑惑般,莉莉斯又开口:“你现在已经是凡人了,哪怕是一道细小伤口,也要数天时间才能痊愈,会影响训练,而且还有感染的风险,所以才说这只是小聪明,目光短浅的举动。”

    转过身去,莉莉斯拍打着翅膀渐渐起飞,准备回训练场继续努力。

    “只不过……”忽地,她背对着,微微回过头,隐约能看到水银长发遮挡下,高贵秀雅的侧脸轮廓。

    “甜点不错,忠心可嘉,本王勉为其难的表扬你一句好了。”

    话还未落音,她的身影已经消失,出现在远远的训练场当中开始了新一轮训练。

    咦,难道是在……害羞?

    还有,刚才是我眼花了吗?模糊隐约中,莉莉斯的侧脸……笑了?虽然幅度很小很小,但那的确是在笑,对吧?对吧!

    ……

    哼着不知名的小调,整张脸乐开了花一样,颠乐颠乐的回到家,只瞧见门口一道俏影,门神似的挡住了自己。

    “瞧瞧你一脸傻笑的蠢样,又对莉莉斯做了什么蠢事?”

    能这样对我说话的,除了恶龙蕾娜也没谁了,经过几天的相处,我们已经完全找到了以前的感觉,此时再无半点不知所措。

    “瞧你说的,我可是和莉莉斯相亲相爱,像你这种外人,又怎么能理解我们父女之间深厚的感情。”我做拥抱状,一脸陶醉。

    “我的印象里,怎么只有你被莉莉斯骂的狗血淋头,揍的抱头鼠窜的记忆?”

    “那是以往,过去式,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问题,我和莉莉斯的关系已经大为改善了,未来一定能够让她真心实意的叫我一声爸爸。”

    “咦,现在明明是晚上,却还有人在做白日梦,真是奇了怪了。”恶龙蕾娜仰头望天,啧啧称奇。

    我恼羞成怒:“别说我,到是你,没事杵在门口做什么,活像个怀疑丈夫晚归是不是有了外遇而堵在家门口质问的多疑妻子!”

    “什……什么?!”瞬间,恶龙蕾娜脸蛋涨的通红,我也意识到这么形容有些不妥,但话说出去了,只能硬着头皮,不屑纠正。

    简单来说,就是作死。

    “我撕了你的臭嘴。”

    “你也就会乘人之危,要是我恢复了实力,哼哼……”

    “就算你恢复了实力,以后也还是得乖乖被我揍。”

    “怎么,看不起人?”

    “怎么,看不起巨龙?”

    我:“……”

    好吧你赢了,这是种族压制的胜利,你只不过是投了个好胎,当了一回欧皇而已,得意个屁。

    打打闹闹中,想要回房间,脑海里浮想联翩,嘴角不由的露出一丝色眯眯笑容,今晚又是谁在等我呢?

    然后,就被忽然伸出来的脚给撂倒了。

    “又怎么了?”我忿忿的看向罪魁祸首。

    岂料这小母龙比我还怒,活像她才是受害者一样,冲我叉腰气呼呼的一指。

    “色眯眯的,恶心死了,像你这种色狼笨蛋蠢货,去死好了,哼!”

    说完踏着暴龙一样的轰隆脚步,回到她的房间,房门砰地用力一甩,我得感谢屋子造的结实,魔法加固过的,不然早就被这小母龙拆了。

    好吧,要说我现在还傻乎乎搞不清她为什么会生气,那有点装傻装过头了。

    挠了挠头,今晚是不是该进这小母龙的房间呢?会不会被她轰出来?

    想了想,我有些虚,到不是怕了恶龙蕾娜,区区储备干粮,不足为惧,怕是怕了其他女孩,到底该怎么解释我和恶龙蕾娜忽然间增加的这一层新关系呢?

    露出阳光灿烂笑容,大大方方的招手道:哟,女孩们,我前几天日了狗了?

    呃……还是说女孩们的反应,会无动于衷?

    无从得知,总之今晚还是算了吧,先不说女孩已经在等了,或许改天得和恶龙蕾娜商量商量这件事,她也是爱面子的主,不和她商量好就擅自暴露关系的话,自己怕是会被这头暴力小母龙十割无惨。

    想到这里,心里怀着几丝莫名其妙的对恶龙蕾娜的亏欠,算了,之后再好好补偿她吧,反正时间还有的是。

    于是,我圆润的滚回了自己房间,今晚也圆润的在琳娅亲的伟大胸怀中圆润了……

    。。。